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回忆六七十年代生活艰辛的微电影剧本《拯救》

2017-08-29 20:2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字幕

战争对人的摧残不仅仅是肉体的,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这种刺激会长时间存在并产生负面影响,对生活和社会以及周围的一切产生悲观失望和仇视的扭曲心理特征。如果这样的情况比较广泛的存在,那么这个社会环境就不可能是一个健康的。

故事发生在粤北地区一个小山村里

人物:

铁牛-----1979年出境参战退伍士兵,因精神失常夺走妻儿性命其家人无奈将其锁困于特别石屋至今已经十八年整,

铁马:四十岁,铁牛的亲弟弟

母亲:75岁,双眼早就哭瞎,写满沧桑苦悲人生的深深的褶子,佝偻的身躯,

铁牛媳妇:不到30岁

村民甲

村长

邱战友:50

何战友:48

民政局局长:

黄科长

荣军医院医生

荣军医院护士

全景:四面青山包围下的某镇夜晚,万家灯火,

近景:热闹的夜市,繁荣一片,熙熙攘攘的男女老少,,川流不息的各式小车,

全中景:大山处的一个小山坳画面 小品

近景:山坳里一户农舍,与周边相比,明显的破败,镜头摇进屋内,逼仄,杂乱,显示出与时代格格不入的生存态势,

唯一有点特色的是灰暗灯光下墙上挂着一镜框

特写镜头:镜框里依稀能辨认出是一张三等功嘉奖令

镜头摇至另一角,七十多岁的铁牛的老妈妈因病卧床,

近景:铁马端着碗刚熬好的汤药,走向床边,轻唤:妈,药熬好了,来,喝了再睡吧,

母亲:挣扎坐起来,颤巍巍的接过药碗:你大哥今晚吃好了?

铁马:刚才我去看了,那碗已经空,大哥大概是都吃完了,大哥他,今天似乎很安静。

母亲:叹气,摇头,看着小儿子,欲言又止的样子

片名出现:拯救

全景中景:出现一串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经典镜头。

同期出现画外音

画外音

无论战争的目的是多么正义多么的伟大,作为战争中的个体,所经历的都是一场噩梦。尤其对于1979年至1989年这十年间,身处和平时代的军人,骤然被置身于中越边境绵延千多公里的枪林弹雨中,亲历那生死一瞬间的灸烤,身心俱伤那是不言而喻的。

历时十年之长的中越边境战争中,到底有多少家庭因此破碎,又有多少士兵在战后崩溃,作者未能对此做科学系统的考证,不敢妄作结论,在眼见耳闻众多的事例后,由衷的感概,跟那些在战场上“为国捐躯”的人相比,活着走下战场回归和平日子的军人们,他们承受的磨难煎熬,实在不是局外人能真正探求知晓的,幸与不幸,有点诡异,有点纠结。

作为同时代的南疆老百姓,我无力为那些至今尚被战争恶魔纠缠的战士们解困,只能以一真实事件改编本片奉献大家,倘能给观者一点震动,一点警示,便是对当年为了祖国,为了边民浴血奋战的将士们的一点心意了。。。。。。

近景:同年秋季,铁牛身着摘下了领章帽徽的军装胸前戴着大红花,敲锣打鼓的回到了家乡,

近景:母亲与儿子一起把立功证书放进镜框,铁马帮忙敲钉子,挂上了墙壁,隔壁邻居,村里长老们,都涌进小屋子里:

村长:杨家婶子,你家儿子不仅是为你家争了光,就是我们大家也感到光荣啊,

铁牛的发小:是啊,铁牛哥,你可是我们村第一个立了战功的,

村姑甲:铁牛哥,给,

特写镜头:铁牛双手捧着一小篮子,里面放着村里人自己种的水果

跳跃的镜头:婚礼,孩子,田间劳作。。。。。。

画外音:退伍归来的铁牛,很快就俘获了姑娘的芳心,成家立室生儿育女了,日子假如能依照常规运转,我们有理由相信,勤劳,简朴的小夫妻一定能够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幸福与美满,可是,一种奇怪的病魔悄然的纠缠着铁牛,侵蚀着铁牛,而当年的我们,还不曾听说过“战争后遗症”这么一个名词,

近景镜头:屋门前空地上,铁牛手拿斧头劈柴,一下一下,手渐渐的停下,特写:铁牛呆滞愣怔,目光空洞似无物,

媳妇从其背后边说话边入镜:哎,你快来帮把手,哎呀,你怎么了,喊也不应,怎么了?(手边说边推其肩膀)

