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适合企业年会的超级搞笑小品剧本《选演员》

2016-06-06 22:3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时间:某年某月某一天

地点:某矿

人物:李导

女甲男甲

李导:(从台口往台上边走边说)矿工会要准备举办首届相声小品大赛,这不,我们单位的队长和书记让我当导演,括号,(神秘、小声的说)队长说我可以享受副带班儿的待遇,这回儿在我们单位看谁还敢小看我,小样的,知道吗,副带班儿的,那是中层干部啊!但唯一遗憾的是,上下班不让我坐科级大客,我去了几次都叫人家给撵下来了,呸,不让坐就不坐呗,有啥了不起的呀?谁稀罕那?什么?我具体负责啥?你不知道啊,那我告诉你们吧,我负责选演员,这可是个好差使。(在台上翻看手中的纸,嘴里还哼着小曲)

男甲、女甲同时上(边走边争执):(男)哎呀,你回去吧,你不行。(女)什么我不行啊,我照你差什么呀?(男)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差多了。(女)你以为你是谁那?还你说不行,你说不行,你算老几呀?。。。。。。

李导:吵吵、吵吵。吵吵什么呀吵吵,离大老远地就听你们俩吵吵,有啥好吵吵的呀,吃耗子药了还是脑袋让门框给挤了?

女甲:呦,我当是谁那,啧啧啧,还以为是哪个大领导那,原来是你呀?真是的,猪窝里拣小孩,这哪儿冒出个人来那?

男甲:人家结婚娶个大肚子媳妇,你在家里骂人家丈母娘,碍你啥事呀?

李导:你俩知道我是谁不?搞笑小品

女甲:(把嘴一瞥)我的妈呀,要是说猪八戒他二姨,我不认识,那到是真的,就你,我还不认识啊?我的妈呀。

男甲:屁股蛋子戴口罩,真有不要脸的?

女甲;哈哈哈,对!擀面杖压麻花——擀劲儿。

李导:你怎么骂人那?

男甲:我们俩吵吵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李导:得、得、得,你们俩一边呆着去,我不和你俩一般见识,我还有正事那?

男甲:你有啥正事呀?

李导:我有啥正事?告诉你们吧,知道不?矿工会要举办首届相声小品比赛。

男甲、女甲:知道啊!

李导;咱们单位也要出个节目,知道不?

男甲、女甲:知道啊?

李导:知道我做什么不?

男甲|、女甲:知道啊。啊不知道!

李导:告诉你们吧,领导让我当导演,负责选演员和排练节目。

女甲:哎呀妈呀,这不是李姐吗?不,是李导啊,诶呀、诶呀、诶呀李导,你好啊。

李导:去、去、去,一边呆着去,少在这和我套近乎。

男甲:李姐,不,李导,不,是李大妈,李大妈,李大妈你吃饭了吗?

李导:谁是你李大妈,我有那么老吗?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有事啊?

女甲:可不是咋地,我吧,哈哈,哈哈,我、我。。。

男甲:你有屁憋的呀?

女甲:啥话呀,你怎么那么损那?说话一点都不文明。

李导:说话要有分寸,人家是女同志,讲点文明。(冲女甲说):你要报名啊?

女甲:恩那。可不是怎么的。

男甲:我也是。你看我行吗?

李导:哎呀,咱们的生活水平是越来越提高了,可这人的脸皮呀咋也越来越大了那。就你们俩?

男甲、女甲:恩那。

李导:一边儿凉快去。

男甲、女甲:俺们俩咋的?

李导:你们俩呀,应该先找个镜子,还是好好看看自己的这副尊容吧。

男甲、女甲:为啥呀?

李导:还咋的?不行呗。

男甲:你小瞧我们。

女甲:你以貌取人。

李导:哎呀,这话呀我也不能说的太露骨了,你们俩自己应该有个自知之明啊。

男甲:得,你别说了,你看不起我们。今天你不贬损我们,我们俩也许就不去演了,你要是这么说呀,哼!告诉你,这个节目我们俩是非演不可了。

女甲:对,你听着。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瓢崴。知道吗,包子有肉它不在褶上,姑娘有钱她不一定就是大款,小伙子打光棍他不一定就寂寞,两口子离婚不一定就是因为感情问题,刚结婚的小媳妇就去搞婚外恋她不一定就是为了钱,那腐败的他不一定就是贪官,那廉正的他也不一定就没事,那会做的不如会吃的,会干的不如会看的,会唱的不如会听的,会拍的不如会贱的。

李导:什么呀,你这乱其八糟的啊。搞笑小品剧本

女甲;我是告诉你看问题不要太绝对了。

男甲:你呀,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

李导:不是我小瞧你们,你们俩的这副尊容也太哪个了呀。

女甲:我俩长的是违章了还是腐败了,告诉你吧,瞅着没,就我,还是别人心中的偶像那。

李导:就你?那人不会就是亮子吧?

