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反腐微电影!搞笑的微电影剧本《情人无情梦已醒》

2017-09-04 20:4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人物小传】:


狐丽:22岁,长相漂亮,性感迷人,刘书记的情人。


妖晶:21岁,身材高挑,脸蛋漂亮,刘书记的情人。


晓三:22岁,美媚一个,身材火辣,刘书记的情人。


刘书记:47岁,某镇党委书记。


警察:四个,某镇辖区内派出所履职,和刘书记是熟人。


【故事梗概】:某镇党委刘书记,贪恋美色,分别从三种渠道获取了三个漂亮的女情人。在工作中通过上下级关系把下属狐丽揽入怀中;通过“性贿赂”认识了女情人妖晶;通过“艳遇”(其实是有求于刘书记之人暗中布的一枚棋子)认识了女情人晓三。


三个女人想通过权色交易获取好处,被美色迷晕了的刘书记,甘愿顶着一个又一个困难,为三个女情人排忧解难,谋取利益。三个女情人以色借权、借权牟利,拼命为自己捞取好处。


刘书记越来越无法忍受狐丽、晓三、妖晶三个如同豺狼虎豹一样贪婪的家伙,三个女人想法设法想从刘书记身上多“炸”一点“油水”。昔日的情人个个为了利益变得如此无情了,刘书记无法满足三个女人的胃口,梦已经醒来,他开始暗暗布局了。


当三个女情人想从刘书记哪儿获取青春补偿费时,却掉进了刘书记早已设计好了的陷阱。刘书记串通派出所以聚众淫乱为名,在“鸟窝”屋子里当场抓了妖晶、狐丽、晓三、刘书记的现行。


狐丽、妖晶、晓三不但没有拿到刘书记的青春损失费,反而被抓,三个女人最终明白掉进了刘书记早已布置好的陷阱,她们从梦中醒来,决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三人决定举报刘书记,成为反腐先锋,等待刘书记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文章正文】:


房间里 日 内


(狐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手指夹着一支香烟,悠闲地吞云吐雾,电话响起。)


狐丽:老公,我已经在‘鸟窝’了,快点回来啊,我等你,拜拜。搞笑小品


刘书记:(电话里的声音)冰箱里有红酒,抽屉里有香烟,橱柜里有水果,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我稍晚一点回来,拜拜。


(狐丽扔掉烟头,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中华牌香烟,一边玩手机,一边吞云吐雾起来。)


(吱,吱,吱地响声,有人在开门。)


狐丽:老公,这么快就回来了?


(门开了,走进一位打扮妖艳的女郎,看见狐丽时吃了一惊。同时,狐狸也吃了一惊,双方对视着,有些迷惑不解。)


狐丽:小姐,你找谁?你怎么有这个房间的钥匙?


妖晶:你问我找谁?我还要问你呢?小姐,你怎么有这个房间的钥匙?


狐丽:(一副不解的样子)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们都有这个房间的钥匙,你知道这个房间的主人是谁吗?


妖晶:(理直气壮地)刘书记呀。


狐丽:(狠狠吸了一口烟)没错,是刘书记,我一切都明白了,这个老不死的精神还旺着呢,一个不够来两个。


妖晶:这个老东西这样会死得更快。


狐丽:既然来了就坐吧。


(妖晶走到沙发旁挨着狐丽坐下,狐丽从烟盒里弹出一支中华牌香烟递给妖晶。)


狐丽:妹子,怎么称呼?


妖晶:叫我小名,妖晶。怎么称呼你呢?


狐丽:(大笑)什么?妖精?怎么起这个名?好笑,真的好笑。你刚才问我是吧?你叫我小名‘狐丽’就行。


妖晶:(大笑)狐狸?你的小名怎么叫这样一个名字?真是奇怪了。


(吱,吱,有开门声,狐丽看着妖晶递了一个眼色。)


狐丽:妖晶,肯定是老刘回来了。


妖晶:这还用说?肯定是刘书记噻。


(门开了,走进来一位性感迷人的年轻女子,她看见屋子里已经有了两个漂亮的女人,着实吃了一惊,狐丽和妖晶也大吃一惊。)


晓三:(吃惊地)你们两个是谁呀,怎么有这个房间的钥匙?


狐丽:(吃惊地)我问你,怎么有钥匙的?


晓三:(理直气壮地)钥匙是刘书记给我的,这个房间是我的,你们怎么随便进来?


妖晶:(嘲笑地看着晓三)这个房间是你的?我还说是我的呢?房产证在你手上吗?


晓三:(失望地)房产证?我有个狗屁,你们两个有房产证吗?


狐狸:(看着妖晶笑)妖晶,你有房产证吗?


妖晶:(吸了口烟,自嘲地)你们两个没房产证,你们猜,我有吗?


