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关于退休军人生活的幽默小品剧本《荣誉》

2015-11-09 19:0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故事发生在今天的一个四世同堂的军人家庭中。


剧中人物如下:


陆爷爷:86岁左右,一个从战争年代的硝烟战火中走过来的老军人,军队离休干部。身体硬朗,精神状态好。(以下简称:陆)


陆奶奶:81岁左右,也曾经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女战士,现已退休在家。以上二人是一对老夫妻。(以下简称:奶)


沈爷爷:85岁左右,军队离休干部,和陆爷爷是老战友,与陆同住在一个军人干休所。左腿有一点微瘸,战伤所致。(以下简称:沈)


孙女:30岁左右,现役文职军人,曾参加过99年国庆大阅兵。现为某军队医院医务人员,是陆爷爷的孙女 。(以下简称:女)


重孙女:6岁左右,上幼儿园大班。由于父母忙于工作,时常和太爷爷、太奶奶住在一起。是孙女的女儿,陆爷爷的重孙。(以下简称:重)


(场景)


时间:2搞笑小品009年10月1日上午9点刚过。


地点:陆爷爷家客厅。整洁、简练、敞亮,背墙左侧是进入客厅的正门。门侧墙边有一衣架,背墙右侧有一边门可入内室。客厅有沙发,茶几电话等家具。背墙正面显眼位置挂一字画幅,上书“军人魂”三个苍劲大字,舞台左前侧,还有一台“虚拟”的大屏幕电视机。整个室内显示出一个老军人家庭所特有的气度。


(故事在雄壮的“歌唱祖国”背景音乐中展开----音乐减弱,随着人物话音的展开,背景音乐淡去)


陆:(正打电话)喂---,啊,你们怎么还没到啊?哦,哦,你们快点啊。哦,我宝贝重孙要和我说话啊,好好好!


[奶端一果盘从右侧门上,放于茶几,见此景从背后嗔指老伴,潜台词:这老头子,一见重孙就乐得啥都忘了!]


陆:(自顾打电话,轻柔的)哎—宝贝啊,今天乖不乖啊,喔,喔,好!太爷爷太奶奶都等着你们呐,哎、哎,好,呗一个,(做亲状)啵!哎--乖!(放电话)哈哈哈-----。


奶:你呀,你瞅瞅---你今儿个这一大早都打了几个电话啦,催这个叫那个,就这几个人,都让你给折腾遍了。


陆:哎,这怎么叫折腾。咱们这个家,一年365天,就数今天这个日子最重要,啊,你知道不?老头子我盼今天,是整整又盼了10年啦!


奶:知道,知道![门铃响]


陆:快开门快开门,我那宝贝疙瘩回来咯。


[陆奶奶开门,女儿身着07制式军服,提水果,牵重孙女入室]


女:爷爷,奶奶---


重:太爷爷(扑入太爷怀中被抱起),太奶奶!


陆:哎,哎!(指自己的脸,示意重孙女“啵”一个,重乖巧的亲了一下。)恩,乖!---看看太爷爷给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啊----(拿出一面小国旗)


重:噢,国旗![被太爷举到肩头坐着,摇动国旗,老小同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女:下来快下来,别把太爷的腰闪了![接下女儿]爷爷,从昨天早上开始,你这宝贝重孙女就在提醒我:妈,别忘了明天是国庆节,我们要去太爷家一起看阅兵式。噢,还说:这可是太爷爷的命令哦!


奶:(对重孙),咱们就是太爷的小尾巴,太爷的头怎么摆,咱这小尾巴就怎么晃,是吧!


重:(使劲点头)恩!就是!


陆:(对女)怎么?你爸你妈都回不来啊?


女:啊。老爸老妈都在忙,越是过节,单位上事情越多,他们要值班呢。噢,我老爸老妈叫我给您二老带好呢!


陆:好好好!这些孩子们啦,都和我们年轻那会儿一个劲。


(门铃响,老沈头拎着一个包上,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东西---)


奶:哟,快进来,快进来。老头子,老沈来啦----


(奶欲接沈手中的包,沈婉谢,自己认真的把包挂在衣架上)


奶:(用手指点沈)嗨,你们这些老头子啊——(显然她知道包里是什么)来,来,这边坐!


