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真的很现实啊!反映社会的小品剧本《军人与馒头》

2017-09-01 19:4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时间:炎热盛夏的中午


地点:一小县城饭店门口


人物:


饭店老板(中年,尖酸刻薄,会办事)


老板娘(趋炎附势,爱占小便宜)


军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乞丐(老红军,看破世道,有啥说啥,不怕得罪人)


幕起!!{打着“三元吃饱,十元吃好”招牌的小酒店门前正有一农民工在吃饭,旁边小树下一桌吃剩的饭菜,茶杯里冒着热气}


画外音(老板:“这我收拾吧,你去收拾外面的吧”,老板娘:“哎”)


系着围裙的老板娘开门出来收拾桌上剩菜,衣着破烂的乞丐拄着复修过的拐杖拖着一条拐腿背着一垃圾带由左上场,端详着桌上的剩菜,老板娘将剩菜倒给乞丐早准备好的饭盒里,乞丐又望桌上喝剩的小半瓶老白干,老板娘察其意将酒也给他,示意让他走。乞丐接酒坐树荫下的一边吃午饭。老板娘放盘子入屋拿一抹布出来擦桌子,看乞丐坐那不屑的瞥了一眼,身着军装的小伙子提一包由右上场,看看周围环境


军人:(走到老板娘身边,客气地)大嫂


老板娘:(转身看到军人)吃饭呀?搞笑小品


军人:不,我想去你们县的宋家寨村,不知道在哪坐车,想向你问个路


老板娘:哦,(指左方,军人视线随老板娘指的方向忘去)沿着这条路直走,到了前面第二个拐角处往右走就看到汽车站了


军人:是不是从前面停摩托的地方拐呀(手指左方)


老板娘:对对对,就从那里拐,(转看军人)不过现在你坐不上,这里一天就俩趟车,上午十点多的车早走了,还有一趟就是下午俩点的了,


军人:哦(微微点头表明白,看看表)这还有俩个钟头呢,那谢谢大嫂了(欲走)


老板娘:不谢,哎,小伙子,要吗你先在这吃个饭吧,吃完饭歇歇过去正好坐车。去早了也得干等着


军人:(忧郁少许)那好吧,就先吃饭吧


老板娘:(指树旁的桌子)就坐这吧,这里凉快,屋里热(拿布擦凳子)


军人:我来吧,大嫂


老板娘:怎么能让你动手呢,好了,来!坐吧(指凳子示意坐,军人道谢谢)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水(回屋)


军人:哎,大嫂,你这生意怎么样?


老板娘:(拿茶壶出来别走别说)凑合吧!就上午人多,(给军人倒水)给你先喝水,我去给你拿菜单。(回屋)


军人:哎,(擦擦汗,看看表,边喝水边看前边的乞丐)


老板娘:(出屋手拿菜单)给,看要什么菜(站桌旁等军人点菜)


农民工:老板娘,结帐


老板娘:哎(向屋里喊)掌柜的,出来算状


老板:来了(手里拿毛巾边走边擦手上的水,擦后搭脖子上,走农桌前)一个土豆丝、一碗米、一瓶啤酒,一共八块五。


农民工:算个整数,给八块得了,来你这吃也不是一顿俩顿了(掏钱)


老板:我就挣得这三毛五毛,知道你是熟人,我要就没问你多要


农民工:(拿钱放桌上)这正好八块了,(拿桌子上的衣服穿)


老板:(无奈,拿钱)八块就八块吧,谁叫你是熟人呢,下次再来啊,慢走(收拾桌子)农民工:哎,(右下场)


军人:你这没有大葱炒肉呀


老板娘:哦,这个没有,你要个其他的吧。


军人:那要个蛋炒米,要个辣子白吧


老板娘:好,(转身向老板)掌柜的,一个蛋炒米、一个辣子白,这我收拾吧(走去收拾)


老板:(冲军人),哎不好意思,米今天卖完了,要吗给你来个蛋炒面吧!


军人:我不爱吃面,你这有没有馒头呀?


老板:有,要几个?