晓三:(往沙发走)我估计你也没有。


狐丽:(看着晓三)美女,怎么称呼?


(晓三坐在沙发上,毫不客气地从烟盒里了抽出一支香烟,点燃。)


晓三:我叫什么是吧,叫我小名‘晓三’就OK。”


(狐丽和妖晶笑得前俯后仰,看着晓三鼓鼓掌。)


狐丽:(看着晓三仍在笑)妈呀,小三呀,这个名字太直接了吧?


晓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名字就是个符号,容易让人记住才是硬道理,二位小姐尊姓大名?


狐狸:晓三,你叫我小名狐丽。


妖晶:晓三,你叫我小名妖晶。


晓三:(笑弯了腰)一个狐狸,一个妖精,你们的名字让人回味无穷啊。


房间里 内 日


(狐丽、晓三、妖晶三个女人在“鸟窝”里叼着香烟,喝着红酒,吃着水果。)


狐丽:(好奇地)妖晶,你是怎么跟刘书记认识的?


妖晶:(笑嘻嘻地)调查我?我实话告诉你们两个,我是被童老板送给刘书记的‘礼物’懂吗?就是‘性贿赂’认识老刘的。狐丽,你又是怎么认识老刘的?


狐丽:(吐了口烟雾,笑笑)既然大家都是干这一行的,我也没什么隐瞒的,我和刘书记是工作中的上下级关系,我想有个好点的职位,也想收入高点,就勾引了老刘,一直到现在我们还缠在一起。


妖晶:(看着晓三笑)晓三,你又是怎么认识刘书记的?


晓三:(笑得很厉害,停了一会儿又笑,然后很神秘的样子)我认识刘书记可比你们两个要传奇得多。刘书记跟我是‘艳遇’,很浪漫是吧?张老板雇用我略施小计,跟刘书记来了个浪漫的‘艳遇’,为此,我给张老板牵线搭桥,张老板认识了刘书记,我嘛就收了点张老板的好处,刘书记却一直缠住我不放。但我没想到,你们两个今天同时也在这里,真是奇怪了。


3、屋子里 内 日


(吱,吱,吱有人开门。狐丽、妖晶、晓三都好奇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狐丽:(看着妖晶和晓三,笑笑)会不会再来一个女的?


妖晶:不可能吧?


晓三:(压低声音)说不定,有些贪官养七八个情妇的都有,接着看好戏吧。


(门开了,进来的是刘书记,看着屋子里同时有三个自己的情人,刘书记大吃一惊。)


刘书记:(分别指了指狐丽、妖晶、晓三)你们今天是怎么啦?来团圆还是怎么的?你们都不认识,怎么像跟商量好了的一样,今天全来了?


狐丽:刘书记,我以为今天只是我一个人来这“鸟窝”跟你亲热,谁知后来妖晶和晓三都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好像聚在一起开会似的?


(妖晶和晓三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刘书记笑,然后妖晶给刘书记递烟,晓三给刘书记点火。)


刘书记:(想不起来的样子)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三个同时来了?


妖晶:刘书记,您每天事儿多,当然记不得,今天是情人节啊。


(狐丽和晓三看着刘书记大笑。)


刘书记:(拍拍脑袋)原来是这样啊,我老了,你们年轻人的那些浪漫之事我早就忘了,难怪你们今天凑到一起了,谜底总算解开了。


晓三:刘书记,您没老,怎么会老了呢?现在我们三个女人都来了,说明什么呢?说明您宝刀未老啊。


(狐丽和妖晶鼓起掌,狐丽随后给刘书记递上一杯红酒。)


狐丽:(举起酒杯)刘书记,今天是情人节,我们一醉方休。


(妖晶和晓三也举起酒杯跟刘书记碰杯。)


刘书记:(依次看了看狐丽、妖晶、晓三)你们今天应该是陪你们的男朋友,怎么都来陪我呢?


晓三:(一副柔情蜜意的样子)刘书记,您说的对,今天我们三个应该去陪男朋友的,可是您就是我们的男朋友,我们就是你的梦中情人,难道你不开心吗?


刘书记:(哈哈大笑)开心,开心,你们就是我的开心果,我哪有不开心的道理?


妖晶:(站起来给刘书记揉肩)书记,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买点什么礼物送给我们姐妹三个?


(狐丽和晓三也站起来给刘书记捶背。)


刘书记:(想了好一会儿,故意装傻)每个人九朵红玫瑰怎么样?天长地久的寓意。


狐丽:(有点失望的样子)书记,您好浪漫哦,不过这红玫瑰很容易就凋谢了,能否买点不会凋谢的礼物,比如.....


