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关于爱情的微电影剧本《涩涩的爱》

2018-08-15 17:32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1、新海市的夜晚更加迷人,这里频山临湖,各色的华灯将山、水和闹市街区装扮的奇彩缤纷、光芒四射。这里永远都不是一个冷清的地方,虽然还是初春,街上却已是熙熙攘攘,行人如织。

林雪儿独自一人在酒吧里喝着酒,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这呆了多长时间,只见啤酒瓶子已是散落一桌。两个最好的朋友都去外地拍戏了,此时有话无处倾诉,酒劲上来,头晕晕沉沉的,心里却更加觉得苦闷,随即喊道:“拿,拿红酒来”。想想上午发生的事情,一切如在梦中。

距离结婚的日子已经不到十天了,林雪儿一早打电话给未婚夫王一凡,约定去婚纱店试婚纱,说好的十点整,对方却姗姗来迟,让她等了半个多小时。此时林雪儿正穿上婚纱,在镜子翩翩起舞,期盼王一凡过来与自己共享这一幸福时刻:

林雪儿:一凡,快过来看看,我穿着怎么样?

王一凡(若有所思):雪儿,我想对你说,我们的婚礼能不能推迟两个月再举行?

林雪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王一凡(语气更加坚决):现在公司与美国方面的合作意向已经达成,我需要立即飞往美国展开谈判,我想我们的婚礼是不是应该推迟一下?

林雪儿(不满,将婚纱脱下,扔在一边):什么推迟,你知道婚礼对一个女人有多重要吗?现在,帖子已经发出去了,你却告诉我你要走?

王一凡:一旦合作成功,公司将在美国上市。对公司的国际化至关重要......我们要以公司的利益为重,这个你应该理解。

林雪儿: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就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无情的抛弃,你天天说爱我的话,难道都是谎言吗?

王一凡:你看看你现在穿的、戴的,还有外面那辆保时捷,哪一样不是我买的,男人不去赚钱,拿什么来维持爱情。

林雪儿(愤怒的):不要跟我说这些,王一凡我告诉你,要嘛马上结婚,要嘛这辈子就别再见面。说完摔门而出。

回想到这里,眼泪已经夺眶而出,但是心中的愤恨让她马上擦去泪痕。此刻又喝下了两瓶红酒,醉意已浓,这时手机响,一看来电显示是王一凡的电话,便随手将手机一丢,道:王一凡你就一混蛋,快去太平洋喂鲨鱼去吧!说着,摇晃起来,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酒吧招待赶紧过来:林总、林总,快10点了,要不要帮你叫个车,送你回家?

   林雪儿一挥手示意制止:不用,我没醉,我要出去走走,别跟着我......小心我让老板炒你鱿鱼。说着穿上外套,蹒跚而出。

2、此刻在新海市一高层住宅内,新海科技大学大四学生郝家鸣正在给这家初中二年级的学生辅导功课。将近结束时,孩子母亲走了过来含笑对他说:小郝呀,你看这半年,我们家卓卓成绩进步明显,尤其是数学已经进班里前十名了,真是多亏了你呀。

郝家鸣赶紧应声道:阿姨,卓卓本就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只是以前没掌握住学习方法,现在解起题来,比我那时都快。

这样的回答,既不居功自傲,又顺便夸了她的孩子,女主自然高兴,笑逐颜开:谢谢你,小郝,这是你这个月的辅导费,300元,阿姨再给你加200,算是额外的奖励,只要卓卓成绩进步,阿姨是不会亏待你的。

郝家鸣本想推辞掉那200元钱,但一想到这钱足够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用,到嘴边的话却改了口:谢谢阿姨,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从主家出来,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夜已渐深,但灯火依旧辉煌,街道上仍然车水马龙。和偌大的城市相比,郝家鸣感到自己是何等的渺小。路过肯德基,“好久没有犒赏一下自己了”,心里想着,步子就迈了进去。要了份香辣鸡块、油炸鸡腿、麻辣豆腐和两罐啤酒,慢慢地喝着,渐渐的有种高大上的感觉,“TMD,有钱就是好”,边吃边想。吃了半个多小时,算账时一共四十多元,又感到有点心疼:又消费了父亲一天的工资。从肯德基出来,已经十点开外,郝家鸣加快了步伐,径直向站牌走去,准备坐公交车回科大。

