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对口相声!搞笑的相声剧本《招牌之六必居》

2016-11-10 19:4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甲:北京有好多老字号。

 乙:是。

 甲:我就喜欢老字号,

 乙:噢?

 甲:为什么呢? 

乙:为什么?

 甲:因为它老。 

乙:这不废话吗,老字号老字号可不老呗,不老能叫老字号?

 甲:过去有那么句话:“头顶马聚源,脚踩内联升,身穿八大祥,腰缠四大恒。”

 乙:有这句。

 甲:说的是上讲究的这主儿,那一身儿,得是那响当当的招牌字号。

 乙:噢?

 甲:你看你这个,

 乙:啊?

 甲:你要是,头顶着马聚源,藏牦牛尾的瓜皮帽子。

 乙:哦。 

甲:足蹬内联升,32层厚底儿朝靴,

 乙:也叫千层底儿。

 甲:你再来套瑞蚨祥,苏杭织锦团花儿手绣的蟒袍裤褂儿。

 乙:啊这?

 甲:这儿是四大恒的金翠珠宝,腰缠、项挂,耳坠、指绰,手铐、脚镣。

 乙:哦这?把我给逮起来啦?

 甲:逮了干什么,一身金光灿灿,这才显得有身份。

 乙:哦,戴着手铐脚镣的,这还有身份了。

 甲:可不呗,走街上,谁都得回过头来,多看上你几眼。

 乙:是,拿我当兵马俑了。

 甲:有身价。

 乙:可不有身价吗,古董多值钱呀。 

甲:你要是挂个招牌找对像,

 乙:找对像有挂招牌的吗? 

甲:怎么没有,紫竹院公园儿征婚角,举着纸片儿的那些?

 乙:他还真能找着这地方。 

甲:你要是征婚,登门相亲那美女,乌泱乌泱的,就跟苍蝇是的轰都轰不走。

 乙:当我是臭肉了。 

甲:怎么呢?肯定有房有车,随便摘下来一件儿,就能换上百八十套的,

 乙:房子?

 甲:煎饼果子。

 乙:咳!那没用。

 甲:所以说,咱们得重视这些个招牌字号。

 乙:那是得重视。

 甲:这些个字号里,你都喜欢哪个?

 乙:这个,要说了,都喜欢。

 甲:也是啊,不好区分。

 乙:可不。 

甲:你不能说光喜欢戴瓜皮帽子,不喜欢穿裤子。 

乙:你才不喜欢穿裤子呢?!一转眼骂开人了。

 甲:不是,我意思是说,马聚源、瑞蚨祥,都好,各有所长,用的地方儿不一样。

 乙:这还差不多。哎,我问问你,你是不是也不喜欢穿……

 甲:我喜欢穿戴齐整了。 

乙:他还真能堵我。 

甲:可不呗,一张嘴儿就知道你流什么坏水儿。

 乙:我是想问问,你对这些个老字号,有没有特别的钟爱?

 甲:这个,还真有。我最喜欢六必居。 

乙:噢?那您一定是不好打扮只好美味儿的主儿?

 甲:那错不了,尤其是六必居那稀黄酱,稀溜儿溜儿,色浓浓,醇酽酽,香喷儿喷儿,

 乙:是。 

甲:太好了,我能拿它当酸梅汤喝!

 乙:啊?也不怕变燕么虎儿。

 甲:这儿说到六必居了, 

乙:诶。

 甲:怎么个来历知道吗? 

乙:你给说说。

 甲:这得先说说山西临汾的三位仁兄,

 乙:噢?

 甲:赵存仁、赵存义、赵存礼。

 乙:仁、义、礼。 

甲:嗨,他老妈,可惜了的。 

乙:怎么呢? 

甲:怎么这么命苦啊,……唏唏唏,那俩兄弟要是还活着,……呜呜呜,

 乙:你哭个什么呀?谁死啦?那又不是你祖宗。

 甲:有个原因。 

乙:什么原因?

 甲:孔子说仁,说义,说礼;孟子引智;董氏添信,这才成了:“仁、义、礼、智、信。”正所谓:“儒家五常”

。 乙:那错不了。

 甲:合起来这可就是个圣人。所以说,缺俩没聚全,只好开个小卖买,我都替他们可惜。

 乙:别可惜了,圣人当不好,害人不老少。还是当个老百姓问心无愧。

 甲:你倒想得开啊?