(妖晶和晓三听狐丽这么一说,心领神会,开始采取钢铁绕指柔般的温柔战术,撒娇起来。)


刘书记:(一边陶醉着,一边敷衍着)你们三个贪心鬼,比我都还贪,不愧是我的徒弟。要不凋谢的礼物是吧?我懂,那你们仨怎么报答我?


狐丽:(捧着刘书记的脸,娇滴滴地)任凭您摆布,您想干嘛就干嘛,反正都是您的人了,只要您高兴,我们仨都配合,刘书记,你说怎么样?


刘书记:(看着妖晶和晓三)听到了吧,狐丽多乖。好,我答应今天送你们首饰,项链、耳环、戒指三选一,只能三选一啊,你们把我伺候好了,等下我带你们买去。


4、屋子里 日 内


狐丽:(看着刘书记撒娇)刘书记,我们三个女人谁跟您最先认识?


刘书记:(抓了抓脑袋,有点为难的样子)这个不重要吧,好像是你,问这个起什么作用?


(妖晶和晓三不解地看着狐丽)


狐丽:(笑嘻嘻地)当然有作用,书记,今天屋子里来了三个女人,剩下没来的也许全去陪男朋友了,如果您的女人多了,我是不是要排在首位呀?


刘书记:(看着狐丽)排在首位真有那么重要吗?再说了,我只有你们三个情人,没有别的女人了。说说看,为什么你非要排在首位?如果我真有那么多情人,很可能要用MBA的管理模式来管理你们了。


狐丽:(对着刘书记眨眨眼,扮个鬼脸)我是你第一个除了你妻子之外,能给您带来满足感的女人,我要做你的大房,我做了你的大房后,我要当你的管家,管理你以后的女人,怎么样?


妖晶:(一脸的不悦,看着狐丽)那可不行,在家里,连我父母的话我都不听,别人的话我为什么要听?再说,别的女人会服你管吗?你有读过MBA管理知识吗?


晓三:(力挺妖晶)妖晶说的对,我们为什么要听别人的?难道有人长的跟我们不一样,拔掉衣服看一看就晓得了。如果有人跟我们长得不一样,要我们听她的,我们可以接受,否则免谈。


刘书记:(挥挥手)我的姑奶奶们,你们稍安勿躁啊,不要争,不要吵,我一碗水肯定要端平才对,你们三个我一样看待,谁都不亏待。


晓三:(突然看着刘书记大笑)刘书记,你来按A/B/C排序,肯定没人反对。


刘书记:(看着晓三不转眼)具体怎么排,说来听听。


晓三:按A罩杯、B罩杯、C罩杯大小来个123排序怎么样?


刘书记:(哈哈大笑)有创意,不过还是算了,不排序了,你们三人我平等对待,这才是公平的。现在又不能一夫多妻制,大房二房起不了作用,你们仨好好相处才是硬道理。


5、屋子里 日 内


狐丽:(看着刘书记)好吧,我们和平相处,也不排序了。刘书记,今天我们三个女人扎堆了,你也很意外,没想到吧?


刘书记:(拿出烟给三个女人)是的,我真没想到,你们仨像是来这“鸟窝”开会似的。


(狐丽悄悄向妖晶和晓三使眼色)


狐丽:刘书记,像今天这种情况我们三个女人扎堆多不方便?要不你想想其他办法,把我们三个分开,以免有些尴尬?


妖晶:狐丽说得对,刘书记,你想办法把我们分开。


晓三:我也支持狐丽和妖晶的观点,刘书记,你想办法把我们分开吧,三个女人挤在一个窝里,说不定哪天就打起来了,到时候闹出问题来,影响你的仕途啊。


刘书记:(沉思一会儿)你们三个就不能和平相处?真要打起来,你们三个一对一谁都没有胜算,何苦呢?我再想办法弄两套房,也得需要有人赞助才行,谁来赞助呢?需要时间啊。我原来暗中给你们分配的时间也是合理的,你们从没“撞车”过,今天真是奇怪了。


妖晶:(嘻嘻地笑)刘书记,原来我们没“撞车”当然是好事,可是今天出了“交通事故”就“撞车”了,这说明什么问题呢?安全隐患始终是存在的,有安全隐患,就必须消除,宜早不宜迟。


(狐丽和晓三看着刘书记频频点头表示认可妖晶的话。)


刘书记:好,我尽量想办法。你们暂时还是按我之前的安排来这里,星期一和星期二,这个“鸟窝”属于狐丽的时间;星期三和星期四,这个“鸟窝”属于妖晶的时间;星期五和星期六,这个“鸟窝”属于晓三的时间。星期天属于我的时间,这个“鸟窝”留给其他干部用,现在是反腐高潮,打“老虎”拍“苍蝇”正在进行时,领导干部不能去宾馆酒店开房,你们明白吗?你们仨稍安勿躁,我很快就会想办法给你们每个人弄个“鸟窝”,让你们躺在窝里等着我。


6、屋子里 夜 内


狐丽:(坐在刘书记旁边,给刘书记喂葡萄吃)刘书记,我想你帮帮我,行不行?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我伺候你的时候简直是百依百顺,任由你摆布,看在这点上,你帮点小忙应该不会拒绝吧?


