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小品剧本《漫长的夜晚》

2014-08-20 12:4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马大三在家里没有出去,枪就顶着脑门了,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快来看看吧!请大家欣赏!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小品剧本《漫长的夜晚》




人物:马大三(马)、玉儿(玉)、舅老爷(舅)、二脖子(二)、六旺(六)、翻译官(
翻)、鬼子(鬼)

时间:1945年冬天,大年三十前几天的一个夜晚

地点:马大三家中

前景戏:快到年三十了,虽然在日本军部的控制区下生存,村里人仍然高兴地准备过年。马
大三家中,玉儿(马老婆)给马包了一顿饺子,马一吞而尽,吃得饱饱的,饱暖思淫欲,他企
图可以在这样一个令人愉快的夜晚和玉儿hellip;hellip;


(场灯起,马坐在屋里的小板凳上,面前小桌上有个烛台,火苗很旺,玉儿从容地收拾桌上
的碗筷)

马:嗝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打了个很响的饱嗝)

玉:看把你撑的!

(马一下把玉拽过来,玉一转身倒在马怀中,马上去就要亲玉,玉一把捂住马的嘴)

玉:干啥?再闹我不答应你!(娇气地)

(玉儿去灶台揉面,风风火火地,干得起劲)

玉:三儿,把碗刷了!(不看马)

马:你自个刷呗。(躺在屋里床上)

玉:我不是正和面呢吗?不和明天吃啥?

(马懒懒地到灶台下添柴火)

玉:三儿,把窗户打开,热的慌。(仍然不看马)

(马起身去关窗户,站在玉身后)

玉:三儿,把扣给我解开。(没注意马)

(马给玉把扣子解开后慢慢地悄悄地把手往玉衣服里面伸,玉一把打开马的手,接着和面,
马再次把手伸到玉衣服里面,玉连忙放下手里的活阻挡马,二人弹开,玉看着马脸上的面粉,
笑,马发现脸上的面粉,也拿着面粉往玉脸上抹,玉一路后退躲避,一直到二人到床边,马把
玉按在床上,对视)

玉:把窗户关上!

(马马上关上灶台窗户和门,玉儿吹掉蜡烛,马奔回床,脱掉棉袄,扑上去)

敲门声:咚咚咚!

(二人马上停止亲热,片刻,继续亲热)

敲门声:咚咚咚!

(二人停止,马下床,玉递棉袄让马穿上,马边穿边问)

马:谁呀?(小心翼翼地)

我:我!

马:谁?

我:我~~!

(马凑到门边,听着门外)

马:谁? 谁呀这是?

(马猛地开门,一把枪顶到了马的脑门)

我:别动!合上眼!

(马照做,害怕地慢慢坐到地上)

我:叫啥?

马:马大三!

我:村叫啥?

马:挂甲台!

我:听着,我们这有俩人,先搁你这,等年三十午夜黑介就过来取人,明白没?

马:明白了hellip;hellip;

(咚、咚!扔进来俩人,俩人均昏迷。马刚转过身,枪又顶到了头上,吓了马一跳,马上合
上了眼)

我:马大三,听着!这俩人抽空替我们审审,年三十午夜黑介来取人,连口供一块堆带走,
明白没?

马:明白了~!哎~~,那村头就有个炮楼子,怕不中吧?

我:啥不中!?这叫灯下黑!明白没?

马:明白了~!哎,那到时候谁来取人啊?

我:我~~~~~!

马:那出了事找谁啊?

我:你!!!(用枪使劲顶了一下。撤走枪,走了)

(马等门外没声了,才猛地站起来关上门,检查窗户是否关好,去屋里点上蜡烛,往外拿)

玉:谁呀?谁呀?

马:知不道!

(马把蜡烛照在那俩人的脸上,玉一见,惊恐)

玉:妈呀,死人!

(马上前试探鼻息)

马:还有气呢。

玉:咋办呀这?

马:藏人!(边说边往灶台后面拖人)

玉:A呀,往哪藏啊?藏后屋去!

马:你就别在这待着了,快去叫舅老爷去!

(玉跑出门去,马把俩人拖进后屋)

敲门声:咚咚咚!

(马从后屋出来,惊慌失措地)

马:谁~~呀~~~?

门外人:我~~~!

马:我肯定看好这俩人,中不?(跪下了)

门外人:三哥,是我,二脖子!

(马一下子卸了力,开门,二脖子手拿着块发糕,嘴里正嚼得正酣)

马:A呀,你咋来了呢?

二:你出了事,我能不来吗?我和六旺正在舅老爷家吃饭呢!(又吃一口)

马:那舅老爷呢?

