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边哨兵事电影《祖国知道我》剧本出售

2022-04-20 21:36:42 出处:原创 作者:黄祥明 人气:0
小品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相声剧本大全_剧本联盟--剧本网(https://www.juben68.com/):三朝边哨兵事电影《祖国知道我》剧本出售

三朝边哨兵事电影《祖国知道我》 

影片名:祖国知道我

编  剧: 黄祥明

编剧微信:18890355730

编剧QQ:2282776098

编剧电话:18890355730

紧急联系电话:13687345153

故事题材: 边关赛图拉哨所清军、国军、解放军三朝军民发生的护边传奇故事。

电影类型:剧情、历史、边哨、军旅、战争 

影片时长: 90分左右(83场次加上战斗等分镜头32多场,合计115场次以上)

字  数: 剧本正文4万4千字

完成状态: 完稿

版权归属: 黄祥明(原创者)

1、一句话故事:再现昆仑山雪域高原塞图拉边关三朝兵事传奇故事画卷。

2、故事看点:

三朝边关兵事电影《祖国知道我》从1878年左宗棠率军收复新疆,建立五千里边防线哨卡,看清军敢死营如何克服艰难险阻,与塞图拉边关布鲁特牧民,共同建立起边关哨卡和丝绸之路关税大门。从清军敢死营多次打退英殖民印度克什侵略军,看清军敢死营善守者敌不知所攻的高超战术。从清军敢死营坚守巡逻护边50年,看清军三代子承父业献了终身献儿孙的奉献精神。从清军、国军、解放军三朝边防军艰苦护边巡逻,看祖国在我心中的军人本色。从三朝边防军与布鲁特族同胞军民鱼水情,看民族大团结亲和力。(227字)

3、思想内涵:(不少于300字,不含标点符号)

 三朝边关兵事电影《祖国知道我》通过讲述清军、国军、解放军三朝边防军在中印边境昆仑山雪域高原塞图拉哨卡,艰苦护边一系列传奇故事,客观真实的塑造了清军营官刘鹏程、国军班长张老贵、解放军连长徐金银为代表的三朝边防军的英雄群像,三军共同演绎出催人泪下的边关历史画卷。左宗棠率领清军收复新疆,建立五千里边关哨卡。刘鹏程率领敢死营奉令于1878年翻过雪山,穿越戈壁,走过沙漠,横穿草原,历尽千难万苦,来到昆仑山雪域高原边关塞图拉,打败赶走了英殖民印度克什侵略军,与边民共同建立起塞图拉哨卡,巡逻在800里边防线上。因为大清国对新疆大量裁军,造成边关哨卡无兵换防,塞图拉清军敢死营艰难坚守50年,不知天外有汉,直到1928年民国政府才派军换防,清军敢死营仅剩几个古来稀老兵,边境巡逻交给了与牧民通婚的第二代、第三代兵勇。同样的情况,国军在塞图拉轮换坚守了二十多年,当1950年春解放军接管塞图拉边关哨卡时,一个坚守4年未轮换的国军连仅剩8人,因为发报机损坏,无法联系,新疆国军的通电和平解放也不得而知。无论历史怎么变迁,清军、国军、解放军与边关哨卡牧民,就一个信念,友好通商,拒敌国门外。也从不同侧面描绘了人与自然的有机适应、人与动物界的和谐相处花絮。

通过塑造了塞图拉清军、国军、解放军三朝边防军的英雄群象,再现了塞图拉三朝边防军史诗般的英雄传奇画卷。颂扬了中华民族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民族气节。赞美了三朝军民,艰苦护边的优秀品质和伟大牺牲精神。彰显了塞图拉三朝边军在战争风雨中的大智大勇丰采。谱写了一曲翻过雪山,穿越戈壁,走过沙漠,横穿草原护边的英雄赞歌。歌颂了军民一家亲,民族大团结亲和力。揭示了三朝边防军捍卫国土完整,风雨中方显英雄本色真谛。唤醒人们对边防军的爱慕敬仰,更加珍惜当今的和平幸福生活。为了保卫国土完整不受侵犯,他们献了终身献儿孙,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创造了震撼人心的丰功伟绩,却鲜为人知,可他们不后悔,共同发出一个心声:祖国知道我!(812字)

4、故事大纲:(1500-3000字)

 三朝边关兵事电影《祖国知道我》讲述了清军、国军、解放军三朝边防军在中印边境昆仑山雪域高原塞图拉哨卡,艰苦保卫边关催人泪下的一系列传奇故事。

清光绪四年(公元1878)一月,左宗棠率领6万清军打败阿古伯侵略军,胜利收复新疆,在五千里边防线上建立边防哨卡。营官刘鹏程奉令率领敢死营前往海拔3800米雪域高原,800里塞图拉边关护边巡逻,在布鲁特阿寅勒巴什大人阿斯板尔向导下,翻过雪山,穿越戈壁,走过沙漠,横穿草原,艰难跋涉一个多月到达边关塞图拉。阿古伯侵占新疆时期,英殖民克什军乘机侵占了赛图拉边关,企图将中印边境推进到塞图拉。营官刘鹏程指挥敢死营,将英殖民克什侵略军打败赶出了塞图拉边关。又与塞图拉牧民共同筑垒起8万平方米边关哨卡大本营,设立了丝绸之路边卡关税大门。

塞图拉清军敢死营是左宗棠老湘军建制,10人为队(班),8队为哨(连),4哨32队为营。左宗棠大军收复新疆后,大清朝廷大量裁军,刘鹏程的敢死营裁减到只有2哨16队160兵力,坚守赛图拉边防线,满以为朝廷会派大军来换防,等了好几年不见换防动静。营官刘鹏程为了160名兵勇归宿,骑着大马从塞图拉长途跋涉两千多公里,来到乌鲁木齐(迪化)省府找巡抚刘锦棠大人派兵换防,哪知最为难的还不是塞图拉敢死营,而是巡抚刘锦棠的湘军已经被朝廷裁军到所剩无几了,五千里边哨只能撒胡椒面式驻军,无军换防。塞图拉敢死营大部分是刘锦棠在入疆前招募来的家族亲军,必须做长期护边的率先垂范,无奈之下,只有无限期等待换防军令。

营官刘鹏程为了做好长期护边准备,将800里巡逻一次需要三个月的艰难路程,设为塞图拉、克里阳、麻扎三级哨卡,采取“化三为一,化八为二”接力式办法,将800里分三段,一个月巡逻,两个月军训两不误优化巡逻。

英殖民克什军派出探子,混在丝绸之路商队里,窥探到清国新疆清军裁减得所剩无几,塞图拉敢死营实际只有半营兵力,且分散在塞图拉、克里阳、麻扎三个哨卡。决定动用300兵力,卷土重来,企图将边线再次推进到塞图拉。营官刘鹏程以善守者敌不知所攻战术,会同牧民三箭队,一哨兵力,巧妙部署,在塞图拉10里营设伏,20里营焚烧侵略军粮草,以少胜多,将侵略军打败赶出边界。

