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陕西方言小品!搞笑的小品剧本《爱上贼》

2016-11-18 19:23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淡淡的月光下尽显一堆拥挤的民居。一片漆黑。

寂静。唯见一只野猫从屋顶掠过。


房东家。全院皆黑。晨。

李伟依旧西装革履,匆匆忙忙地从陡峭的楼梯上一跳一跳地下来。至一楼,李伟轻轻朝横梁上拌了下舌头,随着“啪”的一声轻响,黑暗的楼门口散射出微弱的光。光下,门口小屋墙上的钟表指着6点14分。李伟小心翼翼地拉开铁门门闩,拧开锁,后脚刚迈出半米有余的门槛就转身拉紧小铁门。楼门口昏暗的声控灯也随之熄了。


房东家。全院皆黑。凌晨。

铁门的小铁窗从外面打开了,一只手伸了近来,熟练地探到锁的位置,轻轻打开小铁门,刚一进门便又锁了小铁窗,推上铁门闩。又是舌头一拌,昏暗的灯光下,钟表显示2点28分。李伟不以为然,摇摇头拖着疲惫的身子挪向3楼中间的小屋。

(远镜头)李伟上楼,开门,进屋。李伟屋里的灯亮了一分钟左右,又熄了。接着便没了动劲。

(这便是李伟的工作。没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中午。院子。水房边。

三楼李伟的邻居杨嫂在揉搓着衣服,瘦弱的身子在穿了冬衣也不曾见得有人说她胖。

臃肿的房东太太的体形足以占据杨嫂两个身子。她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个庞然大物。

房东太太嗑着瓜子说:“哎,住你隔壁那人是弄啥的?”

杨嫂:“这娃都来了一个月了,我连个人都没见过,不知道是干啥的。”说罢,将一刚拧干的床单放在另外一盆里。又在大铁盆里捞了半天,捞出一小裤头来洗。

房东太太突然想到昨天报纸上悬赏追缉杀人凶手的新闻,嗑瓜子的动作显然缓慢了许多,肥胖的脸中间夹着一双小眼睛,转个不停。

突然房东太太发神经似的将一把吃剩的瓜子狠狠地扔在地上、杨嫂的洗衣盆还有头发里,直冲自家屋里。

杨嫂委屈地用沾满洗衣粉沫子的手去捋头发里的瓜子,一手却仍不放下手里补了几回的裤头,一语不发。


房东家。客厅。

屋里的陈设显示了他们家富裕的景象。

房东女儿陈晴悠闲地吃着零食,躺在沙发上看着韩剧。房东似乎很关心时事,目不转睛的看着报纸。

房东太太使劲地把门甩上。房东和女儿不约而同地抬眼看着房东太太,似乎在等待什么指示。

房东太太一把打掉房东手中的报纸,怒道:“整天就知道看报纸,咱家住了个杀人犯,你知道不!”说罢,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整个沙发都陷了下去。

房东道:“大白天地犯啥病啊你。”瞥了眼房东太太,拾起报纸继续看。

陈晴坐了起来,放下零食,拍拍手,走到房东太太身后,轻轻的给房东太太揉起肩来,道:“妈,你可不要再乱想了啊。你忘了,杨阿姨他们刚搬来的时候,你还不是把人家男人给冤枉了不是。你看这会,人家见你就跟见了鬼一样。再说,这个世界上哪有像你说的坏人那么多呢。”

房东太太扭头对身后的陈晴说:“真是个瓜女子,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还不是为这个家着想,万一他不是个好人,那可咋办?”

陈晴笑道:“那万一他是个好人又咋办?”

房东太太不悦道:“牙尖嘴利,看把你父女俩这德行,一点防范心理都没有,早晚会吃亏。”说罢,拿去桌上陈晴刚放下的零食自己大口的吃了起来。

房东与陈晴互视一下,无奈地笑了。


陈晴卧室里。晚上。

陈晴躺在床上看着一本杂志。

房东房间传来一声瓷器砸在地板上的巨响,接踵而至的便是房东太太超高分贝的尖叫:“看这日子没法过了,那姓杨的女人都欠了两个月房租了你还不去要,你得是跟那女人有一腿呢。。。。。。”

陈晴闻声将书放在胸前,叹道:“唉,真受不了,咋又吵了呢?”

