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幽默感人的小品剧本《老爸的爱情》

2017-09-12 21:23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一柜子,一茶几,两椅。茶几有笔筒,内有笔有梳子。

     人物:儿子,十岁;王动,33岁。艳丽,30岁。

   儿子:老爸,你这发型怎么行呢,平时咱家就两个人随便一点也无所谓。现在你要相亲了就要打扮得精神一点。(给爸爸梳头)喏,这样多年轻!

   王动:儿子,你真的不怪爸爸在家相亲啊。

   儿子:怪什么呀。我也不想家里天天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我也想家里每天热热闹闹嘻嘻哈哈的。

   王动:为了爸爸的一己私欲,让你受委屈了。

   儿子:别整的自己跟贪官污吏一样,这是一个成年人正常需求,我能理解。

   王动:儿子,你对我真好。小品

   儿子:废话,家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好了,哎呦,不错啊。就这样,人家快来了,我得出去了。


   王动:别,要不你就在家得了,明明白白的告诉她我有个儿子,她愿意就好不愿意就算了。

   儿子:那怎么行,咱不是说好了,最起码前期要瞒着。

   王动:那要是今天相亲成了呢,你怎么办?

   儿子:我去同学家呀,再不成我就去网吧对付几天。哎,人家快来了。我走了啊。

   王动:别,你还是再等一会吧。

   儿子:不是吧爸爸,我看你有一点紧张。

   王动:我就是不知道等一会她来了要说些什么。反正还要半个小时,咱俩合计合计吧。

   儿子:你平常教训我的时候不是挺能说的吗。你就照那时的水平发挥就搞定了。

   王动:我就教训你的时候有感觉,现在我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总不能人家一来就教训她一顿吧。

   儿子:我明白了,你是教训我教训出瘾来了。其实你只要记住别紧张就行了。步子大一点,再大一点。诶,你怎么还这个样子啊,我要再大几岁还不如我替你得了。

   王动:就会耍贫嘴,真要那样找来了是你的还是我的。

   儿子:爸,其实你不知道,这相亲和交女朋友都差不多。中间的话题也都是有一定的套路的。

   王动:咦?你一个小屁孩怎么还研究这些东西——太好了,你给我指点指点吧。

   儿子:好。一般男女见面第一先问对方家庭的问题。

   王动:家庭问题?这个简单。

   儿子:然后就会问一些饮食方面的问题。

   王动:饮食?我也明白。

   儿子:然后就会问一些哲学方面的问题。

   王动:哲学?为什么?

   儿子:这样才显的你有品味有深度。

   王动:嗯,有道理。可是什么是哲学?

   儿子:在我看来哲学就是研究一些简单而又不好回答的问题。

   王动:嘿,说的太有道理了。——你是不是早恋了,怎么这么有经验?

   儿子:你不要以大人之心度小孩之腹好不好,我那是看书破万卷看来的好不好。算了我真得走了,要不然等会就穿帮了。我能帮你的就只能到这儿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儿子欲出门,艳丽上,敲门。

   王动:啊,她怎么提前出门了。现在怎么办?

   儿子:这是好事啊,这说明她对这次相亲也很期待。

   王动:我是说你怎么办?

   儿子:我,先躲一躲呗。

   儿子打开柜子,回头说一句:记着啊,千万别说你有个儿子。

   王动:你放心,我绝对经得起考验和拷打。

   儿子进柜子。

   王动: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来,给你留个缝好换气儿。

   艳丽:有人吗,在家吗?

   王动:有有有,在在在。(开门)你好!

   艳丽:你好,因为晚些时候我还有点事所以就提前来了,没有打扰到你吧。

   王动:没事,这很好啊。请坐,我给你倒水。

   艳丽:谢谢,我不渴。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王动:是!就我一个。

   艳丽:嗯,还不错,一个人住家里还这么整洁。

   王动:呵呵,这没什么,都习惯了。

   艳丽环视。

   艳丽:咦,你这个衣柜门没关好,我帮你关上啊。(关)

   王动:不要,别关了。(打开)

   艳丽:为什么要把柜子打开一点啊?

   王动:这样好给衣服留条缝透气嘛。穿的时候也会新鲜一点。

   艳丽:瞎说,那衣服还不受潮吗。(关)

   王动:(开)我还是觉得应该透一下气才好,怕受潮我会定期拿到阳台晾晒的。

   艳丽:——我怎么觉得你们男人都这么固执呢。这么小的一个问题也要争来争去的。唉!

   王动:这——其实——好吧,那就关上吧。

   衣柜“啪”的一声自己关上了。

   艳丽:啊,你看到没有,这柜子自己把门关上了。

   王动:什么,哦,可能刚才已经快关严了,被风一吹就关牢了。

   艳丽:风吹的?有风吗。

   王动:有啊,怎么没有。(唱)解放区的风是好大的风——咦,风停了。

   艳丽:(坐)莫名其妙。

   王动:给,请喝水。那个,我问你个问题哈,你有哥哥吗?

   艳丽:没有。

   王动:那你喜欢喝糯米甜酒吗?

   艳丽:不太喜欢。小品剧本

   王动:那,你觉得如果你有一个哥哥他会喜欢喝糯米甜酒吗?

