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大忽悠来了!搞笑的小品剧本《百病门诊》

2016-11-19 19:0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百病门诊(小品


作者祥子


[某卫生院一门诊室挂着百病门诊室的牌子。门里一老大夫(赵本山饰)在看病,一老护士(宋丹丹饰)戴着口罩在喊号。门外一个患者(范伟饰)在等着被喊号。这时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节目主持人崔永元来到门诊室外,他看见门诊室的牌子停了下来。


崔永元百病门诊……就是这儿。是个能治各种病症的大夫,要不然不敢挂这样的牌子。

患者大夫,你好好给我听听。我这里是咋回事,老堵的慌。

大夫(跟患者)听啥,用不着听。你去透个视,再做个CT。回来我再给你看看。

患者……透视多多钱呢?

大夫二百五。CT八百八。

患者(站起,惊得又坐下)啊?

大夫怎么又坐下了?去呀!

患者(站起)啊……啊,可够贵的。

护士(想跟患者说什么,见已经走了,转对大夫)他没啥病,你让他透视干啥?

大夫不透视,我咋给大孙子买手提电脑?不CT一下,我咋给二孙子挣出手机钱。(喊)下一个!

护士(冲外喊)3号进来!

[门外患者进屋。崔永元在门外向门诊屋里探头张望。

护士(冲患者)坐下。

[患者坐下。

大夫你咋啦?哪儿不舒服?

患者牙疼。

大夫牙疼不算病,疼起来不要命。张嘴,我看看……没啥呀!牙口挺好的!

患者那咋疼呢?

大夫你牙口好,不等于没有病。有两颗磨牙被虫子嗑啦!

患者啊?严重吗?

大夫不严重你来这儿干啥?

患者啊?也是。大夫,嗑啥样?

大夫两边象有个洞……

患者洞?有多大个洞?

大夫挺大的,啊,看不清楚。你先去透视,再做CT。

护士他牙疼你开点药就行啦!

患者是啊,我就开点止痛药。

大夫(跟护士)你懂啥!不透视能看出虫子在哪儿吗?不做CT能查出他身上的其它病吗?我怀疑他还有其它病。(对患者)去吧!回来!你最好做B超。

患者啊?

护士你让人做啥B超,人家也不是孕妇!

患者就是。我是男的。是不是搞错了。

大夫错什么!做B超看的清楚。连公母都看出来了。我是说你牙里的虫子!

[患者疑疑惑惑地走了。崔永元进屋。

护士(跟大夫)我说你悠着点儿!

大夫悠什么?喊呐!

护士(转身冲外喊)下一个!(见崔永元已经站在门口了)这咋都进来了?咋这么面熟啊?老头子,他咋这像崔永元呐!

大夫可不是咋的!

崔永元这不是大叔吗!我就是崔永元呐!

大夫和护士啊?你真的是小崔?

[护士拿下口罩。

崔永元大妈,你怎么也在这儿?

护士我给你大叔当助手呐!快坐!

崔永元(坐下问)大叔、大妈,你们怎么当上大夫了?

大夫这事儿你还不知道呢?都当一个多月啦!

护士我让你告诉小崔,你偏不让告诉。

崔永元为什么?我没得罪大叔啊!

护士他是说干大扯了,再告诉你。好让你来个惊喜!

崔永元可别让我惊喜了。大叔,这大夫都当了一个多月了。

大夫确切说是五十天了。

崔永元(打量诊室)这变化够大的。记得上次我采访你们二位是六年前的事儿,那是在———

护士是在中央台,是你把我们请去的。一晃都六年多了,想死我啦!

崔永元我也想你们呐,我不明白,你们怎么就干上了大夫。看大妈,象是护士。

护士你还挺有眼力。

大夫(跟护士说)去把牌子翻过去,就说今天点货不出诊。我要跟小崔好好亲热亲热,就是唠唠。

崔永元吓我一跳。

[护士出去把百病门诊牌子翻过去又回来了。

崔永元我看见门上挂的是百病门诊牌子,大叔,你老还能治百病,上次你怎么没跟我透露呢。

护士他哪会治百病,他那是唬人呢!

