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喜剧爱情电影剧本《有病》

2021-12-14 21:33:54 出处:原创 作者:王九一 人气:0
小品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相声剧本大全_剧本联盟--剧本网(https://www.juben68.com/):现代喜剧爱情电影剧本《有病》

《有病》

 李树:男,39岁,药房销售,洁癖加强迫症患者,每天担惊受怕的就是被感染,因此也将他的生活和工作时常弄的鸡飞狗跳,不过在单位他倒能把药房打理的井井有条,这倒让单位的同事对他有一点认同,平时保持的还是敬而远之。

 

施柏林:男,39岁,李树的发小,心理医生,李树唯一的朋友,所以李树遇到任何问题都会向他求救,年轻的时候还能经得起折腾,自从结婚有了孩子施柏林再无法承受李树影响他的家庭生活,但是面对李树无助的时候,施柏林也是于心不忍。

 

施小洁:女28岁,施柏林的妹妹,小学老师,性格大大咧咧,热心肠,爱好公益事业,当她哥哥因公出差担心李树时,她信心满满的提出把李树交给她,然后给李树安排了一场场忍俊不禁的相亲约会,结果她和李树产生感情。

 

刘燕:35岁,施柏林的老婆,刀子嘴豆腐心,会因为受到影响拒绝施柏林和李树来往,也会在老公烦恼的时候劝解安抚。

 电影梗概

 

施柏林女儿生日宴会李树不请自来,他的洁癖强迫症造成宴会一片混乱,李树自己慌乱的逃离,自己还把自己送进了医院。医院里,一个权威的老医生找不出李树有什么毛病,这时一个光着屁股身着白大褂的人和他据理力争,甚至把老医生说的哑口无言,老医生发现此人面生,原来是李树从病床爬起来偷听他们的会诊,李树强词夺理的结果就是被保安赶出,在无法结账情况下只好打电话向施柏林求助,于是施柏林妹妹施小洁赶到医院帮李树解了围。

李树怎么也摆脱不了污水沟的心理阴影,他想请假,可是所有的医院都因为查不出病因而拒绝开病假条,李树只好向施柏林求助,烦不胜烦的施柏林想打发他,李树故意在诊室里的一番言论将候诊的病人吓跑,无奈的施柏林只好给他开了病假条,并劝他没事出去散散心。李树在家着实无聊便出门散心,在商业街遇到一个同事,同事将他带进朋友的酒吧,结果同事误食李树给的消炎药引起脑血管破裂死亡,李树备受打击,他认为都是自己的责任,施柏林担心李树想不开将他带回家,对此施柏林的妻子刘燕非常不满意,果不其然,晚上李树的行径让施柏林和刘燕几乎奔溃,最关键的是两天后施柏林还要出差,而李树又不想离开施柏林家,就此施柏林和刘燕眼看要爆发一场家庭战争,施柏林的妹妹施小洁来家里座客,她了解情况后认为李树是个需要家庭关怀的人,也许帮他成家能改变状况,于是她自告奋勇的要给李树介绍对象,施柏林为了暂时安抚妻子只好同意,这样施小洁带着李树开始了相亲之旅,李树也想找一个情感归宿,所以他积极面对,施小洁给他介绍自己的朋友,结果是不欢而散,无奈的施小洁决定在网上寻找性格相近的对象,接着又是一系列的奇葩男遇上奇葩女等等状况连连。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施小洁发现李树虽有毛病,但心底还是非常善良的人,有的时候面对窘迫的李树,施小洁对他也多了一份同情,而李树也渐渐的把施小洁当作知心朋友,终于有了一次双方都比较满意的相亲,对方提出去李树家做客(也是性格有些问题的女孩,她着急的想把生米煮成熟饭),李树对于第一次女孩上门手足无措,他只好去找施小洁出主意。他来到施小洁做公益的孤儿院,孤儿院不知道什么原因孩子们哭成一片,看见这些孩子李树也梨花带雨,伤心的他坐在钢琴前情不自禁的弹出优美的曲子,顿时孤儿院的孩子停止了哭泣,施小洁很诧异李树这样的人能演奏出这么美妙的音乐。事后李树在施小洁那里取得“约会真经”,没想到看着离开的李树施小洁心里竟然有一丝醋意,结果晚上李树出现在施小洁面前,施小洁以为他又把约会搞砸了,其实李树这时候脑海中全是施小洁,施小洁也感受到李树的情感变化,最后在施小洁的“胁迫下”李树道出了心声,而刘艳无意中知道李树和施小洁的事。出差回来的施柏林听闻大吃一惊,他极力阻止施小洁和李树,结果因为李树洁癖的毛病施柏林和他大打出手,生气的施小洁愤然离去。

几天后,施小洁离开去往边远山区支教,李树试图联系施小洁,可施小洁的电话从无人接听到你拨打的是空号,失去施小洁的李树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伤感恢复到以前的生活状态,同时精神状态非常差,时常发呆和掩饰不住的满脸悲哀。没有李树的消息施柏林也有点担心起来,几次联系李树未果,妻子刘洋的一句话提醒了他:“心病只有心药医”,施柏林犹豫施小洁的态度,刘燕说施小洁给你留的电话你以为只是给你吗?于是施柏林借口李树的生日来看望他,施柏林放下所谓的礼物离开,李树坐在自己买的蛋糕前忍不住哭泣起来,他随后拿起一张纸擦眼泪,没想到这正是施柏林礼物上的纸条,而纸条写的是施小洁的联系方式。李树经过的激烈的思想斗争决定给施小洁打个电话,电话一直占线,原来施小洁也在给李树打电话,焦躁的李树看着整洁的房间开始自责,他将房间里所有的摆设打乱,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那个一直在拨打的电话号码。接到电话李树激动不已,施小洁表示如果李树愿意的可以来找她,高兴的李树第二天向单位请假,当单位同事知道李树请假的原因一片欢腾,因为大家非常惊奇李树居然会主动追求女孩。

