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幽默的励志小品剧本《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2017-11-11 14:0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因为没有考上美术学院,而一度堕落的“洋洋”在朋友、亲人的帮助下,终于放下心里上的包袱,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明天!请大家欣赏!幽默的励志小品剧本《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人物介绍:

洋洋:因为考不上美院而一度堕落,心底却执着着热爱着艺术。

春天:洋洋的师兄,乐观、开朗、幽默。四处采风,自由绘画者。

乐乐:洋洋的妹妹。温和。


(“那些花儿”响起来。渐轻。)

旁白:接下去,我给大家讲的这个故事是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或许根本你就是这个故事里的男女主角,你也曾经这样欢笑过(“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不是狗嘴,当然吐不出象牙。”——笑声)、哭泣过(“姐,我很笨,没画画的天赋。”哭泣。),你也为了一个梦想执着过(为了艺术,我头可断、血可流,一个春天倒下了,千万个春天又站起来了。)、放弃过(哐一声。“我不配,不配画画!”)。这样的一段日子,我们一起度过。

(环境模仿迪吧。音乐震耳欲聋。可以听到男男女女尖叫声。以上这些都是发生在幕后,交待一个背景环境。

迪吧音乐渐渐轻下来。同时手机的铃声渐响。

一个穿着另类,但不暴露,发型夸张的女孩子拿着一个手机从舞台内侧走出来。手机铃声正尖锐地响着。此时迪吧音乐不停,但转为背景音乐,以手机铃声为主。)

洋洋:喂!谁啊?你又怎么了?知道了知道了,过两天就回来。还死不了。没事就挂了。

(嘀咕)烦死了。

幕后:洋洋电话接完没有?

洋洋:来了!催命啊!哈哈……(笑得很夸张)大家尽情地叫、尽情地跳!哈哈……

(迪吧的音乐转为震耳欲聋。)


(音乐渐轻,至无。春天从舞台一边背着画板轻快地走出来。)

春天:洋洋,你快点儿。小妮子你年方二六的,走得比我还慢。呵呵。(音乐响起,最好是“那些花儿”。以后只要有春天出场,就放这首歌曲。)洋洋,你快点儿。

(洋洋背着画板,跟着出来。)

洋洋:真像只八哥,一路过来,你的话就没停过。呵呵呵。

春天:我们今天在哪里“蹲点”?

洋洋:真吃不消你,春天。“蹲点”?又不是侦查、监视。好好地出来采风被你说成像特务间谍工作一样。

(春天就势做出一副贼头贼脑的样子。搞笑的那种。)

春天:和“蹲点”一样的性质!

就这儿吧。

(两人开始摆放。)

春天:上次,我们在公园蹲点四个小时零四分,发生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坐在长凳上的一对恋人从亲热无极限360度转变为抽你耳光没商量;有4个小孩子从我面前走过,还有一个还没走过来因为尿湿了裤子被妈妈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揪回去了;还有一位老大爷,在我前方的草地上一圈一圈地转悠,终于走过来对我说:“小伙子,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钥匙?”

洋洋:哦,我怎么就没发现啊?我真怀疑你是在画画还是在“蹲点”侦察,观察那么细致,呵呵,你真够不务正业的,春天。

春天:小丫头片子,越来越不象话了。说过几遍别“春天、春天”地叫,是“师兄”。

洋洋:春天怎么了?艺术无国界,更没有长幼之分。

春天:(举起画笔,敲洋洋的头。)小丫头片子!再不改口以后不带你出来采风了。

洋洋:(吐了吐舌头。)

春天:为了绘画,我头可断、血可流,一个春天倒下了,千万个春天又站起来了。黑暗的主(zu,念成平舌音)啊,带走我吧。……

洋洋:(接话,捏着嗓子说话。)晕啊,下面应该是“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这句了。

春天:对!春天就在你面前。嘿嘿,洋洋,我的台词你怎么全学会了?太不够哥们了。

(可拍洋洋的肩膀。春天走到洋洋身后,指了指花板上画。)