大夫你瞎说啥!当着小崔的面尽瞎说!我不会治,人家卫生院能聘我?能让把百病门诊的牌子挂出去?我不是吹,这百病门诊在全国也是独一份。谁敢挂?

崔永元是没人敢挂。

大夫这是改革的成果!

崔永元还是改革的成果。这家卫生院就是这么改革的。大叔、大妈,我想问问,你们是怎么当上卫生院的大夫和护士的?

大夫(指护士)你让他说!

护士是卫生院搞改革,公开向社会招标。

崔永元啊,是招聘大夫和护士。

护士是承包卫生院各科室门诊。消息传到了我们那儿,我跟你大叔一合计就来了。

崔永元招聘的是大夫和护士,怎么你们就被聘用了?

大夫好大夫谁来乡卫


生院呢,剩下的都是二百五大夫,不把活人扎古死就不错了。所以只好公开招聘了。

崔永元那你们就被聘了?我还是不明白,怎么也得是大夫出身,护士专业毕业吧?你们有证吗?

大夫证?啥证?

崔永元就是允许行医的证明,证件什么的。

大夫我有证。

护士他是有个证。

崔永元啊?啊,要是有证就可以参加应聘了。

护士他的证是兽医证。

崔永元啊?是兽医证?

大夫有兽医证就不错了。在我们这儿,没证的照样上岗。

崔永元他们这儿怪敢干的。当时竞争一定很激烈,大叔大妈,你们是怎么被聘用的?

护士招聘时我也去了。那阵势——哎呀妈呀!都红眼啦!那人来的!就跟白乘神舟10号上天旅游似的。

崔永元大妈,神舟10号还没造出来呢。

护士上回采访,你不要我畅想明天吗?春节节目一播,我们这疙瘩的人都好畅想起来了。神舟5号和6号上天成功,就传开了,说什么我们国家要在月球上建个月亮城,说神7把一只兔子先送上月球,神8咱们的宇航员登月,神9去月亮上建城,到了神10就载老百姓去月亮城游玩了。

崔永元他们也真敢畅想的。大妈,那你跟我说说当时招聘会的情况。

大夫情况就是卫生院向外提出承包各科室。象卖牲口似的,底价是五万。

崔永元啊,这我懂,承包一个科室要交卫生院五万块钱。

大夫五万是最少的。象妇产科、外科得交10万。

崔永元为什么相差这么多?

大夫妇产科和外科看病的人多。农村生孩子多,干活磕了碰了的人多,所以这两科的收入就多。底价要的也多。

崔永元是这样。多收点也算可以理解。

大夫所以一开始大家就都奔这两科使上劲了。提方案的提方案,谈设想的谈设想。我一看,要坏事儿。看这架势来者不善呐!不拿出绝活怕争不过人家呀!

崔永元看来大叔是有备而来。你的绝活是什么?

护士他哪儿来的绝活!要我看他就是临场发挥!敢照就是了。

大夫啥临场发挥!你说吧!我不说啦!

崔永元还是大叔说说你的绝活。我想没点比他们高明的东西,大叔恐怕也难被应聘。

大夫就是!我看他们都在单科室上说个没完,说自己要是承包了某某科室一年保证上缴多少多少利润。到我发言的时候我说了,我说分科用不着,多麻烦!不就是看病吗!我要是被聘了,我就成立一个科,叫百病门诊科,省了多少护士!改革嘛!要那么多人干啥!

崔永元有这么改革的吗!多新鲜!

大夫我就是要干前人不敢干的事儿,做别人不敢想的事儿。现在是商品社会,医院也是。啥都得精打细算,降低成本。机构那么臃肿,不彻底改变,想赚逑钱呢!嘿,我一发言,当时就把他们全震住啦。

崔永元就这么,大叔被聘用了。

大夫也没那么容易。你想谁不知道当大夫能赚大钱呐!不是说:要发财去学医,一年挣回个大飞机,还是空客吗。

崔永元我倒是头一回听说。一年就挣回个飞机,别说是空客了,就是直升机,都打破脑袋当医生了。这太夸张了。

大夫啥夸张!哈尔滨一家医院,不是治一个病人就挣了五百多万吗!