李树辗转反侧来到施小洁支教的山区,当他下车的时傻眼了,这是一个极其贫困的地方,生活条件可想而知,施小洁见到李树非常开心,她安排李树给孩子们上音乐课,没有钢琴画一个,没有声音李树用嘴唱出来。但是李树的老毛病还是忍不住,惹得施小洁大发雷霆,李树暗下狠心改变自己,可是他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强行给自己制造肮脏的环境,将所有的卫生意识丢弃,结果这种行为被施小洁误认为李树在赌气,生气的施小洁告诉李树她要求只是一个正常人的状态,有点毛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珍惜自己,不珍惜自己就是不珍惜所爱的人,施小洁要赶走李树,这时突发暴雨,山洪将至,施小洁和李树赶紧转移学生们,为了救一个掉队的小孩,李树和小孩被山洪吞没。全村的人投入施救,施小洁悲痛交加,她大声祈求:只要李树活着,怎么样都答应。只听见远处传来一声;你说的是真的吗?原来李树在山洪倾泻的瞬间躲进一个山洞,山洞被泥石堵住没能及时的出来,激动的施小洁冲上去将李树抱在怀中。

    几年后。

李树和施小洁结婚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但李树总是将自己的洁癖乘施小洁不注意偷偷的传授给孩子。

完。

 

 1,李树家卧室,晨内

    李树在床上醒来,卧室一尘不染。

 

2,李树家客厅,晨内

    李树打开消毒柜,消毒柜里是口罩毛巾牙刷,以及他工作服等。

    李树拿出口罩。

 

3,李树卧室,晨内

李树带着口罩整理床铺,将被单床罩枕巾全部换掉,然后铺上干净的床单和枕巾,并用熨斗将床单和枕巾熨的平平整整。

李树朝卧室的空间喷洒着消毒水。

    旁白:我,叫李树,保持清爽卫生是我一天生活的开始。

 

4,李树家客厅,晨内

    李树从消毒柜拿出牙刷和毛巾走进洗手间。

 

5,李树家洗手间,晨内

    李树洗澡。

    旁白:不但身体保持干净。

头戴浴帽李树拿吹风机吹干浴帘。

李树用牙刷仔细的刷着马桶。

李树将毛巾叠的整整齐齐。

    旁白:洗手间的消毒很重要,因为这里更容易生产细菌和病毒,不得丝毫马虎。

    继续消毒水喷洒。

 

6,李树卧室,晨内

    李树打开衣柜,整齐划一的内衣外套。

    旁白:衣服和贴身用品也一样,洗后必须经过消毒,这个非常重要。

 

7,李树家客厅,晨内

    李树从消毒柜里拿出工作服放进单肩包。

    客厅一面墙的书柜全是医疗和卫生方面的书籍,包括病毒知识。

    一面墙上的柜子里全是各种药物。

李树将一盒消炎药,一小瓶消毒水和一包消毒纸巾装放进单肩包中。

旁白:这些都是我出门的必须品,外面的世界充满着危险,我随时做好防止被感染的可能。

李树拿起茶几上的手机装进自封袋。

 

8,马路上,日外

    带着口罩的李树走出家门。

李树走在人群中躲闪着,他担心和别人身体上的接触。

旁白:到处沾满着污浊、细菌、病毒、我必须处处小心谨慎。

 

9,地铁,日内

    李树将公文包放进了安检机。

    李树走到安检员面前,安检员用安检仪扫描李树,李树躲闪着,怕安检仪碰到他的身上,极其滑稽,安检员不耐烦的摇了摇头。

    李树拿起安检机上的包,掏出消毒纸巾擦拭。

 

10,地铁车厢,日内

    李树站在地铁中间,摇晃的他就是不愿意碰到扶手。

 

11,药房更衣室,日内

    李树打开衣柜,掏出消毒液喷洒,然后从公文包里拿出工作服换上,将外套放进衣柜。

    旁白:我是药剂师,在本市最大的连锁药店上班。

 

12,药房,日内

    李树带着手套非常仔细的整理货架上的药品。

    旁白:我倒是觉得我挺合适这份工作的,而且很热爱它。

    李树看着自己摆放整整齐齐的货物非常舒心。

    旁白:只是有些同事的习惯让我无法接受。

    李树刚刚将购物袋整理好,同事顺手抽取一个购物袋,其他的购物袋顿时凌乱了,李树着急再次整理好。

 

13,大厦餐厅,日内

    药房的同事小孟、苏明、舒乐和经理徐启仁等坐在一起用餐。

    徐启仁看见李树招手。

    李树走了过来。

    李树正想坐下,小孟喝汤的时烫洒在了桌上,李树顿时感觉有点恶心。

李树不好意思朝徐启仁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桌子转身坐下。

 

14,药房,日内

    李树在给药品标价,舒乐咳嗽着从他身后经过,李树掏出消毒水朝空中碰洒着,舒乐不乐意了,鄙视的看了一眼李树的背身。

 

    徐启仁路过库房,苏明气呼呼的从库房里走出来。

    苏明:经理,你瞧瞧,你瞧瞧,库房是我地盘,平时虽然乱是乱了点,至少我知道东西在哪儿啊,可只要李树一进来我什么都找不到了。

    徐启仁:他怎么啦?

