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讲故事了!搞笑的小品剧本《雷雨新编》

2016-11-16 18:0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画外音:大家晚上好,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雷雨的故事。我们的主人公周朴园是一位有为青年,但难免古板迂腐,他的妻子鲁侍萍已经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周萍,并且又怀上了第二个孩子,即以后的鲁大海。在这么一个雷雨之夜,我们的故事上演了——周朴园:侍萍,打雷下雨的,我们出来干嘛啊?萍儿自己在家你不担心吗?

鲁侍萍:你这人怎么也一点儿也不懂浪漫!你不觉得这样很浪漫吗?

周朴园:说实话,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像落汤小鸡似的,浪漫是不好办了,狼狈倒挺合适的。

鲁侍萍:(作生气状,旋即转为回味状)朴园,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是很有情调的啊!

周朴园:没办法啊。学习、工作压力大啊!人常说,七年之痒,我们都老夫老妻了,整那干吗?回家我给你煮面条去吧!

鲁侍萍:我不要。我问你,这缠绵悱恻的雨丝像什么?你给我说!

周朴园:……

画外音:我都等不及了,我们的头号反面人物,人称少妇杀手的鲁贵终于登场了。

鲁贵:(潇洒的)丝丝春雨轻似梦,淡淡花香了红尘啊!

周朴园/鲁侍萍:咦?!

鲁贵:这位年轻漂亮的小姐和这位沧桑的老者在探讨什么问题啊?

鲁侍萍:我原来依然年轻!

周朴园:我有那么老吗? 

鲁侍萍:先生在哪高就啊?

鲁贵:我叫随风,风到哪,我就到哪,多浪漫啊!值此细雨飘香之际,小妹是否有意与我去那星海广场吹吹海风,喝喝小酒,数数海鸥呢?

鲁侍萍:好啊,好啊,荣幸之至!

鲁贵:我的靓妹!

鲁侍萍:我的帅哥!

周朴园:我的天啊!

(鲁贵和鲁侍萍挽手欲下,周朴园急拦)

周朴园:等等,小伙子,她是我老婆啊……

鲁贵:(打断他)老人家,她是你老婆?谁信啊?您悠着点,年纪大了,天气不好就别出来转悠了。

(鲁贵和鲁侍萍又欲下)

周朴园:(哀求的)侍萍,萍儿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鲁侍萍:(顿悟的)对啊,我差点儿忘了。你要尽一个父亲的责任,要好好照顾他啊!(转身欲下)

周朴园:等一下!事到如今,你听我唱最后一首歌,如果你还不回心转意的话,我就认命了!

(鲁侍萍征求鲁贵的意见,鲁贵点点头)

鲁侍萍:那你唱吧!

周朴园:安妮,我不能没有你,安妮,我不能失去你——鲁侍萍:(作“停”的手势)对不起,我叫鲁侍萍,OK?你找你的安妮去吧!(向鲁贵)我们走,哼~(周朴园追,被画外音拦住)

画外音:行了,行了,你追不回来了。女人要是变了心,就没办法了!

周朴园:我不甘心啊!

画外音:你死心就行了!

画外音:20年以后,周朴园与比他小20岁的繁漪结合了。他们也经历了一个雷雨之夜。

周朴园:繁漪,我看你愁云密布,有什么心事吗?

繁漪:我在想,尽管爱情没有国界,也没有年龄障碍,但我们的年纪差得也太多了吧?

周朴园:哎,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你不知道想我这样的50岁上下的男人,才是男人中的极品吗?

繁漪:或许吧。但我总觉得你爱的人不是我。

周朴园:(向观众)难道她知道我还爱着我的侍萍?(转向繁漪)我不爱你,难道爱我自己?

繁漪:那如果我不爱你呢?

周朴园:那不要紧。你知道,20年前,我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婚姻,从那时候起,我就苦练跆拳道,如果有人对不起我,哼哼,肯定没有好下场!

繁漪:(作担心苦思状)啊~(周朴园的手机响起)

周朴园:(接电话)我接个电话,你先走。

(周朴园走向画外音)

周朴园:我们正演戏呢,你干嘛啊?

画外音:你先过来看会儿,你过去就没有好戏看了。

(周萍上,与繁漪巧遇)

周萍:哎,繁漪!逛街呢?

繁漪:(惊喜的)是呀!你也逛街呢?(扭捏的)好巧啊。

周萍:(扭捏的)是好巧啊!

(俩人欲言又止,尴尬中)

繁漪:(鼓起勇气)萍,你没什么事儿吗?

周萍:(欲说还休)没什么事儿……

繁漪:(鼓励的)萍,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

周萍:(不好意思的)还是算了吧……(下)

(繁漪也只好下,两人一步三回头。突然,周萍冲回来)

周萍:(下决心的)繁漪,我真说了!

繁漪:(期待的)萍,你

说吧!

周萍:我还是不敢!!

繁漪:(失望,故作生气状)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周萍:(鼓起勇气)繁漪,我爱你,跟我走吧,离开那个老怪物吧!

(此时,周朴园紧张的看着事态的发展,几度想冲上去制止,但被画外音拦住)

繁漪:(激动的)萍,你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得多苦吗?可是,我不能……

周萍:为什么啊?!

繁漪:你爸,他,不会放过我们的!