护士都把人治死啦!说它干啥!

大夫要是不死,不就把钱赚着啦!所以,我还要在气势上压倒他们,非把门诊包下来不可。

护士啥气势,要我看就是谁敢喊标,谁就被招聘!

大夫瞎喊能行吗!这里面有学问!

崔永元啊,喊标还有学问。

大夫学问大啦!你比方说,他们举八万、九万,我举十万。

崔永元为什么要举十万?

大夫这你就不知道了。十万是一个坎儿。一般没人往下举了。我封顶了。

崔永元要是有人继续举牌呢?

大夫他举他的,他喊十一万、十二万,一点点往上加。瞎老歪举了个十五万。我当时就举了个二十万!我给他来个封顶!小样,你敢跟我争!

崔永元等等,这瞎老歪是怎么回事?

护士瞎老歪是我们二社的,哎呀妈呀笑死我啦!你说他会个啥!一只眼睛得了青光眼瞎了。另一只眼睛还斜歪着,看人这么看,能看着自己的耳朵!你说他也要竞聘!还提出承包眼科,笑死我了。

大夫他要是能看清人眼睛是两只,我能看出四只来!

崔永元你当时喊出二十万,就没有人接着往下喊的?比方二十一万、二十一万五!

大夫没有。

崔永元没有?

大夫小崔你还不信我?真的没有。我四下瞅了瞅,一个个蔫头耷脑的,再没有往起举的。当时院长小锤一敲:成交!就这么我成了卫生院的坐台大夫!当然,我又聘了你大妈——我老伴儿。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让她

当护士,喊个号。

崔永元(冲观众)大妈和大叔就这么来了一次人生的转换,由两个普通的农民,一夜间成了大夫

和护士。穿上了白大褂,当了白衣天神。(问)啊,大妈过去干过护士?

大夫她干过什么!

护士谁说我没干过!忘了,咱俩搞对象那会儿,我放羊,你每次来给羊打针,不都是我帮你吗!

崔永元啊,大叔那时就是兽医了。

大夫那时我在大队卫生所。

崔永元啊,我知道,是赤脚医生。

大夫对对,就那意思。

护士他哪儿是赤脚医生!他还混不到赤脚医生,他只是在卫生所烧水干杂活!

大夫那也比你强!你只是放养!

护士我放养还有羊毛织手套,你那时有啥!人家赤脚医生忙不过来,挨屯子给猪啊羊啊,还有人打预防针,才叫你去!

崔永元等等,等等,这打预防针,怎么连人带猪一起打呀!

大夫那时人手不是不够使吗。赤脚医生人也扎古,兽医的活儿也干。人手忙不过来,就带上我去出诊。一来我也敢下手,二去,我也就偷着学会了。没啥难的!你象劁猪骟羊,结扎小手术,我都做过。后来,我还混了个兽医证,想弄个大夫证,人家没给。

崔永元原来是这样。那大叔你承包这门诊,有人来看病吗?

大夫有人来看病吗?你问她!我要是不挂免战牌,咱两就没法谈下去了。

护士那是啊!这看病的还真不少。

崔永元大叔,你说心里话,你真会给人家看病开药?

大夫小崔,你是让我说实话?

崔永元当然是实话实说了。

大夫那我就说实话。

崔永元你说,你会使听诊器?

大夫用它干啥!我用不着。

护士他也不会用!只是个摆设,做样子的。你看他穿这身白大褂,坐这儿象那么回事,其实————

大夫你别插言!瞎说啥!当大夫的哪个胸前不挂这玩意儿!你看哪个拿这玩意儿给病人听了?得血病,有验血的;得尿病,有验尿的。查内脏,去透视、拍片子,做磁共震。谁还用这玩意儿,落后不!