军人:来3个吧


老板:好赖,你稍等,马上就好(拿着空盘子回屋)


老板娘:小伙子第一次来我们岢岚吧?(边擦边说)


军人:是呀,我是来这看一个战友的


老板娘:那你怎么不让他来接你呀


军人:他零时有点事,不能来接我了。


老板娘:哦,是这样呀!当兵几年了(收拾完)


军人:三年了


老板娘:当兵辛苦吧?


军人:刚去部队的时候感觉累,现在也习惯了


老板:菜好了(老板娘开门接菜端上桌上)


老板娘:你慢用,要什么喊一声(准备转身回屋)


军人:大嫂,你再帮我拿瓶啤酒吧,要苦瓜的


老板娘:好的,你先吃着,我去给你拿(回屋)


军人:(不小心掉馒头,看看一边的乞丐将馒头向乞丐扔去)哎,老头,给你一个馒头


乞丐:(拣起扔在面前的馒头在锈子上擦着。唠叨)这么好的馒头掉桌上就给扔了(军人听表现不耐烦),多可惜呀!哎!现在这社会呀,连军人也不懂爱惜粮食了(无奈)


军人:嗨!给你馒头吃还惹出事来了,有病(继续吃饭)


乞丐:我没病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可是你呢(看那边桌子下有个易拉罐儿,起身去捡)


军人:我……我怎么了?搞笑小品剧本


乞丐:浪费粮食就是你的不对


军人:哈哈,我花钱买的,我乐意扔就扔,你呢!别人不扔你吃西北风呀!


老板娘:(拿啤酒、杯子出屋看见俩人吵架)怎么了?(问军人)


军人:我好心给了老头一个馒头,却被赖上了


老板娘:(冲乞丐)不是给你东西了吗,你怎么还在这呀,你这老头也真是的,人家给你馒头你还赖人家,真不知好歹。快走、快走。


乞丐:你凭什么让我走呀,我这是在大街上,又不是在你家


老板娘:可你是在我家门口呀,你到其他地方我才懒的管你呢,(欲到乞丐身边,闻到异味,手势)快走快走,别在这影响我做生意


乞丐:我怎么影响你做生意了


老板娘:你在这客人怎么吃饭呢?


乞丐:我又没堵他的嘴


老板娘:和你这要饭的在一块儿谁能……


乞丐:要饭的怎么了,我这样的不是人呀?要饭的就不能吃饭了,说到这我今儿还偏要在这吃饭(往右桌坐)你就给我上饭


老板娘:这没你吃的饭,赶快给我走


老板:(听到吵声撮着面手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老板娘:这个叫花子和客人吵架还赖这要吃饭


老板:(微笑着)大爷,这怎么回事呀


乞丐:她凭啥不卖给我饭呀!这不是狗眼看人底吗


老板娘:死叫花子还想吃饭


老板:行了,你先回去吧(推老婆回)大爷,不好意思呀,今天饭卖完了,要吗你到其它地方看看,要吃明天再来吧


乞丐:这不是吃不吃的问题,她那说法就不对


老板:她就那副德行,一会儿我说说她,大爷你看你……(欲言又止)


乞丐:好了,你不用说了,我就走(转身过去收拾他的包)


老板:谢谢了大爷(转身走军人旁边)不好意思呀!(悄悄的)


军人:没什么,只是这样的人活在世上就是浪费粮食


老板:一个破叫花子,别和他计较


乞丐:(欲吵有止)


军人:算了,不吃了,多少钱(开始掏钱)


老板:那口子,出来算帐


老板娘:(出屋)一个辣子白、三个馒头、一瓶啤酒


老板:哦,一共十一,(把盘子收拾递给老板娘)这我来吧,你去和面吧(老板娘回屋)


军人:(反复在口袋里包里找钱未找到,着急)哎呀!遭了,把钱给丢了


老板:不会吧,你再仔细找找,怎么能丢了呢


军人:可能是在火车上让人给偷了


老板:怎么可能呢!小偷还敢偷军人的钱呀!你再好好找找,看看包里(指包)


军人:口袋里包里都找便了,肯定是给偷了,这可怎么办呀!