因为无兵换防,营官刘鹏程考虑他的百多号光棍兵勇,必须后继有人。与塞图拉布鲁特巴什(大清改为百户长)大人协商,选几个兵勇代表,与布鲁特族克孜(姑娘)通婚,既不违背布鲁特族与外族通婚习俗,也不人为改变塞图拉布鲁特族男女生态平衡现状。按照布鲁特族风俗,赛马叼羊前三名得胜者,才能喜点鸳鸯谱。古丽克孜是族长的孙女,在修建赛图拉哨卡大本营时,与什长(班长)彭宗义相识,可担心塞图拉布鲁特第一勇士巴克麦提抢夺第一名,背后动员巴克麦提礼让彭宗义,巴克麦提故意表态不让,急得古丽克孜直跺脚。但在真正赛马叼羊那天,一路领先的巴克麦提在最后一段路将白羊甩给了彭宗义,有意落在彭宗义后面。与此同时,营官刘鹏程位居第二,也将叼得的白羊甩给了什长陈志田,彭、陈两人如意喜点古丽克孜和阿依玛丽鸳鸯谱。

有趣的是布鲁特族和汉族婚礼有着截然不同习俗,迎亲聘礼布鲁特族讲究全白覆盖,新娘坐骑马头挂白棉花,象征着白羊成群,喜庆吉祥,婚礼要在女方家操办。而汉族婚礼讲究全红,象征红红火火,新娘要坐红花轿,婚礼要在男方家操办。经过协商,婚礼在塞图拉哨卡军营举办,大轿把新娘抬进军营,乐狂了新娘古丽克孜和阿依玛丽,坐着八抬大轿,唱着颠轿歌曲,远比骑马有趣,体验了汉族大姑娘出嫁头一回坐大红花轿的乐趣。

清军敢死营,长期护边,思念家乡父老,为了给家人一个信息,他们集体选举一名亲兵曾宪云,带着湘军的集体心愿,骑着青年牧民巴克麦提送给他的宝马,看斜阳,走过一村又一庄,风餐露宿,跋涉千山万水,历经春夏秋冬,终于回到湖南湘乡山枣村,带回了塞图拉湘军信息。可当他走进家门时,父亲看到他当兵十几年,却比要饭的还寒酸难看,气不打一处来,一顿臭骂。母亲则安慰回来就好,想想那些战死沙场,在边防哨所一辈子回不来的兄弟,就什么都想通了。

斗转星移,清军敢死营在塞图拉坚守了50个春秋,古来稀老兵所剩无几,已经是子承父业传到了第二代、第三代。1928年国民政府才顾及塞图拉边关,当国军东北义勇军边防连来到塞图拉哨卡时,幸存老营官刘鹏程,不知天外有汉,一听大清国亡了十多年了,顿时晕厥过去,当他苏醒确定国军来换防接管塞图拉哨卡时,如卸重负,拉着唯独还能走动路的老医官罗永康、大兵王大贵回家。刘鹏程骑着骆驼走出200里到达麻扎哨卡,没能坚持住,死在麻扎哨卡点,埋骨他乡。只有医官罗永康与大兵王大贵来到天山兵站,国军汽车护送,回到了湖南老家。40年前带着湘军集体心愿回到老家的亲兵曾宪云孙子,看着古来稀老头乡音无改鬓毛衰,笑问客从何处来?

国军边防连在清军边哨基础上,又根据实际,改建为塞图拉、康西瓦、哈拉赛哨卡,将三个排分别驻守在塞图拉、康西瓦、哈拉赛三个哨卡。和阗边防大队电令塞图拉边防连拦截12名英殖民克什军间谍潜入。连长张学胜派出老班长张老贵、战士房梁柱前往康西瓦哨卡传令,在回程途中遇到暴风雪,钻进一个山洞躲避,巧遇两头雪山棕熊也在山洞里躲避暴风雪,人与动物在自然灾害面前,和谐相处,互不攻击。奇怪的是老班长张老贵和房梁柱大兵,竟然在山洞里发现干柴,点燃生火照亮了山洞,惊奇的发现山洞口边躺着两个清军大兵冰冻木乃伊,老班长张老贵分析是清军兵勇为了躲避持续时间太长的暴风雪,带的干粮不够,断粮而亡。为了做到中国人的传统习俗,入土为安。张老贵和房梁柱把清军兵勇木乃伊抬出放在山窝里,用手榴弹炸塌坡上冰石泥土,掩埋了清军兵勇木乃伊,让他们入土安息。

塞图拉国军张网以待,12名英殖民印度克什军间谍,以商队生意人为掩护,驮着布匹。茶叶等物品,打着前往和阗换取玉器、食盐幌子,企图蒙混过关。狡猾的狐狸斗不过老猎手,细心的国军边防连官兵,从所谓的商人身上搜查出武器,原形毕露,押送到和阗边卡大队关押。

时过境迁,历史时针转到了1950年春,塞图拉国军边防连,在二十多年里轮换了多少次,最后4年还是轮到了1928年初次换防的东北义勇军连。因为国共两军解放战争打得激烈,无暇顾及塞图拉哨卡换防,也因为电台发报机损坏,得不到修理更换,也不知天外有汉了。当解放军15团特务连前来接管塞图拉边关哨卡时,他们还一个劲地埋怨,怎么才来换防。发现来换防的解放军特务连军服和他们不一样,追问怎么又换军装了?解放军特务连连长徐金银幽默的回答,是换军装了,从八路军、新四军,换成解放军军装了。国军这才知道是共军来了,正要掏枪,被解放军特务连长徐金银压着国军老班长张老贵掏枪的手,义正辞严的正告:我们是来换防的,不是来剿灭你们的。还带来了新疆国军司令陶峙岳与和阗边卡军赵锡光师长和平解放的通电,还是老政策,愿意留下参加解放军的热烈欢迎,愿意回家的发给路费。绰号黑子的房梁柱和报务员袁弘书两人愿意留下,其他6人愿意回家,塞图拉哨卡边防再一次圆满交接换防。

塞图拉国军边防连连长张学胜因为4年不见来兵换防,长久不适应高原环境,病死在塞图拉哨卡,临死前遗言幸存士兵,把他放在丝绸之路山坡上冰冻成木乃伊,他要看着队伍来换防。解放军换防来了,才将他入土为安。

解放军塞图拉特务连根据实际情况,适应丝绸之路调整线路走向,以及牧民点的集中等条件,将塞图拉哨卡搬迁至三十里营。塞图拉哨卡将作为遗址保留,名垂青史,让后人看分明。(2962字)

5、人物小传:(一个人物一段,50字以内为标准)

塞图拉哨卡清军(湘军)

1、刘鹏程,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营官(管带、营长)。

2、刘湘中,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2哨长(连长)。

3、陈枣东,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3哨长(连长)。

4、陈志田,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16队什长(班长)。

5、彭宗义,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8队什长(班长)。

6、彭宗林,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5队什长(班长)。

7、刘培义,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4队什长(班长)。

8、郑冀豫,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3队什长(豫军班班长)。

9、郭荣川,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2队什长(川军班班长)。

10、甘长河,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1队什长(甘军班班长)。

11、曾宪云,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营官亲兵(通信员)。

12、罗永康,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医官。

13、王大贵,男,塞图拉哨卡清军敢死营兵勇。

14、刘锦棠,男,湘军部将,收复新疆25营先锋将军,新疆巡抚。

15、刘曾氏,女,刘锦棠婶母,叔父刘松山战死,由刘锦棠赡养。

16、湘军每营500人(营官1员、哨长4员、什长32员),10人为队,8队为哨,4哨32队为营,辖以营官,余为亲兵、勤杂、伙夫、医官等员,直辖于营官统领(若干名)。