护士啥落后?我看不是二百五,就是象你似的,不会使用!要不就是成心小病往重了给扎古!

大夫说啥呢!当着小崔面咋瞎说!

护士我瞎说?我要是不来这圪哒,我还不知道!小崔,真黑呀!过去胃不舒服,吃点胃舒平就行了,又经济又治病。现在医院上哪儿找胃舒平去!进的全是贵药。一片就好几块!是啥好药啊!不就是面启子小苏达,起个外国名儿,重新包下装吗!黑死啦!

大夫说啥呢?别说啦!

护士不是实话实说吗!小崔又不是外人。

大夫小崔不是外人,那咱们不是外人吗!啊,咱们跟小崔都不是外人。我说是咱们不是在承包吗。咱们说多说少,小崔听也就听了。这要是叫外人听去了,不是惹事儿吗!

护士小崔,我们跟你说啥,你可别往外说啊!

崔永元好,我不说。我只是好奇。这次来,有人举报说,你们卫生院聘了个外行给人看病,说这人只会给猪啊鸡呀凑合着打打针,现在竟然在医院里坐堂门诊,还说能包治百病,来者不拒。

大夫这说的不是我吗?

护士啊?都举报到中央台了!老头子,我说惹事了吗!你那两下子,在屯子帮人打个预防针还行,哪能来这儿坐台开门诊,胡弄人!

大夫谁说我胡弄人啦!你看,我这个月瞧了多少病!

护士你瞧多少我还不知道!一天五个,五十天,整好二百五!

崔永元真不少。

护士可你是咋给人家看的,来一个说头疼感冒了,你让人家去透视、做CT。来一个说胃不舒服的,你让人家透视、做CT。就是刚才,来了一个看牙的,你也让人家透视,还改做B超啦!你也真脸大,我都替你害臊!要不是有这口罩遮着,人家准以为我得禽流感了。

崔永元看牙用B超,还真没听说过。

护士看了不少,可把人家吓走不老少。

崔永元怎么吓走了?

大夫你别听她瞎说!没啥大病能不走吗!

护士没大病,就让人家花那么多钱。有个孕妇,才怀上五个月,有点着凉说肚子痛。他非让人家做透视、上B超,又是验血验尿,做这做那,这把人家折腾的!结果咋样——

崔永元人家病好了。

护士好啥呀!人家差一点儿没流产喽!

崔永元我以为这么折腾把病给治好了。谁知这么个结果。那后来呢?

护士后来——差点没让他包孩子!你让他自个儿说!

大夫没那么蝎虎。多亏了我让她做透视B超,要不她哪知道怀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护士多亏看出是个女孩儿,流产就流产了,人家不追究了。要是男孩儿,非打官司不结!

崔永元这么严重?都要经官了。

大夫没那么严重。后来一听说是个女孩儿,主动要我给处理了。

崔永元处理了,怎么处理?

护士小崔,处理啦你都不知道?

崔永元不知道。怎么回事?

护士处理了就是人工流产。

崔永元人工流产我知道。啊,那孕妇

不想要女孩儿。这不是重男轻女吗。

护士谁说不是!

崔永元那大叔你给处理了?就是做了人工流产的手术?

护士可不是咋的!他啥不敢做!

大夫这有什么,在我们农村生个孩子不算啥事儿。不想生了,要结扎,就跟劁猪,我干过。没啥两样。

崔永元大叔,弄不好是会出医疗事故的。

大夫目前还没发生。你不知道,我为啥让患者去透视、做CT?要是卫生院有磁共震,我肯定一起上。做完了不得下单子吗?

崔永元是得下单子。

大夫管透视的发现了什么,是不是得写上。

崔永元那是得写上。那是他的责任。

大夫这就对了!他有责任,我没责任了。

崔永元原来是这样。

护士不这样,他哪看明白!连听诊器都不会用!

崔永元那开药怎么办?总得给人家开药吧?