刘书记:(看着狐丽,摸摸狐丽的俏脸蛋)要求不要太高哦,你要我上天摘星,下海捞月那是不现实的。说吧,什么要求?


狐丽:(一副千娇百媚的讨好模样)刘书记,小小要求啦,不会为难你的。我的表妹想来政府部门当个小小的公务员,她可是天生丽质哦,你不会不帮忙吧?


刘书记:(两眼放光,淫邪地笑)你表妹真要是漂亮,这个忙我是帮定了,不过....你是干这行的,你懂的。


狐丽:我尽量给她做思想工作,哪行都有潜规则的,我表妹还没谈过朋友,一张白纸啊。你到时后别欺负了她,却不安排工作的话,我就.....你也懂的。


刘书记:(亲了一下狐丽)你该不会是要举报我吧?


狐丽:(扯着刘书记的耳朵)你乖乖听话,给我表妹安排一份工作,我怎么舍得去举报你呢?你在,我日子过的才滋润啦,怎么会去举报你?傻二一个。


刘书记: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表妹的工作我坚决搞定,现在你可要陪陪我共度良宵,云里雾里快活去。


7、鱼塘边 日 外


(刘书记坐在矮凳上,戴着墨镜,手里拿着钓鱼竿垂钓。旁边是戴着一副大墨镜的妖晶,拿着钓鱼竿垂钓。)


妖晶:(有些吞吞吐吐地)刘书记,我有点事想跟你讲一讲,但是我怕为难你,所以迟迟不敢跟你讲。


刘书记:有话直说。搞笑小品剧本


妖晶:书记,是这样的,我有个亲戚想回到家乡来搞建设,他看中了一块地皮,但是这块地皮听说是留给学校以后用来建校舍的,这块地皮反正目前还没用,既然有人要,不如早点卖出去?


刘书记:(持怀疑态度)什么亲戚?以前是做什么生意的?如果是正当投资,我们还在招商引资,地皮嘛我先去了解一下。


妖晶:做农副产品深加工的,适合来我们镇上办厂,我们镇周边处于农村,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书记,你说这样的企业该不该把他们拉到我们镇上来?


刘书记:我们还在招商引资呢,我先去了解一下你说的那块地皮,耐心等待。你们三个家伙天天跟我提要求,我工作不累,应付你们那才叫累。


妖晶:(哈哈大笑)刘书记,我们提要求的时候你嫌烦,可是,你泡我们三个女人的时候应该不烦吧?(神秘兮兮地)刘书记,要是把我这个亲戚的工厂迁到我们镇上来,对你对我都是好事,好处大大的有,你比我聪明。


刘书记:(拿起钓鱼竿,重新换鱼饵)这事儿跟钓鱼一样,要有点耐心等,我们也在招商引资,增加当地政府税收,解决农民工就业问题,怎么都是好事。


妖晶:我就知道书记是个爽快人,刘书记,把这事放在心上啊。


8、空旷草地 外 夜


刘书记:(抬头望望夜空,而后看着晓三深情地)在这空旷的草地上,美丽的夜晚多么宁静,空气多么的新鲜,如果我再年轻二十年和你坐在这里谈情说爱,那是多么浪漫的场面,现在老了,岁月不饶人啊。


晓三:(意味深长地)人要是一辈子青春常驻,那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可是自然规律不是这样。刘书记,你四十出头还一枝花呢。人家六七十岁还要竞选总统,这么年轻就服输了?我们这些年轻女子愿意陪在你身边,说明你还年轻啊。


刘书记:(一把抱住晓三,亲了一下)妹子,你真会说话,说得我都心花怒放了。


晓三:(伸手抚摸刘书记的胸膛)我好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刘书记,你说我配得上你吗?


刘书记:(捉住晓三的手,亲了一下手背)晓三,我也想跟你相处一辈子,可是你不觉得委屈吗?


晓三:(捏了一下刘书记的鼻尖)委屈啥呀,现在老夫少妻多的是,你怎么这么迂腐?


刘书记:(亲了一下晓三的额头)还是你们年轻人开放,我们的步伐跟不上你们的步子。说吧,今晚找我有什么事?