郝家鸣走了没几步,就注意到前方十多米处有一个女孩,穿着米黄色的风衣,披肩长发,手捂腹部,举步维艰,近旁有一顶咖色渔夫帽跌落在地上,正是从酒吧出来不久的林雪儿。郝家鸣急着赶车,本想几步跨过去,却听到一句吃力的声音:同学,我肚子好痛,快给姐叫辆出租车,送我去医院。

环顾四周,没有别人,确定她是跟自己说的话,并用眼顺势打量了一下,看到女孩白皙的脸上挂着涔涔汗水,郝家鸣下意识地拿出自己的钱包看了看,一时没了主意,又感觉自己的想法未免有点小人,就定在那里。

林雪儿见他未动,便耗尽自己最后一点力气对他说:快呀,别磨蹭啦。                                                                                                                                                                                                                                                                                                                                                                                                                                                                                                                                                     说着,身体已然倒下。郝家鸣不再犹豫,抱起女孩向路边跑去。此时返校的最后一次班车也从眼前驶过。

3、 在车上林雪儿已经处于昏迷之中。郝家鸣抱着她,刚进医院走廊就喊道:医生、医生......

飞奔至急诊室,大夫护士一阵忙碌,快速检查完毕,大夫对他说:你们什么情况,满身酒气,病人可能是宫外怀孕,必须立即做引产手术,你是家属?

郝家鸣犹豫片刻,低声道:刚认识......

大夫没有听他说完,直接打住:赶紧办理住院手术,病人已经出现流血症状,否则有生命危。又吩咐道:护士长,马上拿出病人的四项检查结果。

就这样,林雪儿被推进了手术室,魏家鸣办完相关手续,就来到手术室门口静静地等着,看到出来进去的护士,也不便打听什么。

手术室里,林雪儿身体突然出血,医生要求马上备血。手术护士出来通知值班护士:马上联系O型血4000CC。

值班护士跟血库联系完毕汇报说:一小时前,城北发生严重车祸,伤者二十余人,O型血液已经紧急调配支援人民医院了,只剩下最低储存3000CC,最快明天才能配足。

现在情况紧急,等到明天病人会有生命危险,医生要求尽快组织志愿者献血,郝家鸣听到护士的谈话,知道里面的女孩需要输血,对护士说:护士,我就是O型血,抽我的吧。

值班护士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认定郝家鸣与女孩是情侣关系,心中早已愤愤不平,先来一个白眼,嘴里嘟囔着:现在的男生也真是,太不知道珍惜女生了,都拿我们当什么啦?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领着郝家鸣去验血,扎起针来是毫不留情。郝家鸣没有计较,也无意去争辩什么,只希望这些快点结束,想着自己明天还有课要上,便问到:护士,里面女孩怎么样了,我不能在这待的,明天学校还要上课。

小护士被气得差点流出眼泪:啥?要上课,你女朋友都剩半条命了你还惦记着上课,真是冷血动物,不可理喻。拔出针管,头也不回地走了。

由于用血量大,郝家鸣和另外一名志愿者每人抽血600CC,女孩总算脱离了危险,但郝建明身形消瘦,平时营养本来就不达标,一下子抽调600CC的血,很快就昏睡过去。护士将其推向病房挂点滴。

4、郝家鸣一直到第二天十一点多才醒过来。发现一张脸正在对着自己,虽然脸色还有点苍白,但精神确实好了很多,自己还未说话,

女孩(开口微笑):醒了,姐发现你长得倒像我的男神。

没等郝家鸣张口,女孩继续道:眼睛没他深邃,可能是没有一个小龙女让你十六年苦苦相盼,肯定是。

郝家鸣接过一句,算是跟她的第一次交谈:你说的是杨过呀?

女孩(说着嘿嘿地笑了起来):真笨,我说的是古天乐,杨过不是比你少根胳膊吗?

郝家鸣正要说话,这时一对中年男女走入病房

女(一进门便开口说道):哎呀,雪儿,你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能不能好好躺着休养,这不,你爸爸刚下飞机就来看你啦。

女孩扑上去抱着爸爸,留下了委屈的泪水

爸爸:你王伯伯打电话说,一凡昨晚已经去美国了,要不然我饶不了这小子,看把我女儿给害的。

女孩:爸爸,不要再说啦,女儿不想提他。

妈妈(见状,急忙看着郝家鸣说):这位就是救你的年轻人吧?

雪儿(转身拉着妈妈的手说道):妈,他可不是活雷锋啊,是女儿求着他才把我送到医院的。

郝家鸣听到此话,一时无语,低下了头

妈妈(继续说):你知道人家给你输了多少血吗?

