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惊悚、悬疑、侦探为一体的电影剧本《连环奇案》

2023-11-25 21:24:33 出处:原创 作者:辛立华 人气:0
小品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相声剧本大全_剧本联盟--剧本网(https://www.juben68.com/):集惊悚、悬疑、侦探为一体的电影剧本《连环奇案》

连环女尸奇案

 

集惊悚、悬疑、侦探为一体的电影文学剧本

根据本人同名小说改编

编剧:辛立华

 

1:小李庄村后玉米地中的池塘边 夜 外 盛夏

淡淡的月光下大片的玉米地。玉米地中一条小道。

小道尽头一个大池塘,水面上一闪一闪的月光充满了诡秘。

池塘四周是一人多高的玉米。

池塘边临时立起的一根杆子上挂着一个闪着强光的灯泡,一些昆虫围着灯泡飞来飞去。

灯光下躺着一具女尸,女尸身上盖着白床单。微风吹来,白床单轻轻煽动,不时能看到湿漉漉的长发,看上去很是恐怖。

离尸体30米处是一个废弃的电井房,从没有门的门口透出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两个人在电井房里说着什么。

 

2:电井房内 夜 盛夏

空空的电井房内,没有门,后窗只剩下一个洞。

强子和顺子在说着。

顺子(30岁左右。字幕:顺子,小李庄村民)满腹怨气地说:“强子,你说咱俩怎就这么倒霉呢?澡没洗上不说,反倒捞了半天的死尸。好不容易把尸体捞上来了吧,还得替马东坡看尸。”拍了几下大腿,烦恼地:“蚊子真多。”

强子(30岁左右。字幕:强子,小李庄村民):“这马东坡也太不地道了,都二十一世纪了,闺女搞对象也非要他说了算,死拦着硬挡着的不同意。要不是他逼的,小翠儿能跳河自杀吗?唉!”

顺子:“也不知道咱小李庄是哪辈子传下的破规矩,外丧鬼不能进家。”

突然,外面传来了猫头鹰的叫声:咕咕喵,咕咕喵,哈哈哈哈咕咕喵。

顺子惊慌地:“我的妈呀。”

强子:“一只夜猫子,至于吗?”

顺子往外一看“蹭”的就站了起来,指着外面不说话,一脸的惊恐。

强子往外一看,也“蹭”的站了起来,也是一脸的惊恐。

池塘边,那块白床单站立着,正一蹦一跳的向电井房而来。

顺子:“妈呀,诈尸了。”就从后窗跳了出去。

强子:“等等我。”也从后窗跳了出去。

两个人惊慌的在玉米地中的小道上跑着,

两个人从玉米地中的小道跑出来站住了。

顺子喘着粗气对强子说:“快、快给梁哥,打、打电话。”

强子拿出手机拨号,对着手机说着。

顺子边擦汗边回头看,满脸的惊恐。

 

3:村后 夜 外 盛夏

梁伟军(40多岁。字幕:梁伟军,村治保主任,)带着六七个年轻的小伙子急匆匆而出,向玉米地跑了去。

 

4:村后的玉米地边 夜 外 盛夏

顺子和强子在对梁伟军等人说着,其他人表情各异。

梁伟军摆了摆手,带着大伙儿走进了玉米地中的小道。

 

5:池塘边 夜 外 盛夏

尸体已经不翼而飞。

梁伟军等人都是一脸的惊诧。

梁伟军用手电筒照了照平静的水面,说:“可以肯定,尸体准又是掉进大坑里了。”

胡洋(30来岁。字幕:胡洋,小李庄村民):“那怎么办?”

梁伟军坚定地:“还能怎么办,全部下水,捞。”甩掉上衣跳入水中。

其他人相互看了看,也都先后跳入水中。

 

6:池塘边 黎明 外 盛夏

电井房前,梁伟军对大伙儿说:“真是邪了门儿了,就算是真的诈尸了,可能诈到哪儿去呢?”