铁牛:猛然立起,反身双手突然掐住妻子,

媳妇:哎,哎,作死啊,是我啊,

铁牛似乎猛醒,松开手,两夫妻对望,愣怔,

近景:村头田边,村里一猥琐汉子,搬石块堵小水沟,意图只许水灌自家田地,与之相邻的田地是铁牛家的

中景与特写:闻之赶来的铁牛急怒匆匆,与之论理: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堵上了沟,我家地还能有水灌吗,

近景写:猥琐汉子叉腰斜视:怎么的,不堵也堵上了,

铁牛:你,你不讲理,

壮汉:哈哈,哈哈,你真他妈的扯淡,讲里?是五里还是十里,

叠加镜头,境外作战回撤路上,遭遇敌方百姓,一个貌似瘦小,本分的村民,赶着两头牛与铁牛他们相遇,铁牛的班长与其搭讪,等他们走出没几步远,枪声从后背想起,一位战友应声倒下,铁牛班长立即反手一枪,刚才那位村民已倒下,手里拿着一支枪,

眼前这位村民还在喋喋不休的谩骂,

两位村民的镜头叠加跳跃,

铁牛猛然大吼,双拳出击,把对方打到在地,头破血流,幸好村长到来,才把铁牛拦下,

近景:小屋子里,铁牛在翻抽屉,屋子里一片狼藉,儿子从外面玩耍回来:爸,爸,看我做的小风车好看吗,边说边举起手中小风车,

铁牛一把夺过,看了半分钟,镜头拉近,能看到是张表格,有退军登表字样,看着面目全非的表格,铁牛双手颤抖,猛然间抱起儿子随着一声嘶吼,儿子被高高甩出,

特写镜头:铁牛的媳妇嚎啕大哭,捶胸顿脚,小品剧本

中景:清晨天色朦胧,小路上,媳妇一手拿一个包袱,一手牵着女儿,女儿哭啼声中,艰难的几步一回头的出走了,

中景:家里,铁牛砸锅砍门,力大无比,暴躁非常,

精神病院里,呆滞目光的铁牛,被弟弟姐姐引领着走出来,

画外音:,治疗一年多,花费十几万,家里亲人们实在无力再承担,只好将他领回家来,妻离子散的家,铁牛依旧是控制不住的狂躁,被逼无奈下,先是栓铁笼子,最后是特特的在山坡下建了一个四平米的石屋,铁锁终日紧锁,另在墙边开了一个洞眼以送饭,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时间到了2011年夏天。

中景:进村小路上,两位中年人风尘仆仆,步履坚定,边走边聊。

近景跟拍:

邱战友抬头看看万里无云的天,大手抹头上的汗水:老何,你说这传言是不是真的呢,越近村,我心可是越忐忑了,

何战友:不管真假,很快见分晓了,要是真的,这个问题可棘手,都历经几届领导了,历史遗留问题,我真怕又是我们这些当战友的剃头担子一头热啊,民政局只要踢皮球,就有我们折腾的,

邱战友:是有这个忧虑,但究竟还是必须先与民政局汇报,争取他们的大力支持。

近景:在铁牛的老屋子门前,眼看着破败的老屋子,两位战友相互看看,无语摇头,边喊屋里有人吗,边迈腿进去

镜头跟进屋子,依旧是逼仄,杂乱的,

进了屋子定睛半分钟后,邱战友大步走向杨母床前,蹲下,轻轻的呼喊杨妈妈,杨妈妈睁开眼睛,

近景:邱战友与何战友,轮番与杨妈妈握手倾谈,杨妈妈表情从激动,悲伤,无奈,叹息涟涟,两位战友听着杨母的叙说,激愤,痛心,握着杨妈妈的枯老的双手,抚慰老妈妈:杨妈妈,您老不要再哭,我们既然都是当过兵的人,就与你大儿子铁牛是战友,他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他的不幸就是我们大家的责任,回头,我们一定会尽力为他找到出路的,

铁马从外面进来,激动的冲到两位兄长面前:你们终于来了,

我大哥就全靠你们了!!

邱战友: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上政府为你大哥陈情的,我们的国家是有相关政策的,我们一定要相信党,相信政府,

何战友:对。一定要相信政府。这样,你带我们去石屋看你大哥去,我们也好拍相片,汇报工作必须要资料详尽的,

铁马:你们先坐下休息,我做中午饭给你们吃了再上去吧,这大热天的,你们走了这么远的路也辛苦了,

邱战友:不,还是先去看铁牛战友,与战友遭受的委屈,我们这点累算什么!!

