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售悬疑类网络大电影《藏匿者》

2022-09-01 10:44:51 出处:原创 作者:kiki 人气:0
小品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相声剧本大全_剧本联盟--剧本网(https://www.juben68.com/):出售悬疑类网络大电影《藏匿者》

藏匿者

                                                  

故事梗概:李明在拍完戏回家之后发现同住室友周飞死在家里,李明惊吓之后报警。与此同时,警察接到某酒吧的报案在包厢内发现一名死者。在经过调查之后发现两具尸体的死亡原因一样,就在怀疑是否是连环杀人案时,又接到报案酒店人员发现在应该退房的房间里发现尸体,经过调查发现三名死者死亡原因都是一样的,症状也是一样的,确立为连环杀人案之后由重案组组长和他的恋人法医方悦接手,而此时,凶手的阴谋也刚刚开始。

剧本大纲

今年27岁的叶亦航航是警察局里历来最年轻的重案组组长,在上任以来就从未有过未解决案件。就在他刚刚和自己的女友方悦度假回来时,上司将他叫到办公室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叶亦航,并告诉他,由于死者都是公众人物,社会关注度蛮高的,尽快解决案件。叶一航接过资料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叶一航坐在位置上打开资料开始看了看,方悦走到他旁边和他一起看,叶亦航合上资料,说开会。

 在会议上,叶亦航开始说这件案子。叶亦航将照片投到投影上,开始谈起这件案子。第一张照片是第一名死者,死者姓名:周飞,男,是一家影视公司旗下艺人,是室友李明发现他趴伏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现场没有打斗痕迹,只有床上有挣扎痕迹,尸体全身呈现紫绀色,因室内看着空调而且温度较低,尸体腐烂程度不高,但是有腐臭味。

第二名死者郑荷娜,也是一家影视公司的旗下艺人吗,目前处于无工作状态,被某酒吧服务人员准备打开包厢发现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发臭,并且皮肤也呈现紫绀色,很巧死者曾经和周飞闹过绯闻,但前几个月因为爆发的丑闻二被公司雪藏。

第三名吴天,男,与周飞是同一家影视公司。是酒店服务员发现死者死在浴缸里,身体被泡涨,皮肤同样呈现紫绀色。

叶亦航关闭投影,对组员说,这是一件连环杀人案,目前掌握的线索很少,下面安排任务,方悦,你负责尸检,死亡原因,尸体特征等何晨,调查一下周飞的人际关系,洛凡你讲吴天的手机,周飞的手机,郑荷娜手机做调查,孔梵你去调查郑荷娜的人际关系,我去酒吧,还有酒店。

叶亦航安排了任务就走出会议室,方悦跟在他身后,让叶亦航跟她去见一个朋友,叶亦航疑惑了一下,拿着衣服跟着方悦来到一个咖啡店。

叶亦航停完车向咖啡店走去,看见方悦跟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男人在聊天,看他们两个样子好像聊得还比较开心,方悦还拍了拍那个男人的肩膀,叶亦航眯起眼睛哼了一声,走进咖啡店,一进去就搂着方悦的肩膀,还故意的表现了一下,他清楚地看见对方那个男人眼睛闪过一丝不清楚的眼神,让人感到不舒服,方悦站了起来,就向对方互相介绍,说叶亦航是自己的男朋友。叶亦航就问了既然是方悦的同学,那是在哪工作,就看见方悦和邹言眼神不自在,邹言身体僵硬了一下,方悦随即就转移了话题。三个人没聊多久洛凡打电话说自己有发现,叶亦航听到后就告诉方悦,两人一起离开,走到门口,叶亦航回头看时,发现邹言的目光带着爱慕看着方悦,方悦正要回头,叶亦航就挡住邹言,对方悦说他经打完招呼走吧。