陈晴随手拿去放在床头的小狗熊,指着它的鼻子说:“还是你舒服啊,啥心也不用操。”陈晴突然停顿了瞬间,摇摇小狗熊道:“我问你个问题,你可要老实告诉我呀。你说,恩,你说那个神秘男的到底是弄啥的,整天神神秘秘的?咋了,你不说得是,不说我就不理你了,你个小坏蛋,我真不理你了啊,我要睡觉了。哼!”

陈晴将小狗熊放在床头边,关了灯,只顾睡了。


房东院里。深夜。(鸟瞰景)

房东太太粗鲁的骂声依然持续,至始至终房东都未曾开口。只见各楼层的声控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


杨嫂屋。深夜。

杨嫂正给从工地上回来的男人端来洗脚水,委屈道:“明个那怕偷呢抢呢都要把房租给交了,你听那婆娘的话多难听。”杨嫂放下了水坐在床边泪声道:“那婆娘的气我真是受够了。”

男人坐在床头,默默地只顾洗脚。


屋外。敲门声。深夜。

杨嫂忙起身问道:“谁呀,来了。

杨嫂开门见一西装革履的瘦男人。

李伟道:“嫂子,我是住隔壁的那人,我叫李伟。”

杨嫂忙招呼李伟进来,倒了热茶。“来,兄弟喝茶,你看这乱的,就坐床上吧。”

李伟忙谢过,坐在床边,对着正欲起身的男人道:“大哥,不急,你洗你的。”

男人道:“那多不好意思。”说罢,取了烟给李伟点上。

李伟道:“大哥,刚房东老婆的话我也都听见了,你俩就不用操心了,这200块钱你先拿上。”说罢从西服兜里取钱给男人。

男人和杨嫂齐起身道:“不行,不行,这不行。。。”

李伟起身抢言道:“大哥,嫂子,我也是出来打工的,知道都不容易,你看那婆娘的嘴脸,谁受的了,我知道你们最近也紧张,这算是借你的。”

男人在一旁狠狠地抽着烟,小小的脑袋彻底给烟雾遮盖住了。

杨嫂道:“兄弟,你真是个好人,你这份情我和你大哥心领了。”

李伟道:“行了,嫂子,这话不能这么说,你先拿上把房租一交,等有了再还我还不行吗?”说着把钱往男人手里塞。

男人道:“兄弟,那婆娘要是有你这好心肠那该有多好啊。这钱哥今天收了,以后肯定还你。”

杨嫂早已激动地说不出话了,男人紧紧握着李伟的手感动的直抖。李伟在男人握着手的瞬间“哎呦”了一声,男人和杨嫂顿时将目光锁定在了李伟的右手上,同时,男人松了双手,男人和杨嫂仔细地打量着李伟的右手。

杨嫂关切的问到李伟:“你的手咋了?没事吧?”

李伟吱吱唔唔半天才从口里崩出两个字:“扭了。”

杨嫂在男人肩上使劲地打了一下,不悦道:“你个死鬼,用那么大劲干啥,还不赶紧去给兄弟拿红花油。”

两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下子就像一家人一样,其乐融融。


院里。深夜。

各楼层中的声控灯随着房东太太的骂声减小至消失已经全部熄灭了。天空中圆月依然当照,却显的格外的明亮,星星也拨开乌云闪烁着,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舒畅。


院里。杨嫂正细心的洗菜。上午。

李伟依旧西装革履,至杨嫂面前道:“杨嫂洗菜呢?”

杨嫂道:“恩,你出去啊。”


房东屋门打开,陈晴出来,甩脚关门。

屋里传出房东太太的吼声:“死女子,你得是想把房拆了啊。”

陈晴不理,只顾在包里找着什么,抬头见李伟问道:“你也出去啊?”

李伟道:“恩,出去一下。”

陈晴:“我也出去,你去哪?”

李伟吱吱唔晤:“去超市买点东西,就是些日常用品。”

陈晴喜道:“正好我也是,咱们一起好了。走吧。”

李伟:“这。。。这。。。我。。。”

陈晴道:“好了好了,这个那个啥呢,走吧,正好帮我搬袋面回来,要不就不够意思啊你!”陈晴出门。

李伟无奈跟着陈晴出门。墙上的钟表正好10点30分。


门外。胡同路上。

陈晴:“没事说点啥。”

李伟:“随便。”

陈晴:“你住我屋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是弄啥的呢?”

李伟:“这个,能不能不回答?”

陈晴:“那你在啥地方上班?”

李伟:“这个还是不能回答。”

陈晴有点不耐烦,可还是忍着问了下一句:“那你有啥爱好?”