中景:不顾疲劳,两位战友在铁马带领下,爬上小山坡,来到石屋前,

特写:石屋全景,石屋唯一的递食物的小洞口,石屋锈迹斑斑的锁头,

邱何两人,紧走两步,来到石屋面前,在铁马兄弟指点下,走到小洞口前,从挎包里取出水果,糕点,递进去的同时,呼喊着铁牛的名字,:我们是边十五团的,是你的战友委托我们来这里看你的,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你还记得部队吗?

铁牛哆嗦几下嘴唇终于说出:记得,记得,五角星,红领章,

邱战友: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铁牛;向前,向前,向前

铁牛神情虽然依旧是木讷,但是眼睛已经有了些许的光亮,嘴角也上扬,似乎有点笑意,

邱战友:铁牛兄弟,好战友,你先安心在这里暂住几日,我们一定会尽快来接你出去治病的,一定的,你要相信战友们!!

铁牛:相信部队,相信战友,相信战友!!

从小山坡下来,邱战友与何战友交换一个眼神,邱战友转头与铁马:我们这就回去,你这几日多来陪你大哥说说话,我们会很快再回来的,一定能把你大哥接出来送去治病的,

铁马:这怎么好,你们连中午饭都没吃,

邱战友:没事,我们带有干粮,再见,你回去好好安慰老妈妈吧!!

大步流星的走出村,镜头从后面跟拍直到不见两人身影。

全景:县政府大门

中景,近景,镜头摇到民政局会议室,

中景:会议室内

局长:做好复转退军人的安置优抚工作,我们责无旁贷,历史遗留问题不是我们推卸责任的借口,我们一定要专事专办,特事特办,做好汇报争取上级部门大力支持的同时,我们要尽快的与医疗部门做好沟通工作,黄科,这个事一定要抓紧办,要给广大的复转退军人看到我们服务态度服务能力的提升与转变,

黄科长:是,局长放心,我散会立即就去办!!

与会人员全体拍手赞同、

镜头又回到那个小山村

全景,中景

两辆车驶进了村里,停车,邱战友,何战友,战友甲,乙,民政局黄科长,市荣军医院的医生护士等一干人,与前来迎接的村长,铁马握手寒暄,

一群人首先来到杨家,在床边,慰问杨妈妈,给杨妈妈送上慰问金慰问品,

邱战友:老妈妈,这些是民政局与荣军医院的领导来接铁牛兄弟去疗养了,一切费用由政府负责,您老就放心吧

杨妈妈激动万分颤抖的说:太感谢你们了,你们真是我儿子的恩人啊

黄科长赶紧向前,握着杨妈妈的手:老妈妈,是我们工作失误,让您儿子委屈了这么多年,我们对不起您啊,

邱战友:你们能大刀阔斧的解决遗留问题,让我们这些退役老兵看到了党实事求是的作风又回来了,看到党对复转退军人的关怀,我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告诉我们的战友们!!

黄科长:客气话不多说,我们赶紧去接铁牛吧!!

对对,赶紧接铁牛战友去!!一干人纷纷应和

中景,近景小山坡,石屋

大家站定石屋前,邱战友站在小洞口,呼唤铁牛战友,告诉他,:我们这次是来接你下山,坐车去县城医院治病,治好病你就可以回来与家人团聚了,

特写:秀吉斑斑的锁头,一把斧头劈开锁头,铁马与邱战友推开小门,进去搀扶铁牛出来

特写:铁牛站定门外,缓缓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明魅的阳光,不禁微微眯一咪眼睛,大家簇拥铁牛下山,镜头从后背跟拍,

两辆车驶出村,奔驰在公路上,车里,邱战友何战友与铁牛紧紧的坐一起,两人各握铁牛一只手,另一手在挥拍,铁牛与他们一起哼起了军歌,

后面跟拍车子驶进医院,医院全景,中景,显示医院的良好环境

剧终

字幕:

在民政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铁牛事件得到圆满解决,铁牛战友有望在专业的系统的治疗下得到康复重回社会,这,令我们战友们感到欣慰,也让我们看到曙光,我们期望各地的民政部门的领导与工作人员们,都能真真正正的实事求是的贯彻落实党对复转退军人的优抚政策。。。。。。

演职员表出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