春天:色彩感觉不错。这里,这里还可以把形调整一下,素描关系是基础,形没打好,色彩关系再怎么好都是白搭。当然有种人不用考虑素描关系而只注重色彩关系。(停顿。)大师!哥们,脚踏实地地画吧,等到以后我们发达了,随你怎么画都成。但现在不行。

洋洋:知道了,春天。还有,我是(si,念成平舌音。)女生,春天。

春天:……越是不让叫,越发叫得欢。等这幅画画完就送我吧。这幅画给我的感觉很不错。(固定成一幅画,下场还要用。)

洋洋:我的画从来不送人的,我要保存起来。洋洋的绘画成长记录。呵呵。

春天:真够臭美的,不过,对于我们这种未来的艺术家却是一个好习惯,以后出画集会方便很多。

(音乐响起。建议“生命的希望不再失落”。)

洋洋:春天,你为什么会学画画?

春天:为什么?就是喜欢呗。你呢?

洋洋:一样。

春天:我以前也问过我的学长他为什么来学画画,他也是这么干脆地回答我的。我想,大家都一样。你知道吗,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成为一名自由绘画者,把全世界最美的东西搬到我的画纸上。

洋洋:我想,我想能够考上美院,然后继续深造,成为一名老师,使我的每一名学生都像我一样热爱绘画艺术,爱到骨子里去。

春天:真够贪的呀你!

洋洋:彼此彼此。呵呵。春天,你说起话来像雀子?

(春天做狂喷血状。)

春天:不像。(停顿。)倒像乌鸦。“咕哇,咕哇。”

洋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好了好了,认真画画。就知道动嘴。

春天:Yes,woman!

报告,我还有一句话说。

洋洋:又怎么了,师兄(强调)?批准!

春天:刚才你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不是狗嘴,当然吐不出象牙。

(春天夸张地呲牙咧嘴。大家笑成一团。)

(“那些花儿”渐渐响起来。再慢慢轻。)

旁白:有人说日子就像是流水,那他们的生活一定是欢跃着、响着叮咚的溪流。快乐就像那些花儿,洋洋洒洒地开了一地,灿烂地……

(“那些花儿”响起。所有人下。)


(舞台布置成一间画室状,零乱。画室里随意地摆放着石膏像、吉他、花布满地。

乐乐背着画板一脸沮丧地到舞台中央,开始把绘画工具摆放好。准备开始画画。)

洋洋:(巴掌拍门。)乐乐开门!大白天的把画室门关得那么严实干嘛!乐乐!

乐乐:姐,你回来啦。

洋洋:不是你打电话让我回来的嘛。

(坐到画板前。)来,把最近画的图让我瞧瞧。

乐乐:这是刚出门去公园画的。

洋洋:这画的是什么东西,可以说是画?

(乐乐赶紧跑到柜子前,拿出一沓画纸递给洋洋。)

洋洋:(翻看)一堆垃圾。看看,看看,这里把形调整一下,素描关系是基础,形没打好,色彩关系再怎么好都是白搭。(有春天的声音响起来:色彩感觉不错。这里这里还可以把形调整一下,素描关系是基础,形没打好,色彩关系再怎么好都是白搭。)

乐乐/洋洋:知道了,姐/春天。(说话音重叠。)

洋洋:这张把对比拉开,这幅的颜色太花了,水粉画到像是国画的大写意,有创意啊,画成这样脸都不红,还敢拿出来?一点进步也没有。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乐乐:姐,我很笨,没画画的天赋。(开始哭泣。)我想了好几天了,(停顿)我不想再画下去了。我根本没这个天赋。

洋洋:你说什么?

乐乐:(停顿,鼓足勇气)姐,我不想再画了。

洋洋:画了那么多年,说不画就不画了,真行啊你,乐乐。

乐乐:姐,我觉得画得太累了。我只是想休息一段时间。

洋洋:休息,多轻巧的一个词。好啊,你就是这么对待它(指着花板),这么对我的?(几近于喊出来。)

乐乐:姐,真正该画画的人应该是你!

