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根据“白毛女”改编的超搞笑小品剧本《现代杨白劳》

2016-08-03 15:5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人物 杨白劳、喜儿、黄世仁


[幕启。

[年三十晚。简易家庭摆设。《北风吹》音乐起。喜儿从家居一角上。

喜 (唱)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我盼爹爹快回来,欢欢喜喜过过年……

(白)爹爹去年到外“经济避难”,至今杳无音信联系不上,今个是大年三十晚,想起他老人家就伤感……也不知他咋样……

[杨白劳急匆匆上。搞笑小品

杨 (唱)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白)改革开放政策好,一年更比一年高。我呀,沾沾政策光,打打擦边球,也发家致富了。今非昔比啦,现在的杨白劳已不是过去的杨白劳,这叫“时势造英雄”,呵呵!(声调一转,作神秘状地对观众)如今,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别以为是“坑蒙拐骗”,其实那是“斗智斗勇”,稍不留神就玩完!我嘛能弄多少就弄多少!这不,为了躲债,四处颠簸也值呀!可就是放心不下我那宝贝女儿,忍不住还是要回来看看……(到了家门口,四周张望了一番,然后敲门)

喜 (放下手中的活)谁呀?

杨 (小声地)我!

喜 (惊喜地)是爹爹?!(忙打开门)爹,可把您盼回来了!

杨 嘘!小声点!(闪进门来)闺女,还好吧?!

喜 好!一切都好!可就是想您!(唱)真的好想你,我在夜里呼唤着你……你

快回来,把我的思念带回来,别让我的心空如大海……

杨 (笑)傻闺女,爹这不回来了吗!

喜 常言道: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爹,您在外面这么多日子,怎不叫女儿牵肠挂肚,您瞧您,头发也白了许多,一定没少吃苦头吧?!

杨 哪里哪里!我呀!爹是在外面享清福喽!这年头,有钱就是好使。哦,对了,黄世仁那小子有没有常来骚扰你?

喜 他敢?!有大春哥在,他有那个胆吗?!除非他哪根骨头痒……

杨 这样就好。大春呢?

喜 回家过年了。

杨 哦……你猜,这次爹给你带了什么新年礼物?

喜 (欣喜地)什么礼物来着?该不会是“红头绳”吧?!

杨 (从口袋中抽出一根红头绳)OK,完全正确。一条美丽的红头绳!

喜 (拿着红头绳的一端,娇嗔地)又是老一套,没劲!

杨 闺女, 你仔细看清楚喽!(一枚钻戒从手中顺着红头绳滑落到喜儿指中)傻闺女,是“钻石头绳”,呵呵!(学广告语)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喜 (喜)爹爹,您啥时变得如此幽默了?

[《扎红头绳》音乐起。

杨 我本来就幽默嘛!(唱)人家的闺女有花戴,我家的闺女没花戴,爹爹没啥浪漫情怀,只好买个戒子来,给女儿当花戴……

喜 老爸万岁!

杨 先别急着喊万岁。我呀,还有更让你兴奋的利好消息呢!

喜 什么利好消息?该不是您的股票又大涨了?!爹,快说!

杨 市道低迷,还谈什么股票!

喜 那您快说呀!

杨 (唱)让我轻轻的告诉你,女儿你呀别着急……(说)爹呀,搞七搞八弄点

money也不容易。你娘走得早,我是既当爹又当娘,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

扯大……为了你和大春的婚事,爹没少操心。爹再苦,也不能让女儿苦啊!

爹在厦门给你们买了一套house(房子)……

喜 房子?!真的吗?!是楼中楼吧?

杨 当然,你呀,越来越精了!是楼中楼,呵呵!

喜 老爸万岁,万万岁!那……爹,您是怎么弄到这么多钱的?

杨 哈哈,天机不可泄露。总之,做生意,炒股票……就这样了……闺女呀,你别问那么多,你呀,享福吧!(笑着唱)你是幸福的,我就是快乐的……(二人合唱)为你付出的,再多我也值得……

[黄世仁上。

黄 (唱)都是我的错,轻信那家伙,资金入他手,想用没法挪……咳,都是轻信惹的祸!(白)现在做生意难,讨债要钱更难!俗话说得好:欠钱的是老子,要债的是孙子。我呀,为了讨些债,磨破嘴皮,踏破铁鞋,可还是事倍功半!你看看,杨白劳这老东西去年说做生意资金周转困难,向我借款八万,许诺两分利,三个月内归还,到现在,整整半年多了,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今天是大年三十,我想这老东西一定会回来!我得用用计,把喜儿的门骗开。(来到门前,敲门,然后贴近门偷听)

喜 谁呀?

