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亲情微电影!微电影剧本《母爱深深》

2017-09-09 12:37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第一场


场景:河池火车站


人物:江艳 江艳母亲


时间:早上9点


江母:江艳!到了要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啊!


※ 火车渐行渐远,江妈妈在后面奋力追赶,江艳靠在车窗口看着母亲渐渐模糊的身影,她的内心纷繁杂乱,彷徨不安,离别的叮咛和叨念偶然才发现已经泪湿了她的双颊。


第二场


场景:深圳火车站


人物:江艳 江翎


时间:早上8点


※江艳在深圳火车站停留了3个半钟头左右,第二天的早上8点老乡江翎才在火车站接到了她,并把她带回出租屋,一路上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江艳惊叹。


江艳:大城市就是大城市,真得跟乡村不一样!


江翎:这就让你震憾了!晚上我带你去逛街,街边的各种小吃都是特色美味,还有电玩城的游戏更刺激更疯狂,午夜的酒吧,男男女女尽情的跳舞狂欢!


※江艳根本就无心听江翎的讲述,她一心挂念着家中的父母和妹妹,想更快找到工作替爸爸妈妈减轻点负担。


江艳:江翎,我不想出去玩了,电话里你不是告诉我深圳的工资很高钱好挣吗?我想尽快地去上班。


江翎:工作的事情多简单,我明天就给你回复,你放心吧!(江翎很爽朗的拍胸脯保证,江艳才安心了。)


※江艳在出租屋里等了江翎整整一天,漫长的一天无聊又烦闷,她抬头看了下墙壁上的钟,都8点了,江翎还没有回来,近近的都能听到肚子咕咕的叫声。


江翎:艳儿!不好意思,我加班加得太晚了,我给你买了份宵夜回来,你赶紧趁热吃!


江艳:江翎,我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


江翎:江艳,对不起,我没能帮你办到,你要是能早点来的话就没有那么麻烦了,我那边从昨天就已经停止招工了。


※江艳慌乱了,双手攥得死紧,烦躁的。


江艳:你是不是又要我回去?!


江翎:不不不,不用回去的,我都打听好了,你只要向上面交300块钱的介绍费就可以了。


江艳:江翎,你是知道我的,我出来身上就没有多少钱,你先借我300等我发工资了一定还你!


江翎:实在对不起,我前两天去电玩城打游戏把钱都输光了,真得拿不出来,非常地抱歉!(江翎感到万分的歉意和难过)


江艳:好吧!你不帮我,我也不难为你了,明天我自己会想办法,最迟三天我就搬离这里。


江翎:江艳,你别误会,我没有赶你走的意思,这里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这个人就是爱赌又爱玩,就前两天我把一个月的工资输完了,都不知道怎么跟老爸老妈交代了。(江翎解释不上来,急得团团转。)


江翎:在深圳很好找工作的,又不止我们这一家,我会四处给你留意着。


※江艳趁江翎还没有回来,收拾行李离开了,走前给江翎留了张字条。她很早出去随便找了个厂就搬进去住了。


第三场


场景:厂里面


人物:江艳 李家心 拉长


时间:上午10点 年会小品


※和江艳搭档的是一名俊秀帅气的男孩子叫李家心,产线上连连不断的猛下物料,江艳忙乱的不知所措,意外将物料损坏了,拉长非常地生气,要罚江艳的款,江艳吓得哭了起来。


江艳:拉长,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我一次,我下次一定会小心的。


拉长:毛毛躁躁地,能干什么呀!叫什么名字,开个罚款单!


※江艳吓得脸色发青,手脚颤抖着。


江艳:拉长,我不敢了,你就放我这一次吧!我没有钱啊!


※李家心看到江艳可怜的模样,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大拍桌子,气愤难耐。


李家心:够了,龚文!不要以为她是新员工就欺负她,在这里你也就是一个小小的拉长而已,出去了指不定哪一天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拉长:李家心,我有怎么着了你吗?


李家心:龚文,你有妻子儿女,我李家心无牵无挂烂命一条,你要是惹毛我了,我保证不了你家人会安全。


※拉长瑟缩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担忧着。


拉长:李家心你到底想怎样?