   (柜子响动)

   艳丽:“噗”,对不起对不起,忽然想到一个很好笑的事就没忍住。那个,我好像听到有响声。

   王动:没有啊。我怎么没听见。

   艳丽:呵呵,我看你是有点紧张吧。这没什么的呀。要不还是我来问你吧。

   王动:好,好。

   艳丽:你就一个人吗,有孩子吗。

   王动:就我一个,没有孩子。

   艳丽:可是听介绍人说你是成过家的。

   王动:哦,我前妻是外地的,在一起四五年,后来生——

   艳丽:生什么?

   王动:生气了就走了,一去不复返。

   艳丽:这样啊,那她的脾气还挺大的。你现在是做什么的。

   王动:以前在南阳三色鸽做过技术员,现在自己做糯米甜酒卖。

   艳丽:也算是凭技术自主创业啊,还不错。怪不得三句话不离甜酒。原来这就是你的本行。

   王动:呵呵,都习惯了。

   艳丽:你是什么学历啊,平时有什么爱好?

   王动:我就高中毕业,平时喜欢看书。(看柜子)

   艳丽:你看柜子干什么,那里面是书吗。

   王动:不是,是衣服。

   艳丽:呵呵,我也喜欢读书。你在那儿上的高中?

   王动:南阳市二十一中。

   艳丽:二十一中?就是盆窑镇那个?我们是校友啊。你那一届的?

   王动:什么,你也是二十一中的,我九六届的。

   艳丽:哈,我九七届的,我们最少有两年是在一起的。你还记得教学楼前那一棵千年银杏树吗?

   王动:当然记得,每年的国庆节左右片片银杏叶金黄一片,秋风轻抚枯黄的银杏叶像千年前流传下来的一张张宣纸静静地无声地脱离树枝片片树枝黯然落下,那时候不管男同学还是女同学都喜欢捡一片夹在书页中做书签。

   艳丽:是吗,你真的还记得这些啊。那有关银杏叶还有一件很轰动的事你记得吗?

   王动:什么事?

   艳丽:那一年有一天早上很多早起去捡银杏叶做书签的同学赫然发现那天地上所铺的每一片树叶上都被人写了几个字,是一个男生向女生的表白。那个女生其实早就知道那个男生,那次银杏叶事件发生后其实那个女生已经被深深的感动了。她在心里已经答应了那个男生,可惜——

   王动:可惜那个男生在树叶上并没有写自己的名字,他不知道那女生也对他有意。他们那时虽然一个是高三文艺委员一个是高二文艺委员经常在一起讨论问题,可惜那个女生是优等生,前途无量。而他只是后进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所以他唯有把自己的全部情愫都倾洒在那天秋夜里落下的每一片树叶上——

   艳丽:李艳,我爱你。

   王动:李艳,我爱你。

   艳丽:你就是动一动王动?

   王动:你就是小报告李艳?

   艳丽:其实一进门我就觉得你很面熟,只是你长的变样了。

   王动:我也是觉的面熟。你也变了,更漂亮了。

   艳丽:傻瓜。当年你怎么不署上自己的名字呢,如果署上了,现在也许我们就不是这样相遇了。

   王动:我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你。

   艳丽:有什么配不配的呢,学习不好可以努力赶上,哪有什么重要的。

   王动: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艳丽:傻瓜,更何况我们现在也都不是学生了。你,现在,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王动:我,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看柜子)你先回去吧,我们改天再聊好吗。

   艳丽:你?——好,我走,我明白了。过去的事情再美好也只是一种回忆,你我都不再是当年的小报告和动一动了。

   王动:不,你不明白。事实是,唉,你还是先走吧,改天我们再接着聊。

   艳丽:你太过分了,就算我们当初没谈成大家也算是校友吧。有你这么赶人 的吗?你还在怪我当年打你小报告?

   王动:不是啊,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要不你明天再来都行。

   艳丽:好,我走。我再也不会再来了。

   “咚”儿子从衣柜中出来,靠在柜门口大口喘气。

   艳丽: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

   王动:他是——

   儿子:咦,大哥,你家什么时候来了个美女。不给哥们儿介绍一下?

   王动:儿子,你说什么?你是不是缺氧把脑袋憋坏了,怎么胡说八道起来了。快让爸爸看看。

   儿子:谁是你儿子,别乱占人便宜。你要想要儿子可以自己找人生一个,不能看我长的英俊潇洒就想据为己有。咱可是哥们,别没大没小的。

   艳丽:这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是谁?

   王动:你一边去!我说要留一条缝好呼吸你非要关劳了。你给我听好了。——他是我儿子。

   艳丽:我哪知道啊,这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你还算男人吗。

   王动:是,我不是男人,我他妈不是人。我现在告诉你了,这是我儿子,是我和前妻生的。

   儿子:爸,对不起,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王动:不,你没有对不起爸爸,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不该为了一己私欲去相亲,爸爸现在只要你,以后再也不相亲了。

   艳丽:是,你是不用再去相亲了。(走到儿子前拥抱儿子)我不知道刚才你在里面,对不起。请你叫我一声妈妈好吗?

   儿子:啊?妈妈!

   艳丽:哎。

   儿子:爸,你还冷着干什么,这还用教吗。

   王动:啊?(上前拥在一起)

   王动:现在我宣布,为了庆祝我们新家成立,我们干一杯山外山糯米甜酒。

   艳丽:什么,我刚才不是说不喜欢喝甜酒吗。

   王动:没办法,我们这个是山外山糯米甜酒赞助的啊。干杯!

   儿子,艳丽:干杯!

   结束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