塞图拉牧民

1、阿斯板尔,男,塞图拉牧民小部落阿寅勒巴什大人,晚清改百户长。

2、艾哈买提,男,塞图拉牧民长老族长(古丽克孜爷爷)。

3、吉尔尼莎,女,塞图拉牧民老妈妈(古丽克孜母亲)。

4、古丽克孜,女,塞图拉牧民女青年。

5、阿依玛丽,女,塞图拉牧民女青年。

6,尤丽高娃,女,塞图拉牧民女青年。

7、巴克麦提,男,塞图拉牧民男青年。

8、艾克板儿,男,塞图拉牧民男青年。

9、陈奎尼克,男,塞图拉清军哨卡第二代什长,陈志田与阿依玛丽之子。

10、彭孜买提,男,塞图拉清军哨卡第二代兵勇,彭宗义与古丽克孜之子。

11、艾尤买提,男,塞图拉清军第二代兵勇,艾克板儿与尤丽高娃之子。

12、麦提吉克,男,塞图拉清军哨卡第第三代兵勇,巴克麦提之孙。

13、牧民若干名。

塞图拉国军

1、张学胜,男,东北义勇军、塞图拉哨卡连长。

2、闫雪琴,女,连长张学胜夫人。

3、娄占鳌,男,塞图拉哨卡1排长。

4、李少军。男,塞图拉哨卡2排长。

5、寇世中,男,塞图拉哨卡3排长。

    6、张老贵,男,塞图拉哨卡班长。

    7、袁弘书,男,塞图拉哨卡士兵(通信员、报务员)。

8、徐彤海,男,塞图拉哨卡军医。

    9、房梁柱,男,塞图拉哨卡士兵,绰号黑子。

英、印、汗侵略者

1、杨哈斯版,男,英军上校,印度克什军顾问,率军侵占塞图拉。

2、克拉克斯,男,英殖民印度克什军少校。

3、伯克胡里,男,阿古伯长子,在喀什噶尔称王顽抗。

4、白彦虎,男,大清回军首领,投降阿古伯,与伯克胡里负隅顽抗。

5、其他人物若干名。

塞图拉解放军(都为化名)

1、徐金银,男,特务连连长。

2、曹海涛,男,特务连指导员。

3、李双奇,男,特务连军医。

4、周树根:特务连通信员、报务员。

5、解放军战士若干名。

 

三朝边哨兵事电影《祖国知道我》剧本正文

(全剧83主场次,战斗等分镜头32场次,共115场次,4万4千余字。)

1、叶尔羌河岸。日。外。

字  幕:时间光绪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1878年1月2日),左宗棠命令飞将军刘锦棠率领清军主力,万马奔腾,狼烟飞扬,喊杀声震天动地,跨过天山,一举攻克新疆南部叶尔羌河流域,彻底打垮阿古伯侵略者,胜利收复新疆。

董福祥:(甘军3营兵马首领,收复新疆先锋军将军)启禀刘统领,有一布鲁特牧民骆驼队举着大清国龙旗迎接我大军。

刘锦棠:(左宗棠收复新疆前线统领指挥官,名扬天下的湘军飞将军)是啊,他们受尽了侵略者的迫害,这下不知该有多高兴呢。

阿斯板尔:(叶尔羌塞图拉布鲁特阿寅勒巴什大人,带着几个青年牧民,跳下骆驼,恭迎大军)大清国边关布鲁特阿寅勒巴什率牧民恭迎大军,拜见将军们。

刘锦棠:免礼,布鲁特兄弟们请起,阿寅勒巴什大人请叶尔羌城堡一叙。

阿斯板尔:将军们请!

Δ场景镜头:清军前线首领刘锦棠、董福祥等将军们与布鲁特阿寅勒巴什大人率部进入叶尔羌城堡,城门两边布鲁特、维吾尔等民族民众夹道欢迎。

2、叶尔羌城堡。日。内。

【清军前线总指挥刘锦棠与阿斯板尔巴什大人协商塞图拉边关事宜。】

刘锦棠:新疆真是地域广阔,阿寅勒巴什大人有何高见?本将军洗耳恭听。

阿斯板尔:刘将军抬举,新疆地广人少,民族众多,守卫治理新疆乃大军高策,本人系边关布鲁特族小部落阿寅勒巴什,今惊闻大军收复新疆,打下叶尔羌城,特向大军禀报,我塞图拉边关尚有小股英殖民印度克什军入侵,祸害我布鲁特边民,请求大军派兵剿灭。

刘锦棠:阿寅勒巴什大人来得及时,侵略者霸占新疆十几年,今日被我大军收复,左大帅已经作出部署,在新疆南北五千里边防线上,建立六十几道边关哨卡,由我大军派兵驻守,你们塞图拉乃是最后一个关键哨卡,我大军敢死营整装待发,正在物色向导,阿寅勒巴什大人真是及时雨啊。

阿斯板尔:哎呀,原来大军早有安排,太好了,本巴什给大军向导带路。

刘锦棠:多谢巴什大人。不过还有许多事务需要巴什大人帮助,大军要在塞图拉建立哨卡大本营,还有塞图拉边关敢死营的粮食、物资、军火,需要从叶尔羌城兵站定期骆驼翻山越岭运送到塞图拉,敢死营派兵押运,需要布鲁特牧民骆驼队协助运输,巴什大人意下如何?

董福祥:叶尔羌城到塞图拉三四百里,一年两次骆驼运粮,担子不轻啊。

阿斯板尔:将军放心,只要大军需要,我布鲁特牧民责无旁贷,军民一家。

刘锦棠:左大帅有令,新疆收复,按照大清国地方管理机构实行千户长、百户长制,你这个塞图拉布鲁特民族阿寅勒自然成为百户长,地方事务就拜托百户长大人了。

阿斯板尔:将军们放心,只要边关有大军守卫,边境安宁,一切都好办。

刘锦棠:既然阿寅勒巴什大人如此深明大义,那本统领就把敢死营交给你们了,来来来,我带你们去见敢死营官兵。

3、叶尔羌城堡大门外广场。日。外。

【五千里边关最后一个海拔3800米高原哨卡塞图拉敢死营骑着战马列队,等待将军们训示,向导引路出发。】

刘锦棠:勇士们,今天组成敢死营,有三分之二是湘军兵勇,按照湘军10人为队,8队为哨,4哨为营,你们敢死营收复新疆冲锋在前,作出了巨大牺牲,来不及补充,暂时整编为2哨16队160人,算是半营兵马,其中有30人为3个特殊队,一个是董福祥将军的甘军10人队,再一个是徐占彪将军的川军10人队,第三个是张曜将军的豫军10人队,董福祥、徐占彪、张曜三位将军都跟你们三个队交代清楚没有?

甘长顺、郭荣川、郑冀豫:(三个什长)启禀将军,都交代清楚了。

刘锦棠:都交代清楚了我就不重复了,但是130人的湘军13队,本统领还是要说几句,你们是本统领在1871年9月回湖南招募6营3000新兵中挑选出来的,从陕甘宁一路征战到新疆最南部叶尔羌城,几年时间里身经百战,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是我湘军的好兵。现在你们130人可以说大多是本统领的亲属家族兵,从此离开本统领,单独去五千里边关哨卡最后、最远、最偏僻、海拔最高的一个哨卡赛图拉,执行护边任务,一切全靠你们自己了。

众官兵:请刘统领放心,坚决完成护边任务。

刘锦棠:你们有福气了,给你们向导带路的是塞图拉布鲁特阿寅勒巴什大人,从今往后,你们受阿寅勒巴什大人统领,听从巴什大人指挥。

众官兵:拜见阿寅勒巴什大人。

阿斯板尔:大军神圣。

刘锦棠:立即出发!