晓三:(双手勾住刘书记的脖子,娇滴滴地)哎呀,书记,还用我说吗?反正就那点破事儿,对你来说一句话就OK了,对我们老百姓来说,比登天还难,你要帮帮我,你答应了,我今晚就是你的了。


刘书记:(紧紧搂住晓三的腰)直说无妨。


晓三:(捧住刘书记的脸,直直地盯着笑)书记,你也知道的,最近搞拆迁嘛,我姑父被派出所关起来了,可是我姑父没错啊,政府要拆迁,拆了我姑父家的老房子,总得合理补偿嘛,补偿没谈好,强行把我姑父家的老房子拆了,还把人也抓了,你说,是我姑父的错吗?


刘书记:(想了想,拍了一下脑袋)我想起来了,好像有这么回事。可是大伙儿都知道你姑父是个“钉子户”,村干部做了那么多思想工作,一点用都没有。但是,我们政府规划好的事情必须向前推进,不能因为一户人影响了整个工程,明白吗?


晓三:(哀求地)刘书记,我理解你们政府的立场,我姑父常年有病,也不能长时间把我姑父关起来,要是有个好歹这事也麻烦。我跟我姑姑商量商量,拆迁补偿只要合理,我姑姑能接受就算了,你通融一下,把我姑父放了,刘书记,你看行不行?


刘书记:(把晓三紧紧抱住)这样吧,你跟你姑姑先商量一下,拆迁补偿比其他被拆迁户多补偿五万元,只要你姑姑同意,明天就放人,怎么样?


晓三:(亲了刘书记一口)好重的烟味儿,好,明天给你一个答复,刘书记就是刘书记,在我们镇上真是无所不能。


刘书记:少拍马屁,我说话没人听,我还能在镇上当党委书记吗?晓三啊,跟着我不会吃亏的。


9、屋子里 夜 内


(狐丽坐在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玩手机。刘书记叼着烟在吞云吐雾,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狐丽:(把手搭在刘书记的肩膀上,盯着刘书记不眨眼)刘书记,我“大姨妈”最近不来串门了,我有点恐惧,我想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真有了,怎么办?


刘书记:(非常惊讶)狐丽,你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好不好,我这颗小心脏的容量是很小的,明白吗?


狐丽:(一本正经地)刘书记,我真没跟你开玩笑,我能跟你开这种玩笑吗?


刘书记:(重重地叹了口气,灭掉烟头,又点燃一支,眼神空洞地)狐丽,你平时就没有做好安全措施吗?


狐丽:(不高兴的样子)刘书记,我每次提醒你“工作”的时候要戴“安全帽”,可是你不愿意呀,你说找不到“工作”的乐趣,这能怪我吗?


刘书记:(一副头痛的样子)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比如吃避孕药之类的?


狐丽:(一副无辜的样子)有啊,可是我也有疏忽的时候,恰恰疏忽了的时候问题就来了,我也不愿意让肚子鼓起来,怎么办?


刘书记:(望着天花板想了许久)算了吧,做掉他。


狐狸:(态度坚决)不行,我肚子里的一块肉,我怎么可以让一条小生命说没就没了呢?太残忍了吧?


刘书记:(十分为难的样子)可是生下来他(她)之后也没爹呀?你一辈子都当单亲妈妈?


狐丽:(认真起来)你就是孩子的爹呀,你把孩子抚养到十八岁就OK了,这有什么难的?


刘书记:(很生气)你把孩子生下后,要是被媒体曝光了,我这个书记还存在吗?我这个书记都不存在了,我还有狗屁的钱来给你们母子花?一句话,狐丽,做掉算了。


狐丽:(哭了)除非你打死我,我就不生了,只要有口气,我一定要把这个小宝贝生下来,你看着办吧。


(狐丽甩门而去,刘书记一头靠在沙发上,闭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10、医院门口 外 日


(刘书记戴着口罩和墨镜把妖晶往医院里拽,妖晶死活不肯去医院,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哭起来,围上来一群人看热闹。)


群众甲:姑娘,你们是为啥?


群众乙:姑娘,你们到底怎么啦?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怕看医生?


(刘书记看见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有些害怕了。)


刘书记:(十分紧张)好啦,好啦,不看病就算啦,我也不愿意你得了这种病,回头找家大医院好好检查,我一定会给你治疗的。


(刘书记把妖晶抱上车,一溜烟开走了。)


11、屋子里 日 内


(刘书记和妖晶坐在沙发上,谁都不先说话,沉默了许久之后,妖晶生气地把桌子上的水果扔到地上,开始哭起来。)


刘书记:(捉住妖晶的双手,安慰起来)妖晶,实在对不起,刚才我不该一时冲动把你往医院里拖,都是我太冲动了。


妖晶:(带着哭腔)你先说去医院检查确认是否怀孕,可是到了医院时,你却要我做人流,你不是出尔反尔吗?你要我去医院做人流,可你事先根本就没商量过我,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你怎么这样自私呢?我现在总算看清了你的真实面目。我肚子里的小生命是我说了算,我不同意,任何人都不敢私自处理,否则就是杀人犯。一条生命,想把他结束了就结束了,怎么可能?刘书记,你自己也是一条生命,你敢拿刀抹自己的脖子吗?如果不敢,为什么要结束一条小生命呢?