    苏明:你看看。

 

15,药房库房,日内

    徐启仁走进库房,只见库房被整理的焕然一新,尤其是库房办公桌一尘不染。

苏明:进出货的单子都在办公桌上,可现在……。

苏明摸一下办公桌。

苏明: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擦的桌子,我得警告警告他。

    徐启仁拉住苏明。

    徐启仁:别,不知道的,他就点洁癖强迫症,可是给我们带来好处太多了。

    苏明:有什么好处?

    徐启仁:你看你,我们的店多干净整洁啊,每年的最佳店铺怎么来的?奖金都比别的店要高不是?

    苏明:你就向着他。

    徐启仁:我可是向着大家的。

 

16,药房,日内

    李树在认真的摆放着货架上的商品。

 

17,药房更衣室,日内

    李树走进更衣间,有点疲乏。

    李树坐在椅子上掏出手机隔着自封袋点开。

    李树点开朋友圈,朋友圈里有一个帖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帖子:施医生的宝贝生日,晚上有地方嗨皮啦。

    配图一张喵喵的照片。

 

18,城市,夜外

    城市夜景空镜。

 

19,某商场儿童商品柜台,夜内

李树浏览着各种儿童玩具和儿童用品,他犹豫着。

突然李树眼睛一亮。

 

20,城市商业街,夜外

    李树拎着包装礼物行走在商业街上。

    商业街两边散发传单和广告的人。

    李树一路躲避递过来的传单和广告,似舞蹈。

    李树终于冲出重围,擦了把额头。

 

    突然一张广告碰到了他的衣服,李树惊叫一声,惊叫声也把对方吓一跳,李树掏出消毒水喷洒在接触到衣服上匆匆离开。

    此人是施小洁。

    施小洁不解的怂怂肩。

 

   “爱护动物,让人类不孤单”的横幅下面是几个帐篷,一排长条桌边贴满了保护动物的宣传画。

    一群做公益的年轻男女忙忙碌碌,一些路过的人上前咨询。

    施小洁散发着传单。

    施小洁:爱护动物,抵制皮草,谢谢,谢谢。

    施小洁感谢每个接传单的路人。

 

    施小洁的闺蜜瑶琴和大家商量着到小区收旧衣服事宜。

    瑶琴:都沟通好了,几个小区已经将衣服打包,后天我们找辆车就可以了。

 

    施小洁听见了:算我一个。

    瑶琴:行,后天老地方见。

 

21,施柏林家,夜内

    施柏林招呼着来宾。

    施柏林:你们想喝什么自己倒,冰箱里也有饮料。

    两个女孩在逗喵喵玩,施柏林拿起茶几上的糖果扔给一个女孩。

    施柏林走进厨房。

 

22,施柏林家厨房,夜内

    刘燕忙碌着。

    施柏林:忙坏了吧,我都说去饭店定两桌……

    刘燕:来的都不是外人,还是家里气氛好,随意一点。

    施柏林:这不是担心把你累着啦。

    刘燕:不会的,对了,小洁你通知了?

    施柏林:通知了,我再给她打个电话。

    施柏林掏出手机拨号。

    施柏林:这孩子,整天也不知道忙什么,把本职工作做好就行了,天天吵着做公益。

 

23,城市商业街,夜外

    散发传单的施小洁手机响了。

    施小洁接听:哥。

    施柏林(OS):我说你什么时候到啊?

    施小洁:哦,我这边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施柏林(OS):你的马上是几个小时?

    施小洁:就是马上啦!

    施柏林(OS):好吧,再给你一个小时,到不了我们先开动了。

    施小洁:行。

    施小洁挂上电话。

 

24,施柏林家客厅,夜内

    施柏林从厨房走出来,门铃声。

    施柏林打开门,李树站在门外笑容灿烂。

    施柏林有点尴尬:你……。

    李树:小侄女过生日,我来看看。

    施柏林:你怎么知道的?

    李树:朋友圈。

    施柏林:我没有发……好吧,先进来吧。

    李树走进。

 

    李树走进来伸头看看客厅内。

    施柏林:我没有通知你,觉得这种场合你可能不大适应。

    李树:情况特殊嘛,这些年我最关注的就是你成家啊,生仔啊,……我觉得我们就像家人一样……。

    施柏林:家人?

    李树:刘燕也在。

    施柏林:你这不是废话吗?

    李树:好吧。

    刘洋(OS):施柏林,差不多可以把红酒打开了。

    施柏林:算了,留下来吃饭吧。

    李树;真的。

    施柏林:不过。

    李树:你放心,我看一眼侄女就好。

    施柏林:行了行了。

 

    李树跟在施柏林身后。

    施柏林向大家介绍李树。

    施柏林:这是我的病人,也是我的朋友李树。

    李树点头打招呼。

    站在李树身边一男士伸手想和李树握手。

    男士:你好……

    李树本能的躲开,施柏林抢一步拦在中间朝男士。

    李树转身朝喵喵走过去,小心翼翼。

    李树将手中的礼物放在喵喵面前。

    李树:喵喵,生日快乐哦,叔叔送给你的。

李树的手距喵喵几厘米的位置作抚摸状态。

女孩:看看叔叔给喵喵送了什么好东西。

女孩打开礼物的包装,原来是一套《儿童卫生保健》书籍。

女孩有点懵。

 

    刘燕从厨房里出来。

    刘燕:柏林,准备的……

刘燕看见李树一愣。

    刘燕压低声音:你请他来的?

    施柏林赶紧摇头。

    刘燕:那他……?