雪儿:这我可没求他,那谢谢你啦,男神(神情俏皮)。

雪儿爸爸(这时插话):都快十二点了,我和你妈妈给你们带了点吃的,快吃午饭吧。

郝家鸣(一听已经中午,急着说):我上午的课......完了,肯定被逮了。

爸爸:年轻人,我知道你是科大的,你放心,齐校长是我的老学长,我会向他解释的,说不定还得给你们学校送面锦旗呢。

此时病房门口的护士低声交谈:这位就是本市地产大亨林智明,原来昨晚上那个是她女儿呀。

另一护士:他女儿我也知道,林雪儿,爱丽雅美容店老板。她那里我去过几次......

医生办公室,林母问医生:医生,我女儿的病?......

医生: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手术大出血,以后再怀孕可能有点困难,恢复恢复看看吧!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母:都是孩子年轻不懂事,还请医生尽力.......

医生:我们会尽力而为的。

5、一月之后。科技大学校门口,一辆红色奥迪风啸而来,一个漂亮的急刹车后戛然而止。车门打开,下来一个摩登女郎,头戴大框墨镜,三丸子怪异发型,染成玫瑰紫色,连衣皮短裙外套亮红羊绒短外套,脚蹬皮靴配原色长袜,既时尚又动感十足。郝家鸣应约而至,此时的他刚从操场打完篮球回来,一身运动装扮,头上向蒸了一样还冒着汗。出来大门,举目四望,看见女郎没敢细认。还是林雪儿认出了他,朝他招手。

     林雪儿:这边,姐在这。

     郝家鸣:你早来了,(边说边朝她走去)。

     林雪儿:不是告诉你今天六点在这见面的吗?你穿这一身......

     郝家鸣:我们篮球队练球,差点把这事给忘了,急着向外跑,要不我回去换。

     林雪儿(听到忘了二字,觉得没受重视,有点不高兴):行啦、行啦,今晚我几个朋友聚会,我们一块去,你也不用换了,上车我们去买吧?

     郝家鸣(听到去买东西,心里一打怵):钱包在宿舍里,身上没多少钱......

     林雪儿(打开车门,把他推进去,从另一门进入):快上车吧......今天你做我男伴,我免费包装你。不是,姐约你你怎么能给忘了呀?应该你等我的呀。

     郝家鸣:没有,学校篮球赛马上开始啦,练球练忘点了.......

     林雪儿(打住):行啦,甭解释了,以后可不准这样啊。

     郝家鸣(随意搭讪着):你今天这样打扮,我还真没敢认,跟那天完全......

     林雪儿:姐现在自由了,要为自己活着,活出自己的风格,再不用以男人的眼光来约束自己。

     郝家鸣:你们还没和好吗?都这么长时间了。

     林雪儿:男人永远是自己的利益至上,既然都不能读懂对方,那还在一起干什么?希望你不要这样对待你的女朋友。

     郝家鸣(调侃):我不但个人利益至上,而且我现在也只能为自己而活,因为我还没有女朋友。

这倒是真的,这几年郝家鸣的上学费用,占了家里的大部分支出,父母为了他也是日夜操劳,找女朋友的事,他连想也没想。

     林雪儿(故作嗔怒):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但听到他说没有女朋友,倒是觉得一身轻松)

6、两人说着话,不一会儿就到了商贸大厦,进去购买衣服 不述。等走出大厦门时,看到自己全套衣服花了林雪儿近3000元钱,郝家鸣感到过意不去,

     郝家鸣:衣服花的太多了,第一次出来就让你......

     林雪儿:好了,先买这些,就当我给你投资了,等见了我朋友上可要好好表现。我看这样,先到我店里洗个澡,让美容师给你收拾收拾......我们赶紧吧。

     郝家鸣没说话,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林雪儿当然也不会征求他的意见,就径直开向自己的美容店。

车子不一会就开到沿河路,径直走了五六分钟,一拐弯,还未跨过桥头,郝家鸣就看见河对岸有座三层楼,彩灯闪耀,交相映辉,爱丽雅美容养生会馆几个大字格外耀眼。人到车停,两人下了车,门童赶紧过来打开车门,引两人进入。

     林雪儿(对前台):告诉丽姐,照着大明星的派头把这个小郝好好收拾收拾,(转身对郝家鸣)你就在这等着,我去看看下午香港发过来的货。

前台打电话:主管,老板让你过来,到前台来。

丽姐是一个不到30岁的女人,身材高挑、体态丰腴,充满了熟女的诱惑,与前台说了几句话后转向郝家鸣:美容院我做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给男生服务,跟我来吧,帅哥。领着郝家鸣向服务区包间走去.......

