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线或网大电影《游侠劫》剧本

2020-11-01 22:47:26 出处:原创 作者:付丙涛 人气:0
小品剧本_搞笑年会小品相声剧本大全_剧本联盟--剧本网(https://www.juben68.com/):院线或网大电影《游侠劫》剧本

 

院线或网大电影《游侠劫》剧本

(或名《游侠劫之刺邘》)

类型:武侠  动作  悬疑  古装

项目:院线或网大

一句话梗概

剑侠鲁光为践诺刺杀邘王,邘王在操控全局的情形下却将自己、鲁光及其他局内人,陷入一场浩劫。

 

1、     葬礼  日  外

秋日群山,层林尽染。

偏僻山村栾家坳,屋舍简陋,门楣低矮,街巷曲折。

鲁光家门前,鲁母葬礼正在举行。葬礼异常冷清,葬品稀少。

远处三五村人冷眼相看,偶有悼客对着灵堂只远远拱手作揖,揖罢快速离开。

灵棚内,唯披麻戴孝的鲁光及其子鲁麟。

鲁光友栾鲢招呼着几个帮忙的人在忙碌。

 

2、灵堂  日  内

灵堂内,鲁光父子黯然颓坐。

栾鲢:(捧着个斗状的黑匣进来)有人送祭品来。

鲁光起身接过黑匣,顿时面沉如铁。

栾鲢:看看?

鲁光:(摇头)不祥之物,不看也罢。(转身搁置桌上)

栾鲢出。

 

3、灵堂  日  外

姬遂背负一长长木匣,踉跄而来,呼天抢地,扑拜在地,痛哭如丧考妣。

帮忙者甲:(拉着帮忙者乙嘀咕)这人是谁呀?不是他家亲戚吧?

帮忙者乙:(摇头)没见过。

栾鲢:(忙过去搀扶)足下不必过度悲伤,快起快起。

姬遂:(挣脱栾鲢之手再拜于地,泪水扑簌哭声甚悲)天耶天耶,大侠母如同我母,天理何在耶?!

栾鲢忙冲灵堂内鲁光招手。

鲁光:(出来,搀住姬遂)先生不必过悲,请里面来。

 

4、灵堂  日  内

栾鲢、鲁光扶姬遂入灵堂内。

鲁光:(对姬遂深深一揖)先生,你我素昧平生,不知先生……

姬遂:(回礼,抽泣)我姓姬名遂,虽和大侠不相识,其实神慕已久,得知大侠母逝,实实椎心泣血耶!今有一物特来相赠。

鲁光:敢问何物?

姬遂:此处恐有不妥,能否移驾他处?

栾鲢:(狐疑地看看来人)此处不妥?

鲁光:先生请随我来。

 

5、家  日  内

鲁光家。家徒四壁,简陋异常。

姬遂:(取下所背黑木匣高举过顶,向着鲁光、栾鲢单膝跪拜)姬遂平生只有此物,特来送予大侠。

栾鲢:(疑)像是剑匣,匣中莫非是把剑……

姬遂:剑。

鲁光诚惶诚恐接过木匣,打开来看。栾鲢也延颈审视。

(特写)剑在匣中明澈如水。

鲁光审视片刻,忽合起匣盖,高举过顶,向着姬遂单膝拜倒。

鲁光:先生,观此剑如登高山而瞰深渊,如临深渊而望苍天,剑身缥缈深邃,似有巨龙盘卧其上,剑气森冷,使所见之人莫不胆寒,此莫非欧冶子大师之七星龙渊?