女甲:你啥档次啊?就知道亮子,他是你梦中情人啊?追求我的那人,人家可是高档次,知道吗?天天坐科级大客上下班,正中的科级干部。

男甲:谁呀?

李导:你吹那?

女甲:吹啥呀,咱矿工会有个副主席你知道不?

李导:太知道了,我们敬爱的林副主席吗?

女甲:对,就是他,一看到我总是向我暗送秋波。

李导:啊?

男甲:是吗?

女甲:他总是这么看我(学一只眼睁,一只眼闭)

李导:哈哈哈,你可逗死我了。哈哈哈

男甲:人家林副主席喜欢摄影,那是长期拍照养成的习惯,他看谁都是那个样子的。哈哈,(小声的)人家向她暗送秋波,那是人家不拿正眼瞧她,她还美那。

女甲:我理解错了?你看这事扯不扯,还整坷碜了。

李导:行了,行了,你们俩都有什么特长啊?而且还要会表演,要歌颂还赞美我们的矿山,我们的xx。

女甲;这有什么难的啊,唱是我们的强项啊,我们xx矿这几年是安全生产、经营管理、“双文明”建设是突飞猛进,取得了跨越式的发展,特别是矿井质量标准化

男甲:(用八路军小调曲子唱)二零那零四年那(女甲伴舞),标准化又有新的发展,先修那人车站,后修那西三,运输大巷是一马平川拉吗恩哎呦。更衣室它变了样啊,副井口它更明亮,俺的心高兴,嗨!环境它变了样啊,继续公司它站排头拉吗恩哎呦。。。。。。(唱完下台去换老太太服装)

女甲:(唱)说句心里话,我也有家,==岸边是呀吗是家乡啊,清早嗷船儿去呀吗去撒网啊,晚上啊回来,==鱼满仓,==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妈妈的吻甜蜜吻,让我思念到如今==小时侯我长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蹬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你也思念我也思念==送君送到大路旁,君的话儿记心头===来来来,有国才有家,你不站岗我不站岗,谁保卫。。。。。。

李导:你唱的是什么啊?(男甲上台)

女甲:唱串了,哎呀妈呀,丢坷碜了,不好意思啊。

李导:(拦住男甲)老太太,不,大妈,你找谁呀?

男甲:我谁也不找,告诉你,我有要求,真的,我有要求,我有强烈的要求啊。(走老太太步伐)

李导:大妈,我们这里在选演员那,我们在工作。

男甲:什么?我长的还不错?你算说对了。我呀,每天都不敢出门,那一出门呀,就迷倒老头一大片,有的为了我还掐起来了,我都成了那社会不稳定因素了。

女甲:这老太太比我还能吹。

李导:不是,大妈,我是说我们在工作。

男甲:什么?你要请客?不去,我不去,现在的饭店宰人,也不卫生,吃了拉肚子,上次有个老头看上我了,他非要请我,盛情难却呀,没有办法,为了不冷落他那颗蠢蠢欲动的心,我就去了。

女甲:你也不怕遇到坏人。

李导:是呀,现在男人的心花着那。

男甲:怕啥呀?我都这么大年岁了,再说了我怀里还揣着一把剪子那,他敢跟我起屁,我就攮他。

李导:去了以后怎么了?

女甲:没非礼你呀?

男甲:去,这丫头说啥话那?我们都是啥年岁了,还象你们年轻人那,竟扯那哩根塄,我们就是吃饭、聊天,也不知道什么吃的不对付了,回家就开始拉肚子,这家伙给我拉的,一个礼拜都没有直腰。(女甲在认真打量男甲)你请客呀?不去,俺不去。

女甲:(把男甲的老太太帽子拿下来)是你呀?哎呀吗呀,你装的还挺象那。

李导:你咋整这身打扮啊,还真让你给蒙住了。

男甲:我是想扮演个老太太给大家演个节目。

李导;好啊,那我们三个一起来演。

男甲:对,我们唱起来呀。

女甲:(用拥军曲唱)xx大地艳阳天

男甲:(还是装老太太)生产建设快马加鞭

李导:安全、生产,效益好啊,职工们齐夸矿啊领导

合:哎拉哎嗨呦,哎拉哎嗨呦,xx的明天更啊辉煌

女甲:东北振兴咱把重担挑

男甲:英雄的矿工战天斗地

李导:拼搏、进取,无私奉献,万众一心多出煤炭

合:哎拉哎嗨呦,哎拉哎嗨呦,同心建设咱美好家园

李导:走!

女甲:干什么去?

李导:排练节目去呀?

男甲:哎呦,我们通过了。走啊。。。。。(下台、谢幕)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