在车上,叶亦航问方悦怎么和邹言认识的,方悦叹了一口气,就说他和自己是校友但是不在一个班,他甚至比方悦还要优秀,事情就出在,他上大三那会,被人传出他没有爸爸,而妈妈是妓女,并且是过量吸毒而死的,本来当时我们两个在同一个实验小组内,他各方面优秀又被教授看中,很可能就会被保送出国,出了这事儿之后,教授就没再提起出国的事,我当时还安慰了他两句,后来这件事愈演愈烈,我们这几个实验室小组的同学就帮他辟谣才有点用,但不想更惨的是我们一起在现在的警局实习时因为一件案子,有一个实习生弄错了证据,结果影响整个案件的发展导致又死了两个人,本来应该那个实习生的错,但不知道邹言就被诬陷,甚至那个实习生还拿出了邹安签字的验尸结果,就因为这件事,因为牵扯事情太大了,警局把邹言开除了,而且学校也开除了邹言,并且那个实习生为了打压邹言就到处传他的事情,导致没人敢用邹言,邹言也考不了执照,现在只能在私人整容医院当药剂师,还受欺负而且还是没执照的。后来我听说那个实习生是家里有人制造了假证据才陷害邹言的,而且这么多年了,邹言的法医技术一点也没退步,我有时候都要问问他呢。叶亦航没说话,但也挺替邹言惋惜的。

回到警局,洛凡就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叶亦航,他在查吴天的手机时发现吴天经常会删除一个电话号码而且这个电话号码周飞也有,两人还有短信聊天记录,周飞从来就没有删除,而且周飞和那个人的聊天记录相当露骨,还有郑荷娜也打过电话给蒋毅,洛凡查出了这个手机号码的是谁就是他们公司老板蒋毅。叶亦航就对洛凡说查查蒋毅这个人。

叶亦航又让李明来警局谈话。

方悦回到警局就去法医室,让助手将三具尸体推出来,放到尸检台,第一具尸体是周飞的,身体已经腐烂一大片了,而且尸斑明显已经存在,方悦皱皱眉头,看着皮肤颜色,又开始检查内脏等地方,第二具尸体就看见郑荷娜的面部已经面目全非而且尸体腐烂程度竟然比周飞的重,皮肤也是呈现紫绀色。方悦翻了翻尸体其他地方发现,郑荷娜的背部有大片红痕,和刮痕,方悦把发现的点记录下来了。有翻翻第三具尸体,看着吴天被泡发的脸部有点畸形,方悦用手碰碰鼻子发现鼻子的那里似乎动过手术,而且吴天的胃里发现了不明物质,皮肤呈现紫绀色,脸部较为狰狞。方悦在法医室里呆了一下午就出来了。

出来一看只有洛凡在,就问叶亦航去哪了,洛凡说老大去酒吧了,还没回来。方悦正要打电话给他就看见叶亦航走了进来,而且边走边对着电话讲让孔梵盯紧蒋毅,让何晨调查周飞和郑荷娜。方悦问他怎么了,叶亦航去了酒吧发现那个包厢是蒋毅的。

叶亦航到了酒吧找到那个服务员与老板准备去那个包厢看看,走在路上发现地毯上有一枚袖扣还有耳环一只,服务员看见这袖口就说他说很像蒋毅的,他曾看见蒋毅衣袖上有一个,而且那个包厢还是蒋毅的,老板咳嗽了一下,服务员不说话了,叶亦航看了看老板和服务员向前走着,到了包厢,一路上他就发现地毯感觉很乱,但没说什么。进了包厢,他就问这个包厢都有谁用过,谁还会有钥匙,谁还会进来。老板看着叶亦航的眼神,让服务员说这个包厢平时只有包年的客人用,那天蒋毅本来预定但是又说取消,但是负责这个包厢的服务员就忘记了锁门,直到几天前蒋毅又打电话又要用包厢,服务员要来打扫,布置时就发现了尸体。叶亦航看了一眼老板就说,我想要近半个月的监控录像。老板将监控给了叶亦航,叶亦航就离开了。