栾鲢不由倒退一步,莫明紧张。

姬遂:非也,此剑同样出自欧冶子大师之手,乃大师建成七星铸剑池试铸之剑。宝剑铸成,大师见此剑身有丝丝戾气浮动,取名惊螭。当今天下,只有大侠可佩此剑,万勿推辞。

鲁光:(将剑匣放于姬遂手上)先生过誉。光不过一村夫野人,勇不及荆轲季心,武不及曹沫郭解,侠不及剧孟朱家,豪不及朱亥侯赢,忠不及专诸豫让,仁不及仲连墨翟,所做之事不过微末,徒有虚名而已,何敢夺先生平生所爱?望先生收回,光感激不尽。

姬遂:(将剑匣放于鲁光手上)大侠,剑在我手,如的卢困于槽枥骊珠陷于污泥,我此生所愿——惟愿此剑扬名天下。大侠在江湖间闻名遐迩,先生有此剑,如赤霄之遇先帝纯钧之遇薛烛,万望大侠勿再推让。

鲁光:实不相瞒,我将不久于人世,受此剑,恐负先生所托。

姬遂:(叩拜哭泣)大侠,姬遂冒昧前来,剑赠大侠,只指望名剑有主,此生再无遗憾,愿随葬于大侠母亲之侧,大侠何故推拒?江湖皆称先生为湛泸,手中却是普普通通一把铁剑,这岂非天大憾事?……(忽涨身而起横眉竖目,取剑横于项上)大侠再推辞,姬遂只有自刎当场!

鲁光栾鲢忙来阻止。

鲁光:(抓姬遂手腕)先生不可,我……收下就是。(取剑收入匣中)

鲁麟:(惊慌闯入)父亲,外面有官兵来……

鲁光忙飞身而起,藏剑于梁上。

 

6、门口  日  外

鲁光、栾鲢、姬遂、鲁麟四人匆忙出家门,见灵堂外一队官兵杀气腾腾,叫嚣乎东西。聂骓骑在马上在指挥。

聂骓:给我搜,搜仔细了,任何犄角旮旯不要放过……

栾鲢:(向聂骓拱手)将军,我是此地亭长,不知……

官兵甲:(捧着黑匣从灵堂内出)将军,不知这是何物。

聂骓:(弯腰伸手接过,盛气望栾鲢)这什么宝贝呀?

栾鲢:这……不过是祭礼。

聂骓:哈哈,祭礼?(伸手来揭盖)

鲁光:(扬起右手)不要……

聂骓:(审视匣中)哈哈,这是祭礼?(丢弃于地)

木匣落地,一个白色的葫芦状物滚了出来。

鲁光忙过去捡起。                                                                       

聂骓:(盯住鲁光)这是啥祭礼?

鲁光:(迟疑)这……是木鱼。(举手叩击,白森森的木鱼发出闷响)

官兵乙:(拱手)将军,家中并无可疑之物。

聂骓:哈哈,木鱼,哈哈哈……(笑毕调转马头)我们走。

众兵策马而去。

鲁光将木鱼放回匣中。栾鲢、鲁麟及姬遂近前来。

鲁光:(捧着木匣向着鲁麟及姬遂)你带姬遂先生先到灵堂里坐。(转脸示意栾鲢,眼中泪光闪动)

栾鲢忙随鲁光进家门。

 

7、家中  日  内

鲁光、栾鲢两人进屋关门。

鲁光抱住木匣恸哭失声,其状甚悲。

栾鲢:(扶住鲁光)人死不可复生,节哀啊。

鲁光:(泪水涟涟)我非哭我老母,老母我已哭过,我是在哭我自己啊!(哭着打开黑匣,取出木鱼)

栾鲢:(惊诧)兄弟这是哪里话?

鲁光:此非木鱼,这是由牙头骨啊!

栾鲢:什么?由牙头骨?

鲁光翻示木鱼底部,上镌篆书“由牙”二字。

鲁光:三年前,由牙请我去刺杀邘王,我说杀邘王诛三族,我母尚在,邘王母也在,况且邘王母仅剩下邘王一个孩子,我何忍刺邘王而致白发人送黑发人。由牙便以项上人头与我约。今我母已逝,邘王母亦早逝,由牙命人送来头骨,示先前之约。我刺邘王,成功与否必死无疑,也必遭灭族,那时,哭我之人已没有了,所以我哭我自己也!