刘书记:(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焉了)我是没跟你商量,可是我这段时间也烦,狐狸也怀上了,问我怎么办?你说我该怎么办?


妖晶:你烦的时候还在后头,说不定晓三也怀上了你的骨肉,我看你怎么办?


刘书记:(狠狠地吸烟,还不停地用拳头擂自己的额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没办法,自行了断,什么烦恼都没了,反正早晚都要去见阎王的。


妖晶:(努力地挤出了一点笑容)刘书记,你好歹也在官场混了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小事就把你弄蒙了?出了问题,想办法去解决问题,只要合情合理解决了,事情就平静了,就这么简单,你当你的书记,别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刘书记:(看似轻松了一点)妖晶,你说怎样才算合情合理?


妖晶:我把孩子生下来,你给18年的抚养费,就这么简单。


刘书记:(咬咬牙)我明白了,你们这是明摆着敲诈勒索。


妖晶:(不服气的样子)我敲诈勒索你?有没有搞错?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经过DNA检查不是你的骨肉,那我就是敲诈,如果是你的骨肉,那又怎么说?我真是服了你了。你在床上和我风雨雷电的时候,难道就没想到以后会有什么后果吗?


刘书记:(态度坚决地)说一句关门的话,如果你把孩子做了,我们继续相处,我该给你什么还是给你什么。如果你非要把孩子生下来,你要我承担18年的抚养费就够了,是吗?


妖晶:(掰着指头数起来)说对了一半,孩子18年的抚养费是一回事,我的青春损失费呢?你就不给了吗?


刘书记:(咬牙切齿地)妖晶,你开个价,你的所谓青春损失费,你要多少?


妖晶:(望着天花板,想了想)具体数目现在没想清楚,到时候我算好了再告诉你,我先去休息了,改天再聊,拜拜。


(刘书记吸着烟,在屋子里踱步起来。)


刘书记:(独白)她奶奶的,纯粹是为了捞金,个个都是拜金女,厚颜无耻。


12、露天茶座 外 夜


(刘书记和晓三一前一后相隔数米远的距离,走进一家露天茶座,刘书记找了个包间和晓三一起进去了。)


刘书记:在包间里好多了,抬头我们照常可以看星星和月亮,一层围栏挡住了外人的视线,安全多了。


晓三:确实外人看不见我们,你们当干部的就是这点不自由,偷偷摸摸地像做贼。


(服务生端上茶水、果盘、饮料,一句慢用后退下。)


晓三:种地方适合谈恋爱,日月为媒,天地为证,永不变心。


刘书记:今晚你怎么啦,尽说些文绉绉的话,非要制造出一种浪漫来。


晓三:今晚本来就很浪漫,你不觉得吗?


刘书记:是很浪漫,我喜欢。今晚你主动邀我来喝茶,聊点什么呢?


晓三:今晚我邀你来,主要想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想知道吗?


刘书记:(突然整个人抖了几下,他告诉自己,麻烦又来)晓三,其实我不想听到你的好消息,这段时间我听到的好消息太多了,我这颗小心脏快要爆炸了。


晓三:我都还没说出来,你就知道了,不会是诸葛亮复活了吧?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要跟你结婚,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不得不结婚,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我的要求就这么简单。


刘书记:(双手捶着自己的胸口)完了,彻底玩完了。你们这几个女的,不把我逼上绝路,你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什么都明白。


晓三:(看着刘书记笑)我没逼你上绝路啊,我跟你结婚也是很正常的呀,你把婚离了,我们把婚结了,不是就好好的吗?怎么就把你逼上绝路了呢?


刘书记:(气得脸色发青)晓三,你放屁,谁说我要离婚的?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结婚的?谁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我什么都没搞明白,怎么会跟你结婚?真是太天真了,你们三个女人不把我活活气死,是不会罢休的。狐丽说她怀孕了要来找我,妖晶也说怀孕了,要找我。这下可好,你居然提出要跟我结婚,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晓三:(很生气的样子)刘书记,你怎么这副态度?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难道是孙悟空的?想耍赖是不是?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跟你结婚,除非你把我杀了。


刘书记:(很生气,压低声音)你把我逼急了,你看我敢不敢把你消灭了。一句话,你们三个女人不要把我往绝路上赶,否则我也忍无可忍了。


晓三:(指着刘书记的鼻子)你个老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你要敢灭了我,我马上报警。


刘书记:(马上摆出一副笑脸)晓三,跟你开玩笑的啦,我真要灭你,怎么会提前告诉你,让你有机会去报警?傻瓜一个。你看现在我们的二人世界多么的浪漫,你死了不划算,我也还没活够,大家都要好好活着,刚才开玩笑的啦,宝贝,别介意啊。


晓三:(怀疑地)不管刚才你的话是真是假,我还是要和你结婚,刘书记,难道我比不上你家那个黄脸婆吗?


