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这些演员都是实力干将!超级搞笑的小品剧本《谈判》

2016-07-28 20:2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表演:赵本山 于月仙 王小利 田娃 宋小宝 于洋

(道具:摆几个小石登,像农村田间地头的那种,后面摆块大石头。本山戴个大黑框眼镜,于月仙穿个虎纹皮马甲,于洋整个大火焰头,为了突出脸更长。王小利戴个假发,宋小宝穿双大高跟鞋,能有20厘米高的跟,但事先要用裤腿把鞋盖上,为了突出舞台效果,最好是穿一条肥一点的牛仔裤,田娃双脚套着塑料袋,扮相老一些)

月、于:(出场,于做开车的样子,载着月,从舞台的一角上场)

于:于总,这农村空气就是好啊,没有保质期啊,永远新鲜啊。

月:可不是咋的,太清新了,要不然我哪能看中这个地方啊,简直世外桃源啊。

于:于总,你说这么好的地方我们来投资建工厂,能谈下来吗?

月:怎么谈不下来,有钱就行呗,我就不信还有用钱摆不平的事。

于:那可不好说。小品

月:怎么不好说,学着点吧,你才吃了几天米饭啊,我走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突然间

做了一个被车晃了一下的动作)哎呀,你怎么开的车?

于:哎妈呀,我的天,撞地垄上了,这道太差了,(下车,月也下车了)

月:好了,行了行了,就挺这儿吧,哎呀,这个赵村长,怎么还不来,还让我们等他,架子

真不小。(向舞台的一个方向望着,做焦急的样子)大瓜子,你把内个东西准备好了吗?

于:你就放心吧,于总,早就准备好了。

月:这可是关键的大事啊,我们必须得做好准备,当谈判进入到白热化的时候,如果第一套方案行不通就必须得用第二套方案了,你到时候注意点火候。

于:你就放心吧,于总,我肯定会掌握好火候,保证让他把你生米煮成熟饭,啊,不是,我是说保证让你把他煮成熟饭,啊,也不是,我是说啊,保证能把这件事办成。

月:大瓜子啊大瓜子,你说这话我怎么听着就生气,当初如果不是因为看见你脸长,长得帅,我才不会雇你当保镖呢,没想到你光长脸,不长智商,真够笨的,白瞎我的眼光了。

于:咦,于总,你看,那不是赵村长吗,他们来了。

(山 利 宋 田 几乎同时出场,山走在前面,田走在最后,他们一面走一面讨论)

宋:叔,不行,我坚决不同意在咱这投资建厂。

利:我也是,好好的地,好好的地,种什么都疯长,就是不能建工厂。

田:你们,慢点走不行吗,不知道我眼睛不好,光一晃就产生虚幻的影吗?(走路很小心的样子)净没事瞎扯,建什么工厂。

山:我知道,大伙先别着急,那都是小道消息,先摸摸他们的底下。

利:摸哪?摸谁底下?

山:你打什么差,什么玩意摸底下,我是说先摸摸他们的底细,看看他们想用这地干什么,给咱们什么条件,对环境有没有污染,到时见机行事,王盐碱,你明天赶紧去买个助听器吗吧。(又转身对田说)鬼脚七,笔和本准备好了吗?

田:准备好了。

山:嗯,这里就属你文化水平最高,高中毕业,到谈判的时候,好好记录一下谈判内容,以便以后闹掰了的时候有个法律依据。

田:老赵哥,我也没干过这活,有点紧张,再说,光太强了,我容易把一写成二。

山:没办法,委屈一下吧,谁让咱们村出的几个大学生都跑到城里去了,真不明白,城里哪点好,那么多人抢着呼吸汽车尾气,上班一堵二里地,不就是人多点吗?

月:(主动上前跟山打招呼握手)哎呀,赵村长,你好!你好!