李家心:很简单,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龚文把物料损坏写了张来料不良单递交上去了,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了。江艳和李家心就这样认识了,两人无话不说无话不谈。


第四场


场景:河池澄江老家


人物:江艳 江丽阳 江正南 肖鸣凤


时间:白天


※江艳和李家心来往很频繁,他们渐渐成了全厂公认的一对情侣上下班,吃饭,出去都在一起。交往将近一年了,李家心称家里有急事需赶紧回去,就与江艳告别了,等家里的事情处理完,他马上回来深圳找她。江艳相信了,在厂里等他,一个多月过去了,都没有见到他的踪影,什么电话信息都没有留下,也没有与江艳联系。江艳茶不思饭不想,无心无力只好辞职回了河池老家。


※ 远远地江丽阳就看见了姐姐,她立刻接下姐姐的行李箱,拥抱安慰。


江丽阳:姐,你不要想太多了,回来就好,爸爸妈妈在家里等着你呢。


江艳:爸爸是不是知道一些事情了?


江丽阳:姐,爸爸是有点生气,你跟他赔礼道歉会过去的。妈妈,你是知道的,她一向胃就不好,今早胃病又犯了。


江艳:有没有带她去医院检查呀!(江艳担心着,眉头紧锁)


江丽阳:妈妈吃过药了,能止住痛。


※到家了,肖鸣凤奔上来拥住女儿,泪水流了满面。


肖鸣凤:艳儿,你终于回家了,这一年来,妈妈想死你了,你看都削瘦成这样了。


江艳:妈,我没事,我好累想进房间休息一下。


肖鸣凤:不行,你先坐下来,妈给你炖了鸡汤,你喝了再去休息。


※江丽阳端来了一碗热腾腾的鸡汤放到江艳的面前,微笑。


江丽阳:姐,快喝,凉了就不好喝了。


※江艳喝了一口突然感到胃里难受蹲下猛地吐了起来,肖鸣凤奇怪这鸡汤没有什么呀,还是刚杀的。


江丽阳:姐,是不是着凉了呀,怎么就吐了呢?(江丽阳轻轻地拍拍姐姐的背,忧心如焚)


肖鸣凤:艳儿,你诚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把自己的身子给人家了?


江艳:嗯,妈妈,求求你,不要再问我这件事情,更不要告诉爸爸,我的心好痛!


肖鸣凤:你都已经怀孕了,难道自己都不知道吗?


江艳:我知道,可我该怎么办?我找不到他,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江丽阳:姐,你怎么这么傻啊!你回来让爸爸知道,他会打死你的,他向来就传统,如果他知道你未婚怀孕,他心狠地就把你赶出去了!


※ 江正南回来,推开门,脸色难看。肖鸣凤母女三人吓了一跳。


江艳:爸,对不起。


江正南:你还有脸回来,不觉得丢人吗?出去一年的闺女,回来带了肚子回来。去医药把孩子打掉!


江艳:不,爸,我要这个孩子,请你放过他!


肖鸣凤:艳儿,你才20啊!传出去这让你今后怎么做人啊!艳儿,你听话,把孩子打掉忘记过去。


江艳:我忘不掉,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我要生下孩子,等他回来找我们。


江丽阳:不可能的,那个男人真有良心,当初还会离开你们?他就是玩弄女孩子的爱情骗子!


江艳:不会的,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对我,他一定有苦衷!


※江正南气愤地从房间里拖出江艳的行李丢到大门外。


江正南: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是你的家,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肖鸣凤:你发疯了,天就快黑了,你让艳儿到哪里去睡!


江正南:她爱到哪里就去哪里,我这里不欢迎她!(江正南语气凶恶无情)


江丽阳:爸,姐好可怜啊!你不要赶她走。


江正南:不赶她走,可以,明天就去医院把孩子打掉其它的没得商量!


肖鸣凤:艳儿,你不要固执了,就当是为了妈妈,我们都是最爱你的人,不会害你的。


江丽阳:姐,你就答应吧!如果你这么走了,让妈妈怎么活?