    施柏林:别人发的朋友圈。

    刘燕:这……

    施柏林:来都来了……

    刘燕:那你得看着他,别给我惹出什么幺蛾子。

    李树看见刘燕。

    李树:嫂子。

    施柏林压低声音对刘燕说道:我看着他。

    刘燕无奈的对李树:来了。

    刘燕对所有人说道:大家餐桌上就位吧。

 

    大家走向餐桌,有人将坐在婴儿椅上喵喵也推到餐桌边。

    李树看着拥挤的餐桌有点无所适从。

    施柏林端过来一张椅子对李树说道:你坐这儿。

    李树看这椅子犹豫,施柏林给他看了看手中已经用过的消毒纸巾,李树这才放心的坐下。

    一年轻的女孩:我去准备蛋糕。

    女孩转身离去。

    施柏林想想还是不放心。

    施柏林:各位,我再介绍一下我这个朋友李树,他什么都好,就是他不大愿意别人碰……。

    句话还没说完,站在李树身边的少妇看见李树一直背着单肩包。

    少妇:我帮你把包挂上吧。

    施柏林赶紧阻止:不要……

    少妇的手已经抓住李树单肩包带。

    李树慌了,他猛的挣脱,摆动的肘部撞在另一边的男士身上,由于身后的椅子男士失去平衡朝后面倒去,男士本能的伸手抓住了李树的衣领。

    李树更急了,他抓住男士的脸猛推,同时后退,身后的少妇慌忙让开,李树挣脱男士,但是自己身体也失去平衡,少妇身后的年轻男子上前抱住快倒下的李树,李树见被人抱住使劲一甩,年轻男子摔到在地上。

 

    施柏林也慌了。

    施柏林大叫:不要碰他。

    这时拿蛋糕的年轻女孩捧着着蛋糕兴冲冲的走进餐厅。

    李树看见女还大叫:别动……

    晚了,年轻女孩没有看见倒在地上的年轻男子,女孩被男子绊倒,蛋糕飞了出去。

    蛋糕在空中划过,施柏林想接住,众人看着飞行的蛋糕。

    蛋糕撞在餐厅的吊灯上,蛋糕粉碎,像天女撒花般,碎片飞的到处都是,餐桌上,每个人的身上。

    一块较大的蛋糕砸在少妇的脸上,少妇惊叫一声,伸手抹去脸上的蛋糕,导致自己什么也看不见,慌乱中少妇满手的蛋糕拍在了李树的胸口。

    李树惊叫:蛋糕,细菌,繁殖的更快,我死定了,赶快,赶快,换衣服,消毒。

    李树像无头苍蝇,众人开始躲避李树。

    李树只好朝大门冲去。

 

    刘燕端着两盘菜走向餐厅。

    刘燕:发生什么事……?

话未落音,李树和她撞了个满怀,两盘菜扣在刘燕的身上,菜汤也溅李树身上,李树奔溃,他冲向大门。

李树:完了完了……。

 

25,施柏林家门口,夜外

    李树拉开门冲了出去。

    施小洁走了过来,两个人擦肩而过,施小洁惊讶的看着狂奔的李树。

    施小洁走进家里。

 

26,施柏林家,日内

    施小洁被眼前狼藉惊呆。

施小洁:这?出什么事?

施柏林:别问那么多,赶紧帮忙收拾收拾。

刘燕正在帮少妇擦身上的蛋糕,其他人在收拾狼藉的餐桌。

施小洁:地震?打架?

    刘燕看见施小洁。

刘燕;快点过来帮忙啊,气死我了。

    施小洁和大家一起收拾残局。

 

27,街道,夜外。

李树焦急的奔跑着,他犹豫着想打车。

    一辆轿车飞驰而过,吓的李树跌倒在街边的污水中。

    李树惨叫:啊,完了完了, 死定了。

李树不敢碰地上的污水,高举双手。

    李树:怎么办?怎么办?

李树高举双手挣扎着起身,结果失去平衡结结实实的趴在污水中。

 

28,城市的马路,夜外

    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过。

 

29,第三人民医院大门口,夜外

    一辆救护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早已准备好的医护人员将移动病床推过来。

    救护车门打开,医生将一个人从救护车上抬到移动病床。

    医生:大家小心点,1、2、3。

    然后众医护人员推着移动病床冲进医院。

 

30,医院走廊,夜内

    一个中年医生迎面跑了过来。

    中年医生:什么情况。

    救护车医生:病人左侧胸部疼痛,心跳过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其他的目前还算稳定。

    中年医生:你们看出是什么病的症状吗?

    救护车医生:做了一些基本的检查,无法确定。

    中年医生医生:抓紧时间安排心电图和核磁共振,必要的话打一针强心针。

    众医护人员将李树推进了病房。

 

31,医院门诊,夜内

    主治医生是一个老年医生,他和几个年轻医生站在挂满CT图片前会诊。

    主治医生看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医生甲疑惑的:好像没看出来有什么问题?

    主治医生:我也没看出来,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病人是怎么来的?

    女医生:是病人自己打120 的,小黄他们去接的。

    主治医生:出诊报告呢?

    医生乙将出诊报告递给了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带上眼睛查看。

    主治医生:写了一大推,可是……什么问题也没有啊。

    “有问题的”一个穿这白大褂的人插进来指着CT图片。

    “这有一块阴影,快看,就是这儿……”

    主治医生:哪里?

    “左肺下面,很大一片,这种阴影很有侵略性的,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很快会感染全身。”

    主治医生:这不是阴影,这是侧胸膜。

    “你不是戴眼镜吗?请你戴上眼睛好好看清楚”

    主治医生拿起眼睛准备戴上,发现不对。

    主治医生:我是远视好不好,你……

    主治医生发现这个人面生。

    主治医生:你是那个科室的医生。

    “我,我不是医生”

    这时医生乙看见此人白大褂下光着屁股,原来是李树从病床上跑下来了。

    医生乙:这位是病人。

    主治医生这才看清楚李树身上的白大褂不同。

    主治医生:我当然知道是病人,你在这儿瞎转悠什么?