胡洋:“是啊,整个儿玉米地我们找了一遍,大坑我们也捞了老半天,都没有啊。这尸体,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大伙儿七嘴八舌,说法不一。【现场设计】

梁伟军:“什么也别说了,还是赶紧给方队长打电话报警吧。”就开始拨手机号码,对着手机说着。

 

7:马东坡家大门外 晨 盛夏

门口围着不少看热闹的村民。

梁伟军在跟强子和顺子说着:“一会儿公安局的方队长来了,肯定会找你们俩了解情况的。记住喽,不管方队长问你们什么,你们都要如实的回答,尤其是具体的时间,你们一定要说准确了。”

强子和顺子:“是,是。”

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方昊等人的警车慢慢地停在了大门口。

方队长(40多岁。字幕:方昊,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潘颖(女,40岁左右。字幕:潘颖,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武钢(26岁左右。字幕:武钢,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刑警)和张弛(30多岁。字幕:张弛,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刑警)先后下车。

梁伟军上前握住了方队长的手:“方队长,你们来的好快啊。”接着又跟潘颖等干警一一握手。

方队长:“走吧。”

梁伟军:“走。”就带着方队长等人向院内走了去。

 

8:马东坡家院内 晨 外 盛夏

马东坡(50多岁。字幕:马东坡,死者的父亲)蹲在院中边哭边在说着:“小翠儿啊,你好糊涂啊,你好狠心啊,你走了,我和你妈可怎么活啊,你……”

梁伟军带着方队长等人走进了院子。

梁伟军指着马东坡对方队长说:“这是马小翠的父亲,马东坡。”接着对马东坡说:“叔,警察来了。”

马东坡:“警察来了管什么用啊,小翠儿也回不来啦!”继续哭。

梁伟军:“可警察能把小翠儿的尸体给找回来。行了,您也别……”

方队长拦住了梁伟军的话:“这时候,你不让他哭是做不到的。走,咱们先进屋看看。”就跟着梁伟军向屋里走了去。

马东坡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也向屋里走了去。

 

9:马东坡家正房 晨 内 盛夏

魏淑兰(50多岁.字幕:魏淑兰,死者的母亲)躺在床上不哭不闹,精神已经崩溃。

周围几个妇女在陪着魏淑兰,都是一脸的痛苦,有的在望着魏淑兰流泪。

方队长等人走进了屋子,几个妇女都站了起来。

方队长看了看魏淑兰,对潘颖说:“赶紧给徐局长打电话,让他联系县医院,让医院赶紧派一名医生来。病人的情况要跟局长说清楚。”

潘颖:“是。”就拿出手机边拨号边走出了屋子。

方队长看到桌子上有一个白色的手机,拿起来看了看后问马东坡:“这个手机是马小翠的吧?”

马东坡:“是。”

方队长:“工作需要,我们得用一下。”

马东坡:“拿走吧,拿走吧。”

方队长把手机装进了兜里对梁伟军说:“咱们到马小翠的屋子去看看。”

梁伟军:“走。”就带着方队长等人走出了屋子,向西边的两间屋子走了去。

 

10:马小翠居住的屋子 晨 内 盛夏

屋子收拾的干净利索,墙上贴有某歌星、影星的照片,有男有女。张弛在用录像机拍摄。潘颖在记录,梁伟军和武钢在一旁看着。

方队长指着墙上的一张照片问马东坡:“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

照片的特写:马小翠和几个穿着泳装的姑娘。背景是某游泳池。

马东坡:“四五年前了,也就是小翠儿临高中毕业的那一年,参加全县游泳比赛时照的,还得了一等奖呢。”马东坡说着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张奖状递给了方队长:“这是奖状。”

方队长接过奖状看了看,问道:“老马,说说昨天晚上的情况吧。”

马东坡:“哎。可巧,昨天晚上停了有一个多小时的电。我们俩一直等着她回家吃饭,可都很晚了,也不见她回来……”

回忆:马东坡堂屋内 晚 饭桌前

马东坡跟妻子魏淑兰坐在饭桌前准备吃晚饭。桌子上点着两只蜡烛。

马东坡恼恼地:“天都快黑一个小时了,她还不回来,看来真的是跟那小子鬼混去了。”

魏淑兰不满地:“瞧你这话说的,怎么说是鬼混呢?再者说了,鞋厂经常的加班儿加点,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马小翠拿着手机回来了。

魏淑兰赶紧说道:“是不是又加班儿来的?”