护士开药?哈哈哈……笑死我啦!就老三样!

崔永元什么老三样?

护士就是头疼给开康泰克。

崔永元大叔行啊,还知道头疼开康泰克。

护士电视上不是播了吗!胃疼开三九胃泰。血脂高,开降脂灵。现在又换开新三样了。

崔永元啊,还有新三样。

大夫让她说我还不进步了,老开一样的!

护士有一天来了个药托,说是一家药厂的,来推销他们厂生产的药。

崔永元是医药代表。

护士对对,是叫什么代表。他让你大叔照他留下的单子给患者开药,下药方。

崔永元给不给好处啊?

护士不给好处他能听他的吗?给回扣,不少呢。

大夫人家那药也不错。不然院长和药房也不能进。

护士还不是都得好处了。

崔永元大叔,你可不能随便下药方。

大夫你放心,我不乱开药。不行,我就给患者针灸。

崔永元啊,大叔还会针灸。

大夫那有什么,不就是往身上扎吗。扎不好可也扎不坏。

崔永元针灸可有说道!不能随便扎的。

大夫扎不坏。到现在还没有扎坏的。

崔永元要扎坏了就晚了。

大夫扎不坏。不信你看我给你扎一下。

崔永元(紧张地)啊,我没病!你别给我扎!

护士就是,人家小崔没病你给扎啥!

大夫谁说小崔没病?电视、报纸上不说他身体不好、常犯病吗!听说是抑郁症。是不是精神病啊!

崔永元我可没有精神病啊!

大夫没有?

崔永元没有。我要是有精神病,电视台早把我开出去了。

大夫那——反正我听说是精神方面的……

崔永元我就是睡不着觉,有失眠症。

大夫睡不着觉?那还不是病!来,我给你扎几针。保准你好病!不想睡你都得睡!(把针灸针胡乱往脏手上抹了抹)

崔永元别……别,我晕针!

大夫晕针?那我先给你演习一下,你就不怕了!(往自己的合谷上扎了一针)[崔永元吓得昏了过去。

护士(惊喊)小崔!崔永元!你咋啦?咋啦?你醒醒!醒醒!

大夫快掐他人中!

护士人中在哪儿啊!

大夫躲开!咋这么笨呢!人中在哪儿都不知道!

护士你往哪儿掐呢!

大夫这不是人中吗?

护士这不是下巴颏儿吗!

大夫可不是咋的!人中在——我也不知道啊!快把书拿来!

护士看啥书啊!那不有图吗!

大夫可不是咋的!我把它给忘了!(看墙上的人体穴位图)

崔永元别找了,人中在这儿!

护士(高兴地)啊——你醒啦!哎呀!吓死我啦!

崔永元还是我自个儿掐的人中!要不真被他吓过去了。

大夫你怎么就昏过去了?你还说没病,来,我给你扎一针!

崔永元行啦,大叔,你可饶了我吧!我刚才就是因为你扎针,生把我吓过去的!

大夫你胆子也太小了。

崔永元我胆子小,可大叔你胆子可够大的。你也不消毒,用脏手就这么一抹就给人扎,没病你都给扎出病来了!

护士他就是这么给人家扎古病的!

崔永元大妈,你做护士的也有责任!

护士我有什么责任?

崔永元他不用合格的针治病,你应该阻止。

护士我哪知道这些。当年他给羊扎针,就这么一扎就完事儿了。那羊也皮实,一只也没死。我就以为给人扎也这样呢!

崔永元给羊扎也要消毒。好啦,一切我都明白了。大叔、大妈,说说你们今后的打算吧!

大夫、护士我们今后打算?

大夫啊,你是说跟上回似的——问我们的明天?

崔永元也可以这么说。

护士昨天的事儿,你都知道了。

大夫今天的事儿他也都看见了。我跟小崔说说明天的打算吧!现在,我不是承包门诊了吗?我打算在这个基础上扩大门诊。奋斗个一

年半载,把卫生院承包下来!

护士老头子,你想承包卫生院我咋不知道呢!