 乙:可不就这道理吗。

 甲:兄弟三人,明朝嘉靖年间来到北京,

 乙:那时候儿的北漂儿。

 甲:开设了一家店铺,专卖“柴、米、油、盐、酱、醋。” 

乙:噢。

 甲:老话儿说得好:“开门七件事儿,柴、米、油、盐、酱、醋、茶。”

 乙:是这话。 

甲:这叫生活必需,单单缺了个“茶”。

 乙:这是为什么呢。 

甲:因为这是军车,不让查。

 乙:咳!又拐哪儿去了,说正经的。 

甲:因为这个“茶”,品的是清香,喝的是滋味, 

乙:哦?

 甲:你跟酱醋摆一块儿,串味儿。 

乙:那就不能喝了。

 甲:所以说只卖六样儿,这叫“六必”。 

乙:诶。

 甲:这是山西人开的。你像全聚得, 

乙:哦?

 甲:冀县人开的。瑞蚨祥, 

乙:哦?

 甲:济南章丘人开的。内联升,

 乙:哦? 

甲:天津武清人开的。马聚源,

 乙:哦? 

甲:直隶马桥人开的。四大恒,

 乙:哦,九城公安局开的。

 甲:嗯~~? 

乙:废话你那儿手烤脚镣的锁着我。

 甲:别开玩笑,人家那老掌柜的不姓公,

 乙:姓母? 

甲:人家那姓董,祖籍浙江慈溪人。

 乙:哦,这我才明白,他懂的就是锁人。

 甲:想当年外阜人,给这诺大的北京城留下了多少铁杆儿名牌儿老字号!

 乙:可不是,人家勤劳。 

甲:现如今这些个北漂,也指不定给将来创出何种恢宏大气金招牌。

 乙:那错不了

甲:咱这话还得说回来,这些个呢,跟“六必居”,还真比不了

 乙:怎么呢?

 甲:这些个都是大清时候开的

 乙:对,“六必居”是明朝的字号。

 甲:所以说,有朝一日这赵氏三雄要是见了这些家的老掌柜的,

 乙:啊? 

甲:那得叫上一声:“孙子(zei音)”!

 乙:还挺脆生。 

甲:辈儿在那儿摆着呢,“孙子”!

 乙:你上瘾了是怎么着?

 甲:“孙子”! 

乙:哎哎哎,别冲着我。

 甲:他们就得回上一声儿……

 乙:叫啊。

 甲:该你了。

 乙:去,充大辈儿占便宜来了。

 甲:他还不上当。 

乙:北京人要都像你这样儿,可不名字号都让外阜人开了吗。

 甲:诶,你这话还真有道理,居高临下的心态还真是创业的大忌。

 乙:才明白。 

甲:其实最早的时候,赵氏这买卖,叫“升源号”。

 乙:噢?

 甲:早年也只有两间门脸儿,

 乙:哦。

 甲:怎么发的呢?经营得好,

 乙:哦。 

甲:扩大成了四间,还把房后的广大地面儿都盘下来,做了后厂。

 乙:诶,这叫“前店后厂”。 

甲:前边儿这是“柴米油盐酱醋”,招待着,“呀喝,来啦啊?来点儿什么?”“买柴!”“几百斤?”“二两!” 

乙:有买二两的吗?怎么烧这个?

 甲:““我养那蛐儿蛐儿过世了。曾经生命一条,咱得大办一场,风光风光,火葬,火葬!呜呜呜呜……” 

乙:咳!这还哭上了。小动物还讲什么排场。 

甲:人有钱嘛,你管呢。

 乙:闲得没事儿了,八旗子弟。

 甲:这又来了啊,“掌柜的早啊?”“哟,王老太爷,你这是?”“你那稀黄酱再给我来二百斤。”“我说王老太爷,您就别拿那个当酸梅汤喝啦。” 

乙:嘿好,这位跟你一样。 

甲:好这口儿吗!

 乙:没听说过。

 甲:这是前边儿,卖货。 

乙:他这主顾都稀奇。 

甲:后边儿干什么?后边生产, 

乙:对。 

甲:每天能整出七八个大白胖小子,十来个千斤丫头儿。

 乙:改妇产医院了是怎么着?

 甲:生产嘛?! 

乙:哪儿来的白胖小子千斤丫头儿?后边儿那是作坊,生产腌制货品的。

 甲:对,你这个对。人家这个“六必居”,你要说改朝换代多少次, 

乙:可不。

 甲:明、清、义和团,八国联军、北洋军阀,日本鬼子、国民党,再到现在,可经历了不少了。

 乙:是。 

甲:多少的风风雨雨,470年走到今天,凭的就是货真价实,诚信无欺。

 乙:这对。

 甲:首先一个用料先就讲究。

 乙:哦?