栾鲢:可、可由牙已死了呀……

鲁光:由牙虽死,约还在,岂可负约耶?那……不是人所为。由牙头骨做成木鱼形状,其意再清楚不过了。

栾鲢:你三年前托我保存的戚夫人“翘袖”之剑,莫非由牙所赠之刺邘王者?

鲁光:是。邘王戒备森严,警惕心重,常身着金丝软甲,唯“翘袖”可破。

栾鲢:这么说,三年来,你决裂了江湖上所有朋友,得罪了全村人,三番五次也对我扬言要断交,原来就是为了今天么?

鲁光无语。

栾鲢:咳,兄弟一去,若荆轲过易水,可、可你将麟儿托付于我呀?可保鲁家血脉……我——难道你还不放心么?

鲁光:不是不放心,实实不能连累兄长。我从教授麟儿习武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会连累他有这么一天。我不是为他能争强斗胜,乃是为了他死时能死得有气节。我将带他同去,我意已决,兄长不必再劝。

栾鲢:(注视鲁光沉默良久)好,我回家去取剑来。(走出几步,忽回头)邘王有个顾命盾牌郭阜你可知道么?

鲁光点点头。

 

8、家  日  内

屋内,鲁光捧着木匣,黯然伤神。

栾鲢推门进来,目光如刀脸色惨白,他忽然将身披的外衣抖落,乃见其左臂松松垮垮地垂着,似欲掉落,右手是油布包裹着的短剑“翘袖”。

鲁光看栾鲢有些怪异,仔细打量,就看见栾鲢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左手指上竟然血水滴落,左袖已被血染。

鲁光:(大骇)老哥,哥,怎么了你?

栾鲢:(关门,语气阴沉而坚定)我已用翘袖自断了左臂……

鲁光:(霍然站起,木匣落地)什么?!你……

栾鲢:我又将臂缝连起来,这样,你我假装闹翻,你砍断我臂,蒙蔽一下外人,你将麟儿托付于我就不会连累我了……

鲁光:什么?(张开双手想要去抱住栾鲢却又不敢去抱)老哥你、你何苦……

栾鲢:我已准备了两匹马和些许盘费在村口林子里,你带姬遂走,所有事交给我就是……

 

9、门口  日  外

鲁光持剑,栾鲢持屠刀,两人从鲁光家中斗杀至家门外。

栾鲢:(边斗边骂)私藏朝廷禁物,在我管辖地,我岂可容你?

鲁光:(亦骂)小小亭长,敢奈我何?

村人围来,纷纷指指戳戳。

鲁麟、姬遂从灵堂内冲出,忙来劝阻。

鲁麟:(上来拦鲁光)父亲,父亲,你和鲢伯到底怎么了?(鲁光一把将他推倒)

鲁光:看我不杀了你!

栾鲢:今天将你就地正法!

姬遂见两人斗得眼红,忙奔回家中取剑。

两人斗狠,“翘袖”将栾鲢的屠刀削断,崩飞的断刃从空中落下,正刺入栾鲢肩头。

鲁光发出野兽般嚎叫,眼中淌出热泪,不敢对栾鲢动手。

栾鲢:(发疯般扑上来掐住鲁光脖子,低吼)你还不快动手!动手啊!

姬遂左手提着一个包裹,右手持惊螭,向着栾鲢手起剑落!栾鲢向着那剑光竟然甩起了左臂,左臂被削飞了出去!

鲁光只看见血光漫天。

姬遂:大侠快走!(拉住鲁光奔逃)

鲁麟:(从地上挣扎起来)父亲——,父亲——!

栾鲢抢过去死死拖住了鲁麟。

 

10、村道  日  外

村民手持各种器械,追杀鲁光与姬遂,两人只是跑。

鲁光:(边跑向



需要联系微信QQ:328030270


版权所有: 剧本联盟
法律声明: 本站所有剧本均为本站原创,版权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使用,必定严厉追究!天盾律师事务

上一篇:《审判岛2》

下一篇:没有了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代写剧本
 编剧加盟
 收购剧本
15639188839
15639189882
电话咨询 购买剧本 购买剧本 短信咨询