李伟:“音乐。。。”

陈晴:“呀,我也喜欢音乐,你都喜欢谁的歌?”

李伟:“我喜欢。。。。。。”

两人一路侃侃而谈。

镜头停于胡同一端,等待两人慢慢走远,声音从大到小;身影慢慢消失,声音从小到无。


超市里。(欢快幸福的背景音乐)

镜头一:李伟和陈晴穿行于拥挤的人群。

镜头二:陈晴在李伟面前试着各种漂亮的衣服、背包、帽子等。

镜头三:陈晴拿着各种男装在李伟身上比划着。李伟喜悦。

镜头四:陈晴蹦跳着甩着包,时而摸摸这,时而瞅瞅那,李伟大包小包吃力地紧跟其后。。。

(购物结束)


超市门口。傍晚。

陈晴:“终于结束了。”

李伟:“哎,你不是还要买面吗?”

陈晴笑道:“这个,不说这个,让我爸去买吧。”

李伟:“哦。”

陈晴:“好了,今天辛苦你了,我请你吃饭。”

李伟抢道:“不用,我请你吧。”李伟空出一只手来摸摸羞涩的口袋。

陈晴:“好了,不要废话了,我请你。”说罢,径直去了,李伟也只好随后跟着。


肯底基店一靠窗位子。

他们面对而坐。陈晴吃相温文而雅,李伟吃相狼吞虎咽。

陈晴看着李伟如此吃法,噗嗤笑道:“慢点吃,看把你噎的。”

伟傻笑道:“都一天没吃了,我都快饿成照片了。”

陈晴听罢笑的更加甜了。

两人正聊的开心,李伟突然停了动作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先。”

“喂,你好。”

镜头慢慢转向李伟的脸,起始的笑脸变的严肃起来。焦虑,恐惧一齐写在了脸上。李伟听着电话缓缓起身。

陈晴似乎发觉有些不对,问道:“怎么了?”

李伟全然不理,只顾听着电话,匆忙离座出门。陈晴付了钱随了出来。

李伟听着电话向马路上飞奔而去,像是给人遥控一样。陈晴大包小包吃力地追赶着,不时喊道:“慢点,等下。。。”喧闹的街市,李伟完全听不到,即使听到也未必会等。


二环。桥洞下。

李伟很有目的地来到昏暗的桥下,四处张望,甚似焦急。

(镜头环绕李伟旋转)

“李伟哥,李伟哥,我在这。。。”

一声嘶哑而又熟悉的呼喊声,将李伟的视线吸引在三个男人身上。

(特写:两个身体魁梧,面目狰狞;一个瘦弱狼狈,可怜楚楚)

李伟镇定地道:“你们想怎么样?”

男人甲狠狠地吸了口烟,将其扔到地上又是狠狠地踩了一气,挑衅而又蔑视地朝李伟道:“也没怎么样,就是打算让这个世上多一个残疾人。”

男人乙默契地拿出一把甩刀, 玩起了花样。

李伟急忙喊道:“不要。”

二狗(瘦男人):“哥,救我啊,我可不想变成一个废人啊。”

男人甲狠狠地在二狗头上使劲的拍了一巴掌道:“靠,这个月的贡钱上不够,你他妈的不废才怪!”

李伟忙道:“他还缺多少钱我来补上。”

男人乙晃着甩刀至李伟面前,轻蔑道:“呦,充老大啊你,你小子这个月的贡钱可还不够啊。”

李伟道:“月底前我会按时交的。”说罢掏钱给男人乙。

男人乙道:“够义气,我喜欢。”转身向二狗道:“呸,你个贱货还能碰上这么好的哥,唉。”又向李伟道:“兄弟,多了一百,就算是给兄弟俩的酒钱,谢了啊。”说罢,扬长而去。

李伟狠狠地瞪着离开的男人甲和男人乙。

李伟扶二狗起来,二狗哭个不停。嘴里含糊地说着感恩之类的话。

陈晴呆呆地在一旁看着发生的一切。东西散落在脚旁。

李伟扶着狼狈的二狗,和陈晴对视着。气氛相当沉重。

(背景: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


某街。某面馆。李伟三人靠窗而坐。夜。

二狗坐在窗旁,李伟陈晴面对而坐,两人面前的面冒着热气,却一直不见他们动筷子。瞬时间,三碗面都让二狗给吃了,却不曾见他对他们有一点点客气。二狗狼吞虎咽地吃着面,不时还咬口左手的大蒜。

李伟和陈晴依然低头不语。

在二狗吃第三碗面的时候,陈晴慢慢抬起头,眼睛却有些红红的。

陈晴:“现在可以告诉你是干啥的了吗?”