二: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噎到了)给我来碗水!

(马无奈着急地去舀水,二到屋里去找那ldquo;俩人rdquo;,马猛地推了他一把,把碗递他,二猛喝


马:舅老爷呢?

二:hellip;hellip;hellip;hellip;

舅:来啦!(舅老爷从门外直接进屋,后面跟着玉,门敞开着,有一双手扒在门上,但看不
见人)

舅:三儿,跟舅老爷说,到底是啥人啊?

马:日本子hellip;hellip;~~!(战战兢兢)

(其他人均一楞,玉看门外。此时二脖子进到后屋)

玉:进来啊!把门关上!

(六旺哆哆嗦嗦地进门来,紧紧靠在门上)

舅:你!过来,蹲那儿!!(六按舅旨意听话地蹲着)

舅:三儿啊,人藏哪了?

(马带着舅去后屋,玉拿着蜡烛跟着)

(大家都去了后屋,就剩六了,六也跟着要进后屋,到门口时,玉把帘子掀开,蜡烛先出!
紧接着,舅、二、马,三人以同样的步伐迈出,在屋里转了一圈后,舅坐到板凳上,六仍在后
屋门口靠着墙)

马、玉、二:舅老爷,咋办呢?

舅:三啊?到底是咋回事啊?

马:我正跟玉儿在那做饭呢,这时候就有人敲门hellip;hellip;hellip;hellip;(马上停,想到了什麽)

(对玉)玉儿,去外面看着点!(送玉到屋外)

马:接着我就把门打开了,这时候就怼进来一把枪,就这麽的这麽的这麽的(拉着六模拟当
时情景),然后后推进来俩人,跳墙就遛了!

舅:那麽的,他叫个啥?

马:没说,他就说个我!

舅:那麽的,他长个啥样?

马:知不道,我合着眼呢!

六:穿啥衣裳?多高个儿啊?

马:我不是合着眼呢吗?你合着眼你能看见我咯?

二:多少人呀?

马:我不是合着眼呢吗?没敢看!!!!

舅:那麽的,他到底是咋说的啊?

马:他就说,这俩人先搁你这,等年三十午夜黑介就过来取人。

(舅思考片刻,全场沉默)

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马:那到底是福是祸啊?您老到说咋办啊?

(ldquo;砰rdquo;一声,二脖子猛地敲了桌子站起来)

二:A~~~~!送炮楼子上去!

马:说啥呢?

二:交给日本子啊?

马:那不中啊?那年三十午夜黑介人家过来取人咋办啊?

二:让他管日本子要去,他能把日本子咋着啊?

马:那日本子都让人家给绑起来了,你说能咋着?!

六:那你不汉奸了么?

马:就是!

(二受挫,蹲下,马上又转身对大家悄悄地)

二:要不,干脆给他俩刨坑埋了?

马:埋了?(猛地站起)那人家说了,要是丢一个少一个,人家就不要人了,改要命了!

舅:要命?

二:要谁的命啊?

(马思考了几秒)

马:要hellip;hellip;要全村人的命!

六:A呀妈呀!(一屁股坐到地上,看着桌子上的碗,拿起去灶台舀水喝,被马叫回)

玉:三啊!(猛地进门,全场一惊)

马:出啥事了?(跑过去)

玉:没事!咋还没完呢?

马:马上就完了,先出去看着!

玉:冷!!

(马把棉袄脱给玉,送她出门,跑回来。又是ldquo;砰rdquo;一声,二脖子猛地站起来,一脸兴奋,
一看大家,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蹲下了)

二:A!!!!hellip;hellip;不中。

马:说!说!(跑到二身边,推二)

二:不说了!不说了!

马:说!

二:不说!

舅:说hellip;hellip;hellip;hellip;!

(二看着舅,又回头看马和六,站起来跑到屋子中间,兴奋地)

二:我就说啊,要不咱们全村都跑了hellip;hellip;(兴奋过度,音量相当高)

大家:小点声!

(二意识到了,放低了音量)

二:就留下他们俩,看他要谁的命?

六:中,咱一块堆!(起身拉着二)

舅:蹲下!蹲下!

二:我就说不说嘛,非让我说!!

马:还就你有主意呢?这都啥主意啊?跑了?往哪跑啊?往山上跑啊?吃啥?穿啥?住hellip;hellip;

二:别说了别说了!再说我走了!(起身就奔门去,六也跟着)

六:我也走!(二人走到门口)

舅:回来!回来!蹲下!没听说那要的是咱们全村人的命吗?(二、六都老实了)hellip;hellip;来者
不善,善者不来, 此等作为非等闲之辈,山上住的,水上来的,都招惹不起,五天一过,
就是三十,三十一到,就来取人, 神不知,鬼不觉,把人送走。hellip;hellip;三儿啊,这几天你就
多操点儿心,这也是为了咱全村啊!那麽的,大家 伙可都别说出去啊,二脖子?