刘鹏程:全体都有,上马,目标塞图拉,紧跟阿寅勒巴什大人骆驼队出发!

4、叶尔羌河畔草原、昆仑山、戈壁滩。日。外。

Δ场景镜头:清军敢死营官兵在布鲁特族阿寅勒巴什大人骆驼队引领下,涉水渡过叶尔羌河草原……翻过雪山……穿越戈壁……走过沙漠……行程400里,历时一个月,来到了丝绸之路国门塞图拉边关。

5、塞图拉边关。日。外。

【在阿古伯入侵新疆年间,塞图拉曾一度被英殖民印度克什军克拉克斯小头目率部侵占,清军敢死营与牧民巴什大人阿斯板尔就地研究攻打战术。】

阿斯板尔:刘营官,边关就要到了,大家要小心,英殖民印度克什军乘阿古伯侵略新疆之际,向边境蚕食渗透,侵占了塞图拉边关。

刘鹏程:停止前进,就地扎营,湘军第16队前去侦察。

陈志田:(16队什长)喏!16队兵勇跟我走。

阿斯板尔:巴克麦提,你给侦察队带路。

巴克麦提:逊达克(是)。

刘鹏程:1-15队检查整理枪支弹药兵器,准备战斗。

众兵勇:喏!

刘鹏程:刘湘中、陈枣东你们两个哨长过来一下,我们一起与阿寅勒巴什大人研究一下,怎么消灭入侵者?

刘湘中、陈枣东:喏!

阿斯板尔:本阿寅勒巴什也正有此意,首先说这帮入侵者是想长期霸占这片土地,控制丝绸之路通道。刘营官提出消灭侵略者,本人认为不要斩尽杀绝,他们有五六十人的队伍,都消灭了谁回去报信?要让侵略者知道大清国收复了新疆,控制了五千里边关,不敢再侵犯。本人建议把他们赶出去比消灭他们更有实际意义,让他们起到宣传作用,刘营官,你意下如何?

刘鹏程:阿寅勒巴什大人所言极是,要让侵略者向印度、向英殖民帝国、向全世界宣传,大清国兵力强大,边境固若金汤,国土不容侵犯。

刘湘中:(哨长)阿寅勒巴什大人与刘营官愿望甚好,可侵略者要是赶不出去,作困兽斗,死不撤离,我军不剿灭侵略者,反遭侵略者反攻将如何是好?

陈枣东:(哨长)本哨长认为,应对侵略者必须用刀枪说话,采取打伤不打死,打垮不追击战术,方可达到阿寅勒巴什大人建议愿望。

阿斯板尔:打垮赶出国界线不追击战术,本阿寅勒巴什赞成,但是有几个特点需要提示一下,你们是大清国南方兵,南方地域可深挖战壕,树木野草隐蔽,可昆仑雪山高原,地不长草,山不长树木,地表面乱石密布,冰雪挖不下战壕隐蔽,不是冷兵器拼杀,敌我双方都是洋枪洋炮对阵,为了减少伤亡,采取围而不攻,开枪示警,步步为营战术,逼退侵略者。

刘鹏程:阿寅勒巴什大人的提醒有道理,因地制宜,利用地形地物,采取围师必阙战术,三面包围,放开西南通道,强逼侵略者知难而退,方为上策。

6、塞图拉英殖民印度克什军营地。日。外。

【英殖民印度克什侵略军发现中国军来到边关,布阵抵抗。】

克拉克斯:(印度克什军少校)报告上校阁下,发现中国军向我军运动。

杨哈斯版:(英殖民印度克什军上校军事顾问)看看清楚了,有多少人?

克拉克斯:据侦察,是大清国军队,是我军三倍以上,还有当地牧民助战。

杨哈斯版:传本长官命令,立即布阵迎敌,坚守塞图拉。

克拉克斯:yes(是)!

△战斗场景:英殖民印度克什军少校克拉克斯吹响哨笛,侵略军纷纷持枪出动,布阵迎战,严阵以待。

7、塞图拉边关清军敢死营。日。外。

【营官刘鹏程根据第16队侦察情况,部署攻击英殖民印度克什侵略军战斗。】

刘鹏程:众将士听令。刘湘中哨长。

刘湘中:末将在。

刘鹏程:令你率领5-10队为左路军,攻击侵略军左翼。

刘湘中:遵令!

刘鹏程:陈枣东哨长。

陈枣东:末将在。

刘鹏程:令你率领11-16队为右路军,攻击侵略军右翼。

陈枣东:遵令!

刘鹏程:阿寅勒巴什大人率领牧民队为预备队,随时协助大军作战。

阿斯板尔:逊达克(是)。

刘鹏程:本营官率领1-4队为中路军,正面突击侵略军。各队立即散开,布阵出战,向侵略军发起攻击。

众将士:喏!

△战斗场景:清军敢死营与布鲁特牧民从东西北三面包围发起攻击,放开西南通道,以当时最先进的德式1867型毛瑟步枪火力,猛烈攻击。

8、塞图拉战场。日。外。

【侵略军一看三倍清国大军,最新德式毛瑟步枪火力攻击,仓皇逃串。】

克拉克斯:报告上校阁下,清国大军三倍于我军,使用的是当今最先进的德式1867型毛瑟步枪,比我军恩斯菲尔德1866型后装线膛枪火力要猛烈。

杨哈斯版:如此说来,印度克什军必败无疑。

克拉克斯:上校阁下,清国大军采用的是三面围攻,放开西南大路,似乎是给出路的战术。

杨哈斯版:清国大军采用的是围师必阙战术,我军也借用中国孙子兵法36计走为上策,避其锋芒,等清军敢死营撤回内地,我们再杀回来。

克拉克斯:上校阁下高见,等清军撤走了,我军立即杀回来。

杨哈斯版:命令司号员吹响撤退军号,退回印度克什米尔。

克拉克斯:司号员,吹起撤退军号,向西南撤退回国。

△战斗场景:印度克什侵略军吹起撤退军号,向西南狼狈逃出中国边境。营官刘鹏程命令不追击,派出牧民巴克麦提引领第16队跟踪侦察,确定侵略军出国界后返回。

9、塞图拉战场。日。外。

【营官刘鹏程与塞图拉阿寅勒巴什大人阿斯板尔商议建立边关哨卡事宜。】

刘鹏程:英殖民印度克什侵略军被我军赶出了边境,1-4队警戒,陈枣东率队打扫战场,刘湘中率队建立临时军营。

陈枣东、刘湘中:喏!