※ 第二天,江艳他们去医院做了检查,是严重性贫血不能打小孩,否则就会出现生命危险。江正南愁死了,回到家里又大闹了一番。


江正南:立刻安排相亲,在最短的时间内嫁出去,等肚子大了人就会起疑心了。


江艳:我不嫁,要嫁你自己嫁!爸,你不要总是强制我去做什么,我已经成年了,我可以支配自己该做什么不做什么!(江艳强烈反抗)


肖鸣凤:艳儿,目前这是最好的办法,慢慢地你的肚子就会变大,到时候怎么瞒过左邻右舍的眼睛。


江艳: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我根本就不爱那个人,要我怎么跟他生活在一起。


江正南:说到底,你还是不愿意忘记那个男人,你不知廉耻!现在就给我滚!


※江正南抽了江艳一个耳光,江艳倔强的眼睛还是不肯低头,江正南气得实在没办法,随手抓了一根木棒就往江艳身上抽去。


肖鸣凤:江正南!你要死了,艳儿现在身子这么虚弱,怎么经得住你这样打!


江丽阳:爸,你别这样子,会把姐姐打死的。什么事都有解决的方法,不一定就要强迫姐姐嫁人的。


江正南:好,那把那个男人给我找出来,我同意他们结婚!


江丽阳:爸,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那个男人若要有良心的话当初就不会离开姐姐了。左邻右舍的嘴巴他们爱说让他们说去,我们管不住,总不能为了他们而让我的亲人过得不幸福吧!


江正南:你!你也想走是吧!


江丽阳:爸爸,你太固执太传统了,永远都要活在别人的嘴皮底下多累呀!


※江正南举起木棒又向江丽阳身上抽去,肖鸣凤挡了一棍子,倒在地上嗑破了皮。


江艳:妈!


江丽阳:妈!


※姐妹俩扶起母亲,提起行李箱要离开。肖鸣凤制止住了江丽阳。


肖鸣凤:丽阳,你不能走留在这里,明年你就要考大学了,好好读书,为了我们你一定要努力!


江艳:丽阳,妈妈说得对,祸是姐姐闯的后果应该由我自己来承担,不能搭上你的前途和未来。


※肖鸣凤揭开丽阳的手,叫她回去。


第五场


场景: 河池澄江


人物: 江丽阳 江正南 肖鸣凤


时间: 白天


※江艳生下小孩满100天就出去打工了,生活的压迫,不得不这样做。肖鸣凤全心照顾小孩子,丽阳一有空也会来帮助她妈妈照看,还时时带去一些生活必须品,给小孩照相,录片。常常给江艳写信、寄很多的靓照,自己的书桌台也放满了小孩子的照片。


※江正南默默地吃着中午饭,丽阳很快就吃完了起身想走,江正南喊住她。


江正南:那么快又上哪去呀!每天都不着家,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哪里。


江丽阳:爸,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很久了,姐姐去深圳有好几个月了,你如果想我妈的话可以去看看她,还有那孩子。


※江正南又低头不语,默默地吃着饭。


江丽阳:妈照顾孩子瘦了许多,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了,我是担心有一天她吃不消会—— 爸爸,我知道这半年来你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我妈妈,甚至于那个孩子也装进了你的心里,我发现你碰过我书桌上的相册,爸,求你了,别再伪装了,您不累吗?


江正南:胡说!(江正南摔下碗筷气匆匆地走了。)


※ 江正南买了许多小孩子的衣服、玩具、纸尿裤、奶粉来到鸣凤的出租屋里。肖鸣凤并不知道江正南来了,正在洗衣服。


江正南:宝贝乖乖。(江正南逗逗小孩子玩玩,笑得很开心。)


肖鸣凤:唉,丽阳,怎么今天下学那么早呀!(肖鸣凤起身从冲凉房出来,惊讶。)


肖鸣凤:正南,你怎么来了?(肖鸣凤的眼泪止不住掉落下来。)


江正南:我是孩子的亲外公,怎么就不能来?(江正南看了鸣 凤一眼继续和小孩子逗乐。)


肖鸣凤:半年了,你从来都没有问过我们,我当真以为你是铁石心肠。


江正南:我老了害怕孤单,丽阳要高考搬到学校去住了,我一个人在家里更孤苦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肖鸣凤:你怎么知道我们就住在这里,是丽阳告诉你的。


江正南:丽阳什么都没说,是我自己在暗暗的地方看着你们,我的心好酸好痛!