警局内,洛凡说蒋毅大学学的是政治,但是又出国读商科的,回来就创立了影视公司,在国内有一定的影响力。方悦看着电脑的蒋毅突然叫了一声,说了一声我认识他,蒋毅就是诬陷邹言那个人的哥哥,因为那个人实习时蒋毅一直送那个实习生上班,所以很多人都认识他。

叶亦航摸着下巴不说话,对洛凡说把大家通知回来集体开会。

会议室里,何晨整理一下自己调查的,周飞是蒋毅公司的一个小演员,刚出道没多久,与蒋毅关系有点暧昧,同时为人比较刻薄,两面三刀,他的助理说周飞经常在背后说被人坏话,而且脾气特别坏,他的竞争对手吴天,也是蒋毅公司的,但是吴天和蒋毅关系是,吴天是蒋毅表弟蒋毅经常帮助吴天拿资源,所以周飞心里不服吴天经常针对吴天,吴天经常也会和周飞起冲突,吴天的助理说吴天很努力地从来就没有因为裙带关系而耍性子,都是周飞找事,两个人竞争挺激烈的。前几个月周飞发现吴天和蒋毅吃饭就找吴天的事,吴天没理他。而郑荷娜则曾经因拍戏和周飞搞过一段暧昧,她经纪人说后来是她知道周飞抱大腿的事情之后就不来往了,但周飞被潜规则的事情爆了出来,周飞以为郑荷娜和吴天两人说出去的,周飞就把郑荷娜的丑闻爆了出来,就去找吴天打架。郑荷娜因为丑闻的事情就被公司目前雪藏。

何晨说完之后就是孔梵说,蒋毅在公司待了一天没出来,而且连午饭都是秘书拿进去的。自己最后说警察局找蒋毅,秘书说蒋毅不在。

第二天,方悦拿着叶亦航的尸检报告说有发现,众人聚在一起,方悦说三名死者都是死于一种慢性毒药,亚硝酸钠,含量超过0.2g~0.5g,周飞正确死亡时间是5天以,郑荷娜4天以内,吴天3天以内。所以这三个人很有可能是设计好那个时间段被谋杀。

叶亦航敲敲桌子思考了一会,现在有几个疑点,第一,死者实在什么情况下被下药杀死的还是说慢慢服用的,或者说定时服用,第二,这不是郑荷娜的被杀第一现场,是被挪到包厢的,第三,吴天去酒店见什么人。现在方悦留下来继续寻找证据,洛凡从监控录像找嫌疑人,何晨和孔梵今晚去酒吧堵住蒋毅,方悦问,那你呢。叶亦航要去现场找东西

叶亦航到达公寓现场,李明正好从公寓出来,叶亦航就让李明进去陪他,李明千百个不愿意,自从上次进警局,李明就对这个警察犯怵。叶亦航推开周飞的卧室,一股怪味就迎面而来,叶亦航又开始排问李明,李明不耐烦的回答他是因为去外地拍戏,回到家闻到一股怪味,就知道周飞又没倒垃圾就去他卧室叫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卧室门一推就开,然后就看见周飞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他以为周飞睡着,结果一碰周飞,周飞一动也不动,在仔细看看臭味是从周飞身上发出来了的,再试试,李明发现周飞没了呼吸,这才报警。叶亦航拿起桌子上的相框问这是谁,李明说这是周飞自己啊,叶亦航笑笑,然后叶亦航发现墙上的另一张照片,周飞的脸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但是又说不出来。

出了周飞公寓,叶亦航又去了酒吧,在这叶亦航看见蒋毅在和老板说话,何晨和孔梵不远处打了一个手势,叶亦航站在一旁,酒吧老板带着服务员在跟蒋毅道歉。叶亦航走上前就跟蒋毅说,自己是重案组组长,关于这件案子有事跟蒋毅说,蒋毅打断了老板,看向叶亦航,两个人就进了一个包厢。叶亦航就拿出用证物袋里装的袖口,问蒋毅这是谁的,蒋毅说是自己的,还说是那天与郑荷娜在争执过程被郑荷娜拽下来的,叶亦航看着一脸无罪的蒋毅对着自己,叶亦航又问蒋毅郑荷娜和你在那儿谈的,蒋毅说在厕所。叶亦航让孔梵进来让何晨去厕所看看,叶亦航将蒋毅以犯罪嫌疑人带去警局接受调查,顿时外面八卦娱乐开始沸腾。