△场景镜头:陈枣东率领6个队打扫战场,刘湘中率领5个队在英殖民印度克什侵略军营地基础上,临时建立起帐篷大本营。刘鹏程与阿寅勒巴什大人边观察,边议论。

刘鹏程:巴什大人,克什米尔侵略军还真会选地方,我看这地方建立边防哨卡大本营比较适合。

阿斯板尔:是啊,这地方是丝绸之路必经通道,山、河、水、草、牧场一体化,依山傍水,峡谷通天,边关大本营设在此处,真乃上天所赐。

刘鹏程:军营、哨卡好建立,只是粮食、物资、军火仓库有难度,这里气温太低,有些物质会冻坏,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高原雪域仓库还真成问题。

曾宪云:(亲兵)我们南方冬天储存物资是挖地窖,地下常温储藏不坏菜。

刘鹏程:打山洞倒是与南方地窖有些类似,只怕这雪域高原无常温可言。

阿斯板尔:刘营官,亲兵所言有理,打山洞虽然不是你们南方储藏常温,但也比冰天雪地好了许多,本阿寅勒认为可行,打山洞,建营垒,立哨卡,牧民与大军联手共建,一劳永逸,说干就干。

刘鹏程:好,有牧民兄弟支持帮助,修建哨卡大本营指日可待。

10、昆仑山国界线。日。外。

【什长陈志田带领第16队在布鲁特青年牧民巴克麦提引领下,跟踪侵略军,确定退出国界线,再放心撤回塞图拉。】

巴克麦提:陈什长,前面那个山头,就是我大清国边界线,侵略军这回算是真的滚回去了,你可以率队回去复命了。

陈志田:(第16队什长)我是清军南方兵,初来乍到,不知大清国边境线在哪里,你是边境大清国子民,你确定了侵略军逃出了国界线,我信你。

巴克麦提:陈什长,听你这口气,似乎有疑问,不信你们看,大清国界碑,界碑左右两头开挖了简易分界线。

△场景镜头:10个清军兵勇围了上去,只见一块大石上刻有大清国界碑字样,但石头风化字迹有些模糊,这些内地兵勇第一次见到国界碑,兴奋不已,上去看了又看,摸了又摸,似乎有些稀奇。

11、塞图拉牧民村。日。外。

【布鲁特阿寅勒巴什阿斯板尔回村动员牧民,配合清军修建大本营哨卡。】

阿斯板尔:诸位牧民,左大帅率领清军打败阿古伯侵略者,胜利收复新疆,如今又派出敢死营将英殖民印度克什侵略军赶出了边境,要在赛图拉建立大本营哨卡,从此我边境线上就有大军保卫,再也不怕侵略者强抢豪夺了,我赛图拉布鲁特是大清国子民,与清军敢死营共同保卫边关,责无旁贷。如今清军敢死营要在塞图拉建立大本营哨卡,我布鲁特牧民要尽地主之谊,出工出力,与大军一起把大本营哨卡筑磊起来。

艾哈买提:(老族长)老少爷们,在我赛图拉边境修建大军哨卡,这可是盘古开天地第一回呀,老夫第一个赞成,我老了干不动了,可我孙女古丽克孜正当年,我让她第一个出工,修建牧民自己的边关哨卡。

巴克麦提:年轻兄弟们,跟我上工地,帮助大军修建哨卡。

青年们:好,算我一份,我们都去,都去!

阿斯板尔:牧民兄弟们,跟我上工地,建哨卡,走!

△场景镜头:布鲁特阿寅勒振臂高呼,男女老少牧民齐上工地,军民共建边关大本营哨卡。

12、赛图拉大本营哨卡工地。日。外。

【布鲁特牧民百多人,清军敢死营160人,几百人工地热闹非凡,军民齐心合力共建赛图拉边关大本营哨卡。】

刘鹏程:牧民们,我代表大军谢谢你们。

阿斯板尔:刘营官何谢之有?这边关哨卡,我们才是地主,大军是客家,哪有客家感谢地主的道理呀。

艾哈买提:军民一家,都不言谢。

刘鹏程:哎呀,老族长,您老这把年纪怎还出工,使不得呀。

艾哈买提:刘营官休要取笑,老夫干不动,动嘴不动手,哪里干得不好,老夫嘴不留情。

刘鹏程:好,我们就都听您老指点。亲兵!

曾宪云:到!

刘鹏程:给老爷子搬把椅子来,让老爷子坐镇指挥。

曾宪云:报告营官,暂时没有椅子凳子。

刘鹏程:那就搬两个子弹箱来,让老爷子将就一下。

曾宪云:是!老爷子您请坐。

艾哈买提:好好好,我来坐。哎呀,老夫活了花甲年,头一次坐子弹箱,真是没有白活一回。左宗棠坐子弹箱当了新疆清军统帅,老夫坐子弹箱是不是可以当将军啊?

刘鹏程:老爷子说话真幽默。

艾哈买提:哎……你们不要都围着我老头子呀,这不是给你们添乱吗?去去去,你们都去出力干活,老夫等着指点动嘴咧。

刘鹏程:好,恭敬不如从命,老爷子你坐好,我安排干活去了。阿寅勒巴什大人你指挥1-4队开挖山洞仓库。其余各队跟我修建营房哨卡,都动起来。

Δ场景镜头:阿寅勒巴什大人带着1-4队开挖山洞仓库,根据土层岩石,是用什么工具,安全事项,说了个透彻。其余各队在营官刘鹏程带领下,会同巴克麦提的青年牧民,修建8万平方米四合院式的哨卡军营。

13、塞图拉四合院营房工地。日。外。

【第8队彭宗义与布鲁特族女牧民阿依玛丽、古丽克孜等人开挖基础地基,互相好奇的攀谈起来。】

阿依玛丽:大兵,你叫什么名字?

曾宪云:他不是大兵,是什长。

阿依玛丽:什长是个什么官呀?

彭宗义:什长不是什么官,可也算兵头将尾。

阿依玛丽:啥叫将尾?

彭宗义:这么跟你说吧,我们营官第一天攻打赛图拉侵略军,下命令的时候,叫喊什长,什长应答末将在,那个应答末将在的人,末将就是将尾。

古丽克孜:将尾就是排在最后的将军,将军可是大官啊。

彭宗义:大将军才是大官,什长是最小的官,所以叫兵勇之头,将军之尾。

阿依玛丽:那你这个兵头将尾的什长管多少兵勇啊?

彭宗义:你看,都在这里,一共10人。

古丽克孜:管10人就是末将呀,那将军也太好当了,哪天本克孜组织10个女兵,那岂不是女将军了?

阿依玛丽:哎……末将大人,你还没有告诉我们叫什么名字呢?

彭宗义:我们汉族人名字没有你们柯尔克孜人那么复杂,就三个字彭宗义,彭是成语彭泽横琴之彭,宗是成语宗庙社稷之宗,义是成语义不容辞之义,彭宗义,听明白了没有?

曾宪云:我们什长告诉你们名字,你们叫什么名字啊?

彭宗义:对呀,你们先告诉我,克孜是什么意思?柯尔克孜又是什么意思?

古丽克孜:克孜是你们汉族人说的姑娘,柯尔是数字四十,合到一起就是四十个姑娘,就是柯尔克孜民族,也叫布鲁特民族。

曾宪云:哎呀呀,柯尔克孜是四十个姑娘,那你们还不把彭宗义什长吓死呀。

阿依玛丽:古丽克孜是像花一样漂亮姑娘,这么漂亮的姑娘会吓着你们吗?

Δ场景镜头:众兵勇哈哈大笑起来。

彭宗义:怎么你们都放下工具说笑,尽忘了干活了,干活干活!

