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校园微电影!奇幻微电影剧本《阴阳先生之蛇身诡影》

2017-08-09 20:5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1)教室内,日,内

闫阳明叼着烟坐在课桌上煞有介事地给几个同学看手相。何晴走进教室,闫阳明爱慕地看向何晴。李涛紧跟着也走进教室,闫阳明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闫阳明低头又给同学研究起了手相。李涛走近闫阳明。

李涛:闫大师又坑了几盒烟了?

闫阳明(表情不满):啥叫坑啊,我这是真本事。

李涛:哟哟哟,还真本事,那你给我也看下。

闫阳明:你还是哪凉快哪呆着吧,你又不是善男信女。

李涛:不敢那,还是骗子吧。

闫阳明生气地看了一下李涛:这样李涛,我给你看,但如果我说对了,你给在坐每位一人一盒烟,也不用太好这个就行。(闫阳明拿起旁边一盒烟给李涛晃了晃。)而且还得恭恭敬敬喊声大师我错了。

李涛:如果你不准呢?

闫阳明:今晚我请大家下馆子!把手拿来!

众人兴高采烈起起哄来。小品

李涛犹豫了一下坐在闫阳明对面并摊开手掌,闫阳明仔细的研究了几秒后又看了看李涛的五官。何晴也好奇地走了过来。

闫阳明:我直说了啊,你可不要不高兴。

李涛(态度傲慢):但说无妨。

闫阳明看了看四周同学:你命很硬,天生克父克母,你父母肯定先走了一个,剩下的那个身体也不好。

李涛暴怒给了闫阳明一拳,二人撕打起来,众人将二人拉开。

闫阳明:你他妈找死啊,玩得起吗?

李涛:咒我家人死,我就打你了。

同学甲:你妈身体是不好啊,你也说过啊。

李涛:你什么意思,那我爸现在不好好的吗?

闫阳明:你那不是亲爹。

李涛又举起拳头,拳头被一身高马大派头十足的同学乙攥住。

同学乙:我是不是给你脸了?你是不是当我不存在?闫阳明看手相很准,我们都很相信他,我劝你想回家核实好再说。

李涛看了看比自己高很多又强壮的同学乙后坐回自己位置。闫阳明长出一口气整了整衣领。

何晴瞟了一眼闫阳明:哎,你这不自找的吗?

闫阳明看了一眼何晴,上课铃声响起。



(2)闫阳明居住地院子(平房民居),夜,外

闫阳明骑车进来,走进平房。



(3)闫阳明居住地客厅,夜,内

涂涂(狐狸形态)趴在床上看着动画片。闫阳明走进后坐在床上摸着涂涂的脑袋。涂涂不满意地晃了晃脑袋。

闫阳明:涂涂好看吗?

涂涂变成人形(生气):不要总摸人家脑袋,都快被你摸得没毛了!

闫阳明:涂涂你们狐类有更年期吗?

涂涂推了一把闫阳明:你找死啊,快去做饭吧,我都饿死了。

闫阳明走出,涂涂继续看起动画片。



(4)李涛家,夜,内

李涛母亲坐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看着电视,李涛心事重重的样子。李涛家电话响起,李涛母亲接起。

李涛母亲:知道了,别太晚,少喝点。

李涛母亲放下电话。

李涛母亲:这个酒鬼早晚喝死!

李涛(鼓足勇气样子、小声):妈,我爸你俩在哪认识的?

李涛母亲(纳闷表情):单位啊。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涛:就是问问,你们认识多久结婚的?

李涛母亲(严肃):你听谁说什么了?

李涛表情惊恐地看着母亲。

李涛母亲叹了口气:算了,既然你都知道了。你也不小了,我就告诉你,你亲生父亲姓张,我怀你四个月的时候他就出车祸去世了……

李涛呆呆地看着母亲。

                         〈淡出〉



(5)大学甬道,清晨,外

李涛无精打采地走着,何晴从后面追了上来。

何晴:你聋了啊!喊你半天都不带回头的。

李涛扭头:对不起,没听到。

何晴仔细打量了下李涛。

何晴:你怎么了,眼睛红红的,没睡好?

李涛:恩,一宿没睡。

何晴:发生什么事了?

李涛看了看四周:我亲爸真的早都死了。

何晴诧异地看着李涛。



(6)①篮球场,日,外

闫阳明自己投着篮球,何晴走了过来。

何晴:闫阳明!

闫阳明:啥事美女?

何晴:去那边有点事。

二人走到人少的地方。何晴掏出二百元钱塞进闫阳明兜里。

闫阳明(得意洋洋):李涛的?