老板:再找找,仔细地找找,说不定你忘了放哪了


军人:都找了几遍了,要吗这样吧老板,我把我的士兵证押你这,我明天拿钱来赎


老板:我要你这士兵证有什么用,你押这不来赎怎么办呀


军人:不就是十一块吗!我怎么能不来赎呢


老板:那谁知道呢?要是都像你这样当兵的吃饭押个士兵证,学生吃饭押个学生证,工人吃饭押个身份证,我还开什么饭店呀,开个证件回收公司算了


军人:你这里有电话吗,我给战友打个电话让他拿钱来


老板:没电话,饭钱都给不了,还要打电话,


军人:(着急左望望右望望,突看前面有一公话)老板,要不我到那边公话打个电话


老板:把钱给了再去,谁知道你走了还来不来,快把钱给了,我还忙着呢,没工夫陪你


军人:我是军人我怎么会骗你呢


老板:军人?军人怎么了,军人就没有骗子了?军人就可以吃饭不给钱吗……


军人:不是,老板……


老板:不是什么,你们这些当兵的呀,在部队里面国家养着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到了地方上还想白吃白喝老百姓呀


乞丐:够了,不要吵了(蹒跚地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捆零钱来,慢慢站起来向老板走去)这钱算他的饭钱,你也别难为他了


军人:大爷,我不能让你给我付呀(阻止乞丐,拉胳膊)


乞丐:(甩手)我不是给你付,我是给军人付,(转向老板)这钱你拿着!谁没个难处呀,当兵也不容易呀


军人:大爷,我怎么能让你帮我付呢!(冲老板)老板,这钱我付,你不能要大爷的钱


乞丐:行了,还嘴硬什么,你拿什么付呀,(冲老板)拿了吧,你做生意也不容易


老板:(看着那一捆零钱)算了,算我今天倒霉


老板娘:(屋里出来)给你就拿着,过去接过乞丐手里的钱,(边数边问)够数吧?


乞丐:我老汉活了一辈子了还从来没做过不够数的事呢


老板:别数了,少不了,回去吧(俩人同下)


军人:大爷……


乞丐:好了,(微笑)你看你们现在当兵多好呀,不像我们那时候……


军人:大也你也当过兵?


乞丐:(解开衣衫,党徽和毛主席像章整齐的编在衬衣上)*******音乐起(英雄)****


那时候国家穷,常年也吃不上个馒头,更不用说炒菜了,我们常常吃的是青稞,吃完青稞吃树皮,吃完树皮挖草根,我们班长表现积极,连长奖励了一个馒头给班长,可班长不舍得吃,一直带它在身边,要饿了就拿出来看看,也就熬过去了。有一次我们一个班八名战士被敌人给包围了,我们硬是看着那个馒头挺了一天又一天,到了第四天晚上都挺不住了,班长就建议把它吃了吧,可是大伙谁也不愿意吃这个让他们维持了四天的馒头,他传给他,他再传给他,他又传给他,因为我最小,馒头传到我手里就再没有人往下接了,我也不愿意吃呀,班长说,这是命令,你必须吃,就这样,我把馒头给吃了,那晚我睡的很香,第二天就我一个人醒来了,他们……他们……


军人:(激动地)你是老战士,现在怎么……


乞丐:哦,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一老农躺在我身边,他告诉我他砍柴的时候发现我们一起躺着八名战士,可就我还有一口气,他就把我背回来了,他还奇怪其他人都比我壮却没熬过我。我说是我耐熬,又有谁能知道我吃过一个馒头呢,当我伤好了去那里看望我的战友的时候,那里已经修起了墓碑,上面还有我的名字


军人:那你的腿……


乞丐:哦,这呀,中了敌人一枪,已经废了。


军人:那后来你怎么不上报你的事呢


乞丐: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还报那干什么呀,报了还不是给国家增加负担吗?


军人:大爷,听了你的故事,再看看我……我、我真不配做一名军人呀


乞丐:什么配不配的,好好干吧,孩子,人民需要你们,国家需要你们呀(转身走)


军人:大爷,我会做一名合格的军人的


乞丐:(回头看军人点点头,蹲下收拾带子)


军人:(跟过去帮乞丐收拾,看到他刚扔的馒头)大爷,这个馒头能送给我吗?


乞丐:双手递上,需要就拿去(军人帮乞丐把带子背上)乞丐下场


军人:(看着远去的的乞丐,叫声大爷,乞丐回头开了一下又走,军人看着乞丐又看看手里的馒头,转向乞丐,一个标准的军礼全剧完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4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