14、赛图拉工地。日。外。

【艾哈买提坐在子弹箱上,招手让刘鹏程过来,指点刘陈鹏哨卡岗楼建在军营旁边山顶上,及时派出骆驼队前去叶尔羌城运粮。】

艾哈买提:(招手)刘营官,你过来,老夫要动嘴了。

刘鹏程:老爷子您说,本营官洗耳恭听。

艾哈买提:这营房健在丝绸之路通道边,这自然好,你的岗哨台设在哪里呀?

刘鹏程:这岗哨台按照自古惯例,当然是设在军营大门口啊。

艾哈买提:这下老夫找到动嘴机会了,内地军营岗哨自然是设在军营大门口,这里是边关,军营大门口位置太低,不便于瞭望,你看到军营旁边的那座凸起的山峰吗?高出军营百米,你们在山顶上建个岗哨瞭望台,岂不一览众山小,四面八方尽收眼底乎?

刘鹏程:哎呀,老爷子,您老真是诸葛再世,好,本营官采纳了。刘哨长你过来,有任务交给你。

刘湘中:刘营官,有何吩咐?

刘鹏程:看到军营旁边这座山峰吗?老爷子指点我们把岗哨瞭望台建立在山峰顶上,你带领5-10队上山建立岗哨瞭望台。

刘湘中:喏!5-10队的兵勇,跟我上。

艾哈买提:老夫再动一嘴,修建仓库、军营、岗哨瞭望台需要两三个月,你们的粮食、枪支弹药需要补充,老夫听阿寅勒巴什大人说,你们飞将军刘锦棠在叶尔羌城建有大兵站,边关哨卡的粮食、物资、军火都要去叶尔羌兵站去搬运。塞图拉到叶尔羌城400里,骆驼队来回需要一两个月,现在出发,等粮食、物资、军火运回塞图拉,你这仓库、军营、岗哨台就都建好了,这就叫两不耽误。

刘鹏程:哎呀,老爷子,您老不仅是诸葛再世,还是萧何再生啊。皇上刘邦说:深得民心,广得粮草吾不如萧何。今本营官还真不如老族长啊,多谢老族长指点迷津。好,本营官马上差人前往叶尔羌城兵站运粮。来人!

曾宪云:(亲兵)有!

刘鹏程:你去通知甘长河第1队,跟巴克麦提骆驼队,前往叶尔羌城兵站运输粮食、物资、军火回营。

曾宪云:喏!

15、叶尔羌城。日。内。

【甘长顺1队全副武装飞马押运,巴克麦提骆驼队来到叶尔羌城运粮。】

管理员:你们是来运粮的吧,哪个哨卡的?

甘长顺:报告库长大人,我们是塞图拉哨卡的。

管理员:啊,你们是最边远、最后一个大哨卡,刘统领特意交代,优先保障你们,跟我来,粮食、生活物资,军火一应俱全,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这一部分全是给你们准备的,动手搬吧。

甘长顺:巴克麦提兄弟,把骆驼牵过来。弟兄们,把这些东西全部搬走。

Δ场景镜头1:甘长顺1队兵勇与巴克麦提骆驼队牧民,七手八脚搬运起来。

甘长顺:都装好了就出发。库长大人,再见了。

管理员:回见!

Δ场景镜头2:甘长顺1队骑着战马,巴克麦提骆驼队走出叶尔羌城堡,踏上回程之路。

16、塞图拉军营工地。日。外。

【营官刘鹏程与布鲁特阿寅勒巴什大人阿斯板尔商量,怎么举行开营仪式。】

刘鹏程:阿寅勒巴什大人,仓库、军营、哨卡瞭望台进展速度很快呀,按照这个速度,完全可以在骆驼运输队回来之前完工,本营官想和牧民一起举行开营庆祝仪式,大人意下如何?

阿斯板尔:英雄所见略同,本大人也正有此意,你我不谋而合。

刘鹏程:既然阿寅勒巴什大人支持,那我们合计一下,如何安排妥当?

阿斯板尔:既然是联合庆祝,既要按照你们军方的要求,也要适应布鲁特牧民习俗惯例,本大人先提出布鲁特牧民习俗,全村百多人,大军160人,合计300人规模,军民同庆会餐,斩牛杀羊,牛头全羊祭祀苍天土地,庆祝台上彩带彩旗飘扬,制作分发馕(胡饼),唱歌跳舞,赛马,叼羊,摔跤比武等活动,这些由我们布鲁特牧民承办。

刘鹏程:布鲁特牧民这些习俗我们都尊重赞成,清军也有一些军方惯例,致庆祝辞,鸣抢为牺牲的兵勇致敬,洒酒敬献战死的弟兄等礼仪,我们就来个军民结合,布汉通融,普天同庆好了。

阿斯板尔:如此尚好,军民同时准备,等骆驼队回来,立即举行开营仪式。

刘鹏程:一言为定。

17、英殖民印度克什军官邸。日。内。

【克拉克斯少校向英殖民军事顾问杨哈斯版上校报告,清军在塞图拉建立大本营哨卡,建议突然袭击。】

克拉克斯:报告上校阁下,据侦察消息,清军没有撤回内地打算,他们在塞图拉建起了大本营哨卡,山洞仓库,从叶尔羌城堡运回粮食、军火储备,作长期驻军打算,正准备举行开营仪式庆祝。

杨哈斯版:这帮清军不是过路客?建军营赖在赛图拉不走了,你确定?

克拉克斯:完全确定,阿古伯的长子伯克胡里和白彦虎将军隐藏在喀什噶尔,准备反攻清军,派人送信,联络我军,乘清军立足未稳,夹击反攻清军。是不是在塞图拉清军举行开营庆祝仪式上,杀回去?

杨哈斯版:笨蛋,蠢猪!伯克胡里、白彦虎自不量力,他的老子阿古伯都失败战死,他那隐藏的几个残兵败将异想天开,自掘坟墓。清军正在胜利势头上,士气旺盛,我军进攻,清军恰好有借口,乘机跨过国界线,名正言顺占领我军地盘。我军按兵不动,清军不敢贸然过界侵犯,明白吗?

克拉克斯:上校高见。

杨哈斯版:不过我军也要表示点贺礼,派间谍深夜潜伏,安放几个定时炸弹,送他们冲天礼炮。

克拉克斯:高哉,妙哉。

18、赛图拉新建大本营。日。外。

    【塞图拉哨卡大本营开营庆祝万事俱备,就欠运粮骆驼队东风。】

曾宪云:报……运粮骆驼队距离营地还有一华里。

    刘鹏程:锣鼓家伙敲起来,迎接运粮骆驼队胜利回营。

    Δ场景镜头1:运粮骆驼队满载而归,锣鼓咚咚锵,乐队声浪高,牧民克孜载歌载舞,个个喜笑颜开。

     刘鹏程:2-4队警戒,5-16队卸下粮食、物资、军火,分类进仓,坚壁保管,全体参加开营庆祝会。

     Δ场景镜头2:粮食、物资、军火入库,各路人马到齐,军民同庆开始。

     19、塞图拉新建哨卡大本营庆祝场地。日。外。

【庆祝台中央写了大横幅“热烈庆祝赛图拉边关哨卡大本营胜利开营。”左右两边写了一副对联:“内路外路丝绸之路友好通商,家门国门通天大门拒敌门外。”横批是礼尚往来。庆祝台周围彩带五颜六色,大清国龙旗飘扬。台上摆了两张桌子,几条凳子,喜庆非凡。2-4队警戒,做好安保工作。5-10队与牧民赛马比武,11-16队与牧民唱歌跳舞。营官刘鹏程、阿寅勒巴什大人阿斯板尔、族长艾哈买提、哨长刘湘中、陈枣东5人坐在主席台上,军民同庆。】

阿斯板尔:(庆祝会主持人)本阿寅勒巴什郑重宣布:塞图拉边关哨卡大本营开营庆祝大会现在开始,鸣炮奏乐。一拜苍天,二拜土地!