    李树:我没有瞎转悠,你们不是会诊吗?我想看看你们是怎么给我会诊的,这些,这些都是我的片子。

    女医生:我认识这个人,他不是第一这样来到我们医院的,这人有病。

    李树:你看,她说的对,你们都没看出来?

    主治医生问女医生:什么病?

    女医生:心理疾病,典型的洁癖强迫症。

    李树:不是,不是,就刚刚泡在马路上的污水里了,污水太脏了,我肯定被感染了,你们一定要想办法……。

    主治医生:浪费我的时间,你知道有多少病人在等着我的帮助吗?你在这儿胡闹,出去,把他带出去。

    众医生上前拉扯李树,李树挣扎着。

    李树:别碰我!会造成院内感染的,别碰我!

    主治医生:赶紧的。

    李树:你们得戴手套。

    一个强壮的医生抱住李树拖了出去。

    李树:你们得戴手套啊,放开我,戴手套啊!

    李树被众医生押了出去。

 

32,医院大厅,夜内

    一个医生拉着穿戴好的李树来到结账窗口,他们身后跟着两个保安。

    医生将账单拍在窗口。

    医生对保安说道:结完帐送他出去。

    说完离开。

    李树站在窗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两个保安以为李树有诈便上前一步。

    李树:别……。

    两个保安没动。

    李树摸了摸口袋。

   (闪回)

 

33,街道,夜外

李树焦急的奔跑着,他犹豫着想打车。

    一辆轿车飞驰而过,吓的李树跌倒在街边的污水中。

    李树惨叫:啊,完了完了, 死定了。

李树不敢碰地上的污水,高举双手。

    李树:怎么办?怎么办?

    李树高举双手挣扎着起身,结果失去平衡结结实实的趴在污水中。

李树:救命,救命。

街道无人。

    李树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李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由于慌乱无法顺畅拨打自封袋里的手机,焦急的他只好撕开自封袋拿出手机拨打。

    李树:喂,救我。

    120(OS):这里是120救护中心,请问您的地址。

    李树:在,在,后堂街附近,快,快,我要死了……

    李树渐渐的昏迷过去。

    (切)

救护人员将李树抬上担架,李树手机从他手中掉进污水中,手机进水后闪了两下关机。

救护人员捡起塞进李树的口袋。

    (闪回结束)

 

34,医院大厅,夜内

    李树从包里掏出消毒纸巾开始擦拭身上。

    李树悠悠的问保安:你们能帮我打个电话吗?

 

35,施柏林家门口,夜内

    施柏林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

    施柏林将少妇和男士送到门口。

    施柏林:今天实在不好意思,害的蛋糕都没吃成。

    少妇笑着说道:幸好是蛋糕,要是吃麻辣烫就麻烦了,哈哈,走了。

    施柏林:慢走。

    少妇转身立马收起笑脸,嘟囔着:都认识是什么奇葩啊。

 

36,施柏林家客厅,夜内

    施小洁在帮刘燕收拾客厅。

    刘燕:真是奇葩啊。

施小洁:哈哈,我刚进来的时候以为你和我哥干仗。

施柏林走过来:我敢和你嫂子干仗吗?

    刘燕:每次他出现都可能引发一场灾难。

    施小洁;你们怎么认识的?

    刘燕:这要问你哥啦,不止一次警告你哥哥,结果还是躲不开,纯属于害虫。

    施柏林:也不能这么说吧,怎么着……

    刘燕:我说错了吗?我和他第一见面,那时还没和你哥结婚,结果他大闹餐厅,差点害的人家餐厅关门歇业。

    施柏林偷笑。

    施柏林:嗨,说起来他就这点毛病去,其他都挺好。

    刘燕:这点毛病能害死人知道吗?

    施小洁:哥哥怎么认识他的。

    施柏林:我和他是中学和高中同学,不是一个班的,后来遇见他成了我第一个病人,刚开始的执业也算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所以……。

刘燕;所以他就一直认为你哥是他最好的朋友。

    施柏林:有这毛病的人朋友固然很少,我呢,唉,算是发小吧。

    施小洁:我哥是医者父母心,心肠好,不然嫂子怎么会看上他的,是不?

    刘燕:小洁这话没毛病,但是李树……

    施柏林的电话响,施柏林接听。

    施柏林:喂……我是……什么?医院,没出什么事吧……我知道了。

    施柏林挂上电话。

    刘燕:出什么事了?

    施柏林:李树。

    刘燕:甭管李树今晚出什么事了,你都不能去,不然每次都以为你那么好使唤。

    施柏林:也不是,你看,他被医院扣了,我不管就没人愿意帮他了。

    刘燕:我不管,我的气还没全消。

施小洁:这样,哥哥在家陪嫂子收拾,我去吧。

施柏林:这个?

刘燕叹了一口气。

施小洁:没事的,把你车给我,明天我送回来。

    施柏林掏出车钥匙递给送施小洁。

施柏林:小洁,尽量不要和李树有过多废话。

施小洁:没事,我很会照顾有病的人。

    施小洁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后出门。

 

37,医院大厅,夜内

    李树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不远处两个保安盯着他。

李树唉声叹气的用消毒纸巾擦拭着身上,纸巾用完,用过的纸巾堆在椅子边,  

小瓶的消毒液也用完放在一边。

 

施小洁走进大厅,她环顾了一下,看见坐在椅子上的李树。

施小洁走到李树跟前。

    施小洁:你是李树吗?

