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音乐小品!搞笑的小品剧本《两顾茅庐》

2016-11-07 19:5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人物:先 —— 评书先生 刘 —— 刘备 关 —— 关羽

张 —— 张飞       诸葛 —— 诸葛亮


第一幕


(一张桌子,上有惊堂木等物件)

先(身穿长袍,手执折扇):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晚上好!(抱拳)今天大家欢聚一堂,我想给大家说段评书(甩开折扇)——刘、关、张三顾茅庐!(拍惊堂木,合上折扇)话说这东汉末年,天下纷争……

刘(拖一堆鞋盒子):诶,瞧一瞧看一看了啊!一双皮鞋两块半了啊!跳楼放血大甩卖了啊!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啊!

先(忙上前阻拦):你干什么干什么?

关(推一辆老式28号自行车,车后驮一大袋子。边走边唱,取调《红高粱》):换大米,换大米,换大米呀,换大米,换大——呀——米!

先(弃了刘去赶关)

张(拎两把屠宰刀):诶,今早上刚杀哩猪啊,新鲜的!(对先)爷们儿,打两斤猪肉吧!

先 :不买!去去去!你们这都什么啊!当这儿农贸市场呢!没看见演出呢吗?去去去!一边儿凉快去!(将三人赶下)诸位,不好意思,咱们接着说。话说这刘备啊,乃是中山靖王之后,生得一副帝王之相,是虎步龙形!

刘 :诶诶诶,我就是刘备啊。

关 :在下关羽!.

张 :俺是张飞

先 :(吃惊)诸位,我这都说了半辈子评书了,还是第一次知道刘、关、张这模样呢!(转对三人)呦,是三位好汉呐!久仰久仰!

刘关张 :客气客气。

先 :三位不是在东汉时候么?怎么跑这儿做起买卖来了?

刘 :先生有所不知啊。单位政策搞活,我这老科长,居然被新来的小伙子阿斗给挤掉了!

关 :厂里优化组合,我这技术员,也下岗了。

 张 :俺更别提了,俺原来是那肉联厂看仓库哩。有一次发现仓库里有一口病猪,俺就把病猪扔出去了。谁知让厂长看见了,他给病猪拖回来,把俺给扔出去了!

   先 :嘿——这不倒霉催的嘛!那,三位,眼下生意如何啊?

   刘关张 :生意?唉!

   刘 :(取调《最近比较烦》,唱)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总觉得日子过得有一些极端。皮鞋的质量实在太烂,别人买走刚一穿就要退款!唉!

   关 :(取调《最近比较烦》,唱)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一车大米还没有换走一半。城里人个个,精明能干,就不见他们来买米做饭。唉!

   张 :(取调《最近比较烦》,唱)我最近比较烦,比你烦,也比你烦!总觉得钞票一天比一天难赚。同行们都像这样感叹

   先、刘、关 : 怎么说?

   张 :想一天卖一口猪,是越来越难!.

   刘、关、张 : 唉,难啊!

   先 :现在个体生意是难做,三位何不合伙做家企业?俗话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嘛。

   刘 :怎么没做过啊!我们兄弟以前合伙开了一家“桃园实业有限公司”,开始的时候生意挺红火。但后来从北方来了个恶人,叫,叫什么曹操,嗬——(聚了口唾沫)呸!仗着他表姑妈的小舅子的大侄女的干爹的外甥的邻居大哥,是个什么什么局长,贷款500万,开了家孟德集团,把我们的生意全给抢跑了,现在,我们连水电费都交不起了,只好从仓库里找些积压品出来单干了。

   张 :诶——俺这可不是积压品啊!俺这是今个早起刚杀哩猪!新鲜哩!

   关(把张拖开):行行,你就别添乱了!

   先 :这市场经济,竞争也是在所难免的嘛。

   张(挣脱关):竞争?那曹操集团有钱有势,俺咋能竞争过他?

   刘 :先生,(取调《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唱)曹操那厮真是坏,作生意,耍无赖,我们的客户都被他拉开,见了我们都不理不睬!破产老板的悲哀,说出来,谁明白,求求你抛个硬币过来,给点钱,让我吃点菜——哎——哎——哎——(语调急转直下,突然哭起来)哎——呜呜呜——咿——呜呜呜呜

   先 :使君莫哭,使君莫哭!(对观众)这刘备,就是爱哭!

&


nbsp;  关 :先生有所不知,我大哥他,他,他他他,他心太软呐!(取调《心太软》,唱)他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他无怨无悔地爱着这个厂,我知道他根本没那么坚强。(对刘)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债务都自己扛。作生意看似简单,赚钱太难。你我大家,都需要锻炼。

   刘(扑到关怀里大哭):啊——二弟!