 Δ场景镜头1:礼炮8响,鞭炮8卷齐鸣,军乐弹奏边塞曲……塞图拉清军持枪敬礼,布鲁特牧民拜敬天地。

阿斯板尔:请塞图拉边哨大本营营官刘鹏程致开营辞。

刘鹏程:尊敬的塞图拉布鲁特阿寅勒巴什大人、塞图拉牧民村落艾哈买提族长大人、女士们、先生们、兵勇们,我谨代表塞图拉军民,庄严宣告塞图拉边关哨卡大本营于光绪四年二月二日(1878年3月6日)龙抬头的日子,正式开营。

Δ场景镜头2:赛图拉三百多军民热烈鼓掌,经久不息掌声在哨卡山谷回荡。

刘鹏程:(接着说)在海拔3800米的雪域高原,百山之祖的昆仑山上,塞图拉山口边关,建立起永久性守边哨卡大本营,这是开天霹雳第一回,改变了昆仑山自古没有军营哨卡的历史,也是当今大清国边防线上海拔最高的边关哨卡。哨卡军营大门前的对联:内路外路丝绸之路友好通商,家门国门通天大门拒敌门外。横批:礼尚往来。此对联代表了建立塞图拉边关哨卡大本营的意义和宗旨。中华多民族是一家,是好客之民族,友好通商,合作共赢,礼尚往来,我们热烈欢迎,路路畅通。是侵略强盗敌人,我塞图拉军民坚决拒之国门之外,胆敢武装入侵者,我塞图拉军民奋起抗击,坚决彻底干净消灭之,捍卫国家领土完整,永不受外敌侵犯。为了显示我塞图拉边关军事实力,也为了悼念为收复新疆而阵亡牺牲的将士们,本营官命令:塞图拉军营勇士们鸣抢三发,全营开枪!

阿斯板尔:下一个程序是军民马队巡逻赛马表演。

Δ场景镜头3:巴克麦提男青年牧民马队与清军巡逻马队在河边牧场草原飞马奔腾。巴克麦提一马当先,开始马技表演,时而向左,时而向右跳下又纵身上马,倒立在马鞍上等多种技巧展示,赢得阵阵掌声喝彩。后面青年牧民、军营马队也在展示不同的马技本领。

阿斯板尔:下一项程序,塞图拉兵勇军刀武术表演。

Δ场景镜头4:湘军挑选了30人的军刀武术表演,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军刀武术套路展示。

阿斯板尔:最后一项程序,全体通过天地之门,步入会餐大席。

Δ场景镜头5:会餐的牧民和军人,按照布鲁特敬仰天地的习俗,通过临时搭建的通往天地幸福大门,享受人间美味。族长、阿寅勒巴什、军营长官端起酒碗向进门之人脸上撒酒,每人分发一个馕(胡饼),再分享酒席上的牛羊肉美食。

刘鹏程:(酒席正酣之时,把亲兵曾宪云拉到一边耳语)你去把警戒队发现的两枚敌特定时炸弹,放在岗哨楼山顶上引爆,我自有妙计。

曾宪云:小的明白。

刘鹏程:诸位大人、牧民兄弟、兵勇们,大家都崇拜天地,在大家享受酒席美食的时候,我巧借天上雷公爷一声炸雷助助兴……

艾哈买提:哎,刘营官,这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雪域高原塞图拉怎么会有天上炸雷出现?

刘鹏程:老爷子,诸葛亮能借东风,本营官就能借天上的炸雷。大家不要怕,俗话说雷公爷不打吃饭人,大家放心吃肉喝酒。

艾哈买提:(听到炸雷声)你们听,是炸雷声,是从天上传下来的雷声。哎呀,刘营官真神了,天上雷神都能请动,乃真神也。听说大侵略者阿古伯是被雷神劈死的,莫不是飞将军刘锦棠巧借雷神爷炸雷,劈死了阿古伯,刘营官是刘锦棠的本家,你们刘家真有请动雷公爷的本领,能呼风唤雨?

刘鹏程:我这是干打雷,不下雨。可惜我学艺不精,要真有呼风唤雨的本事,你这塞图拉干旱之地,不就雨露滋润了吗?你们看,雷公爷化作一缕青烟,上天去了,滴雨未下,靠天吃饭吃不成,还得靠我们自己,多养牛羊,才能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来,本营官敬大家一碗,干!

Δ场景镜头6:塞图拉哨卡开营庆祝大会,在酒席上掀起高潮,安全谢幕。

20、塞图拉军营大门口。黎明。外。

【值岗哨兵王大贵发现两只野狼,其中一只后腿受了伤,一瘸一拐的来到军营,哨兵王大贵吹响哨笛,全营持枪纷纷跑出来,以为有军情,发现是两只野狼,都叫喊打死它,吃野狼肉。】

王大贵:(哨兵,吹响哨笛)嘟……快来人啦……

彭宗义:(什长)什么情况?

王大贵:他娘的吓我一跳,是两只野狼。

众兵勇:(一下聚集许多兵勇)打死它,吃狼肉……

Δ场景镜头1:两只野狼听众人喊打,也不跑,干脆趴在地上等死了。

罗永康:(敢死营医官)住手!都散开。你们要知道动物是有灵性的,那只后腿受伤断了的是公狼,那只没受伤的是母狼,它们知道只有人才能治好断腿救活它,于是母狼陪同受伤公狼来到有人的军营,盼望有人能治好断腿救它。当你们大喊打死它们吃肉的时候,它们也不跑,知道跑也是死,于是它们趴在地上不动,等着你们打死,贡献给你们饱食一顿算了。人和动物和谐相处,才是美好的世界,所以你们不要打死它们。看我怎么救治它。狼爷,我不是来打死你们的,我来救你好不好?把腿伸过来,我来给你接好断腿上药,你痛也不要咬我行不行?弟兄们,你们看,野狼流着眼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就是等着我救它。

Δ场景镜头2:罗永康用两块小木板把野狼断腿绑起来,上好药,打上石膏。兵勇们还给野狼垒了一个小窝,两只野狼住在窝里,给野狼东西吃。

21、塞图拉哨卡大本营。日。内。

【营官刘鹏程召开军事会议,邀请布鲁特阿寅勒巴什阿斯板尔参加会议,部署800里边境第一次巡逻。】

刘鹏程:今天邀请布鲁特阿寅勒巴什大人,参加赛图拉哨卡第一次边境巡逻军事会议,按照刘锦棠统领给我们的军事地图,负责叶尔羌县域昆仑山800里边境巡逻任务,我们手上现在只有地图,可以说就是纸上谈兵,根本不知道路线,所以请来了布鲁特阿寅勒巴什大人,请大人给我们安排带路向导。

