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关于抗震救灾的感人小品剧本《千里诉衷肠》

2015-12-13 20:0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人物:肖婷(石建设爱人)

张小梅(江凯爱人)

石建设

江凯

群配:ABCD


地点:探矿某途中小站

援建办事处



场景一:

(声音模拟)风声鹤唳,电闪雷鸣。

四千多米的西藏高原,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拉萨办事处的两名工程人员正行进在探矿路途中,漫天尘石飞扬。

石建设、江凯两人身穿棉袄,背探矿锤,行军壶,脸面黝黑,脏,胡子拉碴。江凯见石建设干裂的嘴唇,执意要让石建设喝干了行军壶里的最后一口水,自己在一旁吐咽唾沫。

(群舞演年会小品员,在两人身边随情景需要表演艰难行进的动作。)

江:(手执指南针,右手向前指)走,继续往前走。估计翻过这座小山包,就会有毡房了。

石:(点头,一脸执着。)嗯,我们要挺住,兄弟,我们走。(挽起胳膊,挺身坚难前行。)

一阵龙旋风,呼啸来袭,将举步为艰的两兄弟,冲散,石建设一个趔趄,被脚下的凸起物绊倒,嗵一声,摔下去,爬起时,鼻腔鲜血直流。江凯逆风爬行,摸到石建设的脚踝,站起,见石建设血迹斑斑,上下摸索,终无所获,遂扯下衣袖中的棉絮,团成球,塞进石的鼻子止血。

风越刮越大,白昼恍如黑夜。江凯打开随身携带的探矿灯,握紧石建设的手,一步一步,向前进……



场景二:

陈设简陋的驻藏办事处。一桌一椅一电视。桌面上,一台红色的电话机,这是唯一的对外联络的通讯工具。移动电话,在这里,大多时候,纯属装饰品。07年“3.14”事件期间,人民武装部队为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投入大力警力维护和平统一,并对一切通讯措施进行控制,对移动讯号进行阻解干扰设置。

此前,石建设、江凯奉命去往某地实地勘查。年后,肖婷、张小梅得到集团公司的特许,结伴前往西藏探亲。

在驻藏办事处小住两三天,仍不见爱人的身影。


肖婷:这里的天气真是娃娃脸,说变就变,刚才还睛空万里,多大点的功夫,气温就降下来了,刚才还穿长袖,不一会就得穿棉袄。(冻得哆嗦,搓双手,哈气。)

张小梅:都两三天,江凯他们怎么还不回?

肖:办事处的老王说了,他们出门好些天了,回来的话,就是这两天的事了,可能是这鬼天气,唉。(叹气,眼神扫过桌上的电话机。)

张:莫看了,一天看了几十上百遍了,它呀,就是一声不吭,像个哑巴。唉。(也趴在电话机旁盯紧了,等待。)

肖:老王说了,建设他知道我们要来。

张:我们来了,他们却刚离开。(噘嘴巴)

肖:老王说了,他们知道打电话回来的。

张:老王,老王,老王是无线发射台呀,能跟他们联络上?

肖:我们到的头一天,他们还打电话回来问过的,或许,也许,幸许,今天就会打来电话。(充满期盼。)

时钟滴滴嗒嗒,一分一秒地过去。电话机一动不动,悄无声息。

张:我去收拾下房间,瞧他们两个大男人,屋里没个女人,乱成鸡窝了。(边说边向走)

肖:那你去,我守着。待会,你来守,我去做。

“丁铃铃”,电话机响了,俩人迅速跑到电话机跟前。还不等她们伸手接听,电话铃声停了。

张:谁打来的?不会是他们吧!

肖:(长呼一口气,叹道。)唉,这台话机没有来电显示,看不出来,是从哪打来的。(略顿)放心,还会打来的。

张:我也要等。

俩人紧盯电话机,像守候一座宝藏。(起画外音,时钟点滴声。)

“丁……”不等电话铃声响长,肖婷一把提起话筒。

肖:喂,是建设吗?喂,,,,,,(一阵忙音)

张:怎么了,我来接。

俩人失望的搁下话筒。坐下。

“丁铃铃。”

张:嘘,(食指放嘴唇边)让它响几声,免得断了。

肖心领神会,按捺不住,抓起话筒。

肖:我年会小品剧本呀,肖婷,(试探地问)是建设吧?。


江凯:肖婷呀,我是江凯。你们来了,几时到的?你们还好吧?记得多穿点,高原气候多变,注意保重身体,吃得怎么样?还习惯吧?

肖:江凯,我们好着呢,你们呢?我们家小敏爸爸在不?不,不,我把听筒给小梅,我让她来接你的电话。

石建设:喂,喂,我是建设呀,肖婷,家里好吧?