刘书记:(摸了摸晓三的腹部)你当然比得上我家那黄脸婆,你当真有了?确认是我播的种?


晓三:刘书记,你要是不相信,我们去做DNA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刘书记:(斩钉截铁地)晓三,我是不会和我老婆离婚的,也是不会和你结婚的,你不要再有什么幻想了,回到现实生活中来。我有点忙,要不我结了账,我们回去了,下次再来?


(刘书记戴好口罩,拉着晓三走出茶座。)


13、屋子里 内 夜


刘书记:(端详了一会儿屋子里的三个女人)今天又不是情人节,怎么都聚到一块儿?


狐丽:(拿着手机自拍)刘书记,今天不是情人节就不能来这个“鸟窝”了吗?


(妖晶和晓三忍不住笑起来。)


刘书记:(脸上有些不悦)我不是说过,星期天这个“鸟窝”归我享用吗?难道你们忘了?


妖晶:(笑嘻嘻地)没忘啊,正是因为星期天你来“鸟窝”的机会比较大,所以我们三姐妹就来恭候你了。


晓三:(故意挺着个大肚子在屋里走来走去)刘书记,看样子你今天心情不佳。


刘书记:(看着晓三故意挺个大肚子的样子,咬了咬牙)晓三,你别演戏了,你再怎么装,我心里也有数。你们三个今天像团圆似的聚到一起,而且挑的时间也别有用心,说吧,你们心里怎么想的?


晓三:(走过来坐在刘书记旁边,拉起刘书记的手,放在自己的肚皮上)摸摸看,小家伙正在乱踢我,我很想当妈,刘书记,你想不想当爸呢?


(狐丽和妖晶在笑)


刘书记:(脸上乌云密布,阴沉着脸)我已经当爸当够了,现在不想当爸了,我真的不敢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否真是我的,我能当个戴绿帽子的老爸吗?


晓三:(盯着刘书记的眼睛看)这个很简单,做个DNA对比就出来了,如果不是你的骨肉,我立马从你面前消失,敢赌一把吗?


刘书记:你们不要逼我,要去做DNA检查也可以,如果是我的骨肉,我认了,如果不是,你们就是敲诈勒索,会坐牢的。其实,我的想法是,你们不要硬逼我,如果真有了,你们想办法去做了,我会合情合理补偿你们。结果呢,你们不依不饶,反正我是一把老骨头了,你们还年轻,真要走到那一步,我也没办法了。


狐丽:(走过来给刘书记揉着肩)刘书记,好歹我们相处一场,我们也不愿意把事情做绝,大家毕竟情人一场,相处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多少也有点感情了,闹翻了也不好。


刘书记:(脸上终于看到一点笑容了)狐丽这话还有点点道理,大家好说好商量,非要把孩子生下来,还说非要我离婚,这些都是不现实的,你们要理智一点。


妖晶:刘书记,我们三姐妹今天相聚到一起,大家商量好后,签份协议怎么样?


刘书记:你们有什么要求,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的。你们所谓的要把孩子生下来,还要跟我结婚什么的,统统都是扯蛋,分明是在抬高身价的一个手段而已,直接一点补偿费要多少?


狐丽:(给刘书记用力捶背)刘书记,我看这样,如果你已经讨厌了我们三个姐妹,那就一次性每人补偿两百万,我们拿到钱后,屁股一拍就走人,以后各不相干。如果你继续想和我们玩游戏,每年最少也得八十万的补偿费,当然了,是人民币不是美金。元芳,你怎么看?


刘书记:(摇了摇头)你们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难怪你的名字就叫狐丽,原来是狐狸精啊。狐丽,你提的要求太高,打五折就可以成交,不行的话,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一把老骨头你们也“炸”不出多少“油水”了,我也无所谓了。假如,你们举报了我,我被关在“笼子”里了,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你们看着办。


(狐丽、妖晶、晓三耳语了一阵。)


狐丽:好吧,打五折就打五折,必须要现金,欠条无效。


(刘书记把头靠在沙发上不说话,闭目养神起来,三个情人倒有些急了。)


妖晶:刘书记,说话呀,什么时候给现金?