    李树抬头:我是。

    施小洁伸手:我是施柏林的妹妹施小洁。

李树看了看施小洁伸过来的手没动。

李树:哦。听说过,没见过。

施小洁:走吧,我帮你去结账。

    李树:你等会。

    李树捡起椅子上用过的纸巾和消毒液空瓶子丢进垃圾桶。

    李树;实在不好意思。

    施小洁:没事啦,你是我哥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嘛

    李树:你哥哥生我气了吧?

    施小洁:生气是有点。

    李树:唉。

 

38,医院门口停车场,夜外

    李树和施小洁走到车边。

    施小洁走上驾驶位。

    李树站在车门边没动。

    施小洁:上车啊?

    李树犹豫。

    施小洁:这么晚了,不好打车的。

    李树:不是……你稍等。

    说完李树转身朝一家药房跑去。

 

39,药店,夜内

    李树冲进药房。

    李树:有消毒纸巾吗?

    售货员指了指货架:有,在第二排。

    李树从货架找到消毒纸巾。

    李树:有一次性手套吗?

    售货员:有,在这儿。

    售货员从柜台里拿出一盒一次性手套。

    李树抽出一双手套带上,然后这才从口袋里掏钱递给售货员。

    突然李树停住,李树看了看售货员的手,然后有瞪了瞪售货员。

    售货员似乎明白李树的意思,他慢慢的抽出手套带上,然后接过李树手中的钱。

    李树这才将一次手套放进包里拿着纸巾离开药店。

 

40,医院门口的停车场,夜外

    李树跑到车边掏出纸巾擦拭车门把手,然后拉开车门。

    李树换了一片纸巾开始擦拭座椅,施小洁有点惊讶。

李树擦好座椅上车。

 

41,施小洁车,夜内

李树看着车内还想继续擦座椅的周边,这时他发现纸巾就剩一张。

    施小洁:好了吗?

    李树看了看施小洁,然后盯上施小洁握在方向盘的手。

    李树不好意思朝施小洁笑了笑。

    李树开始擦方向盘,施小洁只好放开双手。

    李树:方向盘是双手接触最多的,最好每天消毒。

    李树擦方向盘时发现靠施小洁太近。

    李树:不好意思。

    李树坐好。

    施小洁:听说过没见过啊,你也太爱干净了吧。

    李树:注意卫生是有好处的。

    施小洁:好吧。

    施小洁启动汽车。

 

42,马路,夜外

施小洁的车开上马路。

(淡)

 

43,李树家洗手间,夜内

    李树拼命的用刷子擦洗着身体,可是他总感觉洗不干净污水的味道。

    李树累了,他有气无力的坐倒在洗手间的地上。

 

44,城市,日外

    空镜。

 

45,第一人民医院,日外

    空镜。

 

46,第一人民医院走廊,日内

    李树在外科诊室门前犹豫了片刻才走了进去。

 

47,第一人民医院外科诊室,日内

    诊室内病人不是很多。

    轮到李树。

    王医生:怎么啦?

    王医生抬头:是你。

    李树:王医生,是我。

    王医生:哦……我有事,你回头再……

    李树;别别,我就开一个……

    王医生快速的收拾离开诊室,留下李树在发呆。

 

48,第二人民医院,日外

    空镜。

 

49,第二人民医院外科诊室,日内

    诊室里人不是很多,轮到李树。

    医生:怎么啦?

    李树:是这样的……。

    李树开始描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慢慢的医生听的有点发懵。

    李树:……所以现在浑身不舒服。

    李树说完,医生这才回过神来。

    医生:那,那先检查一下吧。

    医生准备开单。

    李树:不不,不用,你只要给我开一个假条。

    医生:开假条没问题,你检查完如果需要卧床休息我一定会……

    李树:不能检查。

    医生:为什么?

    李树:我的病检查不出来。

    医生:还有什么病医院检查不出来?

    李树:嗯!

    医生:这样我可没办法给你开请假条的。

    李树:可我真的生病了……。

 

50,第二人民医院走廊,日内

    李树被一个医院保安送出了诊室。

 

51,施柏林心理诊所,日内

李树推门进来。

前台小雅看见李树明显不待见。

    李树:你好,小雅。

    小雅:李先生,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李树:一般我来这儿……

    小雅;明白了。

    小雅埋头做事,李树还站在她面前。

    小雅:怎么啦?

    李树:候诊室里人很多吗?

    小雅;一直很多。

    李树:那我坐在这儿会打搅到你吗?

    小雅:会。

 

52,施柏林诊所办公室,日你

    施柏林正和一个女士问诊。

    李树猛的推门进来,把女士吓一跳。

    李树:施医生,这里有一个情况非常严重的病人……

    施柏林看见李树顿时火冒三丈。

    施柏林:出去,到候诊室等着,(朝门外喊道)什么情况,小雅!