大夫这么大事儿,我能跟你说吗!你个破嘴跟风匣似的,吹得

满世界都知道,竞争者一多,指标底价一个劲儿看涨,我还承包啥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咱们的院长是个见钱不要命的主儿!

护士可也是。

崔永元大叔,我看你们的想法有问题。

大夫有啥问题?我是奔小康完了奔大康。我计划不久的将来,把我家的小二楼翻修一下,盖个五层的大楼,再买台宝马。

护士那我得抓紧培养几个护士,好接我的班。

崔永元瞧他们二老,一谈起明天就敢畅想!我说大叔大妈,你们还是把承包的门诊退了吧。

大夫、护士退了?为什么?

崔永元我也不瞒你们,我这次来,就是为了你们卫生院违规招聘非医务人员行医来调查的。

大夫、护士啊?

崔永元好在现在还没发生医疗事故。

护士啊呀,那我们赶紧退喽!这咋说!中央台都惊动了!丢死人啦!

大夫退啥?退、退、我们交卫生院长二十万抵押金谁给呀!我们不赔了吗!这咋说!

崔永元大叔大妈,你们不用着急,我来时已经跟卫生院院长接触了,他表示要把押金全部退还给你们。

大夫啊,那,那我就没的说了。其实,你不来,我也想退了,我给人瞎扎古不等早晚就得出事儿。再说挣人家黑心钱,我觉也睡不踏实啊。哪象昨天过的日子。就连做梦都是恶梦。连梦中情人儿都在梦里消失了。

护士我也是。赵忠详,我想都不敢想。整天想的是三九胃泰!老头子,我们听小崔的,赶紧退了这门诊,不承包啦!

崔永元不承包了不后悔吗?大叔大妈?

大夫后悔啥,我们还得感谢你呐!

崔永元要感谢,就感谢你们的好老乡们,是他们挽救了你们。

大夫是。我感谢乡亲们!祝你们春节快乐!心想事成!

崔永元那大叔、大妈,我就走了。

大夫别走,我还有事儿。

崔永元啥事儿,你说大叔。

大夫上次去北京,我让你报的车费。这次,你的车票,由我来报啦!

崔永元不用,我的旅差费由电视台负责。

大夫(不甘心地跟护士说)我们退了?不承包了?

护士我们听小崔的,不承包了。

崔永元不承包就对了。

大夫不承包了,那抵押金二十万,你给我吧!

崔永元我哪有钱。你找卫生院的院长去呀!

大夫院长?只能找院长了。要是他不给退呢!

崔永元你放心,不退他这院长别想当了。我想也快双轨了。

大夫那,(拿下听诊器)这破玩意儿也用不着了。

护士早该拿下来了。挂脖子上也是个摆设!会是咋的!

大夫就是正经大夫,他也不会用!这听诊器是我花二块钱从捡破烂手里买的!

崔永元嘿!他什么都说了。

大夫真是一身轻啊!这破玩意儿!挂在身上,你以为是提高我的档次啦?其实每天我都象挂个炸药包!

护士我看像锁链子!

崔永元大叔、大妈,你们今天有这么高的认识,我总算没白来。

大夫白来什么,走,去我家看看。好不容易来的,咱爷俩咋也得喝两盅啊!

崔永元好啊!来一趟不容易,我正想去大叔家看看。

护士看啥呀,这就是我们的家。

崔永元啊?不是……

大夫我家的小二楼不是承包时抵押给卫生院了吗。现在院长小舅子住着呢。我这儿即是门诊又是家呀。唉,小崔,你早来呀!

护士怪谁?啥也别说了。还要给人家个惊喜呢!

崔永元大叔、大妈,你们觉悟了,我就高兴。我就惊喜!走吧,跟我去找院长办手续去吧。

大夫好,好!

护士哎,哎!

[三人下。患者上。

患者大忽悠!大————他人呢?刚才我又让他给忽悠啦!牙疼,楞让我去做B超。我得找他去!



(剧终)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4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