   关(抱住刘,哭):大哥!

   张 :诶我说这位先生,我看你能在这演出,肯定不简单,你看俺们仨人都沦落到这德行了,你给俺想个法中不中?要是你哩办法管用,看见没有,这猪下水,随便你挑!

   先 :(冲观众)嘿!这位,一看就知道是好汉!得,就冲他这几副猪下水,我也得给他们出个好主意。(转对三人)诶,我说三位好汉呐。在下有一愚见,不知三位愿听否?

   刘 :先生请讲!

   先 :我看呐,你们其实就是缺一个销售经理,现在这年头,老板就应该抓全面,那些琐碎的事情就都交给他。你们坐享其成,岂不痛快?

   刘 :先生果然高见!

   关 :我们这就准备招聘去!.

   刘、关、张(退台)

   张(慌忙跑回来):嘿嘿!先生,你这法儿要是中,我送你两副上等哩猪下水!走了啊!(追刘、关二人而去)

   先(追张)诶,我们家三口人呢!拿三副啊!


第二幕


 (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旁边一.个木牌,上贴招聘启示)

   张 :这招聘启示都贴出去一个多月了,来的人是不少,可是没有一个中用的。他们两个都累得扛不住了,今儿个,我盯班!(走到桌边,边吆喝边坐下)诶——开始招聘了啊!还有口气儿哩都给我上来!

   诸葛(身着博士服,戴博士帽,架一副黑框眼镜,手执文凭。边唱边上场,取调《霸王别姬》)我——站在,猎猎风中,恨不能,当上国家总统!望——苍天,四方云动,文凭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我——站在,猎猎风中,恨不能,当上国家总统!望——苍天,四方云动,文凭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语调急转直下)人世间,有工作万种,为什么,我就没有人用?学校说,包分配你在家等,两年了,我已口袋空空——(对张)我心中,你最重!请你快,把我用!我会组织生产,又会管理经营。(对观众)谁用我,谁就红!我保他,当大亨!如果你想称雄,就来雇我卧龙!(单膝跪地,扮“思考者”形象)

   张 :吔?你是个弄啥哩呀?

   诸葛(扶扶眼镜)你,你是老板吗?

   张(第一次被称呼为“老板”,不太适应)啊?啊,对,对,俺是老板!(喜笑颜开)

   诸葛(跑过去扑向张,跪下):老板,你可怜可怜我吧!

   张(被吓了一跳,继而缓过神来)啥?你想要饭?没门儿!赶紧走!赶紧走!

   诸葛 :噢,不,老板,你误会了!我,我是来应聘的。你看,这是我的文凭。

   张(倒拿文凭,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审视)啊,我看看啊。嗯,哦。这个……

   诸葛 :老板,你,你拿倒了!

   张 :啊?哼,俺,俺打小就是这么看的!

   诸葛 :啊呦~~那,你可真厉害哦!

   张 :那是!诶,别光说我了。说说你吧。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诸葛:我叫诸——葛亮,字孔明……

   张 :那你都会弄啥啊?

   诸葛(来了精神):我会的可太多的!我会排兵布阵!

   张 :那没有用!俺现在又不打仗了!

   诸葛 :我会呼风唤雨!

   张 :呦呵,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妖怪啊!

 


诸葛 :这,这,对了!我还会运用智谋!

   张(大喜):你会运用智谋?

   诸葛(终于有门儿了,高兴)对!对!

   张(一脸茫然):啥是智谋?.

   诸葛(差点儿没死过去)咳!(咂舌头)这个,举个例子来说吧。享当年,我在博望坡一把大火,烧得曹军丢盔弃甲(从兜里掏出打火机,边唱边扭,像抽筋似的,并且极度自我陶醉)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又使劲扭屁股)燃烧了我!

   张(不耐烦地):中了!中了!别给那儿瞎哆嗦了!跟那发瘟哩猪样哩!

   诸葛 :你!你怎么骂人啊你!

   张 :我骂你又咋了?我是个杀猪哩,就是这脾气!对了!你一说猪,我又来灵感了。我问问你啊!啥样哩猪是病猪,不能再吃了?

   诸葛 :这,这,我又不是杀猪的,我怎么知道!

   张 :你连啥是病猪都不知道,你还知道啥!

   诸葛 :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不知道?我可是大名鼎鼎的诸葛亮!诸葛亮你没听说过吗?

   张 :啥猪哥亮狗哥亮的!我都杀了一辈子猪了,还从没听说过哪头猪,他哥,会亮哩!