肖鸣凤:我们过得还好,小念心也还算听话。江艳时常给我们打电话寄足足的生活费,小念心会嘟嘟的说了,好开心!(鸣凤欣慰地笑着。)


江正南:鸣凤,我们回家吧!家里不能没有你,我也不能没有你。(江正南淡淡地诚挚地说。)


※肖鸣凤感动地哭泣,很快收拾好行李离开了。回到家里,肖鸣凤收拾房间和炉灶,江正南就在那儿陪着孙女玩耍。丽阳回来了,她看到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江丽阳:爸,你什么时候把她们接回来的??你都想通了??(丽阳还不太确定,她在怀疑。)


江正南: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帮你妈的忙!(江正南双目圆瞪)


江丽阳:哦。(丽阳快跑着走了。)


第六场


场景:河池澄江


人物:江正南 肖鸣凤 江艳 江丽阳 小念心


时间:白天


※丽阳时时给江艳写信讲述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爸妈和好,爸爸很疼爱念心,还给念心上了户口,她正式的名字是江念心,最后是说到自己,她收到南宁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只是当前学费的问题。妈妈的年纪大,身体越发不好了,近期特别地想念我们了,希望姐姐能抽个时间回来一趟。


※江艳也给家里人打过电话,什么时候会到家,全家接到这个消息真得地欢天喜地,都在忙碌地准备着。


※ 江艳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妈妈的补品,爸爸的保健品,丽阳的礼物,念心的玩具。鸣凤激动万分,拥抱女儿接下她手上的物品。江正南很悠闲很镇定,丽阳是和念心玩得高兴带劲。


江艳:爸,这是我给你买的保健品,你平时多用用,对你的身体有好处。(江艳说得很小声,江正南没有正面看向她,她心里还是有些恐惧。)


江正南:就放那儿吧!一家人不用那么见外。年会小品剧本


※ 肖鸣凤嘘了一口气,总算放心了,正南算是给她很大的面子。丽阳拉姐姐过来。


江丽阳:姐,你看念心有什么变化!(丽阳看着念心玩得那么高兴,自己也开心地笑了。)


※江艳蹲下身子也陪同念心玩着,念心担忧自己的玩具会被人抢走,出手护住,全场都逗乐了。吃完饭一盏茶的时间,江正南又再次提起江艳的婚姻未来,引来僵硬的局面。


江正南:江艳,你也老大不小了,不结婚也不是个事,我替你问过了,镇上有户人家,男孩子开了间小型加工厂生意还算红火,就是因为挑挑拣拣才错过了结婚年纪,你跟着他的话会有好日子过的,念心由我们给你养着,你放心!


江艳:爸,我还不想结婚,我觉得我现在过得挺好的,不需要别人的照顾。(江艳一听到结婚的话题就特别反感。)


肖鸣凤:艳儿,你不能这样子,人总有老去的一天,爸妈的老了也不能帮助你了,以后你怎么办,你爸爸都是为了你好呀!


江艳:为我好还处处逼着我,这是爱我吗?为什么我承受他这份爱是这么地痛苦?(江艳恼怒气极了。)


江正南:混帐!敢对我这么说话,我让你很痛苦了吗?你是忘不了那个男人吧!(江正南气愤不已。)


江艳:你是嫌我未婚先孕给你丢人了才迫不及待地想把我嫁出去吧!


肖鸣凤:江艳,不可以对你爸爸如此讲话!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是你爸爸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念心,这些我和丽阳是看在眼里的。(鸣凤喝止女儿。)


江丽阳:是啊!姐姐,爸爸对待念心真的很好,我们都看得出来。他没有嫌弃你呀!


江正南:我已经答应了人家后天就过来看你,你是怎么想?