阿斯板尔:带路向导,牧民责无旁贷,你们先部署计划,根据计划安排人手。

刘鹏程:本营官初步设想计划,哨长刘湘中率领4、5、6三队卧槽马守大本营,其余13队二一添作五,哨长陈枣东领3、12、13、14、15、16队向西北,其余7个队跟随本营官向西南。都带好笔本,详细记录沿途情况,在军事地图上标记道路、海拔高度、沿途牧民点、夜宿躲避风雪休息点,野狼、棕熊、雪豹出入的地方,哪些方位是外敌容易出入的地方,都要详细标记清楚。

罗永康:(作为亲兵、医官参加会议)我们都是内地兵勇,高原反应则是必然的,你们要带上红景天、党参、黄芪、羌活、银翘、当归、麦冬、甘草、热地等几味常规中药饮片,出行时含几片在嘴里,便可缓解。其中红景天、甘草昆仑山比较普遍,你们自己可以在巡逻时候自我采集。

曾宪云:(亲兵)这两三个月里,我们喝了罗医官熬的抗高原反应药汤,也基本适应了塞图拉3800米海拔高度,这次出行超过4000米以上高度,还真的要随身带一点,有备无患。

阿斯板尔:水是关键,多带水壶,我牧民准备骆驼,专带水和粮食,800里山路走完来回需要3个月。本巴什带骆驼队跟随西南路巡逻队,牧民青年巴克麦提带领骆驼队跟随西北路巡逻队,听候刘营官调遣。

刘锦棠:事项都交代清楚了,那就休整检查武器装备三天,三日后8时出发。

众兵勇:喏!

22、塞图拉军营大门不远处。日。外。

【南北两路分开走行不远,被医官医治好腿伤的野狼突然从军营跑出来,要跟随西南路巡逻队。】

曾宪云:弟兄们,你们看,野狼跟来了。

彭宗义:(逗趣)狼爷,你们两个野畜,是不是要跟随我们去远方巡逻吗?

Δ场景镜头:一公一母两条野狼使劲摇尾巴,昂起头嗷嗷叫了几声。

刘鹏程:让野狼跟着走,正好把他们送回大自然,山野大川才是动物的世界。

曾宪云:(摸了摸野狼)狼爷,那就跟我们走吧,到了雪山就是你们家了。

23、喀拉喀什河岸牧场。日。外。

【西南队走出军营来到喀拉喀什河岸牧场,见到牛羊成群,放牧克孜(姑娘)放声歌唱,优美动听,兵勇们驻足听歌。】

Δ场景镜头1:古丽克孜、阿依玛丽两人唱起了雪域高原草原牧歌小调,一人唱一段。

《边塞牧歌》

日挂雪山上

蓝天白云飘

牧场

喀拉喀什河水翻波涌浪

河边青青草

草儿茂

野花俏

马儿奔跑牛羊闹

扬起鞭儿

牧歌唱

牧歌草原飘草原飘

 

谁说克孜娇

艳丽花枝俏

边哨

兵哥十八庚

风华正年少

身强壮逞英豪

常巡逻护边防

保家卫国打敌寇

雪山边关万步遥万步遥

雪山边关万步遥万步遥

万步遥

Δ场景镜头2:刘鹏程营官见兵勇们听到悠扬动听的高原牧歌声很好奇,竟然驻足听歌,也不阻拦,顺势而为,就地休息片刻,听完歌曲再走也不迟。

刘鹏程:全体原地休息。

曾宪云:克孜们,亚克西。

彭宗义:古丽克孜、阿依玛丽,歌声悠扬,你们是高原牧场百灵鸟。

古丽克孜:兵哥,等你们巡逻回来,我们天天唱歌给你们听。

刘鹏程:克孜美妙的歌曲唱完了,出发吧。

古丽克孜:(突然发现野狼惊讶)哎……很稀奇呀,你们巡逻怎么野狼跟着你们走,不怕狼图腾吗?

彭宗义:不怕,这两只野狼有只受了伤,是我们救活的,跟我们相处了十几天,今天我们把它们带出来放归大自然。

阿依玛丽:你们把它们放归大自然,不会咬死我们的羊群吗?

彭宗义:那我试一试,看野狼野性受到改良没有?野狼,你们回归大自然去。

Δ场景镜头3:两只野狼没有奔向牧民羊群,向山上跑去了,兵勇、牧民都倍觉新奇,野狼在大军面前改变了野性,与人友好相处。

彭宗义:(招手)克孜们,再见。

克孜们:(招手)伙西(再见)。

    24、叶尔羌麻扎达坂。日。外。

【阿古伯长子伯克胡里与白彦虎残部为匪隐藏在麻扎达坂,联络英殖民印度克什军曾企图占据昆仑山,得知印度克什军被清军敢死营打出边境,又闻清军在塞图拉边关建立了哨卡大本营,派出巡逻队向麻扎达坂巡查而来,知道隐藏不住,遂率领残部逃往俄国军队占领的浩浫避难。】

白彦虎:公子殿下,据探子回报,印度克什军派出的探子在塞图拉哨卡安放定时炸弹,炸毁塞图拉清军哨卡失败,被清军查出炸弹引爆,反倒为清军大本营开营送去了庆祝礼炮。

伯克胡里:左宗棠的湘军真是天兵神军,不得不佩服,父王占领统治十几年的新疆,被湘军长驱直入不到一年时间,彻底打垮,父王死于非命,新疆得而复失。我们收集残部在喀什、叶尔羌支撑了几天,也是苟延残喘,无力回天。

白彦虎:公子殿下试图联合英殖民印度克什军,占据昆仑山,可克什军不予合作,此路不通。为匪藏匿麻扎达坂,也是惊弓之鸟,清军敢死营已经从塞图拉出发,向麻扎达坂巡逻而来,此地不可久留,必另谋出路,公子殿下有何打算?

伯克胡里: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天无绝人之路,东方不亮西方亮,向俄国军队占领的浩浫避难,俄国佬总不能过河拆桥,见死不救。

白彦虎:那就事不宜迟,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走出这失败伤心之地。

伯克胡里:传令下去,今日休整准备,明日三更造饭,卯时出发!

白彦虎:好,卑职立即传令。

25、塞图拉大本营。日。内。

【跟随西南巡逻队的两只野狼,又返回塞图拉军营,乐坏了兵勇们。】

王大贵:(哨兵)大家快来看呀,野狼又回来了。

罗永康:你看看,我说了嘛,动物有灵性,它们与军营有缘。

王大贵:罗医官,既然动物有灵性,那么巡逻队把他们带出去了,它们怎么不跟着巡逻的队伍走呢?

罗永康:这你就不懂了,这两只野狼就像猎狗一样,跟着巡逻队去巡逻。那么,野狼怎么又回来了,我分析猜想,是因为野狼的腿伤还没有完全康复,走不得远路,送出几里路就返回来了。本医官敢肯定,等野狼腿伤彻底治好了以后,它们会长期像猎狗一样,跟随巡逻队去巡逻。

王大贵:(逗野狼)有道理,以后我出去巡逻,就带着野狼走。狼爷,以后我去巡逻,会跟着我走吗?

Δ场景镜头:野狼一个劲的摇尾巴,嗷嗷的叫着。

(后省略)



版权所有: 剧本联盟
法律声明: 本站所有剧本均为本站原创,版权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使用,必定严厉追究!天盾律师事务

上一篇:反应家暴的电影剧本《你的答案》

下一篇:没有了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代写剧本
 编剧加盟
 收购剧本
15639188839
15639189882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