晓三:(挠了一下刘书记的痒痒)装糊涂了是不是?说话呀?你得表个态才行,我们不可能空手而归的。


狐丽:刘书记,你不说话就代表拒绝,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在互联网上公布你的新闻了。


刘书记:(一下子就睁大眼睛了)我不是拒绝你们,我是在想,我去哪儿弄那么多钱来给你们?你们刚开始和我相处的时候,个个像温顺的如小绵羊,现在呢,个个都是豺狼虎豹,都想在我身上咬一口肉,我一把老骨头,哪有那么多肉给你们咬?


晓三:如果刘书记一次性拿不出那么多钱,可以写一份保证书,在一年内把余额全付了。


刘书记:你们这样岂不是拿着证据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来敲诈我了?


妖晶:刘书记,你知道就好,如果你把全额付给我们,你也少些麻烦,我们也不用担心钱拿不到手。你干脆一次性补偿给我们好了,这样对大家都好。刘书记,我们之前签的包养协议还在我手上,你说,不付我的青春损失费,说得过去吗?


晓三:刘书记,你我之间刚开始签了一份结婚协议,还记得吗?


狐丽:刘书记,你刚开始跟我签的补偿协议还在我手上,你现在怎么具体补偿我们,你自己看着办,姐妹们,我们撤。


14、屋子里 夜 内


(刘书记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刘书记:(按动手机键盘,屏幕上出现“狐丽”二字)狐丽,你通知妖晶和晓三来“鸟窝”,我们好好商量一下,也是该有个结果的时候了,这样老是拖着也不是办法。


(狐丽、晓三、妖晶三人来到“鸟窝”,看到刘书记早早到了,个个开心得像要蹦到月亮上去。)


刘书记:(很淡定的样子)今天找三位来,我想事情也该有个交代了,我非常感谢三位美女一直陪伴着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良宵,此生难忘啊。虽然我们之间曾经也有过一点小吵小闹,那只能算作炒菜时加的佐料,有了你们三位美女的陪伴,我感觉仿佛回到了青春年代。为了不耽误你们的前程,我想,你们应该去过更好的生活。今天,大家嗨一点玩个痛快,高兴之后,我把你们的补偿款全部打到你们的账户上,怎么样?


(狐丽、妖晶、晓三开心地围上前去给刘书记揉肩、捶背、捏手)


狐丽:刘书记,你真的很讲诚信哦。


妖晶:刘书记当然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晓三:我们真的没看错人,刘书记是言必行,行必果,男子汉大丈夫本色,敬佩,敬佩。


刘书记:今天大家多喝点,高兴高兴,不醉不归。


(一男三女在“鸟窝”里玩命般喝酒,啤酒瓶堆成了小山,刘书记手脚开始不老实起来,摸摸狐丽,捏捏晓三,搂搂妖晶。三个女人围着刘书记嘻嘻哈哈,任凭刘书记上下其手。)


(“鸟窝”的门开了,冲进来四个警察,突然出现在一男三女面前。)


警察:(其中一位)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聚众淫乱,跟我们回派出所协助调查。


15、派出所 内 日


(狐丽、妖晶、晓三坐在派出所里接受讯问。)


警察:你们三个知道我们为什么带你们来这里吗?


狐丽:知道了,我们以后改邪归正,希望对我们从轻发落。


警察:跟你们一起鬼混的男人是谁,你们认识多久了?


妖晶:那个男的是镇党委刘书记,我们认识好几年了。


警察:不管那个男的是谁,法律会制裁他。是你们主动勾引刘书记的吗?


(狐丽、妖晶、晓三点头认可。)


警察:你们三个要接受处罚教育,刘书记违法自然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你们三个要深刻反省,以后不要重走老路,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16、网吧 内 夜


(狐丽、妖晶、晓三坐在网吧内电脑前,打开纪委网站,正在写举报材料。)


狐丽:妖晶,我总感觉我们被抓是一场早已预谋好的陷阱,被抓当晚,包括刘书记这个老色鬼在内,我们都在喝酒,谁都没有去开门,为什么警察轻而易举就进屋了呢?


妖晶:绝对是刘书记这个老色鬼布的局,他跟派出所是什么关系?早就串通好了的,派出所以聚众淫乱的名义把我们抓了,可是刘书记却在偷着乐。


晓三:明明被抓当晚是刘书记主动约我们去的,说是要把补偿款给我们,结果我们就被抓了,刘书记这个阴险狡猾的老色鬼就是不想给我们青春损失费,他这样做目的就是赖账,太阴险了,我们不能便宜了这个王八蛋。


妖晶:当然不能便宜了他,先在纪委网站举报,如果没效果,就把这事捅到互联网去,我们要当“反腐先锋”,据说现在好多贪官的腐败案都是从情妇嘴里打开缺口的,我们不能放过这个王八蛋。


(狐狸在键盘上敲字写举报信,妖晶和晓三帮狐丽策划举报内容,三人合作写举报信。)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4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