陈晴渴望而有担心的眼神让刚抬起头的李伟又惊慌失措地低下了头。

陈晴又道:“我不管你知道不知道,我就想告诉你,不管你是干啥的我都喜欢你。你是我这一辈子第一个喜欢的男人,也将是最后一个。”说罢,陈晴抽噎起来。

李伟忙拿纸巾递到陈晴的眼前,陈晴接过纸巾揉成团狠狠地甩在了地上。

旁边的二狗偷眼看了下,低下头当没事继续吃起面来。

李伟终于开口道:“咱俩是不可能的。。。”

陈晴和二狗一同望着李伟。

李伟又道:“好了,我有事先走了,对不起。”起身拉了二狗胳膊就朝外走去。

(特写:陈晴充满泪水的眼睛。泪水在眼眶即将夺目而出。眼无神。)

陈晴一语不发,眼睛直直地盯着李伟与二狗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外。


马路。昏暗的路灯。深夜。

马路上熙熙攘攘的车辆驰骋而过。

马路中央模糊的两个男人的身影慢慢逼近镜头,偶尔听到他们的酒言酒语。

二狗:“那女的真的不错,哥你不要给弟兄我。”

李伟:“你要你拿去啊你,看把你能的。”

二狗笑道:“我怎么敢要哥的女人啊,嘿嘿。”

李伟:“奶奶的雄。”


房东家。客厅。

房东太太泪声:“晴晴啊,你开门啊,有啥事给妈说啊。千万不要想不开啊,妈可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啊。”

房东太太激动地敲着陈晴的房门,房东焦急地在门口跺来跺去。


马路上。垃圾桶旁。深夜。

李伟和二狗靠着一垃圾桶而卧,每人手里攥着一啤酒瓶。两人唯一台词就是“干”。二狗睡了,靠着垃圾桶睡了。李伟呆呆地看着马路。马路上灯光依然昏暗。车辆依旧熙熙攘攘。


房东家。客厅。

陈晴最终还是开了门,强颜欢笑。房东、房东太太焦急的问这问那。

房东太太:“晴

晴,你是咋了啊?你没事吧?”

陈晴:“爸妈我没事,你们不要担心了。”

房东太太:“晴晴啊,你可不要吓我啊,我和你爸可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啊。”

房东附和道:“就是就是,有啥事就跟爸妈说嘛。”

陈晴笑道:“好了,没事了,你们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房东太太:“我女子乖啊,有啥事就给妈说啊。记住啊。”

陈晴笑道:“知道了知道了,去吧 ,睡去吧。”

房东太太:“那就好,我和你爸也要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啊,你看都这么晚了。”

房东太太和房东离开,去了卧室。


陈晴卧室。

陈晴抱着玩具熊坐在床边,呆呆地盯着墙角,动也不动。瞬时,陈晴的眼泪便唰唰的往下流。。。(沉闷的音乐背景)


房东家客厅。晨。

座机电话铃声。

看报纸的房东接了电话,:“哦,等下,晴晴电话。”

半晌没见陈晴出来,房东敲敲陈晴卧室的门,继续喊到:“晴晴电话,快点了。”

卧室传来呓语般的声音:“来了,大清早的谁呀这是。”

朦胧的睡眼,凌乱的长发,皱摺的睡衣。

陈晴:“谁呀?”

——“啊!派出所!咋了?”

——“哦,好,好,我马上来。”

房东太太从厨房跑了出来,房东站在一旁,惊吓和怀疑地看着陈晴,等待着陈晴完美的解释。

陈晴:“爸妈,我出去一下。”

陈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卧室,瞬间又冲出卧室,直奔门外。(镜头一直对着陈晴卧室的门。)

房东太太:“唉,你说咋这女子一天到外面都弄啥呢吗,咋能跟派出所扯上呢吗,这可咋办呀?”

房东镇定自若:“我相信咱晴晴,不会有啥事的,你不要急,等她回来再说吧。”


***派出所。办公室。

陈晴顾不上敲门,直接进了房子,看见一警察便问。

陈晴:“同志,昨天晚上给有没两个男的给抓了?”

警察:“哦,你说的是那俩个酒鬼啊。咋了,你是他啥人?”

陈晴:“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没事吧?”

警察:“他们到没事,人家那车可就遭了殃了。”

陈晴:“同志,那他俩到底是咋了?”