郝家鸣走进这种服务场所,突如其来的陌生感觉早让他的眼睛有点眩晕,脑中一片空白,自己好像变成了提线木偶,任由丽姐指挥,洗浴、面部护理、发型设计......等这一切完成,换上新装,被丽姐带到林雪儿面前,

    林雪儿(打量着他):这一装扮还更像男神了,(面向丽姐)你看他像不像古天乐?

    丽姐(笑答):还真有那么点意思,早知道神雕大侠应该让你来演。

    郝家鸣(在两个女人面前不知道说啥,看着丽姐面向他)谢谢丽姐,谢谢林总。

    林雪儿(看表起身):已经七点多了,我们走吧。(拉着郝家鸣向外走)

丽姐和店里其他人员虽然知道林雪儿曾被一学生救过,但没想到老板对郝家鸣如此热情。

我看林总像是对这男的有意思,等着瞧吧。丽姐低声细语。

7、林雪儿开车拉着郝家鸣,走出车水马龙的闹市街区,来到本市依山临水的涉外五星级酒店,嘉华国际。停下车,两人一前一后信步进入酒店大堂。

   林雪儿:浪漫之夏厅  3#包间

前厅:你好林总,请这边来,已有朋友在等你。

嘉华国际总共30余层,外观豪华气派,里面的装饰更是富丽堂皇,整个前厅以金色格调为主,彰显皇家风范。郝家鸣已经完全迷失自我,以前吃个肯德基就感觉是贵族消费,到这里才知道啥叫天外有天。好在自己今天是一套全新装扮,感觉也有一股明星牌头,想到这里,立马信心爆棚,迈开大步,跟着林雪儿来到包间。

进的里面,已有一男两女在里面等候,林雪儿开门,他们立马打招呼,

众人:雪儿,快来,坐这。

雪儿(做撒娇状):奥,Tina/Lucy想死你们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Tina:要演出吗?(朝郝家鸣)这就是救你的帅哥呀?

Lucy:谢谢你救了我们雪儿,拥抱一下......

林雪儿:这是我的闺蜜Tina/Lucy 演艺界大明星,这是周浩,我们叫他耗子,我儿时玩伴,也是邻家大哥。

郝家鸣:Tina姐、Lucy姐,周哥(说着伸手向周浩)

周浩(显得很不屑):你就是那穷学生,这么快就黏上雪儿啦,也不照照......

Lucy:周耗子,你也别看不起人,自己是啥东西你最清楚,以前天天跟在王一凡屁股后面,王一凡去了美国,把你小子给扔了吧。雪儿受了这么大委屈,也没见你敢对王一凡放个屁呀。

周浩(被揭了短,脸色涨红):等王一凡回来,我会给他好看。

林雪儿:好了,好了,谁都别说啦,反正我已经重生了,今天来就是庆贺、庆贺。耗子,告诉服务员上菜,今天要品尝一下这里的法式大餐......

从嘉华国际出来,已是晚上十点多,在车上,郝家鸣对林雪儿说:谢谢林总,我还是第一次进嘉华这样的大酒店,还有这一身的服饰......

林雪儿(打断他):那天不是你帮了我吗?也算是我的恩人啦。今天我是想让周浩告诉王一凡,我已经彻底不需要他,没有他,我照样活得更好。我说,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就请姐吃顿饭吧,去哪随便你。

郝家鸣:行,等改天我再约你。

8、一个周五下午,郝家鸣刚上完课回来,宿舍电话响。是林雪儿找他。

  林雪儿(电话中):哎,郝家鸣,姐不找你是不是就这样消失呀,上次不是说请我的吗?

  郝家鸣:这一阵子忙着整理学期论文没顾得上,正好晚上我要到市区做家教,要不晚上见。

  林雪儿:做学生有啥好的,不是论文就是考试,要不你来给我当司机吧,保证亏待不了你。

  郝家鸣:那可不行,家里还指着我完成学业,光宗耀祖那。

  林雪儿:都啥年代了,还光宗耀祖,老是抱着一本老黄历,我这来客人了,一会再约。

  郝家鸣:好的,林总,就这样,再见。

夜里八点左右,郝家鸣从主家出来,看见林雪儿已经在路口等着。

  郝家鸣:林总,早来了......

  林雪儿:别林总、林总的,姐听着不习惯。

  郝家鸣:那也不能叫你姐呀,你不才22岁吗?