何晴点点头:你自己给大家买烟去吧,他闹心坏了。

闫阳明:他这是no  zuo no die,不能赖我啊,我们这行就是实话实说。

何晴:你这从哪学的?这么准。

闫阳明:自学成才,打小就爱研究这个。

何晴伸出右手:给我也看看呗。

闫阳明:没问题。

闫阳明握住何晴的手合上眼睛猥琐地摸了起来。

何晴有些厌恶地看着闫阳明:摸够了没有!

闫阳明不好意思笑笑:这叫摸骨,那只手也拿来,这回看手相。

何晴伸出又另一只手,闫阳明研究起来。闫阳明看着何晴的双手表情越来越凝重,闫阳明放开双手又仔细地看着何晴的五官。何晴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恐惧。

闫阳明站起:你过来一下。

何晴跟着闫阳明走到一阴暗偏僻处。闫阳明闭上闭上眼睛后沉思状。

                       〈场景切换〉

②涂涂躺在床上睡觉。

闫阳明(OS):涂涂,醒醒帮我个忙。

涂涂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

涂涂(不张嘴,意念交流):怎么了啦?

闫阳明(OS):上我身看看我这个同学的命相。

涂涂:我才不管,我只负责保护你。

闫阳明(OS):听话,回去我给你买肯德基套餐。

涂涂:恩~那我还多要两个鸡腿。

闫阳明(OS):没问题。

                      〈场景切回①〉

闫阳明激灵一下,眼珠变成红色直视何晴。

                      〈场景切换〉

③河边,日,外,(民国时代)

身着民国华丽服饰的何晴坐在椅子上表情阴狠。五花大绑丫鬟模样的绣儿哭着跪在何晴面前。

绣儿:少奶奶放过我,我滚得远远的,保证不再回来。

何晴:放过你,哼!我早都让你滚,你不但不听我的竟然还怀了子琪的孩子。

绣儿:放心少奶奶,我发誓我马上就走,求你放过我们母子。

何晴:太晚了,动手!小品剧本

几个家丁把绣儿腿上绑上一个石头,绣儿苦苦挣扎与哀求。何晴转身离去。家丁们将绣儿抬起。

绣儿(歇斯底里):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何晴听到身体一激灵,停顿一下后继续往前走。绣儿被家丁扔进河沉入河中。平静地河面突然波涛滚滚,众家丁惊呼,何晴扭头看了一眼河水后仓惶离去。

④河内

绣儿挣扎着沉入河底,一条头被砍断但还连着身体的巨蛇游了过来,巨蛇缠住绣儿,绣儿惊恐地挣扎。

巨蛇(意念交流,不张嘴):你想活命吗?

绣儿点点头。

巨蛇:与我合一,我帮你报仇。

绣儿瞪着巨蛇不再挣扎。一番变化后,一个长着绣儿头蛇身的怪物浮现出来。

                     〈场景切回①〉

闫阳明恢复常态,何晴有些害怕地看着闫阳明。

何晴:看出什么来了?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闫阳明(吞吐):对不起,你的命相我看不出来,你还是找高人吧。

何晴:你是不是骗我?

闫阳明:我没有。

何晴用怀疑的眼光看了闫阳明一眼后转身离去。

闫阳明:你以后尽量离河边湖边远一些。

何晴:谢谢。

何晴走远,闫阳明呆呆地望着。



(7)闫阳明居所,夜,内

闫阳明抽着烟坐在窗户上忧心忡忡地望着窗外,涂涂抱着肯德基套餐桶啃着鸡腿走了过来。

涂涂:想什么呢闫阳明?

闫阳明叹了口气。

涂涂:是不是想你那女同学那事呢?

闫阳明点点头:她真的会死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涂涂:千年蛇精再加上极阴之身恐怕婆婆都不是对手,你别瞎想了,这都是她的宿命。

闫阳明抽了口烟。

涂涂:你是不是很喜欢她?

闫阳明:确实喜欢一点点,但更多的是可惜。

涂涂(不好意思状):闫阳明,如果我不是狐狸的话你会不会喜欢我。

闫阳明看向涂涂:我小时候把你当姐姐,我长大了把你当妹妹,当然喜欢你啊。

涂涂撅起嘴:这个喜欢那。

涂涂说完走进自己的卧室,闫阳明一脸茫然。


(8)何晴居住地(民房平房),夜,外景,空镜头



(9)何晴居住地,夜,内

①何晴浑身发抖地睡着觉。

                        〈场景切换〉

②河边,夜,外(何晴梦境)

何晴站在河边,绣儿披头散发背向何晴。绣儿突然转过身来,阴笑得看着何晴。

绣儿:少奶奶你还记得我吗?