张小梅:江凯,我是小梅呀。什么,是建设呀,噢,(掩口笑)江凯把话筒给你了呀。

(石建设要将话筒给江凯听,江凯摆手,请继续。)

石:是你家媳妇,还是你来听。你不是有好多话要说。

江:不,你先同我嫂子说说话,让小梅把话筒给肖婷。


张小梅将话筒推给肖婷,肖婷推过去。

张小梅:喏,你们家那位,你来接。

肖婷:你同建设多讲几句,我等会,再听。

说着,说着,手不由自主地接过了张小梅硬塞到怀里的听筒。

肖婷:建设,(哽咽声)你怎么样了,咋还不见你的人影呢?我在这都住三天了。每天吃牛、羊肉,一身的膻气,打你那头,都能闻得着。


肖婷:我打算把孩子也带过来,让你瞧瞧的。我们家小敏开学了,上实验班呢。我来,小敏放学就去他姥爷家,她上学期期末考试,发挥得好,成绩排在年级前十名呢。学校还发了奖学金,孩子舍不得花。这次来,小敏特意上街买了防晒霜、止鼻血灵,说带过来,记得看着你用。

呵呵,年前你打电话回家,说高原紫外线强,风沙大,氧气含量低,不是流鼻血,就是掉头发,小敏听了,急得不得了,说这下,他玉树临风,风流洒脱的老爸形象,全毁了。


石建设:(朗声大笑)这孩子,鬼点子真多。还抹防晒霜?那能管用吗?流鼻血,头晕,眼花,心跳加速,那也是刚来的时候,才出现的症状,现在,好多了,我这身体就像是往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炼了一样,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了。


江凯听石建设如此比喻,用拳头狠狠擂了擂他的胸膛,建设愈发挺直了身板,捋了捋略显稀疏的头顶。石建设下颌微抬,一副自得表情,瞧,仍是一好汉。(手握听筒,英姿飒爽地来回走步。)

石:老婆,你放心,我这身体,为了你,为了小敏,为了咱全家,我说什么,也得看好啰。

江凯:(凑近听筒说)嫂子,我哥说了,为了你,他得保重身体。

石建设推开一脸坏笑的江凯,作势敲他的额头。


石建设:好了,肖婷,你把话筒给小梅,我让江凯那小子来接。

石建设:(拉过江凯,低声说)给你家小梅说点动听的。瞧你小子没个正经,好好的说。


江凯:(接了话筒,一个潇洒的军人行礼。)向老婆大人汇报,本人江凯,小名小凯子,老婆送一爱称,亲爱的小凯子。

(正色道)接到集团公司下达的外援找矿任务至今,小凯子进藏已达一年三个月,折合10944个小时零五分零一十二秒。(抬手腕读秒。)

小凯子对你的思念,汹涌澎湃了10971小时又六分二十一秒。

另,其中包括离开家门,乘坐火车进藏的二十多个小时。

在这十五个月里,小凯子将对你的思念化作相思的玛瑙,堆彻如山,高度垒到------可与西藏高原的海拨试比高。

江凯:老婆,我想你。(深情地)


张小梅:小凯,我也……


“沙沙沙”,电话讯号时断时续。

张小梅:喂,喂,喂,你听得到吗?听得到呀。噢,家里不用你操心,咱爸咱妈,还有你那条宝贝猫咪琳达,噢,还有我,全都好着呢。

小凯子,你什么时候回来哟?(眼睛挂上泪花。)那天,是我不好,不该跟你发脾气,不该说气话,不该冲你喊。

江凯:喊啥了?我忘了。

张小梅:喊,喊,那是我在气头上,不是真心的。小凯,我保重,再也不把离婚挂在口上了。若再犯,上天惩罚我来世变猪、变狗、变猫咪。

江凯:变成琳达那样的可爱小猫咪,我还不得更爱你了?

张小梅:哼,江凯,你意思是现在,我不抵你那只小猫啰?

江凯:生哪门子干醋?同猫一般见识。唉。

江凯:小梅,把话筒给肖婷姐吧,她肯定还有话要对建设哥讲。


肖婷:你们两口子再聊会,我就不说了,我给他们收拾房间去,不在这碍事。(笑眯眯地,要离开,被小梅攥住。)

张小梅:肖婷姐,别走,好不容易接通了,你跟建设大哥再说两句呗。

肖婷:不说了,时间留给你们。


“轰隆隆”话筒里传来一声巨响。

江凯:不好,不会是坍方吧?。(屋顶震落粉尘,扑蔌蔌直往下掉。江甩甩头,摊手掌看了看。)石建设跑出去查看,喊“是泥石流”。

肖婷、张小梅这边,将那边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俩人齐齐握紧了话筒。

肖、张:建设(江凯),咋了?

石建设示意江凯挂掉电话。自己戴上安全帽,披上雨衣,准备出门。

江凯:我们放心,我们好好的。等着,我们马上返回呢!我挂了。

肖、张:嗯,我们……等你们平安归来。


(起画外音,新闻播报声:据本台记者宋大宁传来的消息,自拉萨3月14日,da lai集团在国外某些势力支持下,煽动、策划了“3.14”严重打砸烧暴力犯罪事件以来,祸不单行,距拉萨三十六公里的甲玛乡发生小范围坍塌,造成二人受伤,三人失踪。该乡已经迅速投入到救援工作中,民间群众也自发的参加到救援……


(通过他人之口加入外援人员野外作业的艰辛场面叙述。)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