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真是人民的好警察!搞笑的小品剧本《片警孙建设》

2015-11-11 17:14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时间:2010年3月末的一天公安部全国英模表彰大会刚刚结束

地点: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石桥子街道文昌里社区孙建设警务室内

人物:小鸽子 (男20多岁,禽流感时养鸽子,天天抱条宠物狗,孙建设给他买的。)

杜大妈 (女60多岁,厉害不讲理,孙建设给她过钱,现是夕阳红巡逻队长。)

魏老太 (女90来岁,坐轮椅,孙建设照顾她13年,两人情同母子。)

班书记 (女40来岁,石桥子街道文昌里社区干部。)

张所长 (年会小品剧本男40多岁,锦州市公安局凌河区分局石桥子派出所所长。)

东方娇 (女30来岁,CCTV新闻评论部编导,为拍摄孙建设来作前期采访。)

孙建设 (男55周岁,锦州市公安局凌河分局石桥子派出所文昌里社区片警。)

梗概:2010年3月末的一天,公安部全国爱民模范表彰大会在北京刚刚结束,锦州市凌河区石桥子街道文昌里社区“孙建设警务室”内挤满了小区居民,大家兴高采烈,在社区干部班书记的张罗下,准备欢迎片警孙建设载誉归来。这时,石桥子派出所张所长带领CCTV新闻评论部编导东方娇来到了“孙建设警务室”,为拍摄孙建设工作和生活的纪录片来作前期采访调研。在小区居民的讲述中,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普通片警孙建设呈现在记者和观众面前。全剧结束时,孙建设(本人出演)回到了警务室,向记者、小区居民和观众道出自己的心声。


(孙建设警务室内。以观众视线为准,左侧一大一小两个沙发,右侧两张对放的办公桌,桌上电脑和各种簿册台帐摆放整齐,背景墙上从左到右依次是孙建设警务室铜匾、各种图版、铁柜。杜大妈擦办公桌。)


杜大妈:(高兴地,满嘴锦州口音)建设这崩子(近期)不在家,上北京去戴大红花,防火防贼防拉驴儿(骗子)的,这处溜儿(这地方)眼下(现在)我说了算(负责)啦!十多年没着一把火,也没出过啥案子,一定把红旗抗到底,说啥不能整砢碜啦!冷不丁地(突然)做把好事,这脸儿上还那啥挺白搽(害羞)!把门关上,别让谁瞅着。(关门)啥?我谁?老妇乃夕阳红巡逻队队长。从前是谁瞅谁眼晕的母夜叉,现在是谁见谁稀罕的杜大妈。

小鸽子:(抱着宠物狗从左侧上,边走边唱,严重跑调)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清晨我放飞一群白鸽。(对观众)笑啥!孙建设我叔说我从小就和艺术不共戴天。(看看警务室门)没人儿?好几天没瞄着人影了,这孙大忙人干啥去啦?(敲门)

杜大妈:谁?

小鸽子:(惊讶)妈呀!女的。(扒窗户看)孙叔平时挺勤勤(爱干活)的,除了皮鞋那儿都擦锃亮,这咋还雇人收拾屋呢?

杜大妈:(开门看见小鸽子)你别贼溜的。进来!(小鸽子进屋后到处找孙建设)撒么(寻找)啥!就我一个,没别人儿。

小鸽子:(感慨地)人心不古啊!剥削!肯定是剥削!

杜大妈:(不解地)什么剥削?

小鸽子:时间一长就原形毕露了吧!我早知道,孙建设把你提拔到巡逻队大队长的位置,那就是让你日后任劳任怨地给他干活。

杜大妈:(突然明白)你个小瘪犊子!小鸽子,你就损吧你啊!我让你埋汰人!(用抹布打小鸽子。小鸽子接抹布,把狗扔了)

小鸽子:(心疼地抱起狗)别怕,宝贝儿。咱不和地球人一般见识,好狗不和女的斗。

杜大妈:(猛然想起)你啥好饼啊你!(对观众,白话小鸽子)大伙儿知道吧,就他,养了一群鸽子,那年禽流感,他硬说警察到哪儿哪儿好使,警察出面鸽子给面儿,非让孙建设亲自给他家鸽子打预防针。结果预防针打完了,老孙的手和胳膊上让鸽子的嘴叨了无数针。(气愤地)那可是正闹禽流感呐!