马小翠(20多岁。字幕:马小翠)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边洗手边说:“可不是吗。”

马东坡恼恼地:“是什么是?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又跟那小子鬼混来的?”

马小翠不满地:“我就不明白了,自打我跟他谈上恋爱这半年多来,您干吗一直反对啊?我一晚回来您就跟我吵,您到底什么意思啊这是?您……”

马东坡:“少废话,我就问你一句,是不是又跟那小子鬼混来的?”

马小翠倔倔地:“是又怎么样?”

马东坡:“告诉你吧,你就是去死,我也不让你嫁给那小子。”

魏淑兰愤愤地:“说什么呢你,啊?你就不能好好的跟闺女说吗,干嘛一说话就跟吃了枪药似的,啊?”

马东坡:“我吃枪药?你不瞧瞧她那态度?”

马小翠:“态度?,您的态度什么时候好过?不是要打断他的腿,就是宁可让我死也不许嫁给他。”

马东坡:“对了,宁可让你死,也不能嫁给他。”

马小翠:“好,好啊。既然如此,我这就去跳东大坑死给你看看。”说着把洗脸盆往地上一摔,拔腿就走。

魏淑兰一把拉住了马小翠,哀求道:“小翠儿啊,你不能这样啊。”

马东坡:“你别拉她,我就不信她有这个勇气。”上前一步拉开了魏淑兰。

马小翠愤愤地看了马东坡一眼,哭着跑出了屋子。

魏淑兰挣脱了几下没有挣开马东坡的手,坐在地上哭开了。哭着哭着就赶紧爬起来向外跑了去,边跑边喊:“小翠儿啊,你不能……”

现实 马小翠的屋子内 晨 盛夏

强子在说着:“昨天晚上天黑后,我和顺子……”

回忆:玉米地中的小道 外 夜 盛夏

强子和顺子在玉米地中的小道上边走边说着。

顺子:“这么热的天儿停电,真是太坑人了。”

强子:“好在还有个东大坑能让我们洗澡。”强子站住了,说:“你听。”

由远而近的跑步声和女人的哭声从小道的前面传来,听着是那么的瘆人。

顺子害怕地:“我的妈呀,不、不会是鬼吧?”

强子:“哪儿来的鬼?听声音,像是小翠儿她妈。”

一条人影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强子打开手电一照,果然是马小翠的母亲魏淑兰。

顺子:“真的是马婶儿。”便和强子迎了上去。

强子:“马婶儿,您这是……”

魏淑兰“咚”的一声就给强子和顺子跪了下来,焦急地:“快、快去救小翠儿,她、她跳东大坑了。”

顺子惊诧地:“啊?她、她怎么会……”

强子急火火地:“行了,快去救人。”就快步跑了去。顺子紧跟其后。魏淑兰爬起来也跟着跑了去。

现实 马小翠的屋子内 晨 盛夏

顺子在说着:“我和强子……”

回忆 池塘边 夜 外 盛夏

强子和顺子跑到跟前,岸边放有一只白色的皮凉鞋。

幽幽的水面,闪动着淡淡的月光。

顺子害怕地:“强子,我、我好害怕啊。”

强子:“少废话,救人要紧。”说着一个猛子就跳进了水里。

顺子愣了愣神也跳了下去。

魏淑兰跑了过来,冲着强子和顺子跳下去的地方跪了下去。

现实 马小翠的屋子内 晨 盛夏

顺子说:“就这样,我和强子在水里打捞了足有半个多钟头,才把小翠儿的尸体给捞上来。”

方队长:“后来呢?”