江艳:我不会见他的!就算他来了也是白跑的。


※江正南无法遏制心里的怒火,拿起扫帚追赶江艳。


肖鸣凤:正南,你干什么又想把女儿赶走吗?


江正南:这样的女儿就当是从来都没有生过!


江艳:我走,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哼!!


※江艳跑到门外,念心被吓哭了,肖鸣凤急着哄他,丽阳追了出去,整间屋子一团乱。


江丽阳:姐!你上哪儿去,才刚刚回来又要离开吗?


江艳:丽阳,你也看到爸爸的样子了,他是非逼我不可。我在这里是待不下去了,你在家好好照顾妈妈还有念心,我回深圳挣钱。


江丽阳:爸的脾气就是这样,你要原谅他。相信他是为了你好才这样做的。


江艳:他给我的爱太霸道太自私了,我接受不了。丽阳,这是姐姐给你的学费,密码是你和念心的生日。南宁师范大学是好大学你要努力读出来千万别让我失望了。


江丽阳:嗯。我会努力的!(丽阳泪光滢然,抽噎了几下。)


第七场


场景:深圳岚枫酒吧


人物:江艳 李家心 若干名同事


时间:夜


※五一小长假,江艳被同事邀请去了一家中型的岚枫酒吧唱歌喝酒。同事们玩得高兴,江艳却是心事重重,她趁同事们玩得正兴的时候偷偷溜出来喝闷酒。


江艳:喂帅哥!给我来杯最浓烈的酒。(江艳招呼对面的调酒师,把钱甩到台面上。)


李家心:小姐,这酒不能喝得太猛了对你的身体不好。


江艳:我是一个没人爱没人要没人疼的可怜虫,喝死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江艳抓起酒杯又猛灌下去,李家心抢下杯子。)


李家心:好了,别再喝了!我知道你在恨我想惩罚我,我现在就站在这儿,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请求你别再折磨自己了!


江艳:我们认识吗?在这个地方碰面可真是稀奇啊!


李家心:江艳,对不起,我对不起你!那次走后就没再和你联系,我不是故意的,我有苦衷的。


江艳:你有苦衷,你有什么苦衷?你知道这两年来我过得都是什么日子吗?全是你害得我!(江酒醉了,情绪失去了控制,她大哄李家心。)


李家心:我说谎回家处理事情,其实我是去处理道上的一些事情,我对你的心是真真切切的,我想和你好好地在一起不想被人打扰,可我不知道这事情一处理起来怎么就那么麻烦,延误我们约定的期限,后来我回去找你了,他们都说你早走了,我就再也没有勇气去找你了。


江艳:你这混蛋!就因为你的一句没勇气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这些你都知道吗?你难道都不知道我当时已经怀孕了吗?


李家心:怀孕?我不知道,你从未跟我说过。那后来呢?你把孩子生下来了没有?(李家心的心在跳动,紧张着)


江艳: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我也要让你尝尝等待和被欺骗的滋味!(江艳痛恨的眼眸快要射穿李家心的心脏)


李家心:江艳,求你快告诉我,我会补偿你的,孩子怎么样了?(李家心奋力摇晃着江艳的身子,江艳甩开他,跑出岚枫酒吧。)


李家心:江艳!无论我做错了过什么事情,求你告诉我真实。我无法接受我的骨血存在这个世上而自己又不能相认。


第八场


场景:河池老家


人物:江正南 肖鸣凤 江丽阳


时间:日


※肖鸣凤的胃病频繁地犯了,还越来越严重,江正南几次带她去检查都被她拒绝了,直到一次肖鸣凤痛到吐了血。


※ 医院的检查报告出来,是胃癌晚期,江正南不肯接受,这个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他以为就好像在做梦,梦醒了是不是就不会了。


肖鸣凤:正南,不要难过,人总会有一死,谁也逃不过。现在我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再见江艳一面我就是算死了也无怨了。


江正南:老太婆,别瞎说,不可能的,你不会死,医院肯定是搞错了!