山:你好,阁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望请赎罪。

月:哪里哪里,客气了,赵村长。

山:是啊,主要是因为你想见我。

月:啊,对,是,赵村长,我特别想你。

山:呵呵,你不光是想见我,你是更想这块地。

月:哪里哪里,客气了。

山:这位是?(看着于,问月)

月:哦,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的秘书兼司机兼保镖,大瓜子。

山:呵呵,身兼数职,不简单啊。

于:你好,赵村长。

山:你好,大……大什么子?(问月)

月:大瓜子。

山:怎么起这么个名?他姓“大”啊?(问月)

月:哦,不是,我喜欢他的瓜子脸,所以就叫大瓜子。

山:哦,你说也是,现在这老板权力就是大,说给谁改名就给谁改名,(上前仔细的看了看于的脸,又看了看于的火焰头,转身对田利宋说)此瓜子非彼瓜子,跟我们这块地种的瓜子不一样,他这纯属用化肥催出来的,你们看,壳长的挺长,里面没有多少肉。光长壳,不长肉。

于:赵村长,你真能开玩笑。

山:呵呵,我还忘记给你们介绍了,这几位是我们村里除了我之外,最有发言权的几个人,也是我们村的村大代表。(向月介绍田利宋)

月:大家好大家好,(一一握手)

山:那么于总,咱们为了节省时间就开门见山吧,怎么个谈法,是你问我答,还是我问你答?

月:呵呵,赵村长,咱们商量着来吧。

山:好的,那么请我阁下是怎么看上我们这块风水宝地了?鬼脚七,记录。

月:哦,赵村长,我是在去乡下旅游的时候,看到这里有山有水的,空气还好,就喜欢上这里了,城里根本想象不到这样的美,真是太好了。

山:哦,听见没?看上咱们这里的新鲜空气了,记录一下,那么请问阁下想在我们这里投资多少钱呢?

月:哦,赵村长,叫村长感觉有点生硬,还是叫你赵哥吧。

山:嗯,可以,我知道你是想跟我套近乎,不过,谈判的时候不能有私情,一定要严肃,请你直奔主题。

月:赵哥,我想在这投资五百万。

山:五百万?(很惊讶的样子,田利宋也跟着惊讶),嗯,真是一笔大数字啊。

月:这只是前期投资,用在土地上的钱,这片地都是你们村的吧?

山:看见没?(用手指给月看)东到王岚坡,西到喇嘛屯,北到旋城山,南到包家店,全是我们的管辖区,还有这条河的一半也是我们的。

于:那另一半呢?

山:另一半属于华北的。

月:真是一片好地啊。

山:我告诉你,在这片地里种庄稼,根本不用化肥,秋天收获的土豆最大的有六斤多,最小的也有二斤,这里的苞米一穗就两个成年人啃一天,还有,这里产的瓜子————?————?(看着于)当然这里的瓜子跟这个瓜子是没法比的。

月:赵哥,我准备把这块地买下来。

山:买是不可能的,那样我们就丧失了主权,你可以租。

月:租也行。

山:你准备租多少年?

月:五百年。

山:五百年?你能活五百年吗?还不如说等到海枯石烂,沧海变桑田,五百年太久只争朝夕,五十年还是可以考虑的。

月: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云转,云不转你转,你不转我转,五十年就五十年。

山:那么请问阁下要在这块地上种什么?

月:我们什么也不种,我们要建一个工厂。

山:哦,原来真要建工厂,看来小道消息还是有一定参考价值的,你们同意吗?(问田利宋)

宋:不行,不能同意,要是建厂了我们还咋种粮食啊?

利:是啊,说的有理,我也不同意。

田:对呀,种不了地了,我们吃什么啊?

山:不行,我们村大代表和我经过一直讨论决定——不行,这块地建工厂了,我们就失去饭碗了。

月:赵哥,等工厂建起来了,你们都到工厂上班了,工资比种地收入的还多,你们还种啥地呀,吃工厂就可以了呀。

山:哦,工资的收入比种地收入的多,还能解决剩余劳动力,条件还可以,那么请问阁下要个建什么工厂?

月:我们要搞个生物化学研究工程。

山:生物化学研究工程是个什么工程?小品剧本

于:哎呀,就是研究农药化肥生产技术的工程。

山:直接说建农药厂不就完了吗,差点没让你们绕进去,幸亏我问的仔细,原来想让我们吃农药,你们大伙同意吗?(问田利宋)(田利宋很杂乱的嚷嚷着不同意)对不起,于总,议会没有通过,免谈。

月:(很生气的看着于)你呀,白长了个瓜子脸了,中看不中用,怪不得赵村长都说你是用化肥催出来的,乱说什么。那什么,赵哥,别免谈,具体条件我们可以再商量。

山:商量?我们刚从噩梦中醒来,难道你还想让我们再回到噩梦中去吗?