二:这话,我烂肚子里!

舅:三儿?

马:中!

舅:六旺?

六:不说不说!

舅:中,那就家走!(大家都往外走,六旺最快,马迅速把大家拦下来)

马:A!A!A!都别走,还没完呢!人家说让咱们抽空审审。

舅:审审?审啥呀?

马:您老问啥审啥吧!

舅:那就hellip;hellip;审审。三儿,拿笔拿纸。(马去取纸笔,六萎缩在墙角,二帮舅收拾桌子,舅
把六叫到身边)

舅:三儿,把人拖出来啊。

(马和二去拖人,把两个人拖到外面,二人仍昏迷着,马夺过六手里的装有水的碗)

马:你还稀流稀流的!?(马含口水吐在俩人脸上,二人渐渐醒来,六看到日本人,害怕,
舅把他拉蹲下)

(马回到舅身边,示意可以审了)

舅:叫啥呀?说话呀?

(没反应,马上前把翻译官嘴中的布团拔出)

翻:饶命!(翻喊出来,马又立即将嘴堵住)

马:小点声,再叫要你命!(二迅速去灶台拿了把菜刀在翻译官面前来回地晃,翻译官不叫
了,布团拿掉)

(马拔掉日本人的布团,日本人狂叫不止,又被堵上,二拿菜刀又在日本人面前晃,日本人
不叫了,布团也拿掉了,二见二人都不说话了就回到舅姥爷身边)

舅:叫啥呀?

翻:我叫董汉臣!

舅:多大了?

翻:今天29!

舅:做啥的?

翻:翻译官!

(大家都纳闷,互相看)

舅:hellip;hellip;翻译官?是啥官呀?

翻:就是把中-国话变成日本话,把日本话变成中-国话!

舅:那麽的,那位叫啥呀?

翻:哦,他叫花屋小三郎!

舅:叫他自己个说。

日:hellip;hellip;hellip;hellip;

翻:他说不了话hellip;hellip;

(马上前,原来日的下巴脱臼了,马把日的下巴用力掰上去)

日:%*#¥middot;!mdash;hellip;hellip;¥%!!!!!!!(日本话,大声喊叫)

(二拿起刀冲上前,比划着,吓吓他,马冲上来捂着翻)

二:(对翻说)告诉他,小点声!

画外音:(狗狂吠)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全屋都安静一片,直到狗不叫了马出去看看
情况)

画外音:(马:玉儿,咋回事啊?)(玉:没事,狗叫!咋还没完呢,快着点的!)(马:
快了!快了!)

(马奔回屋里,示意舅和大家没事)

舅:叫啥呀?

(翻译官和日本人交流,翻译官说话)

日:%*#¥middot;!mdash;hellip;hellip;¥%!!!!!!!

翻:他说他叫花屋小三郎!

舅:多大了?

日:%*#¥middot;!mdash;hellip;hellip;¥%!!!!!!!

翻:28

舅:杀过中-国男人没?糟蹋过中-国女人没?

日:%*#¥middot;!mdash;hellip;hellip;¥%!!!!!!!

翻:hellip;hellip;(思考片刻)啊,他说才来中-国,没见过中-国女人,没杀过中-国男人,他是个做饭
的,做饭的!

舅:(问大家)还问点啥?

马:您老帮着给问问,那个ldquo;我rdquo;是谁啊?

舅:噢!hellip;hellip;那麽的,你俩给我说说,ldquo;我rdquo;是谁呀?

翻:啊?您?这可把我给难住了,我咋知道您老是谁呀!

舅:A~~~~~!我不是问我是谁,我是问抓你们来的那个ldquo;我rdquo;是谁呀?

翻:我们要是知道是谁把我们抓来的,就不能被抓住了!啊?这麽说,您老也不知道是谁抓
我们的?那此地为 何处啊?

舅:谁审谁啊?我问啥你们说啥!(问大家)还问啥?

大家:中了,差不多了!

舅:中,那就该咋办咋办!

(二刚一碰翻译官,翻就惊恐地大吼)

翻:先别动手!我们还有话要交代!

二:(把菜刀挥动起来)慢慢说hellip;hellip;hellip;hellip;!

(翻和日交流一下)

日:%*#¥middot;!mdash;hellip;hellip;¥%!!!!!!!