    李树:这儿情况严重……。

    施柏林吼道:去找小雅。

    看病的女士吓坏了。

    施柏林:滚出我办公室,去找小雅。

    施柏林抓起笔筒甩向李树,小雅将李树拉走。

 

    施柏林对女士说道:对不起,他不是我的病人,我们继续。

 

53,候诊室,日内

    小雅指着一张椅子。

    小雅:这儿,不然我赶你出去。

    李树:好吧,好吧。

    李树坐下,小雅离开。

    候诊室里的人大部分都在翻看报纸杂志和玩手机。

    李树:我觉得医生放这些杂志书籍在这儿是有目的。

    大家好奇的看着李树。

    李树:不要以为心理疾病不会传染,一样的,这些书都是这样的看的。

    李树做着蘸口水翻书的动作。

    李树:这样,大家的病好了有犯,犯了又好,医生不愁没有生意。

    大家纷纷放下手中的杂志报纸。

    李树:对了。

    李树掏出一包纸巾分给每个人擦手。

    李树:其实候诊室也是一样,我们不是在等医生,是医生让我们等,尽量让大家多接触这里难以散去的空气,这里的空气堆积的都是……你们知道的……。

   (切)

    小雅惊呆了,候诊室里就剩李树一个人了。

    小雅跑进施柏林办公室。

 

54,施柏林办公室,日内

    施柏林无奈的打开门,李树走了进来。

    施柏林:说吧,又出什么事了。

    李树:帮我开一张请假条。

    施柏林:你不用开什么请假条,只要锻炼锻炼身体就可以了。

    李树:你不知道我昨天晚上遇到什么情况了。

    施柏林:你被感染了。

    李树:你怎么知道。

    施柏林:你叫救护车把你拖进医院,接过又全身检查了一遍,没病不是?

    李树:他们根本就庸医。

    施柏林:第三人民医院全是庸医?

    李树:我浑身难受,你就给我开一个请假条吧。

    施柏林:不。

    李树:求你。

    施柏林:不行。

    李树装可怜的看着施柏林。

    施柏林:好吧好吧,开请假条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李树不高兴。

    施柏林:我给你开三天的假条,这三天没事出去玩玩,别想着你浑身难受。

    李树:到处都那么脏。

    施柏林看着李树。

    李树:好吧。

    施柏林边开请假条边说道:要是发现没听我的话以后就别想再帮你了。

 

    李树从包里掏出一张黑胶唱片递给施柏林。

    李树:弥补那天晚上造成的损失。

    施柏林:斯特拉迪瓦里?这……太贵重了吧,你不必送给我……

    李树:谁说送给你,这十几年你不都惦记着它吗?给你欣赏一段时间吧。

    李树拿起病假条:谁叫你是我的朋友。

    李树离开。

    施柏林看着唱片有点小感动。

   (淡)

 

55,李树家,日内

    李树趴在地上擦地板。

    看着擦的锃亮的地板很舒心。

    李树开始清理书架和家具。

    李树将沙发套拆了下来。

    李树擦鞋……。

    李树有点累,他坐到在沙发上。

    李树看了看时间。

    李树又拿起抹布开始擦拭地板,可地板已经非常干净,他无处下手。

    李树无聊的站在客厅中间。

 

56,城市商业街,夜外

    李树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57,某酒吧门口,夜外

    苏明和几个朋友走向酒吧,他无意中看见闲逛的李树。

    朋友问道:那是谁?

    苏明:一个奇葩同事。

    苏明想了想,坏笑道:你们先进去。

    苏明走向李树。

 

    苏明:李树……

    李树回头看见苏明。

    李树:苏明,你也在这儿?

    苏明:你这是?

    李树:瞎逛。

    苏明:瞎逛?

    苏明指着那间酒吧说道:第一天新开张,进去玩玩?

    李树:不去了吧。

    苏明:你瞎逛多无聊啊,走吧,里面都是我朋友,人也不是很多。

    李树:朋友?

    李树犹豫,苏明伸手想拉李树,李树躲开。

    苏明:好吧,我不碰你,走吧。

    李树和苏明走进酒吧。

 

58,酒吧,日内。

    李树和苏明走进震耳欲聋的酒吧。

    酒吧里空气在李树看来有点污浊,苏明热情的招呼,李树只好硬着头皮。

    李树偷偷的拿出药瓶掏出一粒药吞下。

 

    苏明将李树带到卡座,卡座上男男女女都是苏明的朋友。

    苏明向大家介绍:这是我的朋友李树。

    男男女女和李树打招呼,并让出两个位置给李树和苏明。

有人递上两杯酒。

苏明端起酒杯:来,干!

    李树犹豫,苏明一饮而尽,李树也只好喝下杯中酒。

    马上就有人将酒杯满上,苏明继续干杯,李树也只好跟着喝下。

    第二杯就似乎喝的太快,苏明剧烈的咳嗽。

    李树大声:怎么啦?

    苏明:没事,呛着啦。

    李树:这里的东西也不知道干不干净。

    苏明;来这儿就是嗨皮的,管那么多干嘛,你喜欢这种氛围吗?

    李树:还行吧。

    苏明端起三杯酒。

    李树:等会,保险起见,吃点药吧,以防被这里感染了。

    苏明:什么,药?不是摇头丸吧?哈哈。

    苏明伸手。

    李树:只能吃一粒的。

    音乐太吵。

    李树拿出消炎药往苏明手上倒,这时苏明跟身边一个女孩套近乎,李树不小心倒出了4、5粒药,李树办想拿回多余,只顾着和女孩聊天的苏明顺手将手上的药全部塞进嘴里,李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苏明发现李树异样。

    苏明:怎么啦?

    李树不知道怎么说好。

    苏明拿起酒端给李树。

    苏明:李树,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出来嗨皮过,今天我们来个一醉方休,换酒。

    (切)

    李树似乎也喝了不少,渐渐的也处于亢奋状态。

    苏明在和一个朋友拼酒。

    苏明喝下一大杯深水炸弹。

苏明一头栽倒在酒桌上。

李树上前呼喊。

李树:苏明,苏明……。

李树发现异常。

李树朝众人大叫:救命啊……。

 

59,酒吧门口,夜内

    很多围观者,一片混乱,担架将苏明抬出酒吧。

    李树跟在后面拉着救护人员撕心裂肺的叫喊着。

    李树:我也喝了和他一样的酒,求求你们,也救救我,我也不行了。

    救护人员没有搭理他。

    李树:求你们了……

    着急上火的李树一阵眩晕栽倒在地上,围观者一片惊呼。

 

60,第三人民医院李树病房,日内

    施柏林、徐启仁以及几个医生匆匆来到李树的病房。

    李树看见施柏林从病床起身。

    李树:不好意思,我手机里只有你的电话,所以……。

    施柏林:现在这个不是关键。

    李树发现徐启仁。

    李树:徐经理,你怎么也来了?