月:此话从何说起啊,赵哥?

山:说来话长啊,提起农药化肥让我不由得想起那些风花雪月而又夹杂着伤心的往事,记得那是六年前,城里来了一位女老板要在我们这里投资,也是投资一家化工厂,村民们都反对在这里建化工厂,可是那位女老板长的年轻漂亮,跟你不相上下,由于当时我一时的冲动,做出了一个让我终身难忘而又悔恨终身的决定……

于:你把那个女老板怎么了?

山:我没把他怎么了,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我能把她怎么了,我就是同意让她在这建厂了,结果他们日日夜夜没完没了的排放着废水臭气,跟那个女老板的长相都不成正比,只用半年工夫就把我们这里由世外桃源变成了人间地狱啊。

月:那后来怎么办?

山:后来,我们村三百余位村民联名上书把工厂赶跑了,知道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吗,由于工厂的污染,我们这里连续几年春天花不开,夏天鸟不叫,秋天瓜不熟,冬天驴不跑啊,这才恢复的差不多啊,难道你还想在我们的伤口上撒盐吗?

月:啊,那么严重啊?

山:说了你可能不信,我们有血淋淋的教训啊,来,你们几个过来,他们都是资深受害者,(伸手把利的假发摘了下来),看————这里原来是一片多么茂盛的绿草地啊,由于吸入了过量的二氧化碳亚麻酸铁,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寸草不生,油光铮亮的盐碱地啊,而且还伴有间歇性的耳聋,没有办法,只能后天弥补了啊。

月:哎呀,太可怜了,那家工厂太不负责了,那大爷,你们也受了不少影响吧?(握着宋的手问宋)

山:什么?大爷?你叫他大爷?

月:啊。

山:你再仔细看看他,他今年才二十八岁啊,原来是多么精神的一个小伙啊,可是喝了受了污染的井水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了啊,看起来比我都老啊,更可怕的是,他原来一米八五的大个,就在三年之内浓缩成了一米五八了啊,天天吃鸡蛋,喝小米粥也不顶事,媳妇都跑了啊。

月:这不挺高的个吗?

山:挺高的个?你往这儿看,(弯身把宋的裤腿给挽了起来,露出两只二十厘米高的大高跟鞋)没有办法啊,为了再找个媳妇,只能用这种土办法了啊。

田:(浑身带点微抖,头打颤,眼睛轻微带点斗鸡眼)

山:老七,你别激动,你是不是又激动了?(问田)看见没?(对着月说)他叫田老七,最可怜的一个,也是因为喝了受到污染的井水,再加上吃了过量的反式脂肪酸,就变成了这样,不能着急上火,不能激动,一激动双脚奇臭无比,而且脑瓜还打颤,眼瞅一条线,他这双脚一天洗五遍都不顶事,用豆油泡,用醋杀,都不好使,比猪大肠还难洗,抓一把苞米粒扔到老七鞋里一宿工夫都能发芽,人送外号鬼脚七。

月:哎妈呀,那么可怕啊,赵哥?

山:我告诉你,他这几年,大小医院都跑遍了,就是治不好,因为这病,他三年没跟媳妇在一个屋里睡过觉啊,三年了,你能理解他的痛苦吗?

月:确实很可怜。

山:老七,你把鞋脱了让他们尝尝,……啊,不是,是让他们感受一下。

田:哦.。(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把鞋脱了下来)

月:哇,不用,免了,免了,(一下子闻到味了,往后退了五六米坐在地上,于熏得飞快的跑到一块石头后面露出一半脸往外看,山利宋同时戴上口罩)

山:看见没,幸亏我们已经提前做好了防护措施,就像每年的春天防沙尘暴,夏天防汛一样,都习惯了,所以,我们很难答应你的条件。

月:(用手扇了扇面前的味道,生气的对于说)看来我这保镖算是白雇了,你怎么遇事跑的比兔子还快?

于:不是啊,于总,我本来是想上来着,关键他用的是化学武器啊。

月:赵哥,我们再商量一下呗,毕竟这个项目可以带动经济发展啊。

利:我就是坚决不同意,等我什么时候头发长出来了,我在考虑考虑。

宋:我也不同意,我媳妇都跑了,发展经济有什么用。

田:我等什么时候能跟媳妇在一个屋里睡觉了,我再同意。

山:没办法,于总,民意难违啊。

月:赵哥,我们可以上国际上最先进的环保设备的。

山:先进?美国西部的海底输油管道先进不先进,不也漏油了吗?东南亚的海啸预警系统先进不先进,不也死人了吗?