翻:我们有五挺机枪,一个炮台!!

日:%*#¥middot;!mdash;hellip;hellip;¥%!!!!!!!

翻:两个电话,四个话匣子!!

日:%*#¥middot;!mdash;hellip;hellip;¥%!!!!!!!

翻:一个炸药库,一个粮库!!

日:%*#¥middot;!mdash;hellip;hellip;¥%!!!!!!!

翻:五两坦克,十匹洋马!!

日:%*#¥middot;!mdash;hellip;hellip;¥%!!!!!!!

翻:报告完毕!报告完毕!!(二人精疲力尽地喘着粗气,大家一见都招了,相视而笑,外
面狗又狂吠)

玉:(冲进屋)三儿,有人!

画外音日本兵们:%*#¥middot;!mdash;hellip;hellip;¥%!!%*#¥middot;!mdash;hellip;hellip;¥%!!!!!!!(日本歌)

(翻译官和日本人一听是日本话马上狂叫,想让外面的人听见,二、马、玉把俩人按在地上
,堵住嘴,用被子蒙住头,死死压在身下,舅拿起菜刀到门口听着动静。歌声渐渐褪去,舅示
意大家没事,玉点蜡烛)

二、马:(对着俩人一通死打)叫你嚷,嚷啥呀?这不要我们命吗?喊?再喊?叫你吵吵!
妈的!

舅:别踢了!(拦住二、马,蹲下试探日本人气息,二、马将日扶起)

舅:(把日本人眼皮扶下)人hellip;hellip;死了hellip;hellip;

(二、马惊吓得退后几步,三人一同看着翻译官,翻译官万分惊恐)

翻:先别杀我,我不是自己要当汉奸,是他们逼我的,咱们中-国人不杀中-国人,我是hellip;hellip;

(二拿起灶台上的锅,猛地朝翻脑袋上砸去,翻译官应声倒地)

舅:三儿啊,现在这活一个,死一个,不中啊!干脆,一块儿堆儿刨坑埋了吧。等三十午夜
黑介人家过来取人 就说是病死的。都不吭声,就是同意!A?六旺呢?六旺!!

六:我在这呢,舅姥爷!(从桌子底下钻出来)

舅:那,谁去刨啊?

二:大三刨啊,不是你把他俩给招来的吗?你不刨谁刨啊?

玉:这怎麽能是大三招来的呢?舅老爷,这根本就没大三啥事!

马:是啊,舅老爷,那是人家拿着枪顶着你脑门子给你送来的,出了事可是要全村人的命啊


舅:二脖子,你平时胆最大,你刨!

二:我说您老别老瞅着我呀,这不是胆大的事,这你一出去,让炮楼子上的日本子给抓着了
,虎胆也白费啊! 就得大三去,跟你家出的事,你不去让我去啊?

马:那是人顶着你脑门子送来的,那是我从他们家炕头上给请来的?

二:那这事咋就不在我家出呢,在你家出就得你去!

马:那又不是要我一个人的命,那是hellip;hellip;

(二人争吵不休)

舅:都别说了!都不刨,我刨!

二、马:那不中啊!

舅:都不中,那就按老规矩,让老天爷定!玉儿,拿豆子去!

(大家坐回原地,舅往装有黄豆的杯里放了一颗红豆)

马:舅老爷,俩人呢,一个人也弄不了啊!

舅:那我就再搁一个!(舅又拿了颗红豆放进去,摇晃均匀,倒出一把分给马,又倒出一把
准备分给二)

马:(使劲把手里的豆子摔到桌子上)别分了,都在我这呢!(起身,站出去)给我来碗水
!(玉倒给他)

舅:三儿啊三儿啊,说句那啥的话吧hellip;hellip;

马:别说了,别说了!给我俩人,帮个忙。

二:(站起来)我和六旺!(六刚抬起头想表示反对,一看大家都看着自己,也就蔫下去了


舅:中!那就大三儿动手,你俩帮忙,事不宜迟,说办就办!(拍了六一下)

二、马:(互对眼色)中!

(六去拿铁锹,舅站起来,玉看着马,二、马一起抬起翻译官,往门口走hellip;hellip;)

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

(大家惊住了,丢下手里的东西,楞在原地)

大家:谁~~呀~~~~!hellip;hellip;

画外音:我~~~~~~~~!!!!!!!!

暗场mdash;mdash;mdash;mdash;mdash;mdash;mdash;mdash;mdash;mdash;mdash;mdash;

结束!

欢迎收看,谢谢!

精彩的小品剧本,尽在中-国剧本联盟: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