小鸽子:不,那你还心疼了咋地?

杜大妈:(刹不住了,继续白话小鸽子)你养个串种的假藏獒,成天旺旺,大伙儿晚上睡不好觉,孩子一过吓得直哭。老孙苦口婆心劝你卖了,你非得让人家给你买个小狗,说是有面儿!我看你那面儿比这狗脸儿大不哪儿去!

小鸽子:那是。(突然明白)不是!(反戈一击)不你还有脸说我呐!是谁在单洞儿买了假药?发现上当是谁恬不知耻向警察报告?茫茫人海哪里去把骗子寻找?那片儿不归老孙管你知不知到?我孙叔怕你上火给你一百块钱,你见利忘义揣兜真要!对!还有那回,你半夜三更给我孙叔打电话,说你捡到一头驴,从汽车上掉下来的,摔死了,你还踢了一脚。我孙叔跑来一看,是给死人扎的——纸驴。

杜大妈:天黑我不没敢细看吗。(后悔地)行啦!咱娘俩就别掰扯(争辩)啦!

小鸽子:掰扯吧,大不了咱俩同归于尽。

杜大妈:(数板)小鸽子,坐好啦。你听大妈说,听完别害怕。

小鸽子:好诗!有韵。

杜大妈:(数板)爱民片警孙建设,北京去戴大红花。

小鸽子:(一激灵)一步登天!

杜大妈:(数板)一会他就回来啦,你说咱得送他啥?

小鸽子:(想了想,学广告)孙叔从来不收礼呀。不收礼呀,不收礼。

杜大妈:(数板)收礼就收一束花。

小鸽子:(伸手)我去买,你拿钱。大妈。

杜大妈:(拿出一百元钱)就照这些造。钱不是问题。

小鸽子:对,问题是我没钱。(惊讶地接钱,辨别真假后放入口袋)放心,我和钱有血海深仇,保证全部歼灭。杜大妈,我看你不是杜大妈。

杜大妈:不是杜大妈我是啥?

小鸽子:(赞美地)妈!大——度!

杜大妈:这死孩子。(小鸽子抱狗从右侧下)啥时候都忘不了它。回来时把你那破狗扔家!喷了古龙水儿也是个人渣样儿!(继续打扫警务室)


(班书记抱着一束鲜花,推着轮椅从左侧上。魏老太坐在轮椅上,怀里抱着一瓶二十多年前的老凌川酒,如同珍宝。两人边走边聊。)


班书记:看到了吧,魏大妈,这就是建设大哥的警务室。

魏老太:13年啦,要不是建设和你们街道的上心,我就是死屋里放臭喽都没人知道。

班书记:现在这个保姆您还满意吧?(抬轮椅过门坎进屋)

杜大妈:(帮忙抬轮椅)班书记,您把魏大妈推来啦!

魏老太:(对杜大妈)惊蛰乌鸦叫,春分地水干。我出来透透风,接接地气,接接建设。(对班书记)满意。要不是我这腿脚不利索,雇保姆干啥,你们还得破费。有建设隔三岔五看看就行啊!

班书记:(把花递给杜大妈)老太太让买的,说儿子有出息,当妈的也荣光。

杜大妈:(年会小品接花)整重啦,我打发小鸽子买去啦!