肖鸣凤:不会弄错的,我了解自己。正南,我求你,让艳儿回来吧!我们一家人幸福的在一起,别再逼她嫁人,我只剩下这点时间了,你就如了我的愿望,好吗?!


江正南:好,我答应你。(江正南痛哭流涕)


※江正南开始了找大女儿的征程,他们为了不让丽阳在学习上分心,隐瞒了肖鸣凤的病情。后来还是让聪明的丽阳发现了。


江丽阳:爸!你太过份了,妈得了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也是你女儿呀!(丽阳流泪道)


江正南:我 我也不想的,可是你妈妈苦苦要求我这么做!


肖鸣凤:丽阳,是妈妈的主意,你不要怪爸爸,你就骂我好了。


江丽阳:妈,你明知道,我不会骂你的还这么说。当我知道你的病之后,我的心是痛的,裂的,撕毁的!(丽阳哀怨,她拥紧了母亲不肯放手。)


肖鸣凤:生死有命宝贵在天,妈妈看得很开了,丽阳,你答应妈妈一件事。(肖鸣凤恳求道,丽阳滴泪点头。)


肖鸣凤: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包括妈妈突然离开,你都不许放弃自己的学业,一定要给我坚持到底!


江丽阳:我会的。(丽阳沉重的点头)


肖鸣凤:还有,帮妈妈去找姐姐回来,告诉她爸爸不会再逼她嫁人了,这个家永远是她的,快点回来!


江丽阳:我明白,你比谁都想念姐姐,我们也是。我会告诉她的,你放心吧!(肖鸣凤一阵心痛,江丽阳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肖鸣凤:要快点把她找回来,我怕没有时间了!(肖鸣凤哭泣道)


※江丽阳用了各式各样的方法,寻找江艳,可江艳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联系不上她。她的QQ没有在上了,电话号码也过期了,甚至以前所有的联系地址都没有了,她也没和家里联系过。


江丽阳:姐姐,你到底去哪里了,妈妈在找你,我们都在找你。你恨爸爸不用把我们也恨得这么彻底吧!


第九场


场景:河池医院


人物:江正南 肖鸣凤 江丽阳 小念心 医生


时间:日


※肖鸣凤鼻孔插上了氧气管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憔悴、暗淡。江正南和江丽阳守在旁边,忧虑着,小念心也乖巧地坐在旁边不哭不闹。一群医生浩浩荡荡的来了。


医生:病人家属,已经确诊病人无救了,你们抓紧时间把该说的都说完吧!


江丽阳:医生,请你们帮帮忙吧!能不能再延长一下我妈妈的气息,她还有很重要的心愿没有完成。


医生:有什么话就快说啊!病人躺在这里就是一具躯壳,延长她的气息只会增加她的痛苦。


江正南:我们有钱,你们那么多废话干嘛!还是当医生的。(江正南发火了,朝医生大喊)


※肖鸣凤摘下氧气罩,声音很微小。江丽阳,扑上来。


江丽阳:妈!你难受的话就不要摘下来。


肖鸣凤:丽阳,江艳来了没有?我好想见到她。


(丽阳哭了。)江丽阳:妈,姐姐她,她还在路上。


江正南:鸣凤,是的江艳 还在 在路上。


(小念心爬到床沿上,小小稚嫩的手揉搓肖鸣凤的眉头)小念心:外婆,不哭,揉揉。(听到念心说的话,肖鸣凤心更痛了。)


肖鸣凤:念心,外婆最舍不得的人就是你呀!你这样小,叫外婆如何忍心舍你而去。


江丽阳:念心,下来,外婆会疼的。(丽阳轻轻地将小念心抱了下床揽在怀里。)


江正南:鸣凤,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江艳,她在路上都是骗你的,是想让你振作起来。(丽阳气极了,叫喊)


江丽阳:爸,你怎么可以那么说!


肖鸣凤:什么!江艳,江艳,我的女儿,妈妈等不到你了,我要走了!