 甲:白面,只用京西涞水的。 

乙:噢? 甲:怎么呢?粘性大,筋斗。

 乙:是。

 甲:黄豆,只用河北丰润马驹桥的,

 乙:哦。

 甲:饱满,金黄,油性大,没有转基因。 

乙:啊这?是没有。

 甲:烧那柴,只砍花果儿山的。

 乙:嗯~?

 甲:沾着仙气儿的。 

乙:猴儿啊?好么,雇孙悟空给他看山来了。

 甲:反正是正宗好料,才出这好货。

 乙:别指我。

 甲:料来了,先要把豆子泡透蒸熟,拌面碾压,入模垫布,足踏脚踩,这得十天半个月。再拉成条儿,剁成块,码上架,封好席,捂的严严实实的让它发酵。

 乙:还真够麻烦的。 

甲:历经了十三八二十一天,

 乙:嗯~?

 甲:怎么着?

 乙:那叫三七二十一天。

 甲:噢,你那是乘法,我按加法来的。

 乙:咳!三八你那骂人了,说大家都懂的那个。

 甲:反正得二十一天,这事这才算成了。

 乙:噢?

 甲:腌个疙瘩头、酱黄瓜、八宝菜的,也是这样,精剖细制,费尽周折,道道工序,丝毫不得马虎。

 乙:瞧瞧人家这个。

 甲:什么叫质量?你一闻那味儿就知道了。熏熏欲醉,让我想起了清凉可口的酸梅汤。 

乙:咳!这都落下病了。

 甲:就凭这个,买卖做的是越来越红火。

 乙:嚯,这还打开一片天地了?

 甲:可有那么一句话,“人心没尽”。

 乙:这还要干什么

? 甲:还想大,四间门脸儿咱能不能扩成八间?再开分号?

 甲:喜欢这铺面里的稀黄酱,拿这当酸梅汤喝。

 乙:啊,这奸贼跟你一样。 

甲:瞧他嘬死的这个样, 

乙:可不呗。 

甲:想当年敢说这么一句,当时就咔嚓!

 乙:这是?

 甲:喷出一腔狗血。

 乙:你才狗呢。

 甲:可不呗。那可是当朝的首辅,只在一人之下。

 乙:哦,那是惹不起。

 甲:老掌柜的想了,“要是能让严大人给提上个字?”

 乙:怎么想起这个来了? 

甲:先说两件事儿,你就知道了, 

乙:哦。 

甲:到过山海关吗? 

乙:到过。 

甲:你往东转,镇东门层楼之上,重檐歇山顶下,挂巨匾,上书三个大字!

 乙:哪三个字? 甲:“天下第一关”!

 乙:哦!这是三个大字吗? 

甲:几个 

:五个!不识数儿啊?。

 甲:对,五个。就这五个大字,苍劲宏厚,严嵩的手笔! 

乙:噢?

 甲:山海关什么地方儿?

 乙:哦?

 甲:北接燕山,南执渤海,东藏关外虎狼铁骑,西接昌明隆盛神邦。

 乙:是。 

甲:谁不垂涎这衣锦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呀?

 乙:三千年打仗可不都为了这个吗。

 甲:就这不大的一块地方平坦无阻,正适合铁蹄驰骋。

 乙:是。 

甲:时不时的一到秋冬,乌腾腾的杀气,雄壮壮的战马,真奔向西。 

乙:这就入侵了。 

甲:开春儿了,白花花的银子,娇艳艳的姑娘,扭捏捏行来。

 乙:你就别扭搭了。 

甲:走得慢嘛,重车满驮的。你扛上个二奶能走快了吗?

 乙:我不扛那玩艺儿。 

甲:所以说洪武大将徐达徐天德,在此筑城建卫屯兵设守。

 乙:对,防外患的。

 甲:城筑的好,可称得上是:“雄关锁隘,华夏巨镇。”

 乙:噢?

 甲:关城8里,城高九丈,青砖包砌,霸气威严。 

乙:嚯!

 甲:提这字难了,你得山、城、形、势,浑然一体。“天下第一关”这三个字, 

乙:还是不识数儿。 

甲:几个字儿? 

乙:五个字儿。

 甲:这五个字儿,正配得上这雄关巨镇的恢宏。

 乙:噢,这就是严嵩写的?

 甲:再提一处, 

乙:哦。

 甲:这北京城,明清设顺天府管辖,

 乙:是。 

甲:内有贡院一座,乃明永乐十三年所建,

 乙:六百年前了?

 甲:干什么的?三年一会试,开科选贤,这是为皇上贡奉将相人才的地方儿,所以称为“贡”。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4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