    这时李树发现大家表情非常沉重。

    李树:发生什么事了?

    徐启仁:苏明他……

    李树:对呀,苏明没事吧。

    施柏林:和你一起的同事……没能抢救过来。

    李树:什么?你的意思苏明死了,怎么可能?

    主治医生:苏明心脏骤停。

    李树认出主治医生,他指着主治医生大叫道:我认识他,他是个庸医,是他把苏明给治死的……

    施柏林打断了李树:李树,苏明本身心脏就有毛病,昨天晚上他喝的太多,同时他又嗑药,所以才导致他的心脏负荷过重,死了。

    李树:我昨天晚上也喝了不少……嗑药?

    李树大惊。

    李树;嗑药?我,是我……。

    李树顿时泣不成声。

 

61,药房,日内

    李树黯然神伤的从更衣室走了出来,员工们悲伤的看着他。

    李树也忍不住悲伤起来。

 

    舒乐上前安慰李树,她小心翼翼的拍了拍李树的肩旁。

 

62,药房库房,日内

    李树走进库房。

    李树:苏明,我拿点药……

    李树发现库房换了工作人员,李树揪心的嘴一咧。

 

63,楼顶的平台上,日外

    李树坐在平台上边缘依然伤心看着天空。

    施柏林匆匆跑上平台。

    施柏林:李树。

    李树回头。

    施柏林:李树,振作起来,一切都会过去的,别坐在哪里,很危险的。

    李树哭丧着脸。

 

64,施柏林家,夜内

    刘燕正在准备晚餐,小喵乖巧的坐在餐桌边的婴儿椅上。

    施柏林带着李树走进家里,刘燕看见李树瞬间黑脸转身走进厨房。

    施柏林对李树说道:坐。

    施柏林走进厨房。

 

65,厨房,夜内

    施柏林走进厨房小心翼翼的。

    刘燕:我不是说过,不想在家里看见这个人了吗?

    施柏林:这不情况特殊吗?……担心他想不开吗?

    刘燕:你这是先斩后奏。

    施柏林:就再帮他一次吧,你看……。

    刘燕:行啦,把菜端上吃饭吧。

 

66,施柏林家餐厅,夜内

    李树、施柏林和刘燕一起坐在餐桌前吃饭。

    刘燕始终不看李树。

    李树擦着眼角的泪水。

    施柏林:别想那么多了,吃完饭先。

    李树:是我害死阿明的。

    施柏林:都跟你说了,他的死和你没有关系的。

    李树:是我给他的消炎药啊。

    施柏林:乱吃药是很危险的,但这次和你没关系。

    刘燕:你的消炎药造成双硫仑反应,促使他心脏骤停。

    李树听这话又开始咧嘴,施柏林瞪了刘燕一眼。

    施柏林:这只是巧合,和你无关的。

    李树:他说过他心脏不好,胸闷,我怎么就没有注意这点呢?天天一起上班。

    刘燕:人有的时候潜意识想杀死对方。

    李树:怎么会呢?我还经常想杀死自己的,可是……。

    施柏林:真的和你无关的,他也是药剂师啊,他应该知道自己的有这病,平常该多多注意的。

    刘燕:消炎药是催化剂,加快了他的死亡。

    李树又开始哭泣。

    施柏林:还好啦,至少你没有让他感觉痛苦。

    李树:真的?

    施柏林:他很安详的离开。

    李树:我失去了唯一的朋友。

    刘燕:和你做朋友迟早要被你害死的。

    施柏林:唯一的朋友?

    李树:是,我的意思,你不是我朋友,是……家人。

    刘燕:天啦,好可怕的家人。

    施柏林又瞪了刘燕一眼。

    施柏林:好吧,家人。

    李树激动和施柏林拥抱,施柏林有点惊到,刘燕也很诧异。

    李树:我今晚能睡在这儿吗?

    施柏林和刘燕同时:不行。

    李树:对不起,我吃不下了,我想先回去,你知道我,我住17层,那里很安静,我就静静的……。

    施柏林对刘燕:燕,李树遇到这么大的人生挫折,你看……。

    刘燕:你们真是好兄弟,要不也给你来点挫折,做个难兄难弟?

    施柏林:我有什么挫折?

    刘燕:我考虑带着喵喵去我妈那儿呆几天。

    施柏林:别。

    刘燕:那就别把病人带回家,更别说过夜。

    李树;我不是病人,我是……家人。

    刘燕问施柏林:是吗?

    施柏林无奈的表情。

    刘燕:感情越来越好啊,行,你们睡床,我带着喵喵谁沙发吧。

    李树:刘燕你真好。

    施柏林呵斥:李树!

    李树:我说错什么了?

 

67,施柏林家客厅,夜内

    李树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一不小心掉下来。

    李树从地上爬起来坐在沙发上。


版权所有: 剧本联盟
法律声明: 本站所有剧本均为本站原创,版权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使用,必定严厉追究!天盾律师事务

上一篇:出售电影剧本《逗穿越》

下一篇:没有了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代写剧本
 编剧加盟
 收购剧本
15639188839
15639189882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