※ 肖鸣凤的双手垂了下来,气息也没有了,医生确定了死亡时间是下午16:30。


※江正南声嘶力竭的嘶喊,江丽阳痛苦的哀凄声,还有小念心的哇哇大叫声,整间病房布满了凄惨的声音,还有阴沉的气氛。肖鸣凤死的时候,眼睛没有闭上,是睁着的,死也没有瞑目。


第十场


场景:河池老家


人物:江正南 江艳 江丽阳 李家心 念心


时间:日


※李家心去了一趟网吧后急促地赶回来了,他很慌乱,看到好多寻找江艳的消息,他立刻不安起来,江艳家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家心:江艳!你快看上网看看,你家里好像出了大事!


江艳:什么事?(听到出了事情,江艳开始不安起来。因为生爸爸的气,她换了号码不给家里打一个电话,不跟任何人联系,整个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江艳拨通了老家的电话,焦急万分,刚接上,邻居说到她妈妈的事情,突然间信号就断了,江艳更加着急和不安了。


李家心:江艳,快回去吧!店铺我会想办法打理的。


江艳:我真得好担心,妈妈她出了什么意外,那该怎么办?(江艳的眼泪掉落下来,她扑进李家心的怀中,李家心不忍,此刻他突然作了个决定。)


李家心:江艳,我想好了,与其让你独自面对,还不如我自己陪你一起承担。该是我担当的时候了,我不可以永远躲在你的背后!(李家心简单收拾完几件行装就陪同江艳走了。)


※在车上李家心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他的好朋友好兄弟,交待他们店铺的所有的事情,经营、整理、出售等等。交待完了,他拥紧了江艳,呼了口气。


李家心: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过去我让你吃了许多苦,以后再也不会了。


※到家了,江艳急速冲了进来,丽阳正和念心玩耍,江正南没在,江艳四周围找她妈妈。丽阳看到姐姐回来一点反应也没有,这就好像不是以前的丽阳。


江艳:丽阳!丽阳!爸爸和妈妈呢?他们去哪了,家里怎么就你和念心。


江丽阳:你还回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了!(丽阳气愤)


江艳:丽阳,我究竟犯了什么错,连你也这么说我?


※江丽阳起身,步步逼进江艳,恨得咬牙切齿。


江丽阳:当我在呼唤你的时候,你又去了哪里,你当真就如此的痛恨我们吗?!恨得连一个电话也不想打,连一个通迅地址也不给我们留下?!


江艳:丽阳,我真得错了,求求你告诉我,妈妈她怎么样了?我真得很担心她!


江丽阳:妈妈?你还敢提妈妈,早在一个月以前就已经死了!(丽阳把最后一个死字说得很重。)


江艳:丽阳,你不要开玩笑了,妈妈怎么会死呢?(江艳痴笑)


江丽阳:你不信,我这就带你去看!(丽阳拖起江艳的手往她爸爸的房间走去)


江丽阳:这就是妈妈的遗像,看清楚了!(江艳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像,顿时呆了傻了懵了。)


江艳: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们在骗我,骗我,骗我!!!(江艳的头在隐隐作痛,捂住了太阳穴。)


※江正南推开了门大跨步进来了,江艳在这个时候才出现他真得很恼怒,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江正南:我真想不到啊!你竟然那么地恨我,既然恨我,为什么还要回来?这个时候回来又有什么意义,呃!!丽阳没有骗你,她说得全都是真的。


江艳:我妈是怎么死的,你们告诉我!


江丽阳:胃癌晚期。临终前,妈只因没有见到你最后一面死都没有瞑目。她是这样的牵挂你爱护你守着你,你却让她 她 (丽阳哭泣着)


※江正南拽住江艳的胳膊拖着,一拖就拖到了后山。


江正南:这就是你妈的坟墓,看见了没有?!(肖鸣凤,于2012年6月18日立)


江丽阳:那就是妈妈,6月3日下葬的,18日才立的墓碑,爸爸找遍了整个市面才给妈妈找的这块碑。


※江艳双膝跪地,早已泪眼模糊,磕了三个饷头,一步一跪一磕头,离墓地大约有十几米,江艳就这样哭跪过去的。


江艳:妈妈,我来晚了,对不起!(一个头重重地磕下去了,李家心看在眼里心痛得无法言喻。)


江艳:妈妈,对不起,是我害的你,我该死!(又一个重重的头磕下去了,江艳顿感天旋地转。倒了一下又爬起来。)


江艳:妈妈,我欠你的太多了,今生都无法还你,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如今,我可以让你过上富裕的生活了,可你却没有多等等我!(江艳激烈地一个头又磕下去了,额头的血渍和淤青,李家心实在是过不去了,他上前去阻止)


李家心:江艳,你不要这样折磨你自己了,好不好?我心好痛啊!这件事情并不是你的错,你快起来呀!