沈:(对陆),哎我说你呀,没瞌睡是咋的?一大清早天还没亮就打电话叫我过来,你说咱们都是当过兵的人,国庆节,60年大庆,阅兵式这么大的事我还能忘喽?昨晚临睡前你打电话提醒我,今个一大早你又打电话!


陆:嗨嗨,还不是怕你把咱们那点事忘了。你说咱们两个老战友,老兵,坐在一块儿看北京阅兵式,那多带劲啊!再说了,你们家孩子都在外地工作,家里就你一个人,不是怕你大过节的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吗?中午在我这吃,饺子,茅台酒,还有你最得意的那一口,蘑菇炖小鸡,酸菜血肠汤,我都叫老伴给你弄好了---


沈:(打断陆的话头)得得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光叫我来你家喝酒啊?叫我来你家看阅兵式,你好向我显摆显摆你当年参加开国大典阅兵式接受毛.主.席检阅怎么自豪,怎么威风,心里头怎么美。


陆:(很肯定的)那是!


奶:(见俩老战友嘴上叫劲,忍不住乐了)还是老伙计好啊,那叫一个知根知底哦。咱家老陆那点心事,瞒不过你!


女:沈爷爷,我爷爷那可不叫显摆。那可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的自豪哎,不光我爷爷这么么说,还有我,我也会这么说!


沈:哎呀!对对对!(拍打自己的脑门,想起来了)你们家是俩人,俩人参加过国庆阅兵啊----这在咱们军人家庭里还真是不多见啊!


陆:(得意的笑了)哈哈哈哈,我这孙女啊,就在这件事上最给我争脸!


女:就是!爷爷25岁参加了开国大典的天安门阅兵。

陆:(兴奋地插话)我当时是步兵方队的成员。


女:我是20岁参加的99年50年大庆的天安门阅兵,是女兵方队的成员。


陆:走过那几步路,那就是一个军人一辈子的光荣哦。


女:96米的距离,1分零6秒的时间,踢着正步从天安门前走过128步。可这128步可以让我塌实的走一辈子,因为我是代表着我们的人民军队在接受党和国家,接受人民的检阅!


陆、沈:恩,说得好!(两人相视,开怀大笑)


奶:(用手指点孙女额头)这丫头,就和你爷爷一个德行!


沈:哎,老姐姐,咱们的孩子啊,在这一点上和咱们一个德行那可是件好事啊!就你这孙女,可真是不错----去年汶川地震,这孩子的事迹可是上了电视的哦。


陆;(得意的)那是!一个女孩子,随部队最先进入灾区,先后给灾民献血600毫升,救出7个灾民!


很认真的)太爷爷没说对---我妈妈不是女孩子,是女军人,女兵!


陆:对!对!对!(忙不迭的)太爷爷没说对,你妈妈是女军人,女兵!


奶奶插话) 老头子,你也别光这么夸你这孙女。进入灾区的那些部队哪个不是好样的?小战士们个顶个拼了命似的往灾区里冲,党员、干部们都在最危险的地方顶着干。


沈:就说咱们从飞机上跳下去那些伞兵战士----那么高的地方,那么厚的云,那么复杂的地形,地面上没有接应,也没有通讯联络,就那么往下跳,多悬呐!


女:其实啊,我们那支部队还不是最先进入灾区的,连温总理都比我们进去得还早!你说,胡主席,温总理都上了抗震救灾第一线,那么多的余震,可他们就在那摇摇晃晃的废墟上视察灾情,指挥全国各地千军万马参加救灾,那不和咱们一样危险吗?


奶:你说为咱们老百姓,咱们的国家领.导.人都生死不顾了,你说咱们的军人能不拼命吗?


沈:(感慨的)仔细想一想啊,作为一个军人,咱们这一辈子,其实啊每天都在接受检阅。管他是和平时期,还是国家有了灾难有了战争,不管是啥时候,咱们在干什么,怎么干,干得好不好,一举一动,那党中央的眼睛,国家和人民的眼睛都在时刻看着咱们啊!


陆、女:是啊是啊!