  林雪儿:我22岁,你怎么知道的?

  郝家鸣:在医院时,床头卡上写着的。我也22岁,未必比你小.......

  林雪儿:我15岁就开始闯荡社会,你现在还是未出校门的学生,让你叫姐就觉得委屈了。以后就叫名字好了,哎,我说,瞧你这名字,你们家是不是真的指望你一鸣惊人、光宗耀祖呢?

  郝家鸣(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他的确是家里的期盼,自己也很努力为的就是完成好学业,这是他必需的资本):想吃啥,我们去吃饭吧?

  林雪儿:今天是你请我,我客随主便,吃什么你说了算。

  郝家鸣:这条路上有正宗的山西刀削面,我每次补完课回校前都去吃的,我领你去。(两人说着上车)

没几分钟就到了郝家鸣所说的地方,在一小区街道边,说是面馆,其实就是一个简易的路边摊点,简易的铁皮屋子。虽然已经过了吃饭时间,但还是有不少人,两人找了个空位。

  郝家鸣:你坐这边,这边背着风......包不要挂在椅子上,要放在手边看得见的地方,这里人走来走去,小心被人顺手牵羊。

  林雪儿:我从未来过这种地方,你虽然啰嗦,经验倒不少呀。

  郝家鸣:什么地方都有学问,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面来了,这种大众食品大饭店是没有的,口味正宗,尝尝喜不喜欢。

  林雪儿(拿起筷子):嗯,是不错,这汤料特香......

一天中午,郝家鸣刚进学生公寓,看门阿姨:法99-2班郝家鸣,有你包裹。

郝家鸣(手接过包裹):谢谢阿姨。(回到宿舍,打开,里面有一张卡片:家鸣,最新款的诺基亚手机送给你,无论何时何地,你的守候是我最大的期盼。机内已放卡,收到后请呼我:135*****999署名:林雪儿)

郝家鸣赶紧拿起手机拨号码,电话那边传来林雪儿的声音:喂!家鸣,手机收到啦,你可是让我给盯上了啊,以后不准关机,要随叫随到。

郝家鸣:那你送的是手机还是手铐?这么说以后还没有自由了.......

那边传来林雪儿咯咯的笑声:是什么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找你,你就得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有你好看的。

郝家鸣:好,这是你的地盘,大小姐,我郝家鸣无条件服从。

林雪儿:好了,家鸣,不说笑了,你马上要毕业了,有个手机也方便跟外面联系,这手机也是香港朋友捎过来的,想到你没有就送你一个......

郝家鸣:虽然此时说谢谢有点俗,但我是会记住你对我的好的。

9、5月的一天,已是晚上十点,郝家鸣收到短信:睡着了吗?出来看星星吧,我正在嘉华国际外面,限二十分钟内到达。林雪儿。郝家鸣急忙睁开惺忪的双眼,穿戴好走出宿舍。过了四十分钟左右,见到林雪儿。

林雪儿(故意噘嘴):怎么现在才来?不是说的二十分钟吗。

郝家鸣:二十多里路呢,大小姐,(说着将带的包放下)买了点东西、还要打车......

林雪儿(笑说):看把你紧张的,我刚答谢完公司的金卡客户,看着今晚星光灿烂的,就想起你了,走,我们去湖边公园......

两人公园长椅坐下。

林雪儿:你什么星座,看看在哪里?

郝家鸣:我是狮子座,现在也能看得到,在北斗七星的东南方向,(用手指着)那几颗星,像把镰刀,是狮子的头部,就是喷出流星雨的地方。哎!你啥星座呀?

林雪儿:我不说,说出来你还叫我姐呀?

郝家鸣:我想你肯定是金牛座,我的口中猎物。

林雪儿:错了,我射手座的,你才应该是我箭下冤魂。

郝家鸣:那我现在知道你终究比我小几个月,以后见面的称呼大哥啦。

林雪儿(娇嗔道):你想得美。

此时,有几只萤火虫在夜色中翩翩起舞,往来穿梭。林雪儿倍感温馨浪漫,唱起了欢快的歌曲。正唱着,觉着胳膊一阵痛痒,随即用手拍去。

郝家鸣(笑道):公园就在水边,蚊子当然很多了,大自然并不会只赐给你诗情画意,也有毒虫猛兽。幸亏我早有准备(接着从包里拿出花露水),还有保温的热咖啡(拿出两个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8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备案标识豫公网安备 41082302410901号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