江艳:家心,你到一边去,不要管我,这是我欠妈妈的,还不够!


李家心:丽阳,你快劝劝你姐姐,她再这样下去迟早吃不消的,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要再惩罚她了!(丽阳狰狞眼神射向李家心。)


江丽阳:你就是李家心,终于有脸面来见我们了,早期你又跑去哪里了?!现在知道是你的错了!该下跪忏悔的应该是才对!


李家心:对,是我害死你母亲的,我的错!我跪,但请求你劝劝江艳,你们毕竟姐妹一场,她的身体真得好虚弱,我好担心她!(李家心跪下了。)


李家心:伯母,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李家心磕了三个响头)


江丽阳:姐姐,快起身吧!这不能怪你,天意弄人。


江艳:丽阳,我连妈妈最后的心愿都没有达成,我愧疚,我是天底下最不孝顺的女儿。(江艳伤心欲绝,整个人接近崩溃了。)


江丽阳:姐,我们没有怪你,妈妈也不会怪你的,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是不是?你还有念心就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妈妈死不瞑目,是因为没有看到你获得幸福,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幸福起来,才对得起她的在天之灵。


※经过丽阳的一番劝说,江艳的情绪明显有一点好转,他们回家了。


江艳:念心,我是妈妈呀!快叫妈妈呀!(江艳想抱下念心,念心一转头就溜到江丽阳的怀里,惧怕的)


念心:小姨,我怕,我不要什么妈妈,我想和你、外公在一起。外婆呢?她去哪了,为什么那么久都不来找我,她是不是不要我了,我会很乖很听话的。


江丽阳:念心,外婆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再也不会回来了,她没有不要你,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了。快去让爸爸妈妈抱一下。


李家心:念心,快来!我是爸爸。


※念心听话的让江艳和李家心都抱了一下,接下来就商量着今后的打算。


江丽阳:姐,暂时,你们不能把念心带走,她是爸爸唯一的寄托了,在妈妈去世的这段日子里,全是因为有了念心,不然他都不知道怎么挨过去。


李家心:放心吧!我们不是来争夺孩子的,念心永远是 是伯父 和伯母的。我们只是回来看一下,马上就会走的。(李家心看了看江正南,他不发话点头,李家心怎能越境?)


江正南:就这样走,不留下点什么吗?


李家心:那伯父想我们给你留下什么呢?


江正南:三四年前,你把我们艳儿的心带走了,今天就得给我一个交代!


江丽阳:你们笨啊!爸的意思就是说,你们在走之前得给他留下点回忆。他同意你们在一起了!


江艳:真得!爸!


江正南:难道还是假的?不要那么的没规没矩了,回来又走了,是不是想让左邻右舍看我的笑话啊!你们挑个好日子把婚事给办了,让我也好有面子。


江艳:是的,是的。家心,家心,我太高兴了,终于爸爸可以接受我和你了!


李家心:谢谢你,伯父!


江正南:唉,还叫伯父,得改口了!


李家心:是,爸!


※江家办了一场盛大的喜事,这是江正南最最开心的一天,江艳穿上了婚纱,丽阳是伴娘,丽阳还找了她的大学同学做李家心的伴郎,念心就是花童了,她拖着妈妈的纱裙在大厅里走着可爱极了。喜事办完,江艳和李家心又要返回深圳了,他们答应了丽阳不能把念心带走的,每逢过年都要回家来团圆,李家心算是上招给江家当女婿了。 完!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9-2014 中国剧本联盟 版权所有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影视剧本

    豫ICP备14005524号-1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