奶:(端果盘)搞笑小品剧本来来来,别光说话,吃水果-----(把果盘端到重孙女面前,示意重孙给老人们递水果。老人接过水果,顺手把孩子搂在怀里)。


沈:哎,伙计,好些天没过来看你,还好吧?


陆:好,好,照样是身体倍棒,吃嘛嘛香!还每天坚持散步。喔—还有,哎(摆手,欲言又止,表示不说了)。


女:哎,爷爷,怎么不说啦?


奶:他呀,这两天正琢磨着向人家老沈头学打太极拳呢,可又磨不开面子求人家教他~~


陆:他不就会那两下子太极拳吗,咱不求他咱自己也能学会。


沈:真的啊?你自己就能学会?


陆:啊!我这宝贝重孙前几天才教过我,虽然只是几个初级动作,但我看就跟你那个一样,很有那个“范儿”咧!


女:是吗?(对重孙女)你真的教过太爷爷啊?


重:恩,我教太爷爷打太极拳,我是老师,太爷爷是我的学生!


陆:嗳,就是就是!咱宝贝重孙还给我说了动作口令呢!啊,我比划两下给你们看,(开始太极拳动作)一个大西瓜,一刀切两下,一半送给你,一半送给他——


(旁观的人都看乐了)


沈:哈哈哈哈,确实学得很象啊,很象啊!继承了我的真传啊----


陆:什么叫你的真传,这是我跟我宝贝重孙学的!~


沈:是啊是啊。可你也不问一问,你这宝贝疙瘩是跟谁学的啊?


陆:(转身问重孙):宝贝,告诉爷爷,你跟谁学的啊?


重:沈爷爷!沈爷爷教我,让我回来教你!


沈:哈哈哈哈---


重:沈爷爷说,这是我和他的军事秘密。


沈:你看你小重孙学得多好,象你----弄得象个摆西瓜摊似的。


陆:嗨,嗨!你别不服气。什么叫摆西瓜摊啊?打太极拳我不如你,那这个(做原地正步踢腿)踢正步你能比过我吗?


沈:你看你看,又来了不是?你这一辈子啊 ,年轻的时候和鬼子较劲,和GUO民DANG较劲。到后来你又和工作,和困难,和不正之风较劲。这都对,都是应该的嘛,啊!可到现在老了老了,你就好好歇着吧,可你没事老拿我较劲!---踢正步?那是你的本钱,我老沈头比不过你,行了吧?


女:怎么回事啊,爷爷?你怎么和沈爷爷比踢正步啊?


陆:恩----,(欲后发制人)叫他说。


沈:(不上当)我说?我说啥?----我不说!


陆:(有点得意又有点无奈的指点着沈)嘿,那年啊,上级来挑选参加开国大典阅兵式的人,整整一个团,只挑30个!要个子高,形象好,出身没问题,军事要过硬,噢,噢,还要最好是在战场上立过功的。(对沈很得意的)咱们这个连队100多号人,只选上了俩人:咱们指导员李狗剩,(对自己翘起大拇指)还有一个---我!


沈:嘿,你看你看,看把你美的!(对奶)你家这老头子啊,就这臭毛病,一辈子改不了!


陆:嗨,你别不服气。那能不美啊?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过天安门,接受新中-国的检阅,接受毛.主.席的检阅,那叫荣誉,咱军人的荣誉!就说你吧,没选上,自个跑到营房边小树林里,干啥去啦?哈哈哈---哭鼻子!

沈:能不哭吗?咱俩高矮胖瘦都差不多,一起当兵,我打的仗,立的功也不比你少。噢,就你这条小命,还是我老沈头帮你拣回来的!


陆:那是那是!进军大别山那年,打羊山集,我负了重伤,还是兄弟你把我背下来的。


沈:(心里略微平衡一点)哼,不就因为我在打过长江的时候腿上负的伤还没痊愈,来挑人的首长说我走道还有点瘸,要不然,我也和你一样进北京参加开国大典啊!就为这,我可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呐!(喝口茶水)可话又说回来,那时候咱们连队还真有几个象模象样的好兵。啊,炮班的大老刘,抗机枪的赵黑子,还有通讯员小张,多好的兵,哪一个不比你帅气?可惜咯,他们都没赶上啊!