方悦在叶亦航去现场时接到邹言电话,邹言约方悦出来坐坐,方悦就出去了。坐在咖啡馆里想着死者怎么会吃下亚硝酸钠的,连邹言来了都没发现。邹言坐下之后,方悦问了他近况,邹言说还可以,又问方悦,方悦叹了口气。开始抱怨她刚和叶亦航结束放假就办一个连环杀人案,邹言握紧咖啡勺子,就问什么时候交往的怎么我不知道,方悦害羞的笑笑,说有三四个月的,就是在上个案件时的事情。邹言笑了一下就说了祝福方悦的话。方悦去上厕所之后,没注意到邹言的勺子已经断了。方悦回来了之后,邹言就问他什么案子让她这么愁,方悦就压低声音说了说,就问邹言什么方法能让一个人吃下亚硝酸钠。邹言低着头说不知道,又对方悦说自己帮她想想,两人在出来一次。方悦说好。

叶亦航带蒋毅回到警局开始了盘问,方悦回到警局就看每个人都在看向审讯室,就问怎么回事,何晨跟她说叶亦航把蒋毅带回警局盘问了一下午,而且中途还发脾气了。

叶亦航对着悠闲的蒋毅,无话可说,该问了都问了,就连弟弟的事情蒋毅也只是无可奉告,叶亦航坐下,看了蒋毅一眼,问蒋毅为什么赴约,蒋毅回答个人隐私,就在这时何晨拿着在厕所捡到的另一枚耳环,经过化验属于郑荷娜但是奇怪的是厕所没有任何关于蒋毅的。

叶亦航又问 为什么会在监控里出现时往厕所走的。

蒋毅回答自己是被一个服务员说有人在厕所等我,我以为是约我的人,但是到了厕所发现没人只有女厕所内靠近门口好像躺着一个,他没在意转身就走,不知道是郑荷娜,那天走廊是第一次见到郑荷娜,自己被她缠住了,才会把袖扣弄掉。自己又打电话取消包厢。

叶亦航看着调查报告,点了点头示意蒋毅可以走了,蒋毅整理整理西装就离开了。

方悦看着皱着眉头的叶亦航坐在位子上,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叶亦航,让叶亦航陪她吃完饭,叶亦航看着方悦的笑脸就放松了下来。两人正在浓情蜜意时,洛凡大喊着过来说他找到了线索。

洛凡指着电脑屏幕的角落说这就是那个把蒋毅叫到厕所的服务员,躲在角落看不清长什么样,但是洛凡又将视频前进,发现一个穿黑色长衣的人突然蹲下看起来像是在系鞋带,但是洛凡放大之后发现他将耳环放在袖扣旁边。叶亦航觉得这个黑色背影很熟悉,但是由于那个人将自己整个人罩住了,根本看不清。众人又失望了。

晚上,叶亦航和方悦一起吃饭时,方悦向叶亦航说了自己请邹言帮忙找线索,关于亚硝酸钠的这方面的。叶亦航点点头。

方悦再次和邹言见面,对邹言诉苦说叶亦航因为查案自己都没有好好休息了,自己好心疼他,邹言握紧拳头脸上闪过一丝嫉恨,微笑告诉方悦自己查了关于亚硝酸钠这方面的,就猜是不是有可能在平日的是食物里,方悦说没可能自己都将胃里面的东西检查了,邹言就让她再检查检查。