强子:“我赶紧给梁主任打去了电话,不大一会儿,梁主任就带着几个人和马叔赶来了。”

方队长:“那尸体,为什么不弄回家,要停在大坑边呢?”

梁伟军:“也不知道是哪辈儿传下来的,外丧鬼,尤其是横死的,都不能进家,在哪儿死的就停在哪儿,第二天就送到火葬场。”

方队长点了点头:“走,我们到现场看看。”就与大伙儿走出了屋子。

 

11:马东坡家院内 早 外 盛夏

方队长站在院内四处看了看,最后把目光定在了马东坡家东边一米半高的院墙上,问梁伟军:“墙那边的一家都有什么人?”

梁伟军:“就母子俩。老太太是个瞎子,儿子叫范长生,三十多岁了,至今连女朋友还没有呢。”

方队长走近矮墙向范长生的家望了望,而后对梁伟军说:“走,去现场。”

 

12:村外的玉米地边 早 外 盛夏

方队长、潘颖、武钢、张弛、梁伟军、强子和顺子来到了玉米地边。

方队长指着伸进玉米地的小道问强子:“昨天天黑后,你和顺子就是从这条小道去的大坑吗?”

强子:“是。”

方队长:“走。”就和大家走进了玉米地。

 

13:玉米地中,早 外 盛夏

方队长他们在玉米地中的小道走着。

两棵倒伏的玉米秧子引起了方队长的注意,站下:“等等。”就蹲了下来仔细观察。

两双杂乱的脚印从此处伸进玉米地。很明显,有一双是女人留下的。方队长对张弛做了一个手势,张弛就用摄相机对着脚印拍摄。

方队长对梁伟军说:“你和强子、顺子先在此等候,我们先进去。”

梁伟军:“好。”

方队长等人顺着脚印往玉米地里走了20米左右,就看到了一处轻微的挣扎的迹象,旁边还有一只白色的皮凉鞋。

方队长:“武钢,把梁主任他们叫来。”

武钢:“是。”接着就冲小道方向喊道:“梁主任,你们都过来。”

梁伟军和强子、顺子很快就来到了方队长的面前。

方队长指着皮凉鞋问强子:“你们俩看看这只皮凉鞋,跟大坑边上的那一只是不是一对儿。”

顺子马上说道:“是,是一对儿。”

强子:“没错儿,是一对儿。”

方队长:“现在可以肯定,马小翠并非跳水自杀,而是他杀。”

强子和顺子惊讶地异口同声说道:“啊,他杀?”

方队长:“对。这里,就是杀害马小翠的现场。从脚印上推断,凶手是男性,岁数在三十至三十二岁之间。身高一米七二左右,体重六十五公斤左右,脚穿一双四十三号多半新的旅游鞋。此人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有轻微的点脚。”

梁伟军赶紧说道:“方队长,你说的这个人,太像范长生了。”

顺子:“像,像。”

强子:“范长生就是点脚。而且,他家跟马小翠家仅隔一堵半人多高的墙。”

方队长:“现在,可以把范长生列为重点嫌疑对象。”

梁伟军:“那,我们现在就把他抓起来。”

方队长摆了摆手:“人,早不在村里了。”

 

14:池塘边 早 外 盛夏

方队长在停放马小翠尸体的地方开始勘察,张弛在不停的拍摄。

方队长:“盗尸的应该是三个人。一个人提着白色的床单儿吓跑了强子和顺子,另外两个人抬着尸体顺着池塘的西岸边进了玉米地。梁主任,玉米地往南,是不是有一条通往县城公路的土路?”

梁伟军:“有。不


版权所有: 剧本联盟
法律声明: 本站所有剧本均为本站原创,版权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使用,必定严厉追究!天盾律师事务

上一篇:校园舞台小品剧本《集合》

下一篇:没有了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代写剧本
 编剧加盟
 收购剧本
15639188839
15639189882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