                        〈场景切回①〉

何晴大叫一声猛地坐起。何晴打开灯,两个合租女生走了进来。

合租女生甲:怎么了何晴?又做噩梦了?

何晴:恩,还是那个梦。

合租女生乙:你是被闫阳明给忽悠坏了,别信他的,看那小子就一脸不正经。

何晴:可我这两天总梦到同一个不认识的人怎么解释?

女生甲:这种事情不可全信也不能不信。我给你指条明路,我知道有一个阴阳道士,道行很深,明天你去那看看。

何晴点点头,两个女生走出。何晴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地躺下床上。


(10)收风所在民房,日,外

何晴推开虚掩的门走进。


(11)收风所在民房,日,内

收风正在和两个人斗着地主,看见何晴进来,收风看看手表。

收风:哥俩,今天就到这吧。

两个赌友答应一声走出。

何晴:请问您就是收风道长?

收风:贫道正是。

何晴:道长,我最近总做同样的一个噩梦,我总梦到……

收风(打断何晴):不必多言,小姐印堂一团黑气缠绕,里面请。

二人走进内屋,收风点上三支香插到香堂,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几秒钟后,收风睁开眼睛。

何晴:道长,我没事吧?

收风无奈地摇摇头。

何晴:请道长明示!

收风:你前世作孽,将你的丫鬟绣儿沉江。绣儿八字极阴,与河中妖蛇合体,如今已修炼成魔出关,她即将要报复于你。

何晴(一脸惊恐):道长那我怎么办?

收风:恕贫道修行短浅,还请小姐另寻高明。

何晴:道长我求求你了,我多给你钱,只要你能帮我。

收风摇摇头长叹一声。

何晴(哭腔):道长,求你了你一定要帮我。

收风:如果你想活命,唯一的办法就是皈依,寄身于比较大的寺庙或者道观,这样蛇妖便不能近得你身。你以后还需行善积德,大去之后或许还可以重新投胎做人。

何晴:道长,我才二十二岁,我不想出家,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收风:贫道真的无能为力。

何晴无奈地点点头后转身欲离去。

收风:小姐请记住离有水的地方要远一些。

何晴转过身来:这个我知道。

收风:(惊奇表情):你知道?

何晴:恩,我同学也这么跟我说。

收风:你同学想必很年轻,但是怎么会有如此修为?

何晴:我也不知道,反正他算命挺准的。

收风:或许他是你的救命稻草,还请你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何晴点点头:我知道了道长。

收风:他叫什么名字?在哪住?

何晴:他叫闫阳明,在市郊南村租的房子。

收风点点头。



(12)大学门口,傍晚,外

闫阳明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何晴一声喊住。

闫阳明:何晴。

何晴:谢谢你闫阳明,你让我更加珍惜以后的时间。

闫阳明(无奈表情):你都知道了?

何晴:恩。为表示感谢,今晚我请你吃饭。

闫阳明:不必了,我又没做什么。

何晴一屁股坐到自行车后面。

闫阳明受宠若惊地蹬起自行车。



(13)烧烤摊位,夜,外

闫艳红与何晴对坐着,何晴一杯一杯喝着啤酒。

闫阳明按住何晴还要打开的啤酒。

闫阳明:别再喝了,喝多了伤身体。

何晴:我这身体伤不伤还有什么区别。

闫阳明:那也别再喝了。

何晴:那你陪我去看电影。

闫阳明:这样李涛看到不好吧?

何晴(表情沮丧):我俩分手了。

闫阳明:分手了?

何晴:我跟他一说我的情况他不说话,我提出分手他也没说什么。

闫阳明:服务员算账!



(14)电影院,夜,内

闫阳明与何晴握着彼此的手看着电影,电影恐怖声音响起,何晴吓得扎在闫阳明怀里。


(15)迪厅,夜,内

众人围着何晴,何晴放纵地扭动着身体,闫阳明呆呆地看着。


(16)何晴居住地,夜,外

何晴从闫阳明的自行车下来。

何晴:谢谢你,闫阳明。

闫阳明微笑点点头。

何晴冷不防从闫阳明的脸上亲了一下后跑向宿舍楼。闫阳明一脸幸福后随急又是一脸茫然。



(17)闫阳明租住地,夜,外

涂涂看着动画片《大耳朵涂涂》,敲门声响起。

涂涂:神经病!有钥匙还敲什么门。

涂涂打开房门,收风站在门口。收风仔细看了涂涂一眼。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