杨 (自言自语)这时候还有谁?不会是讨债鬼吧?!(对喜儿)别理他!

黄 (听到里面传来杨白劳的声音,一阵窃喜,嘀咕着)嘿!这老东西还果真溜

回来了!(变腔调地)我是王嫂!搞笑小品剧本

喜 是王嫂呀!(对杨)爹,是隔壁的王嫂,这时候来一定有什么急事?!爹,您去开门,我去做吃的。(下)

杨 (白)王嫂这鬼精灵也够精的,

是不是知道我发了一笔,也想来分一口羹?

呵呵,(边说着边来开门)如今呀,有奶便是娘!(一打开门,吃惊地)啊!

是你!

黄 当然是我!不这样你会开门吗?杨白劳啊杨白劳!……别来(想说“别来这

一套,后改口)别来-----无恙啊?

杨 (尴尬地)托老弟的福,还行还行!来来,里面请!

黄 (在沙发上坐下)无事不登三宝殿。杨白劳,你应该知道我此次来的目的,

(略带讥讽地)那几万块钱也超过太久了点吧。我这可是有你的“白纸黑字”!

杨 (不自然地笑)那是那是,不过,现在生意不好做,老是亏,资金就更转不

过来了,这个,你也知道,这个这个,老弟呀,能不能宽容一段时间。

黄 已经宽限你够久了吧!本来有事好商量,可你为什么老躲着我?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

杨 (满脸堆笑地)老弟,你误会了,我杨某做人会那么差吗?确实是外头生意忙,一出去,就顾不上回家了,怎么能说我躲着你呢!

黄 (不悦地)你少来!你也别解释了,说吧,还不还钱?

杨 还!当然要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杨某是那号不讲信誉的人吗?可,可现在手头确实紧呀!黄老弟,能不能多宽容一段时间。我呀,最近运气不好,亏了许多……你看,老弟,我现在手头实在紧,能不能……

黄 没什么好说的,你还钱,我走人,不然,后果你自负……

杨 呵呵!老弟,别说得那么吓人!啥风浪我杨某没见过!

黄 不行!今天一定得还!

杨 你不行我也没办法,反正现在我没钱!

黄 (有些愠怒地)难道你想耍赖不成,你不怕我到法院告你?

杨 你要告我也没办法,没钱就是没钱,大不了,大不了坐几年牢。

黄 你!(气得过去一把抓住杨的衣领)你到底还不还?(举手欲打)

[这时喜儿刚好端菜从厨房出来。

喜 (见杨白劳被一男子抓住欲打,急忙大喊)救命啊!有人行凶哪!

黄 (一惊,转过身来,着急地)大妹子,别,别喊!

喜 (恨)原来是黄世仁!你想干什么?

黄 (指着杨,欲向喜儿解释)他……

杨 (忙将黄抓他衣袖的手拿掉,不容黄多说)年轻人,火气别那么大,血气方

刚容易吃亏的。(不紧不慢地)有话慢慢说嘛,不就是几个钱吗?你把我打伤了,我怎么还钱给你呀,再说,你就不怕犯故意伤害罪?

喜 (对黄)你这个过街老鼠,再不滚蛋,我就报110了!

杨 (假装训斥喜儿)喜儿,你怎么能这样?!小黄同志咋说也是客人。

喜 (对黄)你干么对我爹动手动脚?

黄 (英雄气短地)我……

杨 (装腔作势地)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小黄,对不对呀?

黄 对,对!老杨叔,你说得对,年轻人冲动不好。(无奈地对观众说)咳!这

年头,有理的怕不讲理的,不讲理的怕耍赖的……我算是领教了。没辙,只好自认倒霉了!(但考虑到脸面问题,还是硬着头皮和杨商量)老杨叔,有事好商量!你看我,现在手头也很紧张,干什么都得用钱,我有一笔生意急等着用钱,你说,不,你看,什么时候还钱?

杨 (打哈哈地)啊啊!我看最迟不会超过三个月。

黄 这个……

杨 我以我的人格担保,说话算数。你看你,大过年的,别老是愁眉苦脸的,(唱)

常常的笑,现在的你,请在我身边露出笑脸……

黄 (也唱)可是可是我,也只好这样,三个月就三个月…… 好,三个月就三个月,我再相信你一回。

杨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黄 (悻悻地到屋外,苦笑)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要不回一片钱财……(对观众)以后打死我也不当黄世仁了!(下)

喜 爹,开饭了!

杨 闺女,上菜!还有,烫两斤冬酒,爹今儿高兴,要一醉方休!呵呵!

喜 好嘞!

[《甘洒热血写春秋》音乐起。

杨 (唱)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白)黄世仁的钱啊,(唱)我想

欠多久就多久……哈……哈……


——剧终——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