周萍:(壮烈的)繁漪,不用怕!我们这就找他去!中国功夫对跆拳道,谁怕谁?!

繁漪:(感动的)萍!

周萍:繁漪!(执起繁漪的手)我们走!

(周朴园挣脱画外音,冲上。周萍和繁漪大惊失色)

周萍:(颤抖的)爸~~你怎么来了?这也太戏剧化了吧?

周朴园:(努力控制自己)我再不来,不就要出事了吗!

周萍:是啊,是啊。(欲下)

繁漪:(悲愤的)萍,你真让我失望!你不说,我说!朴园,我知道你并不爱我,你也应该知道,我也不爱你。我是年幼无知,一不小心进了你的圈套。现在,我和萍相爱了,我们要在一起!

周朴园:(点点头)我了解。但,你问问他敢吗?

繁漪:萍,你说啊!

周萍:我——不敢。(欲下)

繁漪:你给我站住!

(繁漪和周萍各站舞台一边,风起,两人表情极酷)

周萍:或许我不该来。

繁漪:你现在明白已经太晚了。

周萍:留下点回忆好不好?

繁漪:我不要。要留下就留下你的人。(痛下决心的)好,我让你走,但在你走之前必须亲我一下!

周萍:哼,我好歹也是社会名流周朴园的长子,你让我亲,我就亲,那我的形象岂不全毁了?

繁漪:你不敢亲我,是因为你还喜欢我——画外音:(打断)别磨叽了,快亲吧!

(周萍亦步亦趋的走近,两人刚执起手,周朴园大声把周萍喝退)

周朴园:你给我滚!!

繁漪:(欲追)萍——周朴园:(把繁漪拦住)算了,繁漪。这样懦弱的男人哪里值得你爱啊?(向台下)此时此刻,我只想说一句话,作父亲的感觉,真好!(揽着繁漪,极有成就感)走了,在你还没有找到你那理想的伴侣之前,先在我的怀里委屈一下吧。

(繁漪哭哭啼啼,两人下)

画外音:周萍失魂落魄,碰上了二号反面人物——鲁大海。

鲁大海:吆,这不是周家大公子吗?

周萍:(萎靡的)是,您是——鲁大海:我叫鲁大海,您贵人多忘事,我们以前很熟的,今儿,您这是怎么了?气色不大好啊!

周萍:唉,说来话长,不说也罢。

鲁大海:别啊,你要把我当兄弟看,你就和我说,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儿。

周萍:(升起一丝希望)真的?

鲁大海:是啊,来来来,快说吧!

(周萍和鲁大海交谈一番)

鲁大海:就这点儿事啊,好办,来来来。(与周萍耳语)

周萍:(疑惑的)这行吗?

鲁大海:你想不想和繁漪在一起?

周萍:想。

鲁大海:想就这么办,没别的好办法。

周萍:(下决心的)那好吧,不过你可别伤害我爸!

鲁大海:好好,你就放心吧。(扯着周萍下)

(鲁大海用手枪指着周萍上)

鲁大海:就这样,把你爸叫出来,我趁机控制住他,你就可以和他谈条件了。快叫!

周萍:(装作颤抖的)爸……救命啊……

(周朴园和繁漪急上)

周朴园:(焦急的)怎么回事?(指着鲁大海)你想怎么样?

繁漪:(比周朴园还急)萍!!

鲁大海:(狰狞的)哼哼,想要你儿子的命,就把钱交出来!

周萍:(不解的)不对啊!你没说要钱啊!

鲁大海:你真够笨的!我们素昧平生,我干吗帮你!我是骗取你的信任,来你家搞钱的!我爸是道上赫赫有名的少妇杀手鲁贵!他老人家一会儿就到!识相的,快把钱交出来,不识相,我打死你们,自己找钱!

周朴园:萍儿,你真是太单纯了!(指着鲁大海)你放了我儿子,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周萍挣脱鲁大海,两人争夺手枪,枪走火了,打中冲上来的周朴园)

周朴园:啊……(躺倒在地)

周萍:爸——繁漪:朴园——鲁大海:(吃惊的)这不怪我啊。(自言自语)咦,怎么假枪也能打死人呢?

周萍:(怒向鲁大海)你打死了我爸!!

鲁大海:(恐惧,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别激动,呃,冷静一下,呃,对,你按照这个思路来想,你爸死了,繁漪谁来照顾呢?你呀!你不就有理由和她在一起了吗?谁会阻挠你

呢?你应该谢谢我啊!

周萍:(频频点头)对对,谢谢啊!

(周萍和繁漪向鲁大海致谢,周朴园突然坐起来)

周朴园:(愤怒的)等等!我还没死呢!

(众人大惊)

周萍:(向鲁大海)他还没死,怎么办啊?

鲁大海:(强作镇定状)不要急,先等等!

周萍/繁漪:噢。(两人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周朴园)

周朴园:(挣扎着)我要立遗嘱,我要立遗嘱……

(众人听而不闻,置之不理)

周朴园:(叹息)可怜我的遗产,怎么分啊?

(众人马上围上,脸上满是关切)

周朴园:(脸上浮现胜利的微笑,旋即消失)我不行了,(向繁漪)繁漪,你还年轻。尽管我很让你难忘,(期望的)你也很爱我,(豪迈的)但是,你还是忘了我吧!追逐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4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