陆:是啊,(进入回忆状态)大老刘牺牲在淮海战役,黑子牺牲在长江边上,小张牺牲在解放武汉的战斗中,那时候的他们,咱们,都才20来岁啊。(情绪渐渐回到当年---)


沈:还有咱们连指导员李狗剩和那好几十个兄弟,,后来都牺牲在朝鲜战场上,那场战斗那个惨啊!


[配音响起,渐强到弱---断续不断的步..枪,机枪射击声,(河蟹)爆炸声,炮弹尖啸落地的轰响声,飞机俯冲扫射和投弹的炸裂声,隐隐约约的喊杀声,仿佛一场浴血搏杀正在舞台前方不远的某处展开--]


沈:那美国鬼子为了从咱们阵地上撕开一个口子,把飞机坦克大炮都用上了,不歇气的轰啊,炸啊,两天两夜下来,整个山头被炸矮了两尺啊!


陆:咱们一个连一百二十多号人,到了最后完成阻击任务撤下来的时候,能坚持自己走下阵地的弟兄们只剩了不到15个,还有就是那20多个伤员,其他80多个弟兄都把生命留在了那不到两千平方米的阵地上!和我一起在开国大典阅兵式上走过天安门前的指导员李狗剩,楞是让美国人的飞机给炸的连人都没了,满坡上就只找到他的半条腿啊——(哽咽,哭了!)


沈:(拍陆肩膀,安慰的)是啊,是啊,就这样,咱们楞是把那帮“联合GUO军”给打趴下了,让他们知道了咱们新中-国的人民和军队不是那么好欺负了!


陆:(抹去老泪)就是就是!搁现在,谁要是再想那么欺负咱们,门儿都没有!(突然想起什么,对沈)喔,伙计,我让你带的东西都带上了吧?


沈:带着呐带着呐。(亮出手上的小包)


陆:好,走。咱哥俩进屋倒饬倒饬去!(俩人进入里屋)


女:(不解的)奶奶,他们这是干啥呀,那么神神秘秘的?


奶:干啥?你这爷爷还能干啥?半个月以前,他们不知道从哪儿知道,由他们的老部队组建的阅兵方队要参加国庆阅兵式,你爷爷就和老沈头商量着,要在今天穿上军装,戴上那些记录着他们战斗荣誉的奖章牌牌,


(俩老军人穿着没有军衔的97~式军装从里屋出来,胸前很显眼的佩带着各种各样的勋章、奖章)


奶:等一会儿看电视上转播北京天安门阅兵式的时候,他俩要代表那些牺牲了的战友,向他们的老部队敬礼!


沈:(摆手,不完全同意,但很自豪又是发自内心的)嗨,刚才你那话不完全对,---我们这代人的荣誉,早就属于过去。(用眼光示意,指孙女,重孙女和台下的全体观众)他们,他们,咱们全体中-国人的荣誉才真正属于未来!


陆:就是!江山稳固,人民幸福,国家一天比一天繁荣富强,这才是咱们全体中-国人最高的荣誉啊!


齐:对,这才是咱们全体中-国人最高的荣誉!


[雄壮的《阅兵进行曲》背景音乐响起----]


重:(指着电视机)太爷爷、沈老爷爷,快看快看,阅兵式就要开始了!


(大家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画面,背景音乐渐强,中央电视台播音员激昂振奋的解说词回荡在室内:沿着漫漫长征的英雄足迹,披着巍巍太行的烽火硝烟,踏着滚滚长江的汹涌波涛,穿国战争与和平的峥嵘岁月,肩负着新世纪新阶段的光荣使命,人民军队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阔步走来----)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看着电视画面]


{背景音响中,分列式行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分列式指挥员的口令:“向右----看!”,齐步换正步的声音]


[随着分列式的动作声音,陆、沈、女三个人表情严肃、庄重而自豪,整齐的向着电视机的方向,向着左台口,向着全体观众,以标准的阅兵注目礼口令和动作]


沈、女:“一---,二---,敬礼!”


[重孙女回头看了看大人们的动作,也模仿着上前一步,立正,敬礼]


[人民军队排山倒海,撼天动地的整齐脚步声如海潮般震响在整个舞台空间!]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