警察:“问那个人?”手指向刚从里屋出来的一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哦你就那俩神的家人啊,你看那俩个活宝把我的车弄成啥了啊,今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俩个家伙。”

警察:“你就消消气,不要在这喊了,咋处理我们会办的。”

陈晴:“大哥,你先不要生气,咱有事好商量么。”

中年男子:“你看这俩活宝,昨晚吐地我满车都是,这咱就不说了,还在我车上划了一道,你说这咋办?”

警察:“女子,听我说,事情经过我们的调节,他们自己的商量,这个事情最后是这样决定的,由他们赔偿咱这师傅1000块钱的修车钱,人家师傅也就不再追究了,你看呢?”

陈晴:“就这么办,就这么办。谢谢大哥啊,真的谢谢了。”

中年男子:“他们都年轻,喝点酒可以理解,可这,可这车是我们公司的,这样我也没法交差啊。”

陈晴:“真的谢谢了大哥,你真是个好人。”

警察:“好了,就这样吧。女子,来给这签个字就可以把人领走了,记着啊,以后可要叫他们少喝点酒,没啥好处的。”

陈晴:“一定一定,谢谢你啊警察同志。”



某面馆。中午。

三人选窗位而坐。依然二狗靠里,李伟和陈晴面对而坐。二狗大口的吃面,李伟陈晴低头不语。只陈晴不时擦着眼泪。

(背景音乐:杨坤,月亮代表我的心)


马路上。夜。

李伟陈晴漫步在人群中,只顾走路,不见言语。(镜头穿过马路,来自马路对面。俩人缓缓走出镜头。)

公园。湖边石凳。夜。

李伟坐在石凳上低头抽着烟,陈晴呆呆地坐在一旁。

李伟:“今天的事谢谢你,钱我会尽快还你的。”

陈晴默默地道:“我不想你去再偷了。”

李伟诧异地看着陈晴,他原以为陈晴不知道他的底细,现在既然知道了,他也没必要再继续隐瞒下去了。他随便表面上镇定自若,心里却早已翻了锅了。

陈晴冷静道:“这些事是我骗二狗说的,你不要怪他。我给他说我要和你结婚了,他就把你的所有事告诉我了。”

李伟低头不停地抽着烟,一语不发。

陈晴:“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可我更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因为。。。”

陈晴停顿了,深情地看着没有一点反应的李伟,道:“因为我爱你。”

李伟慢慢抬起头。四目相对。

(背景音乐:杨坤,月亮代表我的心)

俩人缓缓起身,依

然四目相对。

镜头透过俩人之间的缝隙一览深蓝的湖面。

俩人在背景音乐的进行中轻轻相拥。

镜头徐徐上升至满天星斗的天空。

(特写:一轮圆月和无数闪烁着的星星)


字幕:半年后。

某酒店。婚礼庆典。日。

李伟和陈晴新郎新娘装扮,站在门口迎宾。来参加的婚礼络绎不绝,俩人喜上眉梢,好不幸福。

典礼开始。

主持人(二狗)上台。

支持开场白后请李伟和陈晴上台,大夸李伟陈晴一番。

主持人:“下面请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新郎官李伟先生讲话。”

掌声口梢声一片。


镜头1:李伟沉思片刻,道:“首先谢谢我爸我妈,谢谢你们能把这么好的女儿交给我,谢谢。”

(俩人同时鞠躬答谢)

镜头2:[房东太太脸上似有不悦,房东乐开颜,]

镜头1:李伟:“还有谢谢这么多的亲朋好友能赏脸来参加我和晴晴的婚礼,谢谢你们。”

镜头2:[众宾客欢呼一阵]

镜头1:李伟犹豫片刻道:“以前由于我。。。”

陈晴突然打断了李伟,示意不愿意说关于以前的事。李伟朝陈晴会心一笑,换了话题,道:“今天也正好是我第三个花店的连锁店开张的日子,此时我要把这家三家店的银行存折同时交给我的老婆保管,我要让我的老婆过的更加的幸福快乐,”

镜头2:[房东太太笑了]众宾客欢呼成一片,有人起哄喊到“亲一个,亲一个。。。”

镜头1:李伟只是傻笑,陈晴害羞的低头偷乐。

突然,二狗带几个小伙子从两侧冲上主持台,将俩人强推到一起。。。

画外音:一阵尖叫和笑声,众人欢天喜地。

(镜头定格)


本剧在此音乐(杨坤,月亮代表我的心)中结束。

推出结束序幕。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4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