   诸葛 :这,这(气急败坏的,指着张)这,这种人也配当老板!

   张 :啥?你说啥?找打!(一脚把诸葛亮踹了个跟斗)

   诸葛 :哎呦!我的妈呦!(从兜里又掏出一面镜子)我的发型都乱了!

   张 :诶?还不走?找打!

   诸葛(见势不妙,急走)

   张(揪住诸葛的领子,又是一脚)我再帮你一脚,跑得快点儿!

   诸葛(连滚带爬地下场)

   张(坐回椅子上):啥东西,也来捣乱!

   刘、关(二人着急慌忙地跑上场)

   刘 :贤弟!贤弟!今天可有一位自称诸葛孔明的人前来应聘?

   张 :你说那个猪哥亮啊?

   关 :对对!

   张 :让我两脚给踹跑了!

   关 :你!.

   张 :我咋了?他连啥是病猪都不知道,我要他弄啥!

   关 :猪!猪!你就知道猪!你当猪去吧你!

   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挠头):猪咋了?

   刘 :贤弟有所不知,我有一位故人名叫徐庶徐元直,向我介绍此人。徐公慧眼识人,孔明,乃真英才也!

   张 :(像小孩子办错事似的)那,那咋办?

   关 :既然孔明已走,我们只好改日再去请他。

   刘 :唉!那也只好如此!


第三幕


 先(跑上场):诸位诸位!您瞧瞧!我这评书全被那三位给搅黄了。今天又非拉我去请什么诸葛亮。诶,(对身后)你们说,这诸葛亮到底在哪啊?

   关 :听说,他在足球场门口卖馍。

   刘 :那我们赶快去找他!

   (走了一段)

   张 :诶,你们看!他在那儿!

   诸葛(系着围裙,推辆三轮车,后面装了一车馒头):热馍!热馍!博士牌热馍!两毛五一个!诶?球赛散场了!我上!(取两个馒头在手,跑上几步,取调98’世界杯主题曲《生命之杯》,舞步效仿瑞奇·马丁)看起来白,摸起来热,请你猜猜,这是什么。既能观赏,又能解饿,还犹豫什么,快来买馍。球迷朋友们,大家快过来吧。请你快来,买我的热馍,买我的白馍!球赛很精彩,你们也都饿坏,那就快来,买我的热馍,买我的白馍!(双手


高举,左右摇摆)馍!馍!馍!两毛五一个。馍!馍!馍!正宗的白面馍!馍!馍!馍!两毛五一个。馍!馍!馍!快来买——馍!

   刘、关、张、先(鼓掌,学戏迷喝彩样):好!

   诸葛(吓了一跳)

   张 :诶,我说那个猪啊!

   诸葛(抬头看见张,转头就跑)

   张(追上诸葛,呲着牙笑)哈哈哈哈,我说那个诸葛亮先生啊!

   诸葛 :你,你,你要干什么!

   张 :别害怕!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已经被俺们桃园公司正式录用了!

   诸葛(喜出望外)真的?

   刘 :是的先生,请受小子一拜!(一躬到地)

   诸葛(急忙搀扶):使不得!使不得!(认出是刘,喜极而晕倒)啊!

   刘、关、张、先(急忙扶住诸葛)

   诸葛 :主公,原来是你!

   刘 :是啊!军师!没想到,一散两千年,我们还能重聚!

   诸葛 :主公!

   刘 :军师!.

   张 :啊哈哈哈哈,原来是军师啊!(拍诸葛肩膀,诸葛差点倒地)这两千年不见,你都张这么高了!哈哈哈哈!

   诸葛(已经屏除了一切恐惧心理,白了张一眼):这是三将军吧?你看看你,现在变得白白胖胖,跟个老太太似的,我都认不出来了!哈哈!(转对先,扶扶眼镜)这位,想必就是云长了?

   关 :关羽在这儿。

   先 :瞧这家伙这眼神儿!

   关 :军师,当年我悔不该在华容道放走曹操啊!

   诸葛 :不要紧!大家看!(从兜里掏出一大沓文件类的纸张)这就我收集的曹操走私、行贿、偷税、漏税的证据!就凭这些,就能判他八——百年!

   张(学诸葛):八——百年!那他还混个屁啊!

   大家 :哈哈!

   刘 :走!我们现在就告他去!

   关、张、先、诸葛 :走!

   诸葛(急忙跑回,推他的三轮车)

   张(追回来):先生先生,你干啥啊?

   诸葛 :我的馍还没卖完呢。

   张 :咳!不要了!(拉着诸葛亮下)

   诸葛(被张拖着,拉着车)馍!馍!馍!两毛五一个。

(全剧终)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4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