就在方悦与邹言见面时,孔梵翻着三名死者的照片,嘴里说着明星就是好,没钱还能整容,洛凡听到跑过来问谁整容了,谁整容了。孔梵指着这三名死者的照片让洛凡看看周飞的嘴巴整了,郑荷娜的眼睛整了,吴天的鼻子还有下巴都整了。而且整的都看不出来,这还是方悦告诉我的。叶亦航凑巧走到旁边问方悦说什么了,孔梵说方悦说这三人都整过容,并且何晨告诉孔梵这三个人都差不多三个月没有工作了,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钱。

正巧这时方悦回来了,手里带着给叶亦航的晚饭,大家一起起哄,方悦正要撸起袖子揍他们,就听到叶亦航问方悦为什么不把整容这件事说出来,这也算一件证据,训了方悦一顿,方悦气的将盒饭推给叶亦航就跑了出去。

叶亦航看着饭盒,重重坐在椅子上,其他人有开始安静的干自己的事情。叶亦航看着手中死者的照片,觉得自己误会方悦了,离开时,酒吧的那个服务人员在门口不敢进来,他见叶亦航正要走出警局就立马上前拦住叶亦航,叶亦航看着服务员,服务员拿出一个小瓶子,说这个瓶子是自己在厕所边看见的,想起自己看见过郑荷娜在酒吧吧台吃过,所以送来了。叶亦航立马就把他带回去,让检验科检验这瓶药。

方悦从警局跑出来之后不知道去哪里,正好邹言打电话,方悦说了说这件事,邹言让方悦来自己这儿吧。方悦挂了电话就去了。

叶亦航在警局和众人等着检验结果,洛凡这时候拿着照片在作比对,就说了一句,他们三个怎么都整得一样,众人都瞪了他一眼,又提整容,叶亦航这时候拿起电话给方悦带了过去,却被挂断,正要再打一遍时,孔梵叫了一声,说自己看着这些照片特别像一个人,方悦,叶亦航夺过照片,仔细看了看,发现还真是,嘴巴,眼睛,鼻子,就在这时检验科送来的检验结果是那瓶剩下的药是消炎药罗红霉素,里面有亚硝酸钠而且每一粒都是均等的。检验科科长还说这种精确的量应该是非常熟悉药品的人。

这时叶亦航突然想起方悦提到,邹言是在整容医院当药剂师,而且邹言法医技术还不错,还说邹言当年是被蒋毅的弟弟陷害的。又想起蒋毅私下约过自己说那天之所以答应郑荷娜去赴约,是因为郑荷娜说自己知道谁将自己的弟弟的双手砍掉的。叶亦航立马让洛凡调查邹言在哪间医院工作,查三名死者在哪间整容医院整的容。

叶亦航将自己的知道的告诉了众人,组员都惊住了,怪不得所有的线索指向蒋毅,死者都整过容,而且都像方悦,叶亦航一直在拨打方悦电话,而方悦电话却关机了,叶亦航急得要死。

洛凡查出死者整容医院不是邹言工作的那一间,但是他们将大笔费用转给同一个人,那个人就是邹言所在医院的院长,但是最近邹言工资见长,幅度很大,并不是一个药剂师该有的工资。

叶亦航让洛凡定位方悦位置,但由于手机关机,定位不太准确。叶亦航让兵分两路一路去邹言家,一路跟他去医院。

与此同时,方悦晕倒在邹言怀里,邹言贪婪的目光摸着方悦的脸。

等到叶一航冲进医院时发现院长被绑着昏迷在保安室,问他们邹言呢,保安哆哆嗦嗦说在低下冷藏室,叶亦航冲进去时,邹言正要拿针给方悦注射,嘴里在嘟囔着什么。

方悦在医院醒来看见叶亦航握着自己的手说对不起,方悦闭上眼悄悄笑了。

 


版权所有: 剧本联盟
法律声明: 本站所有剧本均为本站原创,版权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使用,必定严厉追究!天盾律师事务

上一篇:出售剧本!古装甜宠《亲爱的神针大人》

下一篇:没有了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代写剧本
 编剧加盟
 收购剧本
15639188839
15639189882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