(魏老太自己摇轮椅,仔细地看警务室里的一切。班书记和杜大妈一起继续打扫警务室。)


班书记:孙大哥一会儿就从锦州南站下车,市里领导都接去啦。

杜大妈:大门口是我们夕阳红巡逻队临时练的大秧歌,服装有的是现借的。

班书记:来时我看着啦,挺好。


(外边扭秧歌的锣鼓声响起,班书记、杜大妈和魏老太一同向外望去。张所长带着CCTV新闻评论部编导东方娇从左侧上,边走边介绍,锣鼓声停止。)


张所长:这就是以孙建设名字命名的警务室,辖区是凌河区石桥子街道文昌里,总计1304户,人口是3706人,由于接近城乡结合部,出租房屋和外来人口比较多,治安状况相对比较复杂。

东方娇:您对基层的情况很熟啊!

张所长:我们就是基层吗。(进警务室,向大家介绍)这位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东方娇,专程来采访孙建设的。(向记者介绍)这是我们石桥子街道班书记,这位是孙建设常年照顾的魏奶奶,这位是杜大妈,夕阳红巡逻队队长,我们的抓捕英雄。

魏、杜:(和东方娇一一握手)您好!您好!

班书记:您好!快请坐。

东方娇:我是在公安部表彰大会上了解到孙建设的,先来做前期调研采访。(对杜大妈)听张所长介绍说您是抓捕英雄,能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杜大妈:(不好意思)我啥抓捕英雄。

魏老太:别白搽(害羞),有啥说啥。

杜大妈:那啥,张所长他们不常说什么警力有限、民力无限吗,孙建设来到姆这疙瘩(我们这里)后,就把我们这群老头老太太划拉到一块儿,成立了夕阳红巡逻队。那天,一个小子在这处溜儿(这地方)瞎溜达,被我们围上了,越问越驴唇不对马嘴,我们就整到了警务室。孙建设一审,归其(结果)是一个什么网逃,在老家把人攮(杀)死后,蹽(跑)锦州避风来啦。

张所长:(对东方娇)不好意思,锦州方言能听懂吗?

东方娇:没关系,锦州话很有幽默感。(对魏老太)老奶奶,您老抱着瓶子做什么?

魏老太:这是二十五年前的凌川酒。建设这回上京城开英模会,我这当妈的高兴,回来我给他接风。

班书记:这娘俩处的感情可深啦!

魏老太:十多年啦,建设管我这活的,还管死的,操不完的心啊!

东方娇:还管死的,这是怎么回事儿?

杜大妈:就是“挣的是买白菜的钱,操的是卖白粉儿心”。

班书记:(对杜大妈)那有这么比喻的。(对东方娇)是这样,我们这儿有一位姓陈的下岗工人,六年前患癌症去世了。他家住的是防震棚,老伴是植物人,儿子残疾。老人死都没合上眼睛,是孙大哥用手把老人的眼皮捂热,轻揉眼眶,帮老人把眼睛闭上。事后孙大哥找到我们,一起向上级反映,为这个家庭解决了一套60多平的楼房。

杜大妈:(着急接话)还有那个有精神病的三丫头,跳楼死的,谁敢上前啊!建设连擦血带编织(整理)衣服,帮着跑火葬场,没掏一分钱,多合适(占了便宜)啊!


(小鸽子拿着一束鲜花从右侧上,接杜大妈话。)


小鸽子:合适(占便宜)你也死一回,让我孙叔也给你收尸。

杜大妈:(对小鸽子)我要是不打你,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小鸽子:(对杜大妈)我可不是医院门口那帮算卦的,专唠病人爱听的嗑。(问张所长)张所长,这位——美女是——?(指东方娇)

张所长:这位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

东方娇:我叫东方娇。

小鸽子:就是东方时空、焦点访谈的意思,明白。好!(把班书记拿来的花和自己买的花一同献给东方娇)他们都叫我小鸽子,其实我大号叫郑景仁,我代表所有正经人欢迎您!

东方娇:这咋送两束花啊!

小鸽子:这是我们锦州的风俗,俩俩走。

东方娇:您叫正经人?