洋洋:(一震。)是我?不可能。再也不会去画了。看看我的手,这双手还能捏着笔画画吗?笑话!

乐乐:怎么不能?你的天赋远比我高。

(乐乐从柜子里翻出一沓画纸。又拿笔往洋洋手里塞,洋推三阻四,后接下画笔和那些画。)

乐乐:姐,你看看,你以前的画,画得多好啊!姐,你画啊。

(洋洋拿画笔的手颤抖厉害。突然像烫到了手,把笔扔到地上。)

洋洋:不再拿画笔。

(乐乐走上前,静静地拾起笔。音乐渐渐想起来,建议王筝“糖纸”。)

乐乐:(很平静地说)姐,你是个胆小鬼。(喊)胆小鬼!不就是没考上美院嘛,春天哥说,你是因为发高烧才没发挥好的。一次考不上就下次再考,一年不行那就十年。但你却因为这件事开始自暴自弃,去酒吧、去迪吧!快乐了吧你!你快乐吗?你把所有的期望投注在我身上,我不停地画,想画好点,想你快乐点,姐,可不论我怎么努力你都不再是以前姐了。你一点也不快乐。我的画还有什么意义?而你,明明热爱它(指画板)痴狂,却放弃了,你就是懦弱,你走不出失败,你害怕再失败。你是个胆小鬼!

洋洋:别说下去了!(洋洋把画板一把推翻,很响的匝地板的轰隆声。)我不配,不配画画!(拿起一张自己的画,停顿了一下,撕了下去。)

乐乐:姐!(连忙上去夺其他的那些画。)

洋洋:给我,撕了它我就彻底解脱了。

(两个人争夺。一个不小心,所有的画纸都被抛上天,散乱飞下。)

乐乐:你撕,你撕吧。撕完这些你就真会死掉了。

(乐乐拾起一张画纸,递给洋洋。木讷地接过,看了看画,撕又停手,突然抱着那幅画,蹲下来哭泣。乐乐扶起画板,走到姐姐身边,抱住她。)

(“我的画我要保存起来。洋洋的绘画成长记录。”)

(音乐响起。“糖纸”音乐保持一致。)

旁白:鱼深情地对水说:我从不闭上眼睛,因为我想看着你!水深情地对鱼说:我始终在你身旁流淌,因为我想拥抱你。鱼和水不会分离。


(“那些花儿”)

乐乐:姐,你觉得我这幅画怎么样?这里,我觉得还要修改一下。你觉得呢?

(“姐,我很笨,没画画的天赋。(开始哭泣。)我想了好几天了,(停顿)我不想再画下去了。”)


乐乐:姐,是春天哥的信,他在法国寄来的一幅画。太美了!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成为一名自由绘画者,把全世界最美的东西搬到我的画纸上。”)


乐乐:姐,画集!我在书店里看到了你新出版的画集!

(“我的画从来不送人的,我要保存起来。洋洋的绘画成长记录。呵呵。”)


春天:在你的画集里,看到那张“蹲点”时画的画,形把握地很准,感觉很不错。不知道还愿不愿意送我?

(“色彩感觉不错。这里,这里还可以把形调整一下,素描关系是基础,形没打好,色彩关系再怎么好都是白搭。等这幅画画完就送我吧。”)



洋洋:在很多人的鼓励和支持下,特别是乐乐,她始终陪伴我左右,使我走过那段生命中黑暗的日子。站在原点上,我找回了自己,重新开始了新生活,坚定不移地朝着神圣的艺术殿堂,脚踏实地地迈进。我才知道,绘画在我,如果没有它,我将会很快死去。经历了这场暴风雨,一切都很顺利地进行着。那段属于我、乐乐,还有春天的激昂岁月,在我们生命的每个角落,留下青春的脚印。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