月:赵哥,这是两回事啊。

山:人命关天,都是一回事。

月:这……(看了于一眼,于心领神会上前从身上的小包里拿出一捆用报纸包着的长方形物体《寓意是钱》瞅着大伙在议论不注意的工夫放进山的衣兜里,山发现了,用手摸了一下)

山:你们大家先讨论一下,我去上趟厕所。(向舞台的一角走去,然后把报纸掏出来打开一看,是钱,一下子慌了神,把钱扔在地上,又捡了起来,又扔在地上,站在那,激动的看着)

月:(看见了山的举动,就问于)你刚才给他的是内个吗?

于:是啊,我给他内个了啊。

月:你给他内个了,他怎么给扔了,你是不是没给他内个啊?

于:没有,我确实给他内个了。

月:(对田利宋说)你们先讨论一下,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啊。(转身走到了山的跟前,把地上的纸包捡起来放进山的衣兜里,对山说),老赵哥,你的心里素质太————差了。

山:(腿抖着跟月一前一后,回到大伙面前,山定了一下神,对田利宋说)由于于总能上国际上比较先进的环保设备,那么建厂的事我们还是可以考虑的。

利:什么?不行,绝对不行,你刚才不是不同意吗?怎么思想转变这么快?

宋:不行,我也不同意,绝不同意,我都老成这样了,难道你们是想让我快点死吗?

田:(比较激动,一激动,脚又臭了),不同意,一点都不行,我的这双脚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说话间把鞋脱了一只)

山:别别,别激动,老七。(赶紧戴上口罩,宋利同时戴上口罩,于背起月跑到石头后面)老七,有话好商量,你先把鞋穿上。

田:老赵哥,我不激动,可究竟为什么你的思想转变的那么快?(边说话边把鞋穿上了),(大伙见田把鞋穿上了,都回到了原来的位子),我刚才看见你上厕所的时候,于总也跟着去了,老赵哥,咱可不能晚节不保啊。

山:老七你说的什么话,干嘛我上厕所她跟着去。

田:老赵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山:我当村长都三十多年了,对于人品问题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啊。

田:老赵哥,我是说,你是老干部,要多为咱老百姓想一想啊,我们要为我们的孩子们要为我们的子孙后代们负责啊,我们这一代脚臭,走不出村子,冲不出亚洲就算了,可是不能让下一代人也脚臭啊。

山:等一下,让我仔细想一想,(转身背对着观众考虑了五、六秒钟,转过身)你们说的都是对的,本人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决定————————(大伙都静下来等着听),再上趟厕所。(往舞台的一角走过去,伸手拍了一下月,月也跟着过去了,山把纸包掏出来还给了月,对月说)不行,我不能做历史的罪人,对不起,于总。

月:这……

田:你刚才去上厕所,她怎么又跟着去了?

宋:对呀,叔,怎么回事?

利:老赵哥,你得把话说清楚。

山:老七,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她又跟着去了,难道城里人就不可以上厕所了吗?我们感到一起巧合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利:这又不是吃大餐,怎么还能赶到一起了?

山:什么玩意,怎么净抬杠?

月:赵哥,你再考虑一下呗。

山:没办法,于总,我是一个村长,他们随时都可以弹劾我呀,鱼儿离不开水呀,民意难违啊。同志们,我们村向来都是民主的,我们要为长远打算啊,我们要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片蓝天啊。我们要让他们知道花是红的,草是绿的,地球是美丽的。

月:赵哥,那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吗?

山:当然有啊,只要有好的,环保的项目来投资我们是欢迎的啊,因为只有你们带动了经济发展,国家才能富强啊。

月:这么说,我们还有机会了?

山:那当然了啊,对不对啊?(问田利宋)

(田利宋都回答)是啊……只要是对环境没有影响,只要是好项目,我们都欢迎啊……

月:行,赵哥,我们回去研究一下新的发展项目。

山:行,到时候,我们还到这里不见不散,不过还有一点。

月:哪一点?

山:下次再来,我去上厕所,可别再跟着我了,差点没让我犯错误。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