小鸽子:郑板桥的桥,风景的风,仁义的义。我爸取的,有才吗?

班书记:小鸽子,人家东方记者是专程来采访你孙叔的。你要像个人儿似的,好好配合。

小鸽子:配合,绝对好好配合。谁要是说我孙叔的坏话,不是想死就是不想活了。

东方娇:能说说你眼中的孙叔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小鸽子:我眼中的孙叔,是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儿的人。我们这儿搬来一个叫“艾大疤瘌”的人,成天往家招不三不四的女人,影响很坏。我孙叔说他他打我孙叔,我孙叔没还手,他说穿上这身警服不能有辱斯文;我们大伙和开发商干仗,我孙叔往当间儿一站,双方当时立码停电(消了火气),那身警服绝对镇人、贼啦精神。

东方娇:(对大家)能说说孙建设的性格特点吗?

魏老太:实!直!前年差点没把上边的检查组给竖那儿(尴尬)。

小鸽子:(对魏老太)你说那事儿噶啥(干什么)!

张所长:(一阵沉默后)这事说说也没啥。前年我们“三基”工程检查,上级检查组说有个十户八户没走访、差个三名五位的都在误差范围之内,都算优秀。孙建设不干了,说差一位也是一口人命,绝对不能差。他非要检查组挨户核实、按人调查。检查组查了两天……

东方娇:结果呢?

张所长:(自豪地)连出租屋和暂住人口都算上,一户没落,一人不差。检查组说基层基础工作做得这么实,太难得了!

魏老太:(无限感慨地)自打我坐上这轮椅,建设有三四年没回老家了。张所长,今年说啥也得放他假,黑龙江那儿有他的亲爹亲妈呀!

杜大妈:(无限感慨地)警察不是神仙,可建设在我们心中,就是有求必应的活菩萨。好人啊!

小鸽子:(对东方娇)你们好好拍,让全中-国都知道,锦州有一位这样的好警察!

班书记:(无限感慨地)孙大哥总说自己没干啥,其实他干的那些事儿对于群众来说,件件都是天大的事!

东方娇:谢谢!谢谢大家告诉我孙建设的故事。马天民永远在人民群众身边!


(外边扭秧歌的锣鼓声又一次响起,大家一同向外望去,孙建设[原型亲自出场]大步走进警务室)


全体:(张所长)回来啦,老孙。(班书记)孙大哥。(东方娇)孙警官,您好!(小鸽子)孙叔。(杜大妈)报告孙队,你出差期间社区一切平安!

孙建设:(和大家一一握手)好!好!大家好!

魏老太:(孙建设来到魏老太身边)建设,妈给你一瓶好酒,咱不犯纪律,回家喝。

孙建设:谢谢!谢谢!谢谢大家!


(欢快的音乐混入。 歌曲《警民一家亲》:常说一句话,有事情问大妈,有事情问大妈。知根知底,咱们更知心。更知心,胜一家……音乐渐弱,东方娇把两束鲜花

献给孙建设,全体演员簇拥着孙建设走到舞台前。)


孙建设:(音乐渐弱后)说句心里话,我只是做了一名人民警察应该做的工作,党和人民却把一枚枚奖章戴在我的胸前。我知道,这里面有党和国家的关怀和期望,有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深情。我是代表全体锦州警察去领奖的,这崇高的荣誉,永远属于我们这支英雄的队伍,属于大家!


(音乐渐强,孙建设把一束鲜花交给张所长,二人把花束打开,抛向台下观众。

音乐响,歌曲《警民一家亲》:谁叫胜是一家,东西南北,那金盾护天下。谁叫胜是一家,春夏秋冬,那警徽映中-华。人民如父母,警民是一家。平安无价,和谐好年华。人民如父母,警民是一家。盛世太平,就靠你我他……孙建设和张所长敬礼,包括魏老太在内的其余演员模仿锦州木偶动